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五十章 四海之内皆叔叔

第一百五十章 四海之内皆叔叔

梨子细看了一下,这个疑似磕了药的家伙,被王虎一巴掌拍入了地面之后,就没有再动了……看起来不像是有诈。

不过就算是有诈恐怕也很难——这一巴掌下去之后,这个家伙的脑袋直接爆成了一堆的骨肉,甚至连脑浆都爆了出来,而且身体更是扣也很难从地板上扣出来的样子。

而且看情况,是彻底死透了。

在梨子的妖生当中,比这样的死法更残忍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见过——所以此时,她只是瞄了一眼之后就不在关注。

王虎这时看着自己的手掌,整个儿愣了起来,直到梨子推了他一下,才有了反应。

“你难道第一次杀妖吗?”梨子眨了眨眼睛问道。

王虎摇了摇头,很认真地回答道:“你说的没错,不捏拳头的话,就没有那种不想动手的感觉了。”

梨子张了张口,含在口中的棒棒糖差点儿掉了出来——她连忙一把含住,随后抓了抓耳后根,“好吧……可能你在失忆之前是一个很强力的妖怪。不过这样也好,起码是有自保的能力了。”

王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梨子道:“总之,你要在人类世界混的话,自个儿小心点。别像这个家伙,乱吃人。听说这国家有个叫做管理局的,专门就是负责处理这些不守规矩的妖怪。”

“管理局?”王虎皱了皱眉头…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梨子耸耸肩道:“大概像是人类世界的警察一类的吧?反正我没有碰过,我来这个国家的时间不长。而且……”

梨子扬起了自己雪白的牙齿,磨了磨,“我不吃人,奉公守法~”

王虎笑了笑。

“好了,你自己个儿玩吧,我走了。”

“你…你去哪?”

梨子皱了皱眉头道:“我说了,我没有义务照顾你的,而且看情况你也不需要照顾不是?你的妖力品质很高,恐怕你原本就比我厉害得多……所以,别跟着我们了,我不想惹麻烦。你要是真没事情做的话,处理一下这里的尸体也可以。那几个死掉的人类,身上应该有钱哦,去捡吧,反正不捡白不捡。”

说着,梨子便潇洒地往巷子外走去——只是梨子并没有走出几步,就忽然转过身来。

王虎原来下意识地跟着走了几步。

梨子‘恶狠狠’地张了张嘴巴,再次磨牙,“把你冻成冰棒哦!”

一道寒气瞬间吹到了王虎的身边,把他的双腿冻结成冰,梨子此时指着王虎道:“真的不要跟着了啊!”

王虎看着这娇小的身影走出了巷子,这才不知所措地看了看四周——他抬了抬腿,脚下冻结的寒冰瞬间破碎。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几具人类的尸体,想起了梨子的说话,便走了过去搜了一下——把钱包的钞票取出,随后胡乱地塞入了裤袋当中。

最后,王虎看了一眼陷入了地板中,脑袋已经被拍爆了的青年,摇了摇头,大步走出了巷子。

处理尸体是不可能的……永远也不可能的。

……

漆黑的巷子内,地上一动不动的青年,身体猛然间自燃了起来……一束青蓝色的火焰,把他的身体燃烧成灰。

青蓝色的火焰越发的旺盛起来……而在火焰当中,身体一点点地凝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他缓缓地站起身来,赤裸着身体……炎流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随后皱了皱眉头。

不久之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之色……这个断了一臂的家伙,绝对是皇白符无疑。但是,他明明是‘死了’才对。

“传说朱雀能浴火重生……难道我也?”

但炎流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浴火重生是一种生命的蜕变,浴火重生的朱雀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力量。然而他这次的重生,显然虚弱了许多——甚至比他还没有失去炎力,身受绝症困扰的时候还要虚弱许多。

并且,炎流隐约觉得,自己的这种‘浴火重生’,似乎不是无限,而是有一个极限。

“倒是让我清醒了很多……”

炎流低着头,此时脑袋异常的清醒……他回忆着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越发的觉得不可思议——尤其是在城镇当中肆无忌惮地猎食。

炎流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那些死去的人类,想了一下,从死人身上拔下了衣服披在了身上——要离开这个地方才行,万一让皇白符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去,让多杀几次的话,恐怕自己就真的无法‘浴火重生’。

“还是要有强大的力量才行……”

