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七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89)—笼中鸟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89)—笼中鸟

“公主!”

“大姐!!”

上方一瞬间传来了龟千一与鬼婴的呼喊声……但苏子君并没有马上回应。

因为,在此时,一个她喊不出名字但是长得不男不女的家伙,正满脸狰狞的模样,朝着她直接扑来!

“这并不是你能够染指的东西!!”从德克雷亚伯爵的口中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任谁都会抓狂,其千辛万苦想要拿到手的东西,居然被一个突然闯入的家伙平白无故地得到!

可是,对于苏子君来说,正所谓地上捡到宝,问天问地……自己问蛋蛋去吧!

苏子君二话不说,就把手上提着的被自己打坏了的盖亚,直接朝着德克雷亚伯爵掷去!

魃的肉身十分的强悍,这单纯以肉体投掷的力度推进……眼下这台被打坏了的战斗型盖亚,宛如炮弹般飞出,直接砸在了德克雷亚伯爵的身上!

伯爵的屏障当下了战斗型盖亚身体的冲击,但惯性却直接把它的往后方倒飞而去!

嘭——!!

德克雷亚伯爵的身体,瞬间撞入了巨大球体的残骸当中!

这之后,苏子君双腿一弹,直接跳上了上方的金属桥之上——苏子君的手掌拍出,一道庞大的暗红色妖力,直接撞向了那些源源不断地劈打在真龙创造身躯的雷霆之上,为创造身躯当下了这恐怖的雷霆。

这之后,创造身躯直接坠落下来,摔倒了在金属桥之上——苏子君一边关注着那身体不停地散射着雷霆的试作型盖亚,一边飞速移动到了创造身躯的跟前。

创造身躯踉跄地站了起来,苏子君则是皱了皱眉头,“你咋回事……怎么变得这么弱?”

“以后再说……”创造身躯此时抬起了头来,“帮我做一件事情!”

苏子君皱了皱眉头,“不干……我这会儿浑身鸡皮疙瘩,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乖!听话!”

创造身躯此时猛然暴起,伸手直接插入了苏子君的胸膛当中!

这样粗暴的举动,让苏子君脸色一下子变得赤红起来,苏子君顿时发出了一道惨叫声,“老太婆!你来真的!!!!”

“废话少说!”创造身躯此时咬了咬牙:“这之后我会给你补偿的!医院血库的储存,让你喝个饱!”

“我不要……该死!!”苏子君此时极力地抗拒着,然而自身体的深处……或者之灵魂的深处,一种无法反抗的感觉,让她浑身失去了一切法抗的力量。

她不由得发出了高亢的呻吟声,“别……至少不要在这里……老太婆!!我回去一定拆了你的医院……啊~!!!嗯……啊啊啊~~”

她的身体,一瞬间往后仰去,挺起的胸膛出,一股庞大的力量伴随着创造身躯手掌的抽出,开始四散而出!!

而此时,伴随着创造身躯的手掌缓缓抽出,无数的能量宛如彩带般,自苏子君的胸前释放而出……它在空气中纷乱地飞舞着,迎向了道道的雷霆之力!

金色的能量乱流,抵消着一道道的恐怖雷霆……一道金色的剑影,此刻缓缓地自苏子君的胸膛出浮现!

终于,创造身躯猛然用力,一瞬间把这道剑影彻底抽出——这一瞬间,苏子君的身体后仰到了极致,而呻吟的声音也达到了极致!

“沉睡的轩辕剑灵……以我真龙之名……以我轩辕皇家长公主之名……”

创造身躯的口中释放出低沉而响亮的声音……它猛然挥动手臂,一道尺来长的金色剑影高举而出!

这之后,创造身躯把浑身无力的苏子君直接推向了龟千一与鬼婴——苏子君直接撞到了龟千一的身上,随后让鬼婴伸手接了下来。

“死老太婆……拔剑无情……不吃光你的血库,我不叫苏子君啊……”

“大姐…先暖口气?”

苏子君此时虚弱无力,狠狠地盯了扶着自己的鬼婴,张口就直接咬在鬼婴的手臂上!

鬼婴皱了皱眉头,便任由苏子君咬着自己的手臂,开始吸食着自己的鲜血。

“你该找个女人了!这血太燥!”

