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一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63)—蓬莱宝库

第一百零一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63)—蓬莱宝库

剑的名字:青莲剑歌

悬浮着的它,此时一点点地靠近到秦初雨的面前,微微颤动的剑刃,与轻吟的鸣响,以及那一缕天青色的剑光,好像是引导者般,让秦初雨体内几乎干枯的法力,一点点地从四肢百骸中源源不绝地涌出。

她的伤势依旧。

但是修习自门派当中秘传的剑术所得到的剑意此时却受到了共鸣。

秦初雨近乎本能地握住了靠近而来的青莲剑歌的剑柄。

铮——!

剑吟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响起。

与此同时,四周忽然刮起了一缕缕青色的烟……柔和的青烟飞散在,以秦初雨为中心,一缕缕的青烟瞬间飘开了上百米的距离。

切割!

这些青烟就像是最锋利的刀刃,碰到了凝脂般,只是轻轻划过,就把一切都切割——不是笔直的割裂,因为青烟是那样的柔软,那样的弯曲,就像是线。

太阴子的身前,一道彩色的光盾猛然出现,把青烟挡在了外边——只是青烟与光盾相撞,此时却发出了激烈的嗤嗤声音。

太阴子猛然打了个激灵。

盖亚的模样不知道何时已经不同……一片片薄如蝉翼般的彩色光翼从她的背后张开,六片的光翼如同柳絮般轻轻地摆动着。

她的华丽衣裙已经开始收缩,紧贴着皮肤变化成为了束身的战斗服,更是从双手的手腕出,各自射出了漆黑的利刃,而腿部这是变成了流线型的装甲。

紫色的瞳孔此时有无数的菱形重叠着。

【发现……危险】

从盖亚的口中,轻轻地吐出了这样的说话……太阴子心中一怔。

他虽说前后只是见过盖亚两次,但盖亚此时的模样显然有些不正常——比如说,认真了起来。

只是……青莲剑歌,师尊的佩剑!

秦初雨此时目光复地看着手中的青莲剑歌,有一种雀跃,也有一种哀伤,自握住了剑柄的瞬间,就冲入了她的神魂当中。

她好像在这瞬间听到了一道男子呢喃的声音。

秦初雨咬了咬,执剑轻轻一挥,那些扩散而去的青色青烟,此时就像是受到了牵引吧,纷纷涌回到了剑刃之中。

而这百米内的巨大石笋,此时已经一根根地,被切割成为了一块块,轰然倒在了地上。

盖亚在这瞬间动了。

光翼一扇,挥舞着双手剑刃的盖亚此时就如同子弹般的射出……速度之快,让秦初雨瞬间失去了盖亚的踪影。

但手上的青莲剑歌此时却传来了一个奇特的牵引之力,带动了秦初雨的手臂,一下子往上挥去。

嘭——!

那是盖亚手腕上的剑刃,与青莲剑歌间的碰撞……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此刻从这激撞的地方荡漾开来。

好沉!

秦初雨此时只感觉自己的虎口发麻,手指差点松开,再也抓不住青莲剑歌……沉重的冲击力,甚至让秦初雨的双腿微微地弯曲下来。

这样下去,就算青莲剑歌能够对付盖亚,自己的身体就先会承受不住!

师尊的剑出现在这里了……那么师尊呢?

不能够在这个地方浪费时间,秦初雨心中飞快地计算着。

“盖亚!停手!”

不料就在这瞬间,让秦初雨意外的是,太阴子竟是朝着盖亚发出了这样的命令——盖亚接受到了命令之后,倒是退回到了半空之上。

但是她那一身战斗的状态,并没有解除。

【危险源发现,建议清除】

“哪里这么多的废话!我让你停手就停手!”太阴子此时竟是朝着盖亚怒声一喝。

盖亚此时紫色的瞳孔闪了闪,再次锁定在了青莲剑歌之上,【危险源发现,再次建议清除,尊敬的次等权限者】

“那是我师尊的剑!你敢打道爷我灭了你!!”

显然这后半句的‘灭了你’完全不可能,但此时太阴子却满脸阴沉之色,这货脸上那种贱得出汁水的神情竟是不见。

秦初雨此时皱了皱眉头。

盖亚目光锁定在太阴子身上,太阴子却与之对望,毫不退让!

