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六章 尺寸

第一百四十六章 尺寸

继凌风队长等出现之后,相隔时间约为23小时,这个粮仓外的通道再次打开,于是一名看起来浑身凄凉的道人一脸惊恐地从通道当中走出。

停留在这里的研究院迅速堆上,争分夺秒地研究着这个通道的——在赵博士近乎咆哮的指挥之下。

有趣的是,这个通道的持续时间还不到三秒的时间——而且是单向的。

但管理局的研究人员显然没有因此而丧气,因为有一就有二,有二自然有三,或许下一次的开启很快就会到来。

确实,正如同他们想像的一样,又一次的开启是在六个小时之后。出来的是一名叫做达菲的鸡妖。

研究员又一次蜂拥而上……这可把刚刚脱险而出的达菲鸡妖着实吓得不轻,错非此时看见了不少熟人的脸孔,还以为自己又一次陷入了危险当中。

赵博士根据凌风队长等人的描述,推测在通道内的蓬莱宝库的时间流速与正常的世界不一样,粗略的比利可能260到275倍之间。

随后燕小西带人走来,众人开始根据从走出来的道人或者妖怪的口中,慢慢地补全着蓬莱宝库发生的事情。

他们已经知道百劫道人在宝库当中努力,努力着把幸存的道妖救出,这确实是一个相当振奋人心的消息。

至于这些脱险而出的道妖们,包括凌风队长等一行的管理局探员们,也渐渐清楚了在他们‘失踪’的这段时间,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出来的通道是单向的,就算外边的人担心蓬莱宝库发生的事情,也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救援——除了交给研究院来研究这个通道的原理之外,这些从宝库中脱险的道妖,很快就投入了对天心七十一代的行动当中。

浓雾地带当中很难维持有效的即时通信,并且行动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因此燕小西做出了决定——决定对已经推算出来的三个可能会出现第六根玉龙柱的位置,进行空投。

即时浓雾掩盖,地形也是不会变动的,而这些浓雾覆盖的高度,也显然没有达到正在高空的程度——卫星可以定位到这三个位置。

而行动,暂时定于第三次通道打开,也就是鸡妖达菲出来之后的当天,晚上的八时正。

……

这次的行动,分成了三批人手。

为了尽量平衡三波人手之间的综合实力,管理局与道妖,一共三方的人马,几乎打散乱——并且这次走的是精英路线,一批人手不会超过十人。

至于大量的管理局探员,则是被派入到了浓雾地区当进行救援——救援的对象是,那些陷落在浓雾地区当中的普通民众。

这个国度,不可能做出置普通民众不管的事情——或者说,普通民众的安危,才是这个国家最重视的事情。

其实救援的行动一直都有在进行,只是在浓雾这种恶略的环境之下,一般的士兵作用实在有限——方圆超过一百公里的浓雾范围,并且没有交通工具的帮助下,单纯只是依靠人力搜索,就算是救援队自身都有着极大的危险。

争分夺秒。

晚上八点整,漆黑的夜空上,三架军用机开到了浓雾地带的上空,并且很快就分散开来——这次进行空投作战的成员,不存在计算落点的问题。

这些都是一些能够做到垂直空降而不借助降落伞都能够活得好好的强大个体。

“这是特制的震撼弹,谁先发现了就对天投放,我们会第一时间赶来。”

这是燕小西在即将降落到浓雾地带之前,对这次行动小队的队员们,做的最后一次即时通信。

……

时间很快就跳到了空投之后的两天之后。

燕小西等并没有从浓雾地区当中出来,但倒是受到了苏木柏道长的一道飞鹤传书——在电子设备失灵的浓雾地带,道术方面的通信手段,反而能够派用场,只不过在效率方面可就没有这么高了。

根据苏木柏道长的传信,三支队伍已经成功地降落到了预定的地方,但目前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敌人。

