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三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75)—救助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75)—救助

轰隆隆——!!!

数十的光束,自山洞上方的齐射而来,并且汇聚在苏子君三人所在的山洞的入口位置。

巨大的能量仿佛足以撕裂一切。

不过瞬间,整个藏身用的山洞所在的山体,就已经被毁去了一块,烟尘如同恶略的沙尘暴,一下子倾泻下来,掩盖着下方的树林。

但天上的盖亚并没有停下,而是瞬间分成了两拨,俯冲而下。

只见下方左右,各自有一股气流在烟尘当中急速流动——秦初雨与苏子,Jessica君很快就冲破了烟尘,并且冲入了森林当中。

她们打算借助这原始森林的复杂,作为最天然的屏障——这几乎是少打多的正常打法。

但她们却没有想到,这些盖亚并不在意对于一切的破坏——盖亚记下来,毫不犹豫地对整个森林进行着覆盖式的打击,一道接着一道的光束,从它们的炮口中射出。

这顿时让苏子君与秦初雨颇有些狼狈地从森林当中冲出,而Jessica则是没有飞行的能力,只能够暂时隐藏在森林当中。

青莲剑歌在秦初雨的手上,爆发出一道道磅礴的青莲剑气,她遥遥挥动,剑气就直接社射出——但她面对的盖亚,足足有三十九个之多。

【发现】

一名盖亚此时扫描着秦初雨的身体,最后目光锁定在了青莲剑歌之上——与此同时,在蓬莱宝库深处,那个被最初启动的盖亚,也得到了这个盖亚传送回来的信息。

万素池所在的空间内,最初启动的战斗型盖亚的面前很快就出现了青莲剑歌的投影——而另一边,与太白剑仙战斗时候的记忆也提取了出来。

两个投影中的青莲剑歌开始吻合重叠。

这位最初启动的盖亚直接就下达了战斗指令,【优先消灭目标确认】

这之后,这名盖亚又看着另外一边传来的信息——上面是一则影像,映像上的人赫然就是大哲。

【一级权限者确认】

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这之后这名盖亚就不在关注——它们是战斗用,除了战斗之外就是战斗,尽管程序当中有着服从权限者的设置,然而守卫蓬莱宝库却是来自更高的权限,宝库主人的命令。

但不对大哲进行攻击的指令,此时也从这个盖亚的口中发出。

【敌人危险指数超常】

盖亚此时分析着这一批已经被消灭掉的盖亚反馈回来的数据,很快就有了新的判断。

【拟定生产特种型战斗用盖亚……请求主机……请求主机……主机未答复……进入自主思考……生产特种型战斗用盖亚……】

于是,巨大的万素池子中,那些色彩炫目的万素,一下子仿佛沸腾了起来,在池子当中翻腾不以。

而新的一批量产型战斗用盖亚此时也已经打印完毕——万素池的上方再次打开了一道缺口,这些量产型瞬间就冲了出去。

……

当苏子君游走在这些量产型的四周,进行着各个击破的时候,确实感觉出来——这些盖亚,与最开始碰到的那个不一样。

首先在能力方面就弱了许多,不至于是那种无法战胜的状态——起码,她能够打破这些盖亚的防御。

抽空看了一眼秦初雨那边,这个女人依靠着青莲剑歌,尽管看起来凶险,但实质还能够支撑很长一段的时间。

可就在此时,正上方的天空上,猛然裂开了一道裂缝,从裂缝当中,一道道的身影冲破而出,转眼间就以及是上百的数量!

看到这里,苏子君的心情瞬间就变得不美丽了。

“不打了,不打了!还打个球!”

她的妖力终究有用完的时候,可这些盖亚却越打越多!蚂蚁多了一样能够咬死大象的道理,这个大几百岁还是少女模样的魃怎么会不知道?况且,这些盖亚也不是蚂蚁……哪怕是单独一个,就能够和自己常规下战个平手!

