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一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23)

第六十一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23)

当师门赐予的法宝碎裂的瞬间,云辉顿时有种痛切心扉的感觉。

但目前的状态却无暇让云辉去继续心痛,因为眼前的追风已经第二次地扬起了拳头。

这种威力恐怖的攻击,居然二话不说就能来第二发……而且好像连前摇的时间都不需要?

这到底是怎样的怪物?

然而事实上,也没有留下更多的时间让云辉去思考,因为追风的第二拳下来之后,云辉的意识就已经彻底失去。

这第二拳并没有直接命中云辉,或者是老狼,只是隔空的一拳。但是空气内的震动与压力,竟是瞬间把他们震得昏迷了过去。

追风缓缓地吁了口气,保持着出拳的动作,但是背后的虚影却一点点散开。

“为什么要停手?”‘莫小飞’好奇地问向了追风。

追风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脑袋,“我只是很不喜欢这种嘴脸而已,但不是到了非杀不可的程度……再说,不想再把麻烦带给大家了。而且,大哥也不会希望看见我杀人的。”

——愿你有好运气,如果没有,愿你在不幸之中学会慈悲。愿你被很多人爱,如果没有,愿你在寂寞中学会宽容……愿你,慢慢长大。

当杀意上涌的瞬间,不知道为何,追风心底忽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低喃的声音。

那种好像连灵魂也被包容了的声音,瞬间抹去了他心底的愤怒。

……

“是吗。”

‘莫小飞’点了点头,没有说些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像是什么也不懂,满身都是野性的小妖,有着一些很不可思议的温柔。

“大哥,你在做什么?”

‘莫小飞’没有说话,但并不是没有行动。这会儿他就直接俯身,把云辉开始时候取出来的哪个盒子捡了起来,并且鼓捣着。

“指纹解锁吗……”‘莫小飞’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收拿起了云辉的手掌,按在了这盒子的一个位置上,这之后盒子便投射出来了信息的界面。

“大哥?”追风走到了跟前。

‘莫小飞’则是淡然地道:“不管如何,总归是要了解一下这个时代的国家是对待妖和道的态度是什么。不过,这两家伙既然已经知道了寡人的存在……尽管寡人的身份并没有暴露,然而……”

‘莫小飞’忽然看了一眼追风,见追风此时正疑惑地看着自己,便沉吟了一番后道:“追风卿家,去找一点绳子过来吧?”

“哈?”

……

当公孙时雨到来的时候,赖才生也就停下了手来,琴声戛然而止。

公孙时雨看了一眼赖才生的双手,这手白皙无暇,像是新生的婴儿的双手一般,漂亮得不行,“为什么不弹完这一曲《阳春白雪》?”

赖才生双手依然放在了琴弦上,抬头看着公孙时雨,微微一笑道:“冬尚且还在,白雪未去,何来阳春?”

公孙时雨此时坐了下来,确实把赖才生古琴讨来,摆在了自己的面前,把那尚未弹完的曲子接着弹了下去。

只是公孙时雨正要弹奏最后一段的时候,古琴的琴弦却忽然崩断,公孙时雨的手也就停在了这里,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弦断,对于奏者来说,是十分不吉利的事情。

赖才生此时缓缓地道:“我说了,白雪未去,何来阳春。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公孙时雨轻笑了一声,“作为未来的天心七十二代的你,口中居然说出强求不得这样的话,不感觉有点讽刺吗。”

赖才生很是仔细地开始煮着茶,公孙时雨倒也是安静地等着。

两人就这样煮茶喝茶,忽然亭子外边飘来了一些轻雪,赖才生这才说道:“帮我去回收一样东西。”

“回收?”公孙时雨有些诧异地看着这个满头灰发的男子。

要说回收的话,就是说那是原本就属于赖才生的东西,然后被强夺了,或者出借了却不好要还吗?