“……”

真的是轩辕皇家祖传,开口就得罪人系列……鬼婴叹了口气,抬头去看,那拿着了金色剑影,同时操控着了真龙之力与轩辕皇家轩辕剑力量的创造身躯!

上方,双手举着金色剑影的创造身躯,挟着雷霆万钧之势,自上而下,简单而迅速地朝着试作型盖亚劈下!

此刻,两句绝强的力量,在这巨大的空间内激撞着,四周的金属墙壁,宛如疏松的泥土让四散的力量乱流轻松破开!

嗤嗤嗤嗤——!!!!

庞大力量的撞击,所带来的是席卷了整个的空间的强大冲击波,毁坏了一切!

此刻,伴随着创造身躯一道巨大的龙吟咆哮,金色的剑影终于冲破了试作型盖亚的层层雷霆之力,把它彻底劈下!

一道恐怖的剑光,此刻直接破开了雷西亚号,贯穿了它所深藏着的大山……巨大的山体之外,剑光终于消散在云海当中。

此刻,创造身躯看着被劈落的试作型盖亚。

它被埋葬在了大量的金属残骸当中……只是它的身体宛如换掉了的木偶般,不停地抖动着的四肢以及身体。

它似乎想要抬起手来,脖子僵硬地扭动着……只是它的神色依然的木然……最终,它那之色的瞳孔渐渐地淡去,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它安静地躺在了金属的残骸当中,锋利的金属碎片,刺穿了它的四周。

见试作型的盖亚终于停了下来,创造身躯此时才缓缓降落下来——创造身躯此时朝着那巨大的球体挥舞了一剑。

金色的剑光,瞬间把早前坠落的巨大球体直接破开。

只见德克雷亚伯爵此时又惊又怒地藏于这球体的内部……它看见了机能完全停顿了的试作型盖亚一眼……但并没有因此而太过的愤怒,相反似乎是确定了什么时候的,竟是松了口气的模样。

“你刚才一口一个龙种,叫得挺欢啊。”创造身躯此刻目光凛然,俯视着球体内部的德克雷亚伯爵,缓缓地高举着手中的金色剑影,巨大的力量,开始酝酿着。

德克雷亚伯爵皱了皱眉头,飞快地打量着四周——尤其是出现在他身边的一块小小的蓝色屏幕——特种战斗型瓦尔基里级盖亚,完成度:96.9%

该死……居然还没有完成!

德克雷亚伯爵此时缓缓地站起了身来,直视着创造身躯,“怎么,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的来历……不想了解一下,自己到底是什么?”

高举的金色剑影,此刻微不可察地摆动了下来……创造身躯没有说话,只是直视着德克雷亚伯爵。

“我可以告诉你!”德克雷亚伯爵此时摊开双手,“我甚至可以帮你从你的使命当中解脱出来!我可以帮你遨游在众多的时空当中!听着,编号10以内的实验体,都有着极大的潜力,拥有抵达‘零点领域’的可能性,无限的接近根源……我可以帮你彻底激发出你潜藏的能力!你的未来,甚至可以比肩曾经的蓬莱仙人!”

正当德克雷亚伯爵描绘着某些庞大的,极致之物的时候,创造身躯却缓缓地把金色剑影劈下。

“哪又怎样……我不感兴趣。”

创造身躯……龙夕若此刻目无表情道:“我是神州的真龙……从前是,以后也是,没有什么需要改变的地方。”

剑影挥出,金色的剑光直接穿透了德克雷亚伯爵的身体……伯爵的身体,此刻瞬间崩裂,化作了滚滚的黑雾,疯狂地沸腾着!

但黑雾却在勉强地聚合着,勉强地维持着德克雷亚伯爵的模样,“啊……你这该死的龙种……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啊!!!!”

终于,沸腾的黑雾,最终抵消了金色剑影所释放出来的金光,德克雷亚伯爵的身体再次稳定了下来……只是它的脸色苍白得有如濒临死亡之人!

见此,创造身躯冷哼了一声,再次挥动手中的金色剑影。

可就在此时,德克雷亚伯爵的眼中闪过一丝疯狂之色!它飞快地打开了自太阴子中得来的锦盒!

一只晶莹剔透的白骨手掌!

