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二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64)—隐藏指令

第一百零二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64)—隐藏指令

王虎,或许现在应该称呼他为皇白符才对。

彻底激活了体内神兽血脉的皇白符,身体如同炮弹般射出。他忽略掉了所有人,只是一拳朝着盖亚打开。

彩色的光盾在这拳头回来之前就已经张开,皇白符的拳头一下轰在了这彩色的光盾之上,却是让这层看起来十分柔软的光盾深深地陷了进去。

此时,从皇白符的口中,发出了意义不明的低声咆哮,他的拳头不断地冲击着盖亚的彩色光盾——他的整条手臂都已经完全地陷入到了这彩色光盾当中。

眼看着拳头就要冲破彩色光盾,轰击在盖亚的身上。

只见盖亚的紫色瞳孔猛然闪烁,那自青莲剑歌出现之后就转换的战斗形态,此时再一次显现。

当彩色的光翼再一次展开的瞬间,也是光盾让皇白符打破的瞬间——眼看着这皇白符这凶猛的一拳就要迎面轰击在盖亚的脸上,盖亚在此时手臂挥动,手掌抵在了皇白符的拳头之上。

磅礴的妖力此时宛如推进器般,推动着皇白符的身体,他的整个人都在妖力的爆发之下,仿佛变成了一道光波似的。

而盖亚的伸手,那密集的雷电长矛,此时再一次出现……仿佛取之不尽的财宝般,一根根的雷电长矛纷纷射出!

可就在这瞬间,一道青芒猛然射来——那是秦初雨手上的青莲剑歌!

此刻青莲剑歌一下子从秦初雨的手中脱离,二话不说就朝着盖亚直刺而来——并且,青莲剑歌刺击的角度极为的刁钻!

盖亚似乎有所察觉,另一手掌此时闪电挥出,可是青莲剑歌终究是快了一些——青芒此时一下子穿脱了盖亚的身体,随后直冲天际而上!

被青莲剑歌的一下偷袭成功,盖亚挡住皇白符拳头的手掌一下子似乎颤抖了一下!

吼——!!!

巨大的咆哮声从皇白符的口中发出,他的拳头最终破开了盖亚的手掌,一拳轰击在了盖亚的身体之上!

盖亚的身体倒飞而出,但皇白符并没有停下,他双腿顿时弯曲,随后只听见一道音爆的声音——皇白符此时竟是追上了倒飞的盖亚,拳影无数,尽数地轰击在了盖亚的身上!

眼看的一幕让太阴子傻了眼,他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再次回到了秦初雨手上的青莲剑歌,脸色有些古怪。

师尊啊,您的佩剑什么时候学会阴人了啊……

尽管如此,此时皇白符暴打盖亚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会儿的皇白符在太阴子的眼中,那里还是喜欢摆pose的承太郎,这分明就是某个喜欢穿带着裤腰带裤子的发了狂的红色头发男人!

简直彻底沦为了野兽!

轰——!!!

皇白符此时双手仅仅合十,双手如同重锤般,疯狂地轰在了盖亚的身体之上——只见盖亚整个身体直接朝着大地砸落!

打死此时如同波浪,四方八面地涌去,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裂开。

这让太阴子,秦初雨,以及苏子君一方纷纷跃起,停留在半空当中,紧张地看着这一场恐怖之极的战斗!

神兽化的皇白符像是永不停下的战斗机器,此时再一次发起了疯狂的进攻,冲入了那巨大的泥尘当中。

太阴子皱了皱眉头……盖亚该不会就这样被神兽狂化之后的皇白符打爆吧?

盖亚的身上似乎还有他师尊当年失踪的线索……

然而就在这瞬间,从那烟尘当中,却有一道光线猛然射出——那不过是如同铅笔般幼细的光线,此时一下子划过大地。

那之后,只听到一道悲鸣般的惨叫声音……秦初雨皱了皱眉头,手执青莲剑歌挥动了一下,一道清风顿时扫开了大地之上的灰尘。

“什么!!”