好一会儿之后,她背后的光翼才一点点散开,重新穿上了华丽的之色衣裙,缓缓飘落下来。

太阴子此时沉着脸,一步步地朝着秦初雨走来。

秦初雨看着太阴子,神色也有些复杂。只见太阴子此时终于来到了秦初雨的跟前,猛然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稽首便拜。

“逆徒太阴子,觐见师尊剑驾!”

咚咚咚,三叩头。

……

这之后,太阴子却直接站起了身来,脸上那阴沉之色并没有褪去。

秦初雨神色复杂,嘴唇微动,却没有说话。

太阴子吁了口气,沉声问道:“三娘,为什么师尊的剑会在这里?”

“我不知道。”秦初雨叹了口气,摇摇头道:“青莲剑歌,似乎是受到我体力的青莲剑典剑意的牵引,才找来的。”

太阴子此时却沉吟不语,看着秦初雨的神色数次变幻,才咬了咬牙道:“当年师傅神秘失踪,一直未归……后来你把我驱逐,我就算不服,但这掌门是师尊指定你的,我也无话可说,你这掌门我不甘也不会不认,但是……”

秦初雨冷哼道:“师尊不在,你潜入师尊修炼的密室,想要私下盗走秘典,我自当把你驱逐。”

太阴子摇了摇头,“你我的恩怨先不谈……你告诉我,师尊当年到底为什么失踪!你封印我五百年,难道还不把真想告诉我?青莲剑歌为何会在这里突然出现!你敢说不知道?”

秦初雨苦笑道:“我确实不知道……自从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我就无时无刻能够感觉到一丝师尊的剑意,但我失踪没有找到师尊的踪影。至于青莲剑歌,我也不知道,它一直留在这里。”

“青莲剑歌乃是师尊性命双修的法剑,他怎可能把青莲剑歌扔下!”太阴子神色微变,“难道师尊……”

太阴子想起了盖亚说过的话……盖亚对于青莲剑歌的出现似乎有些异常的发现——或者说,盖亚曾经碰见过青莲剑歌,甚至可能与之战斗过……与他的师尊战斗过!

师尊甚至有可能在于盖亚的战斗中……

太阴子猛然朝着盖亚看去,满脸阴霾,“盖亚,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和这把剑的主人战斗过……他人在哪里?”

【活动范围内无法探索该个体生命痕迹,判断结果为已经死亡或者离开】

“你果然……”太阴子咬了咬牙,看着盖亚满眼的杀意,“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害我了我师尊,不然……不然拼着这破使者不当,道爷我也要灭了你!”

【活动范围内无法探索该个体生命痕迹,判断结果为已经死亡或者离开】

“你这智障!”太阴子怒骂了一声,“告诉我,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师尊打!”

【该段资料记忆库缺失,无法回答】

“该死!”太阴子咬了咬牙,“你这东西果然有问题,脑子是不是被打坏了!”

不料此时秦初雨却忽然问道:“这里是蓬莱?”

太阴子朝着秦初雨看来,目光惊讶,秦初雨便道:“师尊他,当年说寻到了蓬莱,他去一趟就回来……可是这一去就在没有回来了,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此地为,蓬莱宝库】

盖亚此时缓缓说道,【所有进入蓬莱宝库的生命个体将会自动获得认购者资格,可在蓬莱宝库中购买宝库中的任何物品】

听着盖亚的说话,秦初雨皱了皱眉,“这里果然与俱乐部相似,只不过……”

她又朝着太阴子看来,太阴子却烦躁道:“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当这个破使者满打满算还不够一年时间,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但是在这里,我和老板的联系中断了,不知道是我被限制了,还是这个地方可以隔绝老板对我的感应!你自己当年不是从铺子买成了人类?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

“这里和你打工的地方格格不入,却又类似,很怪异,我也说不清楚。”秦初雨摇了摇头,“不过既然师尊的青莲剑歌在这里出现,这里很有可能还有其他师尊的线索。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

一抹急速坠落的红光,此时猛然打断了太阴子的说话。

那红光停顿之后,只见一个十三四岁,带着鸭舌帽的少女,手上提住了一个二十来岁的,身材丰满的外国女子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苏子君与Jessica!

