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七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19)

第五十七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19)

魔都,某机场。

尽管是夜里,但这机场内依然显得特别的拥挤。

尤其是听说前两天机场内发生了一次人为的土制炸弹的恐怕破坏,而该匪徒也在拘捕的过程中不幸堕楼身亡的关系,这两天机场内的安全检查也变得更加的严密。

自海外而来的航班此时不得不在降落的跑到上龟速地移动着,而机舱内的乘客也已经在安全着陆,解开了安全带之后,度过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无聊时光。

头等舱是被人包下来。

对于飞机上的乘务员来说,头等舱里面的客人实在是很有发展的潜力……尤其是其中一位叫做铃木春心的公子哥。

如同日剧中冷酷系的总裁般,这种出手就直接包下了头等舱以及商务舱的有钱人啊,实在是她们这些努力地成为空中乘务员的小姐们当中,不少人的终极目标。

而事实上,在乘客的名单上所写着‘铃木春心’名字的这位公子哥,确实拥有者让多数女性为之倾慕的条件。

那种感觉就像是:就算对方只是一穷二白的普通人,也无论如何都想要来一发,留下青春的痕迹。

当然,与这位铃木春心一起的另外一位叫做铃木雄一的老人似乎也是可以考虑的范围——很少上了年纪的人,能够想这位铃木雄一先生这般,拥有着如此健壮的体格的了。

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这位铃木雄一先生已经六十岁了……再过几年如果他不幸去世的话,那么作为遗孀,也应该会得到不少的遗产吧?

其实这头等舱内还有第三个乘客。

只是对于乘务员小姐来说,尽然还是保持着职业的热情,可其实并没有太过的上心——因为这第三个乘客这一路上似乎都在对着铃木家父子二人赔笑不以,实在是没有什么可看的。

他的名字叫做木向华,似乎是一名日籍华侨。

只是这一路上来,这铃木家的父子似乎都对不断地晃来晃去的乘务员没有任何的兴趣——这让乘务员小姐只能选择放弃。

因为下一次,只怕是碰不着的了……她们只是他们的过客,在短短的一两个,或者数个小时内如果没有发生什么的话,大概这一生也就各自飘零。所以乘务员很识趣地在最后的时间,没有更多的打扰与热情的服务,只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春心少爷,刚那位空姐对你好像挺有意思的,需不需要我帮个忙?我这家航空公司也认识好几个高层呢。”名为木向话的男子此时堆起了一脸的笑容,看着铃木春心。

这铃木家是岛国关东地区的豪强,不仅仅自己的事务所和公司,也有着势力强大的铃木会,所以实在是不好得罪,或者是可以巴结的对象——尤其是这位铃木春心,俨然是铃木家未来的接班人。

不过听说在铃木春心之前,还有一名铃木夏亚,但不知道为何,上个月的时间,铃木家的当家铃木雄一却突然宣布,他的一切将会有次子铃木春心来继承。

但其实木向华并不管这些,对于他来说,不管未来的铃木家是谁接手和他都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他是否有机会和铃木家做朋友而已。

虽然说他这次与铃木家父子同行,是因为来自他的顶头上司泷泽家的吩咐。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木向华并没有再次得到任何泷泽家的命令,所以他只好按照最近一次的吩咐,找上了铃木家父子。

不久之前,木向华用着自己华侨的身份,作为中间的代理人,在泷泽家的授意下,拿着一份古老的地图,找上了华国的某个世家,进行了一次密谈,而也是直到这一两天,才最终敲定了合作的内容——也就才有了现在他陪同着铃木家父子一同乘坐这趟航班抵达华国的事情。

“多余的事情不要去做,我们这次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度假。”‘铃木春心’此时冷冷地看了木向华一眼。

“好、好的,春心少爷。”

凌厉的目光,让木向华有种仿佛被毒蛇盯着的感觉。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只感觉空气好像突然变冷了一些似的。

至于一旁的铃木雄一,则是由头到尾都没有睁开过眼睛。

这一路上,铃木家的父子甚至一句话都没有交谈过,实在是让木向华有着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只是木向华并不知道,这对铃木家的‘父子’并不是没有任何的交流,而是有着他所无法知道的另外一种交流的方式。

我们姑且把这种方式称之为‘神交’……嗯,精神上的交流。

“我说廉贞老兄,这头肥猪为什么觉得我会对这些庸脂俗粉感兴趣?”