大惊失色的是苏子君——她作为观战者,此时因为秦初雨的障碍扫除,看的十分的清楚。

那深坑当中,皇白符此时整个人几乎半倒在了地上——没有完全倒下的原因,是因为此时他的头发正被盖亚的小手给抓住。

皇白符的右臂已经消失不见……右臂跌落在了不远的地方,他右肩的伤口处,鲜血淋漓。

盖亚的脸上有了一道鲜血飞溅后留下的血痕。

此时她紫色瞳孔不停闪烁,毫无表情,整个儿地静止了下来——忽然,盖亚抓住皇白符头发的手臂用力挥动,皇白符便整个地被扔入了土坑的斜波当中。

此时的皇白符,身上的金色虎王纹已经消失不见,身体如同烂泥般……生死未卜。

但盖亚也并非完好——她的胸口出,有一个十分明显的伤口——这是青莲剑歌穿透之后所留下的伤口。

盖亚此时缓缓地飞上了空中,依然目无表情,却一下子朝着太阴子飞来。

青莲剑歌此时带动着秦初雨的手臂挥动起来,一摆,做出了抵御的姿态——但盖亚却在太阴子的面前给停了下来。

盖亚的目光扫在了太阴子的身上——她的紫色瞳孔射出了一片光,自上而下地把太阴子扫了一遍。

“盖亚?”太阴子皱了皱眉头。

他记得自己已经被盖亚扫描过了一次才对。

【异体之源持有率百分之四点五七一,永恒国度公民身份符合……隐藏指令触发……指令执行……】

“啥?”太阴子一愣。

可就在他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什么情况的时候,却见盖亚的手臂上那根射出利刃猛然刺入了他的胸膛当中。

太阴子双眼顿时痛苦地瞪大了起来。

这智障又发什么神经?

这之后,自利刃当中传来的雷霆,更是直接湮灭了他的意识——不过眨眼间,太阴子便失去了意识。

青莲剑歌在这瞬间带起了秦初雨的手臂,二话不说就朝着盖亚劈来。

只是盖亚手臂挥动,却是反劈而去,秦初雨不敌,整个身体被劈落到了地上!

盖亚似乎没有追击的意思,只是提着已经失去了意识的太阴子,猛一下就飞着离开。

……

用力地推开了压在身上的一块大石之后,秦初雨咳了一口血,缓缓地站了起来……青莲剑歌已经恢复了安静。

她皱着眉头,看着盖亚飞离的方向……最后盖亚似乎有些失常,居然主动攻击了太阴子,并且把他带走,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巨坑之后,两道身影缓缓地降落下来——降落的地方,是皇白符被盖亚扔出的位置。

是在青莲剑歌出现后不久,也跟着出现的那两名女子——秦初雨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警戒,远远地看着苏子君与Jessica。

落地之后,Jessica一下子就跑到了皇白符的跟前,小心翼翼地翻开了他的身体,并且探了探他的颈动脉的地方。

“主人,这家伙还活着。”Jessica飞快说了一句。

苏子君此时走进,看了一眼断臂处还在冒血的皇白符,皱了皱眉头。她忽然手掌虚空一抓,不远处皇白符被斩落的手臂便直接飞入了苏子君的手中。

Jessica本以为苏子君是打算把皇白符的手臂接上之类,可没想到的是苏子君却猛一下道:“愣着做什么,快用东西把他的血接起来啊!”

“……吓?”

“这东西大补啊!”苏子君理所当然道:“这家伙皮粗肉厚,放点血又不会怎样!快,能接多少算多少。这家伙神兽化到了这种程度,白虎的血脉很浓郁的。天之四灵的血,仅次于真龙精血啦。”

“那……那这手臂上的血也要抽吗?”Jessica脸色有些古怪地问道。

苏子君道:“先拿着吧,什么时候这家伙有需要了,再用手臂坑他一波。”

Jessica……Jessica就看看自己这个主人默默不说话,总感觉自从在中东被这个主人救了之后,她那神秘,高冷的形象好像悄悄地蹦了……

此时,也不知道苏子君怎么操作,皇白符的右臂一下子就消失了不见。这之后苏子君有变着戏法一样,给Jessica扔了一根竹筒似的东西,吩咐她把皇白符的血给挤下来。

其实皇白符的伤口流血的速度已经减慢……这身体似乎有着不弱的自愈能力。

这边上Jessica连忙用容器开始接血,苏子君这是一下子跃起,然后落在了秦初雨的面前。

苏子君再次打量着青莲剑歌,“这剑是你的?”

秦初雨皱了皱眉头,青莲剑歌挽了一个剑花之后,便收到了背后。

“不用紧张。”苏子君淡然道:“我原本以为这剑是无主的,有点喜欢而已。既然它有主人,那我也不会随便夺人所爱……当然,你如果打算送给我或者卖个我,又另当别论。”

“你……在什么地方碰到它的?”秦初雨打量着苏子君……这少女给她一种危险的感觉,而青莲剑歌此时也传来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敌意。

“天上。”苏子君耸了耸肩道:“好像已经停在天上很长时间了。”

秦初雨脸色忽然变得急切,“它……它身边什么没有?”

