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六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28)

第六十六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28)

“是不是有好几年没有看见本山了?”

电视机前,正早剥着花生米的宋三忽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旁边看着电视上小品节目,并且也在剥着橘子的宋大一点儿也笑不出来,打了个哈欠道:“是好几年了吧?”

二人正在被安排的房间内,看着名为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虽说被盲先生吩咐了不要随意乱跑,但最起码在供给上二人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不公平的待遇。

但关键是,这等同于是禁足一样的生活,他们除了吃吃吃和看电视玩手机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

这哥二人总算是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瞎子这次点名哥二人,很有可能真的只是为了路上多个拎包的,行动比较方便。

在卧龙山庄里头,他们两人恐怕是仅仅只是比这里的服务员高一级的角色——这里的住客,似乎随便一个都有着捏死二人的实力。

外边的世界太危险了,还是房间里面比较安全啊……这样的想法诞生了之后,宋大和宋三两人就开始了不出门的生活。

床上,宋三侧了侧身,挠了挠屁股之后忽然道:“话说阿大,我们要不要出去逛逛?”

“去哪?”宋大斜着眼睛看来。

他们两人的活动范围,也就是现在所暂时下榻的山庄内部而已,并且就算是山庄内部,范围也是相当的有限。

宋三此时眼珠子一转,道:“要不要去哪个洞看看?”

“洞府?”宋大怔了怔。

关于这个洞府,这哥两人倒是从几个善谈的道人的口中打听到了一些……据说是不久之前开发出来的,后来有一份惊天的机缘被人得到了之类的云云。

“对啊,那种层次的东西,不去见识一下的话,我们是不是白来了?”宋三很是认真地说道。

宋大摇了摇头:“人家都开发了这么长时间了,现在我们去看的话,还能有啥……你以为是小说啊?还有惊天宝物留下来让你捡漏,醒醒吧,你不是主角的命。再说,人家在洞府外边就没有守卫啊?凭我们两个怎么进去?”

“所以我们就继续在这里看春晚?”宋三继续剥着花生米,看向了电视屏幕。

宋大也继续剥着橘子,同样看着电视屏幕。

屏幕上没有本山的小品依然上演着,总感觉找不到从前过年的感觉了吧?

好一会儿之后,宋大才猛然道:“娘的!人死蛋朝天!”

“去就去!”宋三也一拍大腿给坐了起来。

……

不远处的另一间房间内,百劫道人在晚饭之后就来到了盲先生的住所再次拜访——当然,百劫道人并不是空手而来,而是带着了许多盲先生卜算所需要的东西。

除旧迎新,一个结束与一个开始交错的瞬间,天地间总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就如同电脑的关机与重启的瞬间,总会有那么一瞬间的空档,能够让人做些什么。

比如说,想到来说会变得更好地窥探的东西——命数。

盲先生已经斋戒沐浴过,此时正在静室当中静坐着。他的四周都摆放着百劫道人提供的,可以提供各种加护和灵感之力的奇特之物……这么短的时间内,可以凑足这些珍稀之物的,大概整个道界内人并不贵多。

常青树百劫道人,自然是其中一个。

“你带来的两个小家伙,好像有些憋不住了,呵呵呵。”百劫道人半睁开了眼睛。

盲先生此时淡然道:“这两个人挺有意思的,他们一个三兄弟,还有一个留在了国外这次没来。但是他们三人的命数都有些特别,就随他们去吧。”

百劫道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尽管眼前的这个男人当年曾经犯下了滔天大错,但本质上这个错误的根源也只是为了更好地发展目前的道界,只是手段有些偏激。

若非青霞子盲先生的本心如此,当年在大祸之后,百劫道人也不会出手,以道协会长以及昆仑掌教的名义力保……让他得以在众人的讨伐中得到了‘远走’的这个结果。

眼看着盲先生已经静心地打坐起来,准备数个小时之后的卜算,百劫道人此时也索性进入入定的状态。

本来他还有件事情是打算让盲先生帮门算一卦的——那就是近日来道妖双协不断地有成员失踪的事情。

很多人认为这件事情是因为帝君敕令出世所发酵的结果,因为在轩辕宫与管理局联手出台的声明之前,双方就处于暗地里摩擦不断的状态,短短半月不到的时间,就结下了不少的仇怨……

