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五十三章 请帮我也带走

第一百五十三章 请帮我也带走

吱——呀——!

伴随着洗手间门缓缓的打开,一股寒气也在此时飘散而出。

与此同时,一只干枯的,手指骨更是如同枝桠似的手掌猛然伸出了出来,抓在了门板上。

女仆小姐略微后退了一下步,低头看去。

手掌一点一点地把门板往里面移去,昏暗中,一张脸颊部分几乎下嵌脸,此时正一点点地抬起……白发苍苍。

女仆小姐甚至能够清晰地看到这脸上近乎绝望似的眼神。

“