这一巴掌拍醒了他,但同样让他感受到了对力量的渴求。

“自今日起,炎流已经死去,重生的我名为……莫利。”

……

……

当梨子回到清吧的时候,这里居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但让梨子觉得意外……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是,这场热闹是围绕着任紫玲与亚纪子展开的。

此时,任紫玲与亚纪子正被几名男子给堵在了墙角的位置——而在亚纪子的旁边,还有一名青年做着,此时正用毛巾捂住自己的额头,似乎是流血了。

地上还有一堆的玻璃碎片,还有爆开的酒瓶。

任紫玲这会儿正在与堵着自己一方的几名男子争论着什么,不知道是因为喝了点酒的关系还是气愤的关系,任大副主编的脸色比梨子离开之前还要红上一些。

“任姐!”梨子推开了围观的酒客,来到了任紫玲的身边,皱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任紫玲冷哼道:“这几个臭男人发酒疯,吃亚纪子豆腐呗,还能有什么好事?”

梨子又看了看此时正被亚纪子扶着的那名坐在地上的青年,露出了问号的表情,得到的答案是,这个青年见义勇为,但没说几句就就被这个几个醉酒的家伙拿起酒瓶爆头。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类似的事情,在这种场所无时无刻都正在发生着。

“医药费!还有道歉!不然我报警了啊!”

与梨子飞快地解释过后,任紫玲便朝着这几个男人大声地叱喝了起来——只是这几个家伙恐怕真的是喝得不少,此时各个脸色潮红,酒精上脑,哪里会听?

其中一个更是冷笑连连,“稍多管闲事!不然劳资连你也打!”

“码的!”任紫玲低骂了一声,直接抄起了电话。

此时,见任紫玲拿着手机拨打妖妖灵,这几个醉酒的家伙似乎清醒了一些,那闹得最凶的更是直接伸手来抢任紫玲的手机。

“三八!你知道劳资是谁吗!”这人一脸凶相,“活腻了!不想走出去吗!”

不知道这人在当地是不是真的地头蛇,见他此时抄起了一个啤酒瓶直接敲碎的狰狞模样,一个个围观的人纷纷止步不前——有人倒是想要找来老板调停这件事情,但是发现这里的老板居然早早喝醉,不省人事。

“看什么看!”拿着酒瓶的男子此时把酒瓶朝着众人怼了一圈,把人吓得纷纷后退,这才把裂开的酒瓶子对准了任紫玲,“臭三八!手机拿过来!”

任紫玲此时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只是她就是一个硬性,之前又喝了不少,此时哪里冷静得下来?任大副主编这会儿直接无视了这男人的威胁,在电话拨通的瞬间,就直接开始报告情况了。

那拿着酒瓶子的男人此时大怒,他本来就是附近的混子,好事生非,此时酒水壮胆,凶性尽怒,“臭三八!”

眼看着这家伙真的拿着酒瓶子朝着任紫玲捅来,梨子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同时掌心中一根冰刺已经凝聚!

可就在梨子打算把掌心中冰刺射出的瞬间,却停了下来。

嘭——!

只听见嘭的一声,这个拿着酒瓶子的醉酒汉子直接惨叫了一声——现世报来得快,此时竟是有人在他的背后,同样拿着一个酒瓶子,直接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这一幕震惊了清吧内的所有人,心想这下子恐怕真的没法收场了……这是一个三十来岁,国字胡渣子脸,穿着黑色夹克,眼神锋利的男子。

“混蛋!谁敢打我!”醉酒的汉子此时一摸自己的后脑勺,见手掌鲜红,顿时恶从胆来,“给我揍死这孙子!!”

边上几个混子,此时直接朝着这夹克男子一涌而上。

夹克男子目光淡漠,冷哼了一声,直接一腿踹出,第一个扑上来的混子直接被一脚踹非,跌在了后面的桌子上,把木桌子也压到在地上,就再也站不起来。

此时,只见这夹克男子有一手抓住另一个混子的头发,往下一来,同时抬起膝盖,狠狠地撞在了这混子的脸上。

这人脸门被撞了一下,就连鼻梁都直接被撞歪,鼻子鲜血之流,也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夹克男子简单出手,就放到了两名混子,顿时把剩下的几人吓得失去魂儿,更是酒醒了不少,萌生了退意……可是这夹克男子却并不打算停手。

只见他直接跨步冲出,拳打脚踢,干净利落,不过十来秒间,就把几个大男人打趴了在地上。

把一众的醉酒汉子打趴了在地上,倒地不起之后,这夹克男子才缓缓吁了口气。

他环视了一圈,目光依然的犀利,看的众人噤若寒蝉,纷纷低下头去。

夹克男子此时沉声道:“谁是老板!”