不久之后,通道再一次打开,而这次从通道当中走出来的,赫然是玄武一族的族老冥涂山,以及道协副会长的还阳真人这两位道妖的前辈泰斗,这更是极大地振奋的人心——只是,还阳真人与冥涂山等出来的方式似乎多少有些不雅,像是被谁踢出来的。

冥涂山的巨大龟壳,能够做到在大地之中潜行,这很快就被应用在了浓雾地带当中——因此,在出来之后,这一支蓬莱宝库的幸存小队,简单地休整了过后,立马就投入到这次行动当中。

但是当中有个小小的插曲,那就是冥涂山自宝库中的雷西亚号上救助出来的朱雀族的族人之一的炎流,失踪了。

炎流一直昏迷不行,出来之后被安排在了一处帐篷当中……没有人看守。那些研究院并不是医护人员,自然不会时刻看管,而众人此时也心忧浓雾中的事情,很自然也会忽略掉一个暂时昏迷不醒的妖族。

再说,也没有人想到,炎流会在醒来之后就消失不见。

但对于当前严峻的形势,炎流的失踪只得暂时被搁置到一边——因为此刻的外界,因为泰山浓雾时间的持续发酵,已经真的乱了起来。

因为网络这种东西,谣言满天飞,似乎就连国家这种庞然大物,此时也无更好的处理方案……

而就在众人此时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浓雾地带,赵博士苦等通道打开无果之后,直接躲回去帐篷,研究管理局探员从蓬莱宝库带出来的东西的时候,那个神奇的通道又一次打开。

只是这次的打开,比任何一次都要短暂得多,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只有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射出,一下子就掠过了粮仓外的田地,落入了附近的公路之上。

附近的仪器也只是来得及跳动了一下,打着瞌睡的研究院只是听到了一道急速的警报之后睁开眼睛,却已经什么都看不见。

……

……

《what-is-love》

老旧的桑塔纳上,用着的还是CD机——在这个年代来说,几乎说是古董级别的车子了……不过也没有办法,这几乎是任紫玲能够找到的最好的租车了,并且还死贵。

车上,任紫玲坐在了驾驶座上,三人伴随着CD机的音乐摇起了头来。

“为什么我们要摇头啊?”梨子这会儿很不解啊。

“我也不知道啊……不知不觉就。”任紫玲愣了愣,顿时打了个激灵,停了下来,把音乐给关上——这音乐有毒。

公路上,车辆已经很少了,这一路开来,到处都是管制封路的牌子——任紫玲已经在附近转了差不多半箱子的汽油了,也没有发现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来到这个地方已经三天的时间,眼看着浓雾已经逼近,不多久之后恐怕就会被强制撤离这个地方了吧?

其实,要不是覆盖的范围太大,有些顾不过来的话,恐怕也没有让这些新闻媒体活动的空间……只不过,即使这样,这样的出行,还是带着一定的危险性吧?

昨天就有几个记者,悄悄地潜入了管制区域,听说最后直接被军方抓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然,因为岱镇相对来说人口比较少的关系,来到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地方警员,军方倒是暂时还没有看见。

这里没有马厚德给自己担着,所以任紫玲还是十分的小心,几乎不回去做违规的事情——当然,对于新闻界的人来说,不冒险就等于无法得到第一手的资料。

这几天的时间,除了拍了几组浓雾的照片,采访了当地的居民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总不能脑洞大开,说这浓雾里面有修真者在渡劫吧?

“你们看,那是什么!”

就在任紫玲打算驱(油)车(价)回(贵)去的时候,亚纪子忽然手指着挡风玻璃的前方。

只见一道黑影此时猛然地冲落到她们所在的这条小公路之上!

急刹!

一看之下,似乎是一道人影,在公路上滚动了好几米。任紫玲一下子解开了安全带,冲出了车子,跑到了这道人影的面前。

“先生,你怎样了?”