“别吵我,本座正在尽可能地适应现在这副身体……哼,真是麻烦,我当时为什么要答应你挑选铃木雄一?”

“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廉贞老兄你看,在泷泽家山庄的时候,铃木雄一虽然保住了性命,但都半身不遂偏瘫了,根本无法行动。而铃木家上上下下还是听从铃木雄一的……如果你不暂时依附在他的身上,那么我们如何能够动用铃木家的势力?”

“哼,如果不是你为了得到随侯珠,苦苦哀求,本座岂会答应与你!”

“放轻松点,你现在这副身体就权当只是过度吧。再说,暂时离开那个小岛国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廉贞老兄,莫要忘记了,你这身体的另外一个儿子,是什么来头啊。不过,只要我能够得到秦皇陵当中的随侯珠,那么老祖我就能够尽数恢复过来,同时也会修补你灵魂上的创伤的。所以所这是共赢啊,廉贞老兄。”

“不过本座总有不好预感……要知道,这年刚好是十年一次的蓬莱之会。而那地图所指的地方,也正是在泰山当中。蓬莱之会,整个神州半数的道妖双方汇聚……”

“所以说,我们才需要铃木雄一和铃木春心这两个身份不是?放心吧,在老祖我能力的掩饰之下,没有多少人能够看穿的。”

“但愿如此吧。”

没错,就是这对难兄难弟。

飞机的舱门,此时终于与通道接轨了,乘客也可以正式离开了。

‘铃木春心’站起了身来,束了束衣服,面带着笑容,“好久没有回来了,这空气真是让人怀念呢。”

……

……

事实上,追风也是第一次乘坐名为动车的交通工具——并且追风不得不承认的就是,人类所制造出来的这种器械,真的是有点儿恐怖。

像是这样直接高速奔跑上千公里不带停顿,甚至还能够保持匀速前进的方式,追风自问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恐怕以这种速度跑不到一半的路程,他就会直接累趴在地上。

尽管如此,追风还是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对面座位上的莫小飞大哥倒是精神奕奕,甚至还念念有词。

说什么如果他当年有这样先进的工具,军队的运输岂会如此的繁琐,统一六国恐怕也会变成简单的事情之类云云。

总之,在追风看来,莫小飞大哥是又犯病了,而且这病一直都不怎么轻啊。

莫小飞大哥这会儿正危襟正坐,看着小板桌子上的泡面——这一截车厢里面,几乎到处都是这种泡面的味道。

“这是何等便捷的干粮,倘若当年寡人也有这样的技术,何愁行军过程中军队的食物问问题?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比起这先进的运输技术,这粮食技术可谓更胜一筹,嗯……”

不行了,眼皮有些睁不开来了,追风托着腮看着自己的莫小飞大哥,又打了一个哈欠。

“寡人决定了,等此行结束之后,一定要去拜访一下这位姓康的师傅,把这种技术掌握在手上!追风卿,你可听见了?”

姓康的师傅……谁啊?

貌似要明天早上六点多才能到泰山火车站……好困。

“追风卿家!寡人问你话,为何不回?”‘莫小飞’的声音顿时变得阴冷起来。

但这并无法驱除追风的睡意,他又打了个哈欠,随口道:“听到了大哥……不过大哥你这么厉害,还要军队来做什么……”

‘莫小飞’此时淡然道:“此时追风卿家身处当代,自然有所不知。今日寡人在互联网上也已经稍作调查,发现当代社会许多过往之事都已经被掩藏。莫说尔等妖怪凡人不曾知道,就算是武者也几乎销声匿迹。”

“然后呢……”

“想当初,天下动荡,人祸不断,六国纵横,已是民不聊生。”‘莫小飞’此时摇了摇头:“更何况那妖祸与道祸?”