“是大会最后祭祀时需要用到的一样东西。”赖才生缓缓地道:“前些日子本来有一位道友给我送来的,但是中途被人盗去了2。”

“能盗走你东西的人,我倒是想要认识一下。”公孙时雨此时笑了笑。

赖才生取出了一张纸条,送到了公孙时雨的面前,“这上面是对方目前大概的位置所在,据说是一名白发的小姐,应该很容易就辨认出来的。”

但公孙时雨却皱了皱眉头:“大概的位置……这不像是你给出的答案。”

赖才生摇了摇头道:“最近泰山附近彻底乱了,宛如一潭浊水,谁也看不清潭子里头有多少正在游动的鱼……比如说,你不是来了吗。”

“既然是祭祀需要用到的,那就没有办法了。”公孙时雨把纸条收好,随后站起了身来,就这样离开了潭心的凉亭。

赖才生看着他已经离开,方才搓了搓自己的双手,然后呵了一口暖气,“真冷啊……”

……

……

检查并没有用掉宋樱与张罄蕊很长的时间,二人很快就从名为‘仁爱’的医院当中走了出来。

身体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最关键的验血报告当天实在是无法获得——毕竟这地方的医疗设备并不先进。

只是明显二人都有些松了口气——至少那个懂得探脉的大夫说脉搏相当的正常。

“吃点东西?”

宋樱在巷子里头买了两份的煎饼果子,二人就在医院外不远处的一个小公园的场等着坐着吃了起来。

本来张罄蕊觉得回去就可以吃晚饭了,现在吃东西多少有些不合适。但宋樱却觉得张罄蕊太有些循规蹈矩了,“女孩子的下午茶是在另一个胃上消化的啊,怕啥!”

这话说出来张罄蕊都觉得不可信……不过煎饼果子这种东西她倒是不常食用。

“我听外公说,这次和你们张家有些合作。”宋樱这会儿忽然问道:“具体时间知道吗?”

张罄蕊想了想道:“按照我祖母的意思,应该是过了大年一之后,就开始了。”

宋樱边咀嚼着边道:“开发陵墓呢……总感觉这种事情距离我很遥远。”

张罄蕊好奇道:“我听说过宋家接过许多不同的委托。从我祖母那儿也听说,之前两家已经有过不少的合作……”

宋樱摇摇头道:“我不管这一块的。基本上都是我外公,或者是舅舅主持的。最近这四五年,关于探索开发遗迹之类的工作,也差不多都移交到了舅舅的手上了。我只是管理集团内部的事情……你呢?经常都会出入那种地方吗?”

张罄蕊放下了手来,看着公园外的街道,看起来有些忐忑的模样,“不,这是第一次。”

宋樱诧异地看着张罄蕊。

只听见她此时轻声道:“我祖母说,这也算是李家的家业。现在两家就只剩下我一个后代,就算我以后不主事这一块,但同样作为李家的后人,至少也要有相关的经历才行。听我祖母说,祖上对于开发秦皇陵有着很大的执念……嗯,大概就是类似行业的梦想之类吧?而这次之所以会答应和岛国那边的合作,很大部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毕竟机会难得。”

宋樱好奇问道:“可是毕竟是你们国家自己的遗址,和外国人合作开发,真的好吗?”

张罄蕊无奈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吗?对方手上有进入的地图,就算我们拒绝合作,对方一样还是能够找到别家。皇陵只要被开发了,就一定是会有损坏的……与其让别家来,倒不如自己来。起码我们还会有意识地选择尽量去保护。”

倒是听过一些关于这个家族是不是都会把一些珍贵的文物以不同的方式送还给国家的小道消息。

“你也不容易啊。”宋樱此时颇为感叹地道。

自己也是一个人几乎要扛起半个集团的事情……至于张罄蕊,一个人要兼顾两个世家……也是小小时候就失去了双亲。

突然有种惺惺相识的感觉。

“我说张罄蕊,要不……”宋樱下意识地想要说些什么

“那个人是……”但张罄蕊此时也几乎同一时间说着什么——她依然看着公园外的街道。

“那个人?”宋樱疑惑地顺着张罄蕊所说的位置看去。

看见的是一名穿着便服的高挑女子的背影……金色的长发,而那走路的方式,一瞬间让宋樱想起来了年少时候曾经就读过的一家贵族女子学校中,礼仪课上的老师。

“好完美的背影啊……这个人怎么了?”宋樱好奇问道,张罄蕊这会儿似乎有些走神的样子。

“她……”张罄蕊张了张口,似有些不确定般,看着宋樱,“好像是,洛邱的女朋友。”

“哦……”宋樱点了点头,随后眨了眨眼睛,然后猛然站起了身来,“你说什么!!”