庆幸的是,这些盖亚的攻击方式比较单一。

“秦初雨!前面等!如果你有命活下来的话,继续组队!”苏子君冲着侧边大叫了一声,便瞬间妖力划出了一道巨大的血红色雾气,随后一头冲入了森林当中,把Jessica给提了起来。

她和秦初雨并没有多深的感情,不过是临时组成的队伍,并且对青莲剑歌在意——但也仅仅如此,该无情的时候,自然是无情。

秦初雨听罢,也没有太多的不高兴,她只是看了一眼苏子君离去的方向,便收拾了心情,专心地应付起自己的敌人。

只是,那上空裂缝出冒出的盖亚,此时也开始加入到战场……青莲剑歌每次催动,都要耗费大量的法力,纵然这柄师尊的佩剑,拥有轻松斩开这些盖亚的锋利,却也架不住它的巨大消耗……

青莲剑歌此时发出了轻轻的鸣响。

秦初雨却叹息了一声……这剑还是不屈不饶,依然还有继续战斗的意思。

“可惜,我终究不是师尊,无法把你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秦初雨吁了口气,知道退走也只不过是躲得过一世,这些盖亚无穷无尽,如果无法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终究免不了要迎战。

“但是……”

秦初雨停了下来,独自面对着围拢而来的盖亚——新出现的一批盖亚,并没有去追击苏子君,反而是封锁了秦初雨所有的退路,也让她感觉到无比的绝望。

“不辱还真道之名。”秦初雨手执青莲剑歌,目光决然,“我乃太白剑仙之徒!”

仿佛是感受到了秦初雨那渐渐高昂的战意,青莲剑歌的轻吟声,一下子变成了响彻的剑鸣!

一道道的青色剑芒,自青莲剑歌中射出!

此时,秦初雨的四周,宛如升起了一朵青莲……每一瓣的莲叶,都蕴含着青莲剑歌的无上剑意!

仿佛吟唱。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任由着青莲剑歌带动着自己手臂的挥动,也任由着它疯狂地索取着自己的法力,此时秦初雨反而是闭上了眼睛。

似乎回到了久远。

在那还真的道观的山峰之巅上,看着那白衣的男子饮酒,舞剑,写诗,看云卷云舒,对自己笑。

仿佛抓住了什么,生死之间,秦初雨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那朵巨大的青莲,在此时瞬间怒放,无数的青芒瞬间冲上了天际!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剑芒并没有冲出千里远,它们最终消散在了天空之上,化作点点星光散落——十七个盖亚已经在这朵青莲的怒放之下,彻底被大量的剑气削成了碎片。

但只是这一批盖亚的少部分……它们,很快就填补回来了空缺,它们化作了火炮的手臂齐齐举起。

一股股强大的力量,迅速在量产型的盖亚身上汇聚着。

秦初雨抬头,环视了一眼,接着又看了手上青莲剑歌一眼,“青莲剑典……终于也摸到了师尊的身影了。”

“三娘没有让你失望吧……”

在触摸到那个男人剑术层次的瞬间,也是自己死亡的时候……秦初雨心中反而有种释然。

上百道的光束,此刻笔直射出,以贯穿一切的威势,汇聚在秦初雨的身上。

时间像是慢了下来。

秦初雨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小狐狸,你怎受了伤?

三娘终究是没有找到你……

……

一切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秦初雨只是听到了风声……还有脚步的声音。

她打开了自己的双眼,却见那些光束最终并没有贯穿自己的身体……这些威力巨大的光束,像是被冻结了一样,最终停留在了自己身边外不到一米的地方。

但它们,依然还连接着那些盖亚双臂上的炮口——形成了如此诡异的一幕。

“你没事吧。”

秦初雨猛然转过身来,在那一道道包围着自己的光束之外,只见一名青年,领着那美丽的女仆,缓步走来。

天上浮动的盖亚依然停顿。

秦初雨露出了惊讶之色……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但……很明显,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她获救了。