但目前让盲先生卜算的天心七十一代的事情,却又关系到神州的龙脉……

天心七十一代似乎要再一次重现盲先生多年前的做法,这对于神州道界来说,是大机缘还是大劫都说不准,比起成员失踪这件事情,自然又重要得多。

权衡之下,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百劫道人还是选择不去分散盲先生的注意力。

多事之秋啊……

百劫道人渐渐地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当中。

屋外梧桐树此时被风吹的嗦嗦作响。

……

……

宋老爷其实也烧得一手好菜,这种手艺其实是进来几件他和家中的厨子四叔学来的。

兴许是因为所在的地方是宋家的祖宅,兴许是今年家族的成员多了一个洛邱的缘故,从准备开始宋老爷的精神就显得有些亢奋了,以至于开席的时候,满脸通红。

宋昊然早早就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只是总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至于宋樱和张罄蕊是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才开车回来的——开车的居然是张罄蕊这点,倒是让人有些奇怪。

尤其是宋家的保镖们……一向都喜欢开车的樱小姐今天居然乖乖地做了一次乘客也实在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不舒服吗?”洛邱此时好奇地看了宋樱一眼。

她坐着的时候,身子总会不怎么自然地动几下。

但洛邱的这个问题之后,得到的只是宋樱的白眼……总感觉自己似乎啥子事情没做也中枪的洛邱只是眨了眨眼睛,并没有说些什么。

尽管宋昊然在席上拿着酒杯时不时地就有些走神,尽管宋樱似乎有些坐不住似的,但宋老爷的兴致一点儿也没减。

他让五叔今天就不要守规矩了,坐下来也一起喝几杯。

行行酒令,说说趣闻和往事,讨论讨论联欢晚会不复往昔了,特别的节日里似乎也只是家常……

但在特别的节日里,如果也能够家常的话,大概也才是最值得珍惜的事情吧?

千言万语,也没有比得上作为一家之主的宋天佑对着众人所说的一句:开饭了。

只是,张家的小姐似乎显得有些落幕,大概是在想念家中的祖母。

老爹饭后不胜酒力,在五叔的服侍下,早早就回房间休息了。

张罄蕊也早早告辞,大概是会房间去给远处的祖母打电话之类。

饭厅里面就只剩下宋家两代三位年轻人还留着。因为席间老爹高兴的原因,自己也喝了不少的宋樱脸上有些酡红的颜色,看起来相当的明艳,而目光也有些朦胧。

稍微有些酒气的女人,似乎都能够散发一些迷人的气息和热度。

“我先离开一下。”宋昊然此时却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留下了这么一句之后,就匆忙地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宋樱托着腮,忽然道:“宋昊然这家伙,总感觉有些不一样。”

正在收拾着碗筷的洛邱停下了手来(本来五叔说等他回来让保镖做的),“不一样?”

“故事啊,故事!”宋樱的眼帘半闭着,“没有感觉他今晚话特别少吗?”

洛邱笑了笑道:“正经的样子也挺不错的。”

“我居然无言以对?”宋樱愣了愣。

兴许是酒精的关系,宋樱忽然站起了身来,突然抓住了洛邱的手腕,“别收拾了,陪我到外边吹吹风,喝得有点儿多,太难受了。”

洛邱倒是停下了手来,建议道:“刚喝完酒吹冷风会很容易感冒的,这个时候你需要热茶和休息,不如回房间吧。我回头给你送点热茶过去。”

宋樱这会儿却不耐烦地道:“又是收拾碗筷又是端茶递水,五叔的工作都让你做光了!你是我家的佣人吗?哪里来这么多废话!”

“那好吧。”洛邱看了看时间,随后点了点头道:“我马上就来……我总要洗洗手吧?”

收拾碗筷,总不免会弄脏的。

……

但宋樱很快就后悔了出来吹风的这个决定,因为……真他娘的好冷!