“没有,除了白云就是白云。”苏子君此时眯着眼看着秦初雨,忽然道:“这把剑忽然飞出,落在你的手上……似乎是被你牵引而来的。不过听你的口气,难道说,你也不是这把剑的主人?”

她依然没有收敛那种想要得到的意思。

秦初雨淡然道:“这是我师尊的佩剑,受我的剑意牵引,所以自动寻来。它与我师尊性命双修,旁人无法触碰。”

“这把剑倒是傲得可以。”苏子君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看来是一脉同源才能够拿得动它了……算了,既然是你师傅的东西,师傅传给传给弟子天经地义。当我的话没说过好了……那么,你的师傅呢?”

苏子君对于这把剑的兴趣,一下子就转到了这把剑的主人身上——这柄剑愣是不在神州轩辕剑的威亚之下屈服,反而有一种宁为玉碎的傲气,实在是让苏子君对它的主人万分的好奇。

这几百年的神州内,可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使剑的高人,难道是更加久远之前的修道者?

“失踪了,我寻来此地,也只是为了找寻他的线索。”秦初雨摇了摇头。

苏子君好奇问道:“请问尊师是?”

秦初雨此时脸上有一股孺慕之色,轻声道:“世人皆称他为‘谪仙’,又号‘青莲居士’。”

“太白剑仙……”苏子君微微张口,“居然是他?”

说着,苏子君又上下地打量着秦初雨一眼,“相传太白剑仙曾经收下一名女徒弟,本体为天狐一族,后来舍妖为人……那人就是你?”

秦初雨皱了皱眉头,似乎并不愿意让人提及自己的过往。

苏子君这是也不在意秦初雨的不喜,又盯着她身后的古剑看了一眼,笑了笑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青莲剑歌,难怪如此之傲,倒是和主人一样的性子,恃才傲物。”

秦初雨目光忽然微微变冷。

苏子君嘴巴一向和毒,此时也不例外:“那是世人的评价,我也没有说错。不过你想要维护你师傅的尊严,我也不会阻止你。只不过……现在你还有几分实力留存?”

体力法力干枯,身上更有盖亚留下的重伤,如今勉强站着,已经是极限。

“拿着吧。”苏子君此时手掌一翻,一个瓶子便朝着秦初雨射来,“恢复一下,等下那个古怪的东西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来。”

对于苏子君这善变的性格,秦初雨有些摸不准,此时疑惑道:“你是?”

“我?”苏子君顿了顿,忽然轻笑了一声道:“只是一个活死人而已。”

……

秦初雨飞快地判断了一下当下的情况,便直接盘坐了下来,把那瓶子打开……里面是一些带着轻微血腥气的液体,秦初雨皱了皱眉头,仰头喝下,便开始调息起来。

看着秦初雨开始调息,苏子君却看相了她衣领处露出来的白皙脖子,眯起来了眼睛。

这会儿Jessica跑了过来,“主人,皇白符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了,不过他还没有醒过来。”

“哦,那就把他扔了吧。”

说着,苏子君便挥了挥手,一道血色妖气顿时冲出,把皇白符的身体给拖了起来——血色的妖力带着皇白符的身体冲上了天空,然后化作了一只巨大的爪子,接着竟是真的做出了扔的动作,把皇白符扔了出去!

不知道扔去了什么地方。

苏子君只是拍了拍手掌,愉快道:“好了,这样他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

……

安静的山谷处,忽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这之后洛邱首先走了进来,接着的是优夜,后面最后的是大哲。

进来之后,大哲又开始四处张望起来——这就是他要来的地方——按照优夜给他看的那本旧帐本上面的内容。

那内容十分奇怪,说是让俱乐部把一个高级别的黑魂使者送来这个地方……

“然后呢?”大哲此时看着优夜,好奇地问道:“我接下来还要做啥?”

优夜则是摇摇头道:“内容只是把高级别的黑魂使者送来,接下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呢。”

“好吧……”

总感觉会被坑……大哲嘀咕了一声。

忽然,大哲目光往天上看去,“老板,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

“哦?”洛邱好奇地抬眼看了一下。

只见那天上的一点黑影此时越发的清晰起来,最后坠落……坠落……坠落……落地。

以一种看起来很痛的方式落地,大哲咿呀了一声。

看见落地后的,竟是一名断臂了的精壮汉子……皇白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