洛邱缓步走来,那些停顿了光束便在他的面前,一点点散去,不管它们到底蕴含了多强大的能量,散去之后,宛如光尘,被风吹开。

这种消散,一路沿着光束蔓延……最终蔓延到了盖亚们的身上——盖亚的身体,也在这瞬间,开始散去。

最终,只剩下一个盖亚留了下来。

这个盖亚似乎被某种力量所包裹着,缓缓地降落在了地上——它的身体僵直不动,仿佛已经变成了雕像。

“你怎么受伤了。”洛邱眨了眨眼睛问道。

……

秦初雨以最快的速度,思考着目前的情况——她让洛邱救了,或者正确来说,是被俱乐部救助了。

她十分清楚这家店铺的性质,它会出手——在又需要的情况下。

但正因为这种性质,所以需要它出手,自然需要付出代价——自己当年就曾经付出过一定的代价。

秦初雨后来购买了在俱乐部暂住的时间,但很明显,这并不是洛邱应该出手的原因。

秦初雨此时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一道伤口——这是让盖亚手上的利刃所化开的,深可见骨,不仅如此,她的腿部背部同样也有一道这样的伤口。

红血染白衣。

“比起这个……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秦初雨皱了皱眉头,但反而是放松了下来。

或许正因为对方为了利益才出手的性质,才会让人感觉到安心。

“受人所托。”洛邱此时轻声道:“有位老人家,希望我们能够把这个地方还活着的道界,妖界的成员,安全带走。秦小姐也算是神州道界的一员,自然也在我们的服务范围。”

“……谁?”秦初雨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地吐出了一个字来。

洛邱却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不轻易吐露金主的资料吗……”秦初雨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我暂时是安全了,对吗?”

“是这样没错。”洛邱点了点头。

秦初雨此时吁了口气……然而身体在此时却达到了极限,她双目一闭,瞬间便朝着洛邱倒了下来。

这个距离的话,一定是会撞入主人身上的……俱乐部的女仆小姐此时直接站上来了一步,伸手一拦,拦着了秦初雨的腹部。

洛邱倒是没有什么……只是心中略微吐槽:貌似经常会有女性看见自己就倒啊?

“主人?”优夜此时轻问了一声。

洛邱想了下道:“这位秦小姐是咱们的老顾客,目前还有服务内容没有完成的……好好招待一下我们的客人吧。”

优夜点了点头,便把秦初雨直接拖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之下——洛邱很是清楚优夜要做些什么——资料秦初雨。

但是……刚才是拖着过去的吧?

洛邱摇了摇头,只当作是没有看见一样,他环视了一眼,前方路上正传来一些激战的声音——那应该是大哲。

他被派去支援苏子君了——在来的路上。

大哲比较稳,洛邱自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事情。至于王虎与百劫道人,此时还在后面赶来。因为听到了这边战斗的动静,所以俱乐部的三人组才先走了一步。

当然带上也可以,只可惜洛邱一直都是一个节能主义者。

“嗯?”

此时,闲来无事的洛邱把目光看向了地上——地上,一柄古朴的长剑正自躺着。

这是秦初雨倒下之后,脱了手所以落在地上的。

洛邱俯身,随手把这柄古剑给捡了起来,只听见这柄古剑发出了轻轻的剑鸣之声,让人感觉悦耳。

剑身两侧之上,隐约有几个古老的文字,在光的作用下,若隐若现。

“青莲……剑歌?”

洛邱念着,随后笑了笑:“这是你的名字?倒是挺好听的。”

剑刃之上,青色的流光一闪而过,随后就恢复了平静,安静地躺在了洛邱的手中。

洛邱笑了笑,感觉这把剑似乎有灵性,而且还相当的乖巧啊?

他接着拿着这柄青莲剑歌走到了优夜的身边,然后把青莲剑歌放在了秦初雨的身边。

女仆小姐是万能的——此时秦初雨身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了,并且还换上了一套全新的衣服。

“嗯……”

为什么是女仆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