“妖祸?道祸?”

“南方有旱魃作祟,赤地千里,百姓流离失所,饿死者不计其数。东海有蛟龙作乱,常扑出海之人为食。即便是朝堂当中,亦有伪装成为人臣之怪,蚕食国家!妖族散落各地,自喜好行动,百姓苦不堪言,此为要妖祸!”

‘莫小飞’此时冷哼一声,“至于道祸。近者,当时炼丹之术盛行,大户人家更是把炼丹的方士奉若神明,祈求着能得一仙丹,自此羽化登仙,超然物外。殊不知那金石丹药,每每都是剧毒之物,使人沉迷,不可自拔,逐渐成瘾,不事生产!远者有关外道人,在人中立教传道,冲击法制,藐视王权!”

‘莫小飞’此时看着追风,猛然拍了一下座位前的小桌板——这顿时把追风吓得清醒了过来。

只听得‘莫小飞’此时冷哼道:“人妖道三祸患乱世,寡人问你,若无军队,寡人如何平定天下!”

追风这会儿睡意全无,却不明白道:“可是大哥,你想想如果到处都是妖怪作乱的话,人真的能打得过吗?你说的可是旱魃,蛟龙啊,这些可都是咱们妖界传说中的大妖好吗……”

‘莫小飞’此时点点头:“确实,妖族之力非比寻常,普通士兵根本无法与之对抗。当初每每讨伐作乱的妖怪,都让寡人损失大量士兵。只是人族虽然羸弱,却并非没有自保之力。至少,人族当中还有轩辕宫坐镇,让那天下妖族尽管猖狂,却也不敢真的巅峰家国。”

轩辕宫……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追风心中一怔,“轩辕宫……大哥,这是什么地方啊?”

‘莫小飞’怪异地看了追风一眼,“怎么,身为妖族,你却不知道轩辕宫?”

“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追风摇了摇头,“不过不记得了。”

他自小流浪,朝不保夕,哪有心思理会那些妖界的事情。

‘莫小飞’道:“古有人皇轩辕皇帝。这轩辕宫便是人皇所留下的遗产。传说轩辕宫位于北海的轩辕丘中,但至今无人能发现它的具体位置。当时六国征战不断,更有妖族猖狂,轩辕宫便有传人入世,扫荡世间妖邪。当其时大量有能耐的妖族都被轩辕宫收服,成为仆人。此后轩辕宫传人警告世间妖族,方才让妖族有所收敛。后来轩辕宫又开始剔除世间道祸根源,才让天下能有喘息的机会。”

想起来了!

轩辕宫!

这不是龟千一大人和鬼婴大人来自的地方?

不理追风心中的胡思乱想,‘莫小飞’此时淡然道:“寡人传你的天子武学,皇极惊世拳的拳法,当初也是传自轩辕宫当中。传说这是人皇轩辕所创造的武学,因此才能有如此不可思议之威能。”

“为什么轩辕宫要传你这么利害的武学啊?”追风不解地问道。

‘莫小飞’淡然道:“轩辕宫只管道祸与妖祸。至于人祸并不理会,说这天下既然是人族的天下,那么人族内乱,自然应该由人族内部解决。这天子武学传给寡人,便有了那认定寡人有平定天下的资格的意思。”

“哇!大哥你好厉害!”追风这会儿倒是真的有些崇拜起来——本来,他就是一个对英雄主义十分向往的孩子啊。

“不过大哥……”追风这会儿皱了皱眉头,忽然道:“话说回来,你的泡面是不是糊了?”

这说话的时间里面,‘莫小飞’根本没有把泡面揭开。

‘莫小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