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章 最初……最后的舞

第二十章 最初……最后的舞

因为太过惊恐的原因,穿着粉紫色晚礼服的女同事本能地把这具扑到在自己身上的尸体推开,并且再一次尖叫了起来。

大红色的连身裙……它在地上滚动了几下。

那头颅上依附着的头发因此而脱落了不少。

它看着数十楼层璀璨灯光之上的夜空……确实是一具已经出现了腐烂迹象的尸体。

门口的宾客,另外的礼仪小姐,两门的门前侍应,此时俱都是被吓的脸色发白,女士们接着到底的那位女同事,也跟随着尖叫了起来。

像是完全没有听见四周众人的尖叫声一般,郭育硕在名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之后,连忙又走到了红色晚礼服的尸体面前,半蹲了下来。

“雯雯,你怎么这样的不小心?摔倒了没有?”郭育硕脸上露出了心痛的表情。

“没事,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

听着女友的轻言细语,郭育硕又笑了笑,“那我们进去吧……让他们都看看最美丽的你。”

……

倒在地上的女同事已经不敢发出声音,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看着郭育硕一个人对着这个尸体自言自语,随后又一次地把它给抱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幸福般的微笑。简直……简直像是正在上演一场噩梦般。

此时,郭育硕低着头,看着怀抱中的……一边说着什么,一边走上了宴会场的入口台阶。

不过是几层的阶梯,但是对于那些受到惊恐的人来说,便是无比的漫长。他们本能地靠后者,缩着了一团。

“快……快来个人……报警……报警啊……”

如果一个精神明显不正常的人,还抱着一具尸体出现在你的面前,最快的反应是什么?恐惧?害怕?担忧?生怕这个疯子突然发疯,做出些什么更加骇人听闻的事情?

但总之……不会是勇敢地上前阻止。

这个家伙……还在自言自语。

“雯雯,你看,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你的身上呢。”

“这里的灯光,配上这条项链果然是最好的……”

“啊,那个人也穿着和你一样的红色礼服,不过没有你好看呢……我们去给董事长打个招呼吧?”

公司的董事长,看着有个人……抱着一具尸体朝着自己走来,早就吓得脸色剧变,步步地后退起来。

“快……谁来阻止这个家伙!!”

“我……你去,你去……”

“保安呢……酒店的保安呢?”

“可是……那死尸啊……我不碰,我……”

“叫、叫了警察了!叫了警察了,所以,所以……”

穿着着名贵礼服,一身光鲜的名流精英们,阔太小姐们,自是不愿意和这种污秽的,肮脏的……惊悚的东西碰触。

更何况是这样随时都可能发疯的……一个抱着尸体进来的疯子?

……

好奇怪啊?

“雯雯,你说他们是不是好奇怪?啊!我知道了,他们一定是不敢靠近你了!因为你实在太过美丽,他们都觉得自惭形秽……一定是这样了!一定是这样了!”

“你别说啦,羞死人啦!”

听着女友的声音,郭育硕这会儿放弃了继续和人打招呼的打算,而是把‘女友’抱到了椅子之上,放坐了下来。

“雯雯,你的头发乱了,我给你整理一些。”郭育硕微微一笑。

伸手轻柔地在它的头颅上,用着指尖梳理着那些蓬松干枯发黄的发丝。一下接着一下,却发觉手指乱糟糟地惹来了一团黑漆漆的东西。

“你的头发脏了,我给你弄弄。”郭育硕笑了笑,双手轻轻地按在了‘女友’的头颅上,然后拨动起来。

发黄干枯的头发轻易地就彻底剥落下来……郭育硕一下一下地拨动着,直接所有的发丝都已经剥落了为止。

“啊,弄好了!你真美。“

他仿佛是情难自禁,轻轻地吻在了‘女友’的额头之上。

呕——!!!

宾客之中,看着这样一幕,看着那因为头发被剥离,而露出了更多腐烂地方,更为恐怖脸容的尸体……看着这个男人亲吻下去的模样,却是一下子没有承受的住那已经摄入了的酒精的作用,一下子就呕吐了起来。

“好像是有人喝酒了,真是差劲呢。”郭育硕朝着那呕吐之人的一边看去,露出了一丝的轻笑。

他接着又道:“雯雯,你饿不饿?”

说着,他从餐桌上拎起了刀叉,把远点放着的西冷牛排夹来了一块,开始切割起来,一小块一小块地喂到了‘女友’的嘴边。

“我来帮你吧!”郭育硕轻轻地打开了‘女友’的下巴,小心翼翼地把牛排喂入了其中,“好吃吗?”

