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章 恐怖的门

第三十章 恐怖的门

有点儿沉重的压力,存在于空气的颤动之中。

一直都感觉所谓的气势能够压人的说话有些过于修饰的洛老板,随着本身已经渐渐地朝着非人的脱变而变得敏锐的触觉,也终于推翻了自己从前的想法。

洛邱的心情并不紧张,只是觉得有些麻烦。

这些沉重的压迫感对他来说,充其量只是清风拂面程度,或许对方只是单纯的想要试探,所以并没有较真……或者说,他确实没有需要畏惧什么。

——听着,碰到什么问题都打算直接用武力解决的话,那就是莽夫!

洛邱不由得想起了父亲曾经的教导。

——但是明明可以更简单地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反而打算使用嘴炮解决的,就是傻叉。

因此,洛老板一直不怎么明白父亲的这种十分接地气的双重标准到底是意义何在。

“我没有恶意。”洛邱轻声说了一句。

所以他只是选择了反击。

这是一种精神层面之上的较量,眼神的交流,足够让双方拥有了充足的舞台——秦初雨修道数百年,视线已经不再是视线,而是灵角。

她能够看透世间很多潜藏着的事情,自然也看见此时在这个神秘的年轻人身后,放佛有着一扇门,轰然耸立。

那是怎样的门?

那是仿佛吸附了无数绝望哀嚎,门上充斥着白骨累累,仅仅只是多看了两眼,便已经让自己道心摇摇欲坠,随时都会破碎的门——她甚至没有办法想象,这扇门的背后,到底荟萃了些什么,才能够散发出来这种骇然的气息。

秦初雨小碎步后退了半步,眼中一丝慌乱一闪而过,嘴角边缘溢出了一抹小小的殷红。仅仅只是这个瞬间,她的身体便吃了一些小亏。

这倒没什么,只是那种恐惧,放佛像是种子般,已经硬生生地在此时种入了她的身体之中,她的神魂,她的道心。

甚至有一种,想要直接逃离的本能。

重要的是……这样的门,她曾经感受过。

五百年前。

“特拉福……俱乐部。”

殷红鲜血所染的嘴唇噏动,秦初雨带着了十二分的警惕之心,深深地吸了口气,“但你不是那个人。”

……

这里所指的‘那个人’,洛邱想来大概是他前任的那位老板。俱乐部在世界上潜藏着一批非人类的顾客。即便是太阴子生前也是知道这个地方,所以秦初雨会知道,洛邱并不觉得太过的意外。

并不是那个人,或许她也曾经在俱乐部买过什么。当然,要确定要不难,回去翻翻旧帐本就是。

这些已经确信下来之后,洛邱反而不急着知道五百年前的鱼三娘到底在俱乐部买了什么东西。

反正也没有必要继续藏在,洛邱也就落落大方地挥了挥手,一张靠在墙壁的椅子自然地滑动到秦初雨的面前,“我们继续聊聊教授的事情,可以吗?”

秦初雨权衡了片刻之后,并没有坐下来,心中有着感觉,他若然要抓,她并没有离开的可能。

那个地方并非神山圣地,它存在的岁月比她修道的时间还要漫长得多。只是上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很少能够听到关于那个地方的传闻。

她走到了中央放置的沙盘之前,指着那沙盘上的模型,“你可知道,这是何人的墓穴?”

洛邱摇了摇头。

“匈奴,某一任的左贤王。”秦初雨一边平息着受到了内伤,一边说道:“也就是二十年前,秦方和他的探险队,所闯入的地方。”

“教授的本职果然不是古生物学专家啊。”

“他是从明清开始就流传下来的一支倒斗世家后裔,表面上的工作只是掩饰。”

秦初雨淡然道:“至于你这段时间所见的那幅骸骨,应该是秦方最近从里面弄出来的。骸骨上依附着一魂一魄,原本就十分的虚弱,没有墓地阴气的滋养原本难以存活。“

说到这里,秦初雨古怪地看了洛邱一眼,“那位张小姐,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是那种较为少见的通灵体质。那一魂一魄能入她身,也应该是一种本能的求生。在张小姐的身上,它能够获得维持。”

这方面的说法,与优夜说过的不谋而合。心中有小小地赞美了一下自己的女仆小姐之后,洛老板却是问道:“二十年前,在古墓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初雨摇摇头:“这个我不清楚。当年我从洞府之中清醒过来,达到了新阶段,需要再次入世修行,无意之中走到了那片墓地,看见秦方和一个满身鲜血的那人从地穴之中爬出。那女人没有支持下去,只是临终托孤,希望他能够照顾家乡的幼女。”

秦初雨摇摇头道:“我入世需要新的身份,所以在脱变之前,把那幼女送到了一户大户人家家中,然后成为了秦方的养女。”

“你之前说,他是为了让自己内心好过一些?”洛邱却皱了皱眉头。

秦初雨道:“似乎是对于在古墓之中,没有办法救出自己的兄弟而一直自责。大概是想要把当年队员的尸骨带出。”

秦初雨皱了皱眉头:“这方面我不太清楚,我也只是刚刚醒过来,以上都是在这二十年间的,通过秦方偶尔酒醉时所说的话而整理出来。”

她又看着那桌上的显示屏:“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这里研究古墓。这里几乎是他半世的心血,所以格外的小心。那天他回来后,看见了监控上发生的一幕,认定了张罄蕊或许是他再次深入古墓的契机。”

“是他抓了张罄蕊。”

“没错。另外……”秦初雨再朝着洛邱看来:“也看见你用着常人以外力量的一幕。这让秦方开始质疑一些事情,所以不得不铤而走险行动。”

“质疑?”

“上次他似乎是另外地和一些人合作进入的古墓,才挖出来的这副骸骨。”秦初雨淡然道:“应该是中途发生过了一些纠纷,秦方悄悄地把骸骨送走,他恐怕以为你是属于那合作方的一员吧。但没想到,合作方的人也果然真的是找到了来,昨晚上他们就在这里缠斗。”

“这人是教授杀的?”

“是我出的手,当然只是暗中。”秦初雨淡然道:“毕竟这些年也是他照顾我长大,便算是还掉一部分的恩情。”

洛邱正在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这会儿就沉默不语起来。

忽然,空气晃动了一些。

俱乐部的女仆小姐一步跨到了洛邱的面前。优夜看见在场的秦初雨,先是一愣,宝蓝色的眸子微微闪动。

“没事。”洛邱摆了摆手道:“她曾经也是客人……五百年前。”

那是女仆小姐服务俱乐部之前更早的时间了。

优夜点了点头,然后在洛邱的耳边,轻声道:“主人,没有找到秦方教授的人,不过我查到了他的登机信息,昨晚半夜。”

“什么地方?”

“乌兰巴托。”

¥¥¥¥¥¥¥¥¥¥¥¥¥¥¥¥¥

PS1:第三更。

PS2:受人所托,没有办法推辞,所以在这里推荐一本不可描述的季刊小说《无限崩坏》,这是和我画风截然不同的书……总之是季刊,总之不可描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