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八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10)

第四十八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10)

一股异常的压迫感此时向着莫默传来,这甚至让他想起了不久之前与白虎少主皇白符的那场对决。

眼前的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孩……这个比自己年纪看起来还还要少的女孩,居然能够和白虎少主皇白符相提并论的程度?

莫默此时紧张地扣紧了鬼城城主箫声默所送的那柄奇异的黑色木剑——这是他目前唯一的装备。

没有了符咒,天师道等于丧失了半数的战力。

只是,这个白发女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默对于这个白发女孩的记忆,只是停留在了与皇白符对决之前。

那时候他甚至还让管理局的凌风队长调查一下失窃事件。只可惜后来在与皇白符的对决过后他便昏迷了过去,等醒来之后就又立马参与到了神秘洞府的探索当中。后来展儿机缘巧合得到了敕令之后,就带着展儿一路逃离……这让莫默几乎忘记了当日失窃的事情。

“妖道双界有明文规定,不许相互之间残杀……你居然公然破坏协议?”不管如何,莫默冷静下来,并且尝试着用语言试探一下这个白发女孩的虚实。

“哦?你说什么协议?”白发女孩此时一边咀嚼着口内的泡泡糖,一边无所谓地道:“不过其实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它们的人。”

那怪异的长刀此时一直都在地上拖行着,发出磨刀的声音,让莫默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到了他这种程度的修道人,对于环境以及危险的感知早就超出了常人的范畴。

此时,在莫默的官感中,他就有一种无处可逃的感觉——仿佛这空间四周都已经被无数恐怖的气息彻底锁死。

好像是从地上突射而出的冰锥般,把他整个人都彻底地禁锢在了原地,让莫默有着透骨的寒意。

白发的女孩此时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但莫默此时却低叱了一声,浑身雄浑的法力瞬间破体而出,把这彻寒之意疯狂推开。他单手擎着用布包裹着的神秘木剑,徐徐地吐纳着。

“喔,比刚才那只大白猫好多了嘛,应该挺值钱的。”白发女孩此时嘴角微微上扬。

剑拔弩张!

不料此时这白发女孩的鼻子却动了动,好像是嗅到了什么东西似乎的,瞬间那种让莫默紧张至极的压力竟是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这让莫默有些反应不过来,却见这名有着甜美外貌,但手段却残忍的白发女孩忽然靠近到自己的身边,垫着脚跟朝着自己嗅着过来。

这家伙……是属猫的吗。

“好熟悉的香水味道啊……”白发女孩此时皱了皱眉头,随后醒悟过来一样,“你是不是刚见过一个很恐怖的女人啊?”

“恐怖的女人……”莫默下意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白发的女孩,不知道她为什么态度一百八十度的改变了过来,但要说恐怖的女人的话——眼前的她不就是了?

白发女孩此时道:“金色头发的,总是笑眯眯的,但很危险,很危险的,对不对?”

金色头发,笑眯眯……难道说的是前辈店里的那位女仆小姐。

“你…你认识前辈?”莫默心中一怔,脱口而出道:“还有那位小姐?”

“居然叫前辈?”白发的女孩此时眯起了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莫默一眼,忽然问道:“你是店里的人?”

莫默摇了摇头。

白发的女孩又问道:“那你有在店里买过东西没有?”

莫默还是摇了摇头。

白发的女孩此时眼珠子忽然一转,笑吟吟道:“我说,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赚钱啊?我们组队打野吧?这附近有很多小钱钱呢!”

“……哈?”

“肚子饿了,我们先去喝一杯吧!”白发的女孩此时把手上的长刀一挥,似乎有一股气流瞬间扫过了暗巷。这之后,她再次把长刀一炮,刀便直接射入了她背后挂着的画筒当中。

她接着便朝着这暗巷的外边走去。

“等、等一下!”莫默此时只好急忙忙地收好自己的木剑,然后追了上去……这怪异的女孩似乎知道很多关于前辈的事情。

只是他却突然回头看了一眼那白虎族族人的尸体一眼,皱了皱眉头……最终莫默还是放弃了处理这尸体的打算。

附近应该还有别的妖族的存在,想来很快就会找到这里,处理的事情还是交回给妖协和管理局吧,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公敌……何必趟这样的浑水?

他是这样告诉自己的:路见不平……可能只是自己太天真了吧。

于是他捏了捏拳头,咬了咬牙,最终快步地追上了那白发的女孩。

……

不久之后,暗巷当中忽然有两道黑影闪动。黑影很快就来到了那白虎一族妖怪尸体的旁边。

这两道黑影在的模样也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其中一个是穿着黑色西服,三十来岁的男子,至于另外一个则是哪怕在严寒气温之下也仅仅只是穿着小背心的胡须大汉。

这两个家伙来自不同的种子,西装男是纯正的人类,不过出身在一个古老的门派,叫做云辉。

至于这胡须大汉大汉则是来自高原上的贪婪族,喜欢让别人喊他老狼。

尽管如此,两者目前都同属于一个特别的部门:‘特殊国家土地管理局’

这两位正在附近执勤,随后感觉到了一些妖力的波动,当中还有一点别样的怪异气息,便直接朝着这地方敢来——但显然是来迟了。

“居然是白虎族的。”云辉此时皱了皱眉头,同时看着现场的环境。

至于老狼这会儿这是趴在了地上,鼻子嗅了嗅,然后很快就摇头站起了身来,“不行,什么味道都没有留下,看来凶手十分的谨慎。”

云辉此时凝重道:“这几天已经陆陆续续有妖族失踪了,就在昨天我们更加收到了连道界中也有人失踪。今天更是找到了尸体……老狼,你怎么看?”

