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一章 螳螂来了

第十一章 螳螂来了

但多出来的子弹,洛邱就不知道优夜是从什么地方搞来的。

虽然说曾经玩过枪械,但都是在公家允许的场地之中,有着专员陪同的情况之下。洛邱父亲走了几年,他事实上也已经好几年没有摸过这种东西。

虽然不至于要领全忘,但留下的大概就只是一个空架子,准头之类的还需要练习。

俱乐部赋予他这个主人自由穿梭的能力十分好用,后半夜的时候,洛邱就在优夜的陪同下,在一侧荒山野岭之中玩起了这种曾经也沉迷过的射击游戏。

砰砰砰砰砰——!

惊动的只有荒山之中的小动物,然而弹匣已经不知不觉用掉了十多个。

一种爽快的感觉油然而生,洛邱揉了揉有些酸麻的肩膀,看着最后一次射击的具体成绩,笑了笑道:“还可以吧?”

优夜也笑了笑道:“主人,你高兴就好。”

洛邱当然知道成绩其实有些惨不忍睹,但也没有尴尬什么,只是把手枪交到了优夜保管好,然后挥了挥手,左边是通往俱乐部的门,而右边则是他回家的路。

“如果有客人来的话,再呼唤我就可以了。”洛邱试图说明一些情况:“可以的话,这段时间我还是我,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平凡的大学生,家里有个很好的继母。”

优夜点了点头,目送着洛邱消失在右边。

回到俱乐部的优夜也没有停下来,只是安静地坐着,也不曾闭着眼睛,宝蓝色的双眸却渐渐暗淡。

对于优夜来说,这已经算是休息了。

但当门口的木门被推开,铃铛响起的那个瞬间,服务在这里已经三百年的女仆,就会站起身来,脸上浮现出美丽的笑容。

……

……

早醒来的时候,任紫玲已经去了上班。

原本按照正常来说的话,这个时候洛邱也应该搭乘班车,前往就读的大学上课。只不过这会儿他还没有打算返校。

洛邱在大学里头的朋友没有几个——事实上不管是他,大部分步入大学的学生之中,能够拥有真正的朋友也没有多少过。

同级同班的人多,但也就是认识的程度。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热衷于人际交往,以交交游广阔为荣。因为交游广阔,事实上也没有多少个人愿意为了你掏心掏肺。

当然,朋友不多,学校没甚牵挂是个原因,而主要的原因是洛邱的专业问题。

即使在今天看来,洛邱依然还是有种当初一定是被下了降头才会选择现在这个专业的念头。

貌似是这几年才新开的专业,即使是算上现在的四年级生,也还没有出现毕业生的情况。

古生物学专业,目前洛邱所在的班级,算上他自己的话,也就只有两个人的专业。

虽然知道当初之所以会选择这个专业,多多少少是因为还没有从父亲过世的悲痛之中走出,不愿意呆在人多的地方。甚至有种自暴自弃般的情况。

但到了现在看来,洛邱还是认为:一定是被下降头了……

不过古生物学也有古生物学的好处。比如说,课程相当的阔松甚至可谓少得让文科生也觉得发指的程度,又比如说任课的只有一个老教授,并且老教授跷课的次数比作为学生的洛邱还多……

所以,即使突然不上课一周的话,在学期末的成绩单上,也不会因为出席率不高的原因而挂科——本来就只有一门课程,而没有通用类的课程。

有人说,这个专业之所以能够办的起来,一定是因为老教授和学校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听说这个老教授是十分痴迷在古生物学的研究方面,所以接着开新专业为名,从中挪用资金来支援直接的研究之类。

所以,甚至连让班上唯一一个同学帮自己请假的事情都可以省下。

洛邱洗漱过后倒了一杯温水就坐在了电脑面前,开始通过卫星地图来查看晚上需要守护虫妖的地方。

虽然也可以直接用穿梭的能力过去看看,但事实上肉眼所能够看见的东西,永远都没有这种卫星图来得更加的宏观。

这一看就是一个上午的时间——虫妖说过自己是因为吃下了含有有害物质的食物才会让身体变得腐烂的,所以洛邱更多地是花心思在地图上寻找可能导致虫妖中毒的来源。

直到中午的时间,洛邱才关了电脑回到了俱乐部。

从昨夜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新的客人出现。

优夜为洛邱准备好的午餐是红烩牛肉,配上一小碟的酸黄瓜,另外还有面包和鱼子酱,最后是已经吃过了一次的红菜汤。

洛邱好好地端详着面包的模样,“这应该是大列巴吧?”