“我……我受不了了,我……”

一名女子此时惊恐地叫了一声……看着那从尸体口中冒出来的白色虫子,慌乱地朝着宴会场的出口逃去。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一批人,接着一批。

最后,宴会场地的所有人,包括请来助兴的乐队成员,行走的侍应,都疯狂地涌到了外边。没有人敢走上前来。

酒店的保安队长过来了,看了一眼,马上就吩咐人宴会厅的大门关上,直骂娘,还好没有出现伤亡和难以控制的场面。

这事情老子不管!关着门人也闯不出来……等警察来!

“让开!”

倏忽间,一道沉稳的声音从人群之中响起,看见的是一名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青年,此时推开了众人,他脸上带着的神色,让门前的几名保安一下子愣了一愣。

男子已经推开了门,自己走了进去。

“这家伙是谁……”

“警察吗?”

……

几名胆子粗……但没有粗壮得敢去招惹这个抱着尸体还在做着恐怖事情的疯子的保安,此时探头,从门缝看了进去。

那男子却脚步,一言不发地走到了郭育硕与其‘女友’的面前。

“是你……”郭育硕一愣,顿时像是点燃了炸药桶般,沉声怒道:“你跟着过来做什么!你难道还不死心吗?雯雯只是爱着我一个!!滚开!!”

他伸手护在了‘女友’的身边。

那男人皱了皱眉头,深呼吸道:“我不知道你这疯子说什么,我只是一直找我失踪了的妹妹……你说她离家出走了,我不信……现在我找到了,也终于知道了她为什么失踪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沉默赫然爆发。

男子暴怒地双手一下子抓起了郭育硕的领口,把他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大声地咆哮道:“你这个混蛋!!你竟然、竟然杀了我妹妹!!!竟敢?!!”

郭育硕却一歪着头,目光呆滞地看着这男子,“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杀了雯雯……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被雯雯拒绝了,发疯了对不对?疯了就去看医生吧,怪可怜的。”

嘭——!

男子发狠地一拳狠狠地砸在了郭育硕的脸上,把他狠狠地打到在地。接下来,他整个人压坐在了郭育硕的身上,双手抓起郭育硕的衣领,怒道:“你个畜生!!你说,你是怎么把我妹妹弄成这幅样子的?”

他接下来双手直接捏着了郭育硕的脖子,疯狂地摇动着,“说啊!!!!”

这种窒息的痛苦引起了郭育硕本能的反抗,他开始挣扎起来——二人竟然开始就在这地上滚动着,缠打着起来。

那门外的保安队长看到了这一幕,忽然道:“你们,进去……这个疯子身上好像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好机会,一拼把这两人都抓着!”

麻痹……继续放任这两个家伙在这里扭打,宴会场地的东西都要打坏了!

保安队长一下子带着人冲了进来——其实并没有真的太过惊悚,感觉到这个疯子也只是普通人之后,身强体健的保安们,显然有了英勇的……勇气!

六七名的保安,飞快地压住了颤抖之中的二人,并且把二人统统都给按住了在地上。

“听着!我不管你两个是什么人,但在我的地盘,绝对不允许你们在这里捣乱!!”保安队长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这次做得不错啊,值得表扬,给你奖金……仿佛已经能够预见领导们的表扬了。

不料这会儿,郭育硕却疯狂地咬在了一名保安的手掌上。这一下咬得无比的用劲,一下子就把人咬的哀嚎起来。

趁着这瞬间,郭育硕从保安的手上挣脱出来,瞬间便疯跑而开。

追上!!

保安们顿时怒吼了一声,怎知道此时的郭育硕疯狂地拿起身边所能够拿起的东西,朝着追赶上来的保安们投掷着!

“别过来!都不要过来!你们……你们都是想要和我抢雯雯是吗?不要过来!!!!”

他突然抓起了餐桌上摆放着用来装饰的香薰烛台,全力地扔了出来……细小精巧的烛台整齐地摆放着十二个。起初是为了增添气氛,而如今却成为了意外恐怖的武器!

当细小的烛台没有扔中人,却仍在了地上的瞬间——这个为了尽显豪华而铺上了柔软地摊的场地,瞬间窜升出来了一道火焰!

“来啊!!来啊!!!”

一个接着一个的小烛台开始扔出,火苗一处一处一处,转眼之间,已经形成了一股火势!

火焰开始焚烧最近的餐桌台布,蔓延到四边窗户上的轻纱窗帘之上。

宛如火海般!!

“哈哈哈哈哈!来啊!来啊!!”

“疯子……疯子……”

几名保安见火势已经难以控制,那里还顾得上抓人?此时自然是逃命最为紧要——麻痹,烟感防火器呢?

