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二章 谁盗了我的大枪!

第二十二章 谁盗了我的大枪!

罗马尼亚。

落日与花海,古堡依然安静,或许比起从前还要更为的安静——已经完成了这个国家的手续,继承了这座古堡以及这个家族一切,外界眼中的超级幸运儿,奥斯蒙如此想到。

齐奥塞斯库家的家庭成员,尤其是年轻的一代几乎死绝的这件事情,却像是成为了埋葬的秘密一样。

没有警察的到来,也没有好事者的打探,一切就像是已经写好的剧本一般。

他充当了这个剧本的主角,继承了整个齐奥塞斯库家,然后……成为了名为黑色修会的扯线木偶。

确实是扯线木偶。

尽管他有着大量的人生自由,然而这些自由却需要为这个神秘的修会不断地服务,才能够享有。

继承齐奥塞斯库家?奥斯蒙知道,自己不过是黑色修会用来控制这个家族庞大财富的工具。

从古堡东翼上层的露台上眺望着中庭花海迷宫中央的那个地方……那口发生了一切的古井,奥斯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已经不是原本古井的模样。

这段时间,在拉米娅丝的指挥之下,已经变成了一个用着大量钢板烧焊而成的巨大箱子——他不知他的姐姐,那位异卵双生的姐姐,到底每一天都在这口古井之下的密室之中做着什么。

唯有……那口奇异石棺之中的恶魔低语,一天天地在他的耳边,逐渐地变得清晰。

“奥斯蒙先生,今日的文件。”

敲门进来的是一名高挑,皮肤浅黄的印裔女子。索娜姆……一个代表了黑色修会的女人——或者说是被委派而来,协助他处理齐奥塞斯库家经营的女人。

不可否认的是……第一眼看见这个干练的印裔女子的时候,奥斯蒙就有了一种心动的感觉。

“索姆娜,你值得我的姐姐,拉米娅丝在那里,到底做着什么吗?”奥斯蒙忽然问道——即便继承了这种庞大的财富,即使外表看起来无比的风光,然而他本能地抗拒着这种受到操控的感觉。

“那应该,由您亲自去问拉米娅丝小姐比较适合。”穿着黑色的套裙与高跟,俨然是一副秘书模样出现的索姆娜轻巧地回避着这个问题。

如果问她……她会说的话,也不至于在这里询问。奥斯蒙暗自嘀咕了一声。

说实话,他并不愿意和那个穿戴着修女行头,然而体内却仿佛是藏着一头暴戾血腥猛兽的女人独处。即使这个女人确切地表明,只是比他早了几分钟来到这个世上。

“文件拿来吧,反正只是签名而已。”

……

嘭!嘭!嘭!

石棺正在不停地震动着,而那响声,也是从这石棺之中发出,仿佛里面的东西,随时都会破棺而出。

而此时,围绕着石棺的一共有七名的黑衣神甫,他们手上拿着银色的十字架,不断地低吟着。

“看情况,还要多加派至少一倍的人手才足够压制得了穿刺公的左手。”

神情有些凝重的修女小姐拉米娅丝,这会儿正用着卫星电话,和遥远地方的修会管理层沟通着。

电话那边的,男性的声音,沉稳的,缓慢的。

“不是说齐奥塞斯库家每当继承交替的晚上,都会顺利地完成封印吗?”

“可能还有些事情是乔纳森当年没有透露出来的。”拉米娅丝皱着眉头道:“我这边所知道的,也仅有他曾经告诉过我母亲的情况。当继承人在密室之中确立,封印就将会持续——即使是奥斯蒙,我也让他最后参与了进来。”

“无论如何,暂时不能够让穿刺公的左手这样轻易地破开封印。发展都现在,我不相信凭我们现在的技术,还比不上几百年前的古老封印。拉米娅丝,你先回来,修会这边有新的任务让你执行,古堡的封印,我会另外派人跟进。”

没说什么,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的拉米娅丝随后关闭了通讯,随后走出了密室,回到了地上。

此时,一家直升机降落在远处的草坪上,下来了一名拿着黑色皮箱的西装男子。拉米娅丝走上前去,那男子把手上的皮箱打开,“按照你的要求,已经重新打造好了。”

拉米娅丝点了点头,伸手把皮箱之中放置着的一把赞新的十弹巢的左轮拎了起来。

不久之前,她在这个地方遗失了惯用的那一把,至今也没有找到——此事实在太过诡异了!

持枪的修女眯着眼睛,用手上的新武器瞄着远处的一颗橡树的树冠——不要让我知道,到底是谁盗了我的大枪!

嘭——!

……

……

哈啾——!

打喷嚏了!

虽然并不是十分大声,但至少还是让专心工作的张罄蕊稍微受惊了一下,手上拿着的一块小泥块好悬没有掉下来。

她不由得看着坐在了工作台另外一边的洛邱,发现他也正在轻揉着了自己的鼻子。

“感冒了?”

洛邱摇了摇头。

要是现在的他还会生病的话,那么作为俱乐部的扛把子来说,实在是太LOW了一些,“应该是泥尘。”

毛刷不停地扫着依附在骨头上的泥土,确实很容易让泥尘变得调皮起来,撞进鼻子之中。张罄蕊点了点头,也低着头开始扫擦着自己手头上的一块。

因为骸骨显然有了很漫长的历史,所以变得无比的脆弱,每一块都需要十分仔细小心,才不至于让它受到破坏——而这个被戏称为下了降头才会选择的专业的两名学生,基本上也是新手,所以工作十分的缓慢。

已经好几天下来,也不过是进展了一半左右——但是,这些骸骨没有碎裂之前到底是什么,此时已经能够观察出来。

“这应该是……女性的骸骨吧。”

扫擦着骨块的张罄蕊没有抬头,只是忽然说了一句。

“看盆骨的构造,应该是吧。”洛邱也应了一句。

张罄蕊这会儿忽然停下了手来,抬头再次看着洛邱,好奇地问道:“洛邱,你不好奇吗?”

“??”

“秦方教授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挖出来的这副骸骨——按理说,如果是出土了这种东西的话,一般都是在原地搭建,然后好好挖掘的才对。可是这却是把东西,嗯……直接打包回来?”

“所以?”

“你不好奇吗?”张罄蕊愕然地看着洛邱道:“这显然不是原始人的骨骼模样。古生物学更多时候是在探寻生物的进化过程吧?如果这仅仅只是一副古代人的骸骨,按理说教授没有理由千里迢迢把它运回来才对。”

这骸骨自然是有古怪的,洛邱心道。只是他并不打算和张罄蕊就这个问题讨论或者研究下去。

可就在此时,工作台对面的张大小姐却忽然站了起来。

她面无表情,双目失神,一言不发,却是朝着门口走去,只是她双手轻扣在腰间,行走时纤纤细步,如弱柳扶风……像是换了个人般。

¥¥¥¥¥¥¥¥¥¥¥¥¥¥¥¥¥¥¥¥

PS1:昨晚没看见‘龏傤’的舵主,所以这章为‘龏傤’而加(1/2)。

PS2:别忘了投票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