拿着这块白骨手掌,德克雷亚伯爵狠狠地插入了自己的手腕处……它咬着牙,似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甚至跪倒了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起来。

创造身躯此时皱了皱眉头,但是劈下的金色剑影却没有任何的停留——只是,金色剑影,此刻竟是突然间扭曲了!

四周……四周不知道合适,充斥着一种让创造身躯……让龙夕若骇然的气息!

恍惚间,她似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自己从堂堂神州真龙,被打成一个小女孩的那天……那种,让她灵魂也在颤抖着的东西!!

与此同时,上方忽然传来了凄厉的叫声——正在让鬼婴扶着的苏子君,此时摔倒了在金属桥上,抱紧了自己的身体,似是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创造身躯咬了咬牙,依然把手中的金色剑影射出——直接射入了苏子君的身体当中,苏子君这才停下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

“没有载体的轩辕剑……终究还是太危险了。”创造身躯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知道继续强行催动下去,就等于是在那苏子君的生命在战斗。

“我为什么千辛万苦指定要一个黑魂使者的身体……”德克雷亚此时痛苦地站起了身来,那白骨手掌此时已经融入了它的手臂之中,“那是因为……唯有这样,才能够获得一丝触碰根源的可能……我要的是黑魂使者纯正的根源气息!!龙种!给我死吧!!!”

德克雷亚伯爵那白骨手掌顿时挥动!

创造身躯此时的身躯直散去……与此同时,昏迷中的箫声默,他手中的万鬼塔一阵的摇晃,一道黑光射出,只见一道小小的身影踉跄跌出,赫然是小女孩模样的龙夕若。

她吐出了一口脓血,直接就扑到了在地上。

苏子君此时爬起了身来,看了一眼,惊讶的张开了口……可就在此时,她的手臂却像是被什么扯住了一般,那一开始就摔向她的光球,此刻一下子从她的手掌脱离!

光球,极快地坠落,最终落在了德克雷亚伯爵的手中!

而眼前,更为诡异的一幕也在发生了……时间仿佛倒流,那先后被龟千一的爆裂龟,创造身躯的剑光破坏得只剩下残渣的巨大球体,竟是一点点地复原着!!

这一切……似乎都是源自于德克雷亚伯爵那融入了手中的白骨手掌!

“这就是根源的力量……即使时间也可以扭曲的……”德克雷亚伯爵此时疯狂地大笑着:“成功了!成功了!!!西塞罗老师!你看见了没有!!!我!!终于还是得到了……我终于还是得到了!!!”

……

……

蓝色的蒂蓝鹟,忽然展翅地划过了这笼中的庭院,飞到了庭院的边缘……它似乎想要冲出,但很快就让巨大的罩子挡下。

于是它十分不甘似的,以身体撞击着这横档在它与外界之前的屏障……似乎是徒劳。

洛邱看着这只小小的蒂蓝鹟,忽然道:“永恒国度…是西塞罗先生的故乡吧。”

西塞罗也同样看着这只奋力挣扎的蒂蓝鹟,点了点头道:“在那里,也有这样的一个庭院。”

洛邱看下个了那罩子之外。

外边一片虚无。

“笼子外边的是什么。”

西塞罗道:“不知道,我从来未有出过去……我以为,这笼子里面的一切已经是完的了。但有想要出去的。只是……”

“只是什么。”

“永恒并不存在。”西塞罗看着洛邱,“有兴趣的话,别只是探索往后的时空,不妨回过头来,去看看那原初的世界……看看永恒国度的兴亡。”

“我会的。”洛邱点了点头。

西塞罗的身体,此时一点点散去,这笼中庭院的一切,此时也一点点散去,他带着微笑,“我那个不成材的学生,就交给你了。”

洛邱摇摇头,“我只是按照规矩来做生意而已。”

西塞罗笑了笑,没有再说些什么,而是轻声道:“最后……能让我独处吗?”

洛邱怔了怔,随后点了点头。

他闭上了双眼,没有过多的多留,便从这笼中的庭院中离去……庭院,宛如破灭的泡影,最终散去。

……

最后。

西塞罗抬头,看着那努力的蒂蓝鹟,看着它比自己更早的散去。

“笼子外边是什么呢,真想亲自去看一下啊。我……大概不行了。希望你能够做到…希望你能够超越卡拉法尔陛下……希望你,能够自由……皇子殿下。”

一切散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