任紫玲本来是打算查看的,但是一股恶臭的味道,顿时打断了她的步伐,随后梨子与亚纪子同时来到了任紫玲的身边。

三人这会儿互相瞪着眼睛,都有种一脸懵逼的感觉——这个身上带着味道的男子,不仅仅是断臂的,腰后面的皮带甚至被一根很粗的树枝给穿了起来,此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任紫玲皱了皱眉头,连忙掏出了电话来,“喂,妖妖灵吗?我这里是GT231国道,发现了一个昏迷的男人,能叫人过来吗?啥?忙不过来,让等等?喂……喂?我去……”

“怎样?”梨子眨了眨眼睛,但却一直都盯着这个很有味道的断臂男人。

任紫玲摇摇头道:“说太忙了,要是没死的话,我们先处理一下?”

“任姐,这人来历不明,会不会有危险?”亚纪子此时看起来有些紧张的模样。

“先看看他吧。”任紫玲皱了皱眉头,随后伸手按在了这断臂男子的手腕上上,随后看了看四周,“还有脉搏,先把他搬到公路边吧。”

可是,正当她们准备合力把这断臂男人拖动的时候,这个断臂男人却是猛然睁开了眼睛,并且直接站了起来。

一瞬间,任紫玲的心跳猛然急速地跳了一下——吓的。

梨子此时瞳孔却收缩了一下,手掌翻到了背后,掌心处,一道尖锐的冰刺瞬间形成。

只是这断臂男子站起身来之后,就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原地,低着头,久久没有动静。

任紫玲毕竟胆子大,这会儿从从公路旁捡来的一根树枝,朝着这断臂男子的肩膀戳了戳,不料这一戳之下,直接把这断臂男子给戳得再次扑到了在地上。

“好像又昏迷过去了?”亚纪子看了一会儿道。

“来。”

任紫玲此时走到了这断臂男子的身后,伸手抓紧了那根大树枝,于是梨子便走到了另一旁,亚纪子也跟上。

三人合力地把这断臂男子给抬了起来,没想到这断臂男子比想象中的还要沉重得多,好一会儿,才算是把他给搬到公路旁边。

“现在咋办?”

“还能怎么办?等人来呗。”任紫玲耸耸肩道:“你要把他搬上车吗?”

梨子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

“那边有条河,却弄点水来冲一下吧……”任紫玲这会儿捏着鼻子说道。

随后一阵的操作,倒是勉强地把这断臂男人给清理干净,任紫玲啧啧称奇地用树枝戳着这断臂男人的胸膛,“还挺壮的嘛,可惜断手了。”

这可不能够单纯地用壮健来形容了……这断臂男子的那一声堪比健美选手的肌肉,简直浑身都散发着男性的荷尔蒙。

“任姐你这模样好猥琐啊……”梨子忍不住揉了揉额头。

但任大妈什么风浪没有见识过?

“切!”只见任紫玲此时拎起树枝,就把这断臂男人的裤头给挑了起来,随后一脸偷笑地瞄了进去,“啧,蜡枪头。好小……连我家洛邱一半都没有!”

“任姐你……”梨子已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听说洛邱不是你亲生的?”

“哪又怎样?”任紫玲盯了一眼。

“听说你嫁过去的时候,那孩子都上初中了?”梨子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任紫玲用树枝在梨子的脑袋上用力敲了一下,翻着白眼道:“想什么呢你?穿泳裤的时候难道还掌握不能尺寸吗!哦,就只许男人有隔着泳衣测量罩杯的技能,不能女人隔着泳库裤目测尺寸咯?”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

嗯……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别吵了,他好像醒了。”此时亚纪子不得不制止任紫玲的脱线……总感觉自从来到这个女人身边之后,她的三观一直都被刷新着。

正如亚纪子所说的一样,断臂的男子此时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先生,你怎样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任紫玲顿时换上了一副知性的模样。

断臂男子此时茫然地看着眼前三人,“我是谁,我在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