那些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散发的热量,没几下就让寒风带走,宋樱坐在了院子外凉亭的台阶上,搓了搓双手,呵了口气之后就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抱紧了自己的身体。

她嘀咕着:“死人头,这么久不来,要冻死我啊……”

“所以我才建议你回房间啊。”

宋樱抬起头来,只见洛邱手臂上挂着了一件外套,另外还拿着了一个瓶子走了过来。哇外套显然是给自己带来的,并且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身体很老实啊……宋樱二话不说就给披上了。

“这是什么?”

看着洛邱也在旁边坐了下来,宋樱好奇地看着洛邱带来的瓶子。

把瓶子的盖拧开之后,从里面倒出来的是一些胡萝卜红色的粘稠液体,洛邱送到了宋樱的手上,笑了笑道:“西红柿汁,厨房找到的,就给榨了点,解酒用的。”

宋樱有些迟疑地看着这不明物体,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捧着瓶盖小口地喝了下去,“……好难喝!为什么西红柿汁是咸的?”

“可能是加了点盐的缘故吧,不过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洛邱解释道。

“什么鬼方子……”宋樱皱了皱眉头,尽管如此,还是一口一口地喝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被父母逼着喝苦药的孩子。

千难万难,总算是喝完了的样子。

这之后,宋樱裹着了身上的外套,抬头看着星空……比不上夏天也比不上从前,星星很少很少。

宋樱忽然道:“《送别》……能再吹一次吗?”

洛邱露出了诧异的模样。

宋樱转过头来,看着洛邱,眼睛一眨不眨道:“上次坠崖的时候,你不是吹过吗。我听张罄蕊说,这首曲子叫做《送别》。”

“张罄蕊……看来你们的感情还真的挺好啊。”洛邱笑了笑,“不过这曲子有点忧伤,这种节日的话,合适吗?”

“让你吹就吹啊,哪里来这么多的事!”宋樱猛一下瞪起了眼睛。

“好吧。”洛邱点了点头。

只是这次他并没有去找叶子,而是直接把手合拢了起来,接着放在了嘴唇的位置上。

手埙。

手指开始缓缓地挥动起来,气流经过了掌心与指间的缝隙形成了声音,就像是流经了山谷的声音,显得空灵。

《送别》

宋樱总觉得洛邱常常能够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并且顺手而来。

为什么呢。

真是一个想象不到的家伙。

星星还是不多,只是偶尔看见一颗特别闪亮的,反而容易看着看着就仿佛迷失了般。那吹奏出来,宛如山谷风声般的曲子,听着听着,时间仿佛就已经慢了下来。

甚至,希望时间可以不要继续走动。

宋樱渐渐闭上了眼睛,头后来靠在了凉亭的柱子上,不知不觉就已经睡了过去。

而手埙所吹奏出来的曲子,也渐渐地散去。

才刚刚给宋老爷盖上了被子的五叔听到了声音,此时停下了手来,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来的曲子,但很是舒服。

房间内的张罄蕊还在与远处的张李兰芳低声说着声音,当曲子送来的时候,若有所思,但很快就又继续与祖母倾谈着,灯光仿佛渐渐朦胧。

厢房里面的宋昊然,在房间内拿着一本古书,边看着边走动着,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只是此时也停了下来,忽然走到了窗边,抬头看着夜空。

他不看繁星,只是看着月儿,随后笑了笑,似乎有了一些新的领悟似的,飞快地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这一年,快要过去了。

……

……

晚上十点。

俱乐部大堂的大摆钟响起了铛铛的声音。

洛邱回来了——在把宋樱送回了房间之后,在宋家祖宅的事情已经告了一段落。

只是让洛邱意外的是,才刚刚回来,并没有看见优夜,反而是碰见了一位有些意外的客人——尼禄。

很多时候洛邱其实感觉尼禄是一个心很大的人。

比方说,这会儿的尼禄就稍微有些糟糕地出现在了洛邱的面前。

似乎是刚刚沐浴过的模样,尼禄此时正一边用毛巾低头擦拭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走了出来,“话说,美丽的小姐姐,能借我一套衣服先穿穿……喔~老板,晚上好。”

洛邱微微地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

尼禄身上并没有穿任何的衣服啊……她甚至还摆弄了一下,笑眯眯道:“老板看我这身板,有没有兴趣啊?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

PS1:这是昨天的,十点还有。

PS2:嗯,我现在是勤奋的白石(握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