“你先别激动。”张罄蕊此时缩了缩脖子,“我从前只是见过一面,有可能是认错了的……”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那样完美的人,见过了一面之后,又怎能够简单地忘记和错认?

宋樱此时却直接抓起了张罄蕊的手掌,把人给拉了起来。

“等等,要做什么?”

“还用问吗?当然是追上去看看啊!”宋樱理所当然地道:“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打探敌情……呸!呸呸!好歹我也是宋家的一份子,怎么都要清楚一下未来入嫁宋家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啊!我可不会让不三不四的女人进门的!”

好牵强的理由啊……

但是……似乎就连自己也想要去看看。

于是两道身影悄悄地冲出了公园,然后到处张望,总算是再次看见了那道金色长发的背影了。

鬼鬼祟祟。

……

洋葱,韭菜,面皮。

商店的阿姨十分热情地把商品给包装了起来,然后送到了柜台前的一名金发女人的面前——外国人,虽然是小地方,但是因为同样作为国家级的旅游区,这里并不缺乏看见外国人的机会。

当然,这样漂亮的外国人,一般情况下只能够在电影和海报上看见了。

“真的非常感谢。”

“你太客气了!”阿姨连忙地笑了起来,对方的礼貌实在是让作为女性的她也感觉到赏心悦目,并且……这女孩的国语很标准啊,其实是在国内长大的?

“这是打算包饺子吗?”阿姨开始进入了八卦的模式——毕竟和外国人交谈的机会很少,并且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这个话资可以让她吹三天了。

“嗯,打算尝试一下。”

“从前没有做过吗?”阿姨好奇问道。

金发的女人微微一笑道:“知道做法,不过不怎么做。正式做的话,应该是第一次呢。”

阿姨顿时眯起了眼睛,露出了暧昧的笑容道:“是给自己的男朋友做的吧?”

金发的女孩淡笑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阿姨精明道:“因为分量啊。如果是给家人做的话,分量实在是太少了……这也就一两个人的分量而已,小两口吗?”

金发的女孩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只是微微一笑,优雅地点了点头,随后便从这阿姨的眼前离开。

阿姨直到这金发的女人离开了之后,眼睛才眨了一眨,随后疑惑地看着了四周,“人呢……什么时候走掉了的?”

话虽然如此,但阿姨很快有看见了两个很美的女人匆忙地走过……只是,这两个女人,看起来有点儿鬼鬼祟祟啊?

……

“人呢?”

宋樱瞪大了眼睛,她没有学过跟踪人的技巧,但是耳濡目染总是学到了一些——但很可惜,她跟着跟着,显然就把人给跟丢了。

“应该是走着这边的,但还真是看不见了。”张罄蕊摇了摇头。

虽然说是跟着上来,但其实两人都没有主动上前问些什么,只是在后面跟随了一小段的路而已。

“我就不信了。”宋樱皱了皱眉头。

只是在转身的瞬间,身体顿时踩到了什么东西,脚滑了一下,随后整个人都失去了平衡,直接摔在了地上。

臀部狠狠地坐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宋樱吃痛了一声……原来是路边还没有化掉的积雪所凝集而成的冰块。

“你、你没事吧?”张罄蕊此时连忙把人给扶了起来。

“你说呢……”宋樱皱着自己的眉头,只感觉臀部的位置此时痛得不行,走路似乎都有点成问题。

“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张罄蕊此时只好道:“可能只是我看错而已……再说,如果真的是的话,洛邱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啊?”

“扶我……”宋樱叹了口气,“还有,等会你开车……”

张罄蕊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倒是扶着宋樱,一小步一小步地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此时附近一座七层高的民房的天台上,一双深蓝色的眸子就这样目送着二人离开,冷风撩起了她的发丝。

她捋了一下,“这两个女人,是不是稍微有点碍事了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