却见一名中年男子,此时颤抖着走了出来——说好的醉酒不省人事,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老板来到了夹克男子的面前,小心翼翼道:“我、我是。”

“把这些人处理掉。”夹克男子冷声道:“交给警察处理,别让我知道你悄悄把人放了,不然我拆了你这店!”

“是是是……”这清吧老板连忙点头答应。

这夹克男子的眼神实在太过锋利,看的清吧老板头也不敢高台。

夹克男子此时冷哼了一声,才朝着任紫玲走来……而任大妈,在看见这夹克男子出现之后,目光就光彩连连了。

……

“你没受伤吧。”

夹克男子此时来到了任紫玲的跟前,深呼吸了口气之后,缓缓问道。

任紫玲摇摇头,“我能有什么事情?”

夹克男子此时左右看了看,似乎确认任紫玲真的没有受伤之后,才点了点头。

但他很快又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样子,“我说……嫂子,你好好的不呆在老马那,跑来这地方做什么?”

“嫂…嫂子?”梨子此时张了张口……这个出场就很MAN的男人,叫任姐嫂子?

“哈哈哈!这么久没见,又壮了啊!二愣子!”任紫玲此时伸手拍了拍这夹克男子的胸膛,啧啧称奇起来,“啧啧,这身材,你老婆还真是好福气!”

夹克男子顿时黑着脸,随即叹了口气。

任紫玲此时朝着这夹克男子的肩膀一搭,看着梨子道:“这家伙是我老公以前的兄弟啦,叫二愣子……不对,叫冷锋!混军队的!是少校哦!”

梨子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在心中莫名其妙地想到,这任姐的老公,外头到底有兄弟……

……

发生了事情,清吧自然是没有办法呆了。

这之后叫来了救护车,把那名见义勇为的青年带走了之后,冷锋才与任紫玲几人,回到了任紫玲下榻的旅馆。

“二愣子啊,你怎么会在这里?”任紫玲此时好奇问道:“你不是调去京城了嘛?”

二愣子……冷锋黑着脸道:“这边的情况你也有点了解了吧?当地的民警还有部队人手不够,我是调派过来增援的。本来今晚打算出来随便走走,没想到会碰到你。”

梨子倒了了一些热茶,给任紫玲解酒用的。

任紫玲抿了一口之后,就拿着杯子暖着手,“这边的情况真这么严重?二愣子,这浓雾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锋正色道:“嫂子,这事情你就别问了,别说我也不清楚,就算是清楚,我也不会告诉你。你知道我们军队的规矩。”

“小气!”任紫玲瞪了一眼。

冷锋不为所动,淡然道:“你留在这里太危险了,明天我让人把你们送走。这个镇子明天就要完成开始撤离了,你们不能继续留下。”

见冷锋半点不讲人情,任紫玲顿时没辙,只好点了点头……这家伙和老马是不同的类型,完全不吃自己死皮赖脸的一套。

“好吧,新年之后的第一个季度奖泡汤了!”任紫玲不由得苦瓜着脸。

冷锋此时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有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

任紫玲随口笑了笑道:“其实也不是,就是打算多赚点,有点安全感嘛。”

冷锋摇了摇头,知道这个女人不打算说,谁也撬不开她的嘴巴。冷锋目光此时柔和了些,“大新年的,你就这样跑出来,洛邱呢?”

“别说了!跟女人跑了!”任紫玲此时气鼓鼓地道:“男人啊!果然是有了媳妇就忘了妈……白养了!”

“哦?小洛邱有女朋友了?”似乎对于这个话题更加感兴趣的冷锋此时换了个姿势坐着,“这小子从小就是个人才。还记得小时候,洛奇大哥把他带来我营地锻炼的时候就是。这孩子自己走进森林迷路了,一个晚上自己呆在森林里头,第二天还好好的,一点也不害怕!”

“那是!”任紫玲鼻子扬了扬,“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大妈脸。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