果然只是为了应付防火工程所打上去的豆腐渣吧?不及去咒骂这座豪华酒店兴建的过程之中,到底有多少真真假假的保安队长,也接着逃出了这浓烟和热度满布的宴会厅。

这边起火,那些不明真相……但是没有在吃瓜的群众,自然不打算围观,一下子全部涌到了远处的露天停车场位置。

……

“没有人了,这些讨厌的家伙……这些想要抢走你的家伙,都走光了!雯雯。”

郭育硕傻笑着放下了手上还拎着的一个香薰烛台……随手就仍在了地上,有一处的火苗窜升而起。

他朝着‘女友’所坐着的地方走去,喃喃自语:“雯雯……雯雯……啊!!!雯雯!!!!”

当他走进,当他来到了‘女友’的身边,此处已经烈火熊熊……那套鲜红色的晚礼服,完全置身在烈火之中!

火焰的灼热让郭育硕本能地不敢靠近,但是眼前,‘女友’却在这烈焰之中,不停地嘶喊着。

仿佛是再说……救我,救我……救我……

郭育硕不顾一切地冲入火中,狠狠地抱着被火焰所焚烧的‘女友’!烈火同样蔓延在了他的身上!

他疯狂地抱着‘女友’在地上打着滚,不顾身上的灼伤——终于,扑灭了火焰!

“没事了……没事了……”

郭育硕满身都是火焰烧伤的痕迹,皮肤通红,此时却捧着‘女友’的脸,仅仅地抱在了怀中。

可眼前……捧着的脸却突然之间从身体脱离。

承受着烈火煅烧了有些时间,并且本身也已经腐烂了一段时间的尸身,终于也承受不了剧烈的碰撞,身首分离!

“雯雯……雯雯!!!!为什么!!!!啊!!!!!!!!!!!!”

“啊——!!!!!!!!!”

“唔啊!!!!!!!!!!!!!!!”

“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不会……”郭育硕双眼无限量地睁大着,自言自语着。

忽然,他疯狂地大喊起来:“出来!!!出来啊!!!!出来啊!!!你们不是什么愿望都可以达成吗!!!出来啊!!!出来——!!!!”

“那么……客人,您这次想要的,又是什么呢?”

……

……

烈火在燃烧着,然而却始终有着一块小地方没能够蔓延过去。火海之中,开辟出来的空地之中,熊熊燃烧火光的映照之下,跪倒在地上,痛苦地抱着女友头颅的郭育硕,双眼迷浊地看着……俱乐部的老板。

这块小丑面具之下,他已经不想要却猜测到底是天使的微笑还是恶魔的狞笑。

“雯雯……我要她!”

“她已经在你怀中了,这个应该不需要我们来实现的。”

“不!我要她活过来,活过来!!”郭育硕疯狂地道。

“这样的愿望可以许下……”洛邱却摇摇头道:“然而,对于你来说,却没有办法能够支付这个愿望的交易金。”

“为什么!不管是什么!无论是什么!我的寿命你全部拿去!我的内脏……所有内脏!什么都行!!你全部都拿去!!”

“恐怕算上客人您的灵魂也不足够。”

郭育硕疯狂地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前面你就可以轻易答应!为什么前面仅仅只是小许的代价就可以?!!”

“客人应该比我明白才对。”洛邱淡然道:“对于一个已经死去了多时,却依然还活在你臆想之中的人,仅仅只是想要改变这种臆想人物的思想,也不过只是改变一下客人您自己的思想,不是吗?当然,客人您所付出的那些,其实已经足够让你今后永远地保持着这种臆想。”

顿了顿,洛邱轻声道:“但是如果受到太大刺激的话,这种臆想就不保证能够维持下来了……毕竟只是小小的代价。”

“你胡说!雯雯怎么可能死了!你胡说!!你骗我!!你在骗我!!!”

“我们不欺骗人。”洛邱轻声道:“您的女朋友,客人您是否有好好地睁开双眼看着她,我想您,比我更加清楚。”

睁开过双眼么……

……

……

我……已经许久不喜欢吃红烧茄子了。

……

“育硕啊……对不住了!其实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公司今年的绩效不是很好……嗯,我相信以你的人才,一定能够在别的地方大展拳脚的!”

……

“郭先生,很抱歉,您似乎不是很符合我们公司的要求。不过如果还有别的职位的话,我们会考虑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

“没关系没关系!你是最棒的!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工作!而且,我们不是还有积蓄吗?”

……

“普通文员,月四休,两千五一个月,愿意做的话,明天可以上岗。”

……

“嗯……明天继续努力吧!我的郭育硕是最棒的!!”

……

“我这有些钱,你先拿着,不是说不找工作要做生意吗……启动资金也是需要的,虽然不多。”

……

“该死!!!我帮你当朋友,你居然骗我?拍拍屁股就跑路了?!”