老狼此时沉吟道:“前面失踪的至今没有找到,想来已经凶多吉少了。而加上这具尸体……恐怕这背后是同一个人所为,就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先把这件事情通知凌队吧。”云辉点了点头,“等下我弄一个结界,防止群众走进来发现了,从而引起恐慌……你去叫处理小队的人过来把尸体清理走。”

“行吧。”老狼也随后拿起了电话。

至于云辉则是直接把这件事情向留守在卧龙山庄的凌风队长汇报了过去。

这两干部等了一会儿,部门中专属的处理小队就已经赶到,并且开始处理凶杀现场的情况。

老狼这会儿有些无聊地靠在墙壁上,抽着一杆大烟枪,云辉走了过来,忽然问道:“等会没事下班之后,要不要顺路去一趟鲲鹏山庄?”

老狼看了一眼云辉。

云辉则是笑了笑道:“好歹你们贪狼族的少主来了,你不用过去见一见吗?虽然说我们都是因为协议而在管理局服役,但毕竟各自都是从原本地方出来的不是吗?”

“再说吧。”老狼摇了摇头,淡然道:“其实没有什么好见的……可以的话,等这次任期结束了之后,我可能会申请留任的。”

“呵……”云辉诧异地张了张口,随后没有多说什么。

等处理小队的人把现场清理干净之后,云辉与老狼方才一同离开。

……

……

盲先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踏足过卧龙山庄了。

记得当年第一次到来的时候,卧龙山庄还没有现在的规矩。至于更早之前,甚至根本没有卧龙山庄一说,这附近只有一些草寮,都是前来参加大会的道人随手建的。

那时候还只是门派当中的一个小弟自……盲先生颇有些感概地走进了专门为布衣道而准备的院落当中。

他和赖才生相处的时间只有一道茶的功夫,但就已经觉得此子非同寻常,也不知道师兄到底有没有把天心交给了赖才生。

事实上布衣道的传承了两大能力,看穿虚妄的天眼,以及更高一级的天心……天心并不是单纯依靠修炼就能够掌握的,天心严格来说是一件死物,是从上一代传人到下一代传人只见的过度……他的师兄,就是从前代门主的手上继承了的天心。

“这边房间已经收拾干净了。”宫小姐此时十分礼貌地说道:“青霞子道长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吩咐我吧。另外你的两个随从我也安排在了旁边的房间当中。不过还请青霞子道长能稍微约束一下,毕竟这两位还不算是这边的人……以武入道,毕竟还是太艰难了。”

“相传真武帝就是以武入道的……怎么,宫小姐有些看不起武人了吗。”盲先生不咸不淡地说道。

宫小姐淡然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明白到,那是如何的艰难。”

盲先生面向了宫小姐,好久也不说话,对方也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盲先生最后才点了点头,“知道了,我会告诫他们不要随便乱走的。”

“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宫小姐点了点头,正打算离开。

盲先生此时却忽然问道:“现在道协当中,除了赖才生以外,都还有些什么人?我太长时间没有回来了,不知道近况如何。”

这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于是宫小姐便直接说道:“现在协会的会长还是昆仑的百劫道人,至于副会长是全真道的还阳真人。另外一个副会长就是赖才生代表。而主席位的其它成员这三十年都没有发生变化,道长应该知道,我就不细数了。”

盲先生点了点头,“嗯……都是一些老相识了。你且去忙吧,我就不唠叨你了。”

宫小姐恭敬地离开。

只是当她出门的瞬间,却看见一名白眉的老者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这院落的门前。

“宫小女娃,你也在这里啊。”眼前的白眉老者……百劫道人声音异常的缓慢。

“会长……您来了。”宫小姐颇为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位白眉老者。

他便是当今神州道协的会长,无人知道年岁,被誉为道界常青树的昆仑百劫道人!

“呵呵,没什么,只是故人来了,想着打个招呼,所以就过来了。”百劫道人一脸慢吞吞的模样。

宫小姐此时略微一怔,随后直接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

她并没有选择留下,而是很聪明地选择离开。

看见这位宫小姐从百劫道人的身边从容离开之后,盲先生才缓缓地走出。盲先生朝着百劫道人拜了一拜,“见过百劫先生。”

“呵呵,青霞子,好久不见了。”百劫道人背着手,驼着背,老态龙钟的模样,缓缓地走入了这院子里头。

盲先生此时则缓步跟在了百劫道人的身后。

百劫道人没有进去屋内,只是在院子的一棵树下顿足,抬起了头来——这是一颗有些年岁梧桐树,忽然道:“这树是不是又长高了一些了?”

“我看不见。”盲先生却摇了摇头。

百劫道人吁了口气,笑看了盲先生一眼,缓缓道:“是看不见呢,还是根本不想看见呢?”

盲先生淡然道:“不如不见。”

百劫道人呵呵一笑,“也罢。不过既然来了,不请我进去喝喝茶吗?顺便的,也给我这个老家伙说一说海外的风光吧,我也有上百年没有出过去了。”

“是有一些奇闻轶事,百劫先生要是不觉得无聊,倒也可以听一听。”

“不无聊,不无聊。”百劫道人那浓厚的眉毛下,一只眼睛缓缓地睁开,看着盲先生高兴地道:“我就是太无聊了,所以才想找人说说话。这一天天的,到头来才发现长命百岁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长寿还不好吗。”盲先生莞尔道。

百劫道人又是缓缓地睁开了一只眼睛,“命长了,就想要更长。命更长了,还是想要再长一些。青霞子啊,你说我们的命,到底能有多长,能否比天长?”

“那,恐怕只有您老才知道了。”盲先生淡然一笑。

百劫道人这会儿又抬头看了一眼院子里面的梧桐树,喃喃道:“嗯……好像是真的长高了一些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