“嗯,这边确实是用谐音来称呼它的。”优夜笑了笑道:“当然,其实也只是普通的面包,只不过大了一些,也硬实一些。”

洛邱看了看面前摆放的十分整齐,甚至带有点艺术感觉的餐式,笑了笑道:“这些应该都是俄式常见的东西,尤其是红菜汤已经是第二次做。看来优夜很喜欢俄国菜?”

优夜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地回答洛邱的这个问题。

不过应该可以推测出来一些东西——比如说优夜是由一位炼金术士所制造的,封存了灵魂的人偶。既然称之为炼金术士的话,自然不会是洛邱所在的这个国度的东方人士了。

所以炼金术士很有可能是一个俄国人,或者是附近国家的人。而那个寒冷的国家,也有可能是优夜……优夜体内那灵魂的故乡。

只不过,洛邱曾经问过优夜,会不会记得自己成为人偶之前的事情。

而她只是摇摇头,宝蓝色的双眼当时看来有着一点的暗淡。

“主人……是否不喜欢这类型的菜式?”优夜忽然问道。

人偶不需要进食,但优夜却能够烹调出来味道很好的菜肴。这或许是这个封存在人偶之中的灵魂,唯一一些与记忆有所联系的东西。

这三百年来优夜做得最多的,大概也会是这些俄国菜了吧?

“没关系,我不怎么挑食。”洛邱摇摇头,“不过单纯这样吃的话,或许不会原汁原味。”

他看着优夜,微笑道:“所以啊,有机会的话,我们去一趟俄国,然后用那里最新鲜的材料来进行料理吧?我想味道一定会很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洛邱觉得自己在这双美丽的蓝宝石之中,看到了一丝丝的期待。

午饭之后,洛邱守在了俱乐部之中,与优夜闲聊着,从她的口中开始探究着那隐藏在人类社会之中,属于妖怪们的世界。

一直到了与虫妖约定的时间,洛邱都有些浑然不知,完全陷进去了优夜口中的奇闻怪事之中。直到优夜贴心地提醒了下时间,洛邱才急忙忙地打开了通往约定地点的传送,一人一人偶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新月之下的大地之上。

附近都是整片的森令,这当中还有着一条从西面流淌而来的河流,不远处能够隐约看见建造群的阴影,还有从里面射出来的微弱灯光。

那是一家落地在这里的化工厂。早年似乎有过把污水私自排放的新闻,后来被曝光了之后就停顿整改,这好像又已经重新开张。

面前的河水粼粼倒影新月,但数年前或许是浑浊,甚至还有浮动的鱼儿尸体——不知道河水还能够清澈多长的时间?

“主人,客人来了。”优夜突然在洛邱的耳边提醒道。

把目光还有思绪从河水之中抽出,洛邱深呼吸了口气,转身带着微笑引接着自己的第二位客人。

行动的速度并不快,可能是本体是虫子的关系,但是装束却和昨夜看见的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虫妖慢吞吞地还是‘挪’到了洛邱的面前,带着一丝的欣喜:“你,果然,来了。”

洛邱打量了一些夜色,四周环境也算不错,静谧清凉,如果有本书读一读的话,或许度过这晚上并不会显得太过无聊。

只是事实似乎并不会简单的如意,一把尖锐的叫声,此时忽远忽近,正四方响起,看着虫妖突然开始颤抖起来的模样,洛邱知道,大概是虫妖口中的仇人来了。

嗯……一只一百二十年的螳螂妖怪?

那可真的要见识一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