“只是你傻而已。再说,是你自愿说当法人的……我可没有强迫你。只不过,下次记得好好地研究一下这个社会了,高材生!”

……

“你那来这么多的钱?”

“我呀,最近跟同事炒股票,赚了一点!你先拿去应付着债务再说!”

……

“你又出去了?不是才刚刚下班回来吗?”

“啊,今晚上同时约了我吃饭,我推不掉……”

……

“这是什么?这些衣服,我从来没有见你穿过,还有这些化妆品……为什么都要藏起来?你说啊?”

“我……”

……

“刚在楼下送你回来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你说啊!!!”

“他……”

“贱人!!”

啪——!

“不要……我不是……”

“晚上十点,天恒酒店……这是什么?明明白白地写在了手机上。你以为我是白痴吗?!”

“你听我说……”

“哈哈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你的钱是什么地方来的……我都知道!!还有这个男的,跟你聊得很开心吧?劝你离开我了吧?你其实在考虑了吧?我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是吗?”

“不是!!”

“滚!!我不要你的钱!!不要你这个臭****的钱啊!!滚!!!!”

……

“对不起……我走了,这辈子,我……爱过你。”

……

……

烈火之中,郭育硕仅仅地抱着怀中的头颅,大颗大颗的眼泪水流了下来……他开始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并非是你不足够优秀,仅仅只是我从来没有认真地张开过双眼,凝望着你哪怕一秒的时间而已。

当初的那些承诺……早就被我忘记得一清二楚,早就被那些挫折折磨得支离破碎。

“那天晚上,她就是这样,穿着大红色的晚礼服,安安静静地躺在了沙发上。而我的手上,拿着的是……扎入了她心脏的刀。”

郭育硕颤抖着抚摸着那烈火之中烧毁了的脸庞,沙哑着声音道:“这是我第一次带着她出席宴会时候买的衣服……从来没有一刻,我看着她的时候是如此的美丽。也从来没有一刻,我真真实实地感受到,那些缠绕在她身上的目光,是如此的炽热……”

“我是个失败者啊,彻头彻尾的失败者……”郭育硕缓缓地抬起头来:“糟糕透顶,失败透顶……配不上她的,其实是我。”

“我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想不出来,我醉着醒来,醒来醉来,忽然一天一觉醒来,我仿佛看见雯雯活了过来。”

“她还在我的身边吗?还在给我做着我喜欢吃的东西吗?还在……等着我回来吗?”

“但其实……都不重要了。”

郭育硕停住了抽噎,浑然虚脱了般:“因为……我已经失去了她,永永远远。为什么……到失去了,才懂得后悔,到失去了,才明白自己的错……我亲手毁灭了这一切。”

“我有个要求……还可以吗?”郭育硕怔怔地看着听了自己说话至此的这个神秘的男人,带着无比的期待问道。

“当然,我们不会拒绝客人的要求。”

“那么,我想要和她跳一曲舞。我没有……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地跳过一支舞。”

……

……

跳完这最后一支舞吧。

那天,你我在细小的加油站相遇。我看着你的眼,我已经知道自己爱上了你。

至今,我依然还沉浸那初相遇的一天……那道天然而纯真的微笑。

郭育硕默默地站着,没有去在意那分离了的尸身此时开始再一次重新组合了起来,腐烂的,开始重新地长出新鲜的肌肤。

他只是痴痴地看着……看着眼前的她仿佛回到了那一天的模样。

我们初相遇的模样。

郭育硕轻轻地提起了自己的手,抓住了那依然冰冷的具体——烈火的热度仿佛没能够蔓延到这细小的空间之中。

眼前的女人睁开了双眼,目光一如既往的清澈,带着依然熟悉的微笑。

来……跳完这最后的一支舞吧。

音乐忽然响了起来……

火焰缠绕的宴会厅,火焰所蔓延的舞池,所响起的是上低音萨克斯风的声音。于烈火之中,俱乐部的老板轻轻地转过了身去,脱下了脸上的小丑面相,双手捧着宴会驻场乐队所带来的萨克斯风,缓缓地吹奏着。

《just/one/last/dance》。

……

在我们分别之前。

我们旋转和转身之际。

这就像第一次相遇的感觉。

跳完这第一次的,也是最后一次的舞。

对不起,我爱你。

¥¥¥¥¥¥¥¥¥¥¥¥¥¥¥¥¥¥¥¥¥¥¥¥¥¥¥¥¥¥¥¥¥¥¥¥

PS1:这是给某个不顾我感受,硬是当我困的可以的时候,给我打赏了一个舵主然后无情地让我熬夜的家伙所加的更新(六千字出头,二合一,我不欠啦!)。

PS2:既然更新了……随便求推荐票啊,打赏啊之类的吧=。=

PS3:各位晚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