……

落地之后的苏子君第一眼就看见了秦初雨手上的青莲剑歌,这之后才看了看四周。她的目光很快就看到了与秦初雨相站的太阴子。

“黑魂?”苏子君皱了皱眉头。

但她的目光并没有太多的停留,而是从又开始扫视起来……扫过了盖亚之后,苏子君目光有短暂的停顿,脸色凝重了许多。

这之后,她的目光才转到了王虎的身上。

此刻的王虎被彩色的光带捆扎着,倒在了地上。

苏子君诧异地张了张口,“皇白符?你怎么也在这里?对了,你也是被转移的……不过你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好。”

王虎……皇白符此时的状态确实有些不正常。

倒在地上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他的身上感受不了任何的妖力上方,但是身体上的那些虎王纹却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金色,与此同时,他的竖瞳更是变异成为了银色。

此刻的皇白符却缓缓地飘着般站了起来……身上的妖力依然感受不到。

但缠裹在他身上的光带此时却是被挣脱开来了……这之后,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大妖力猛然从皇白符的身上爆发而出。

那妖力犹如实质般,竟是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妖力光柱,冲天而去。

而在这光柱当中,皇白符的瞳孔已经彻底化作了银色!

“白虎神兽化……”

秦初雨此时凝神凝重了一些,“这种程度,已经是高级神兽化了。没想到现今的时代,居然有白虎的后裔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看来之前我确实有些小看他了。”

皇白符的身上,此时宛如白色的妖力如同雷霆般,缠绕在他的身上,他此时一步步地朝着盖亚走去——他的目标是盖亚。

苏子君这会儿却一手拉住了Jessica,后退了一些。

“主人?你认识这个……这个家伙?”

只听见苏子君淡然道:“他叫做皇白符,是神州天之四灵族白虎一族的少主。虽然说是少主,但早早就已经统领了的全部族人。说起来,他本身是上代族长的私生子,但身上的白虎血脉十分浓郁。不过他的神兽化并不怎么好,不稳定,而且会丧失理智。”

“好像很厉害?”Jessica暗暗乍舌,这段时间她见识到的超凡越发得多了起来,但始终无法对这个复杂的时间进行一个直观的认识。

苏子君没有说话,只是拉着Jessica又后退了一些,“情况不明,这些家伙不知道什么来路,静观其变吧。皇白符的失控发生过两次,一次直接打残废自己的父亲,一次把整个青龙族揍的抬不起头来,上任的青龙族长这会儿还挂在耻辱柱上,直接退位了。”

苏子君耸耸肩,又道:“现在那个老太婆不在这里,要制止他大概只能等他自己停下来,我可不喜欢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还真是主人的风格啊……Jessica叹了口气,不过还是好好地躲在了苏子君的身后。眼前的战斗,她连虾米都算不上吧?

……

……

一缕缕的光点,从墓室中的这些活死人的身上冒出。

它们在墓室当中散开,照亮了四周。

洛邱伸出了手来,一点微光此时落入了他的掌心当中,好像是飘雪融化一样,消失不见。

洛邱温柔一笑。

忽然,身后传来了脚步的声音。

双手叠在了身前,微微低着头,笔直走来的是俱乐部的女仆小姐,而跟在优夜身后的,还有好奇地张望着的大哲。

“主人。”

“老板!”

洛邱微微一笑,看着大哲,“你的精神不错。”

大哲乐呵呵地笑了笑,然后耸拉着脑袋道:“只要不把我再扔去那个鬼地方,我精神会一直很好的!”

洛邱轻笑了一声。

“主人心情挺好。”优夜此时轻声说着,然后走到了洛邱的跟前,取出了手帕,仔细地擦拭着洛邱的手掌。

这上面似乎是因为之前碰到了兵马俑陶层的关系,沾了一些灰尘。

“听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洛邱说着,抬眼看着这墓室中的点点荧光,轻声道:“消散之前,最后一点的光虽然微弱,但也很顽强。”

而那些活死人们,也终于化作了尘埃,一具具倒下……净化。

只听见优夜轻声道:“主人的时间用太多了。”

“没关系,其实算不上消耗。”洛邱轻声道:“而且,只是想让你看看这一幕,漂亮吗。”

一点点的荧光升起,眼前的景象就像是夏日河边的萤火虫聚居地般,瑰丽得让人不自觉地安静了下来,不热心让这里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

大哲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是去夹缝处打小怪兽吧,这狗粮吃下去会死人的啊。

……

当最后一点荧光在洛邱的掌心处消失的时候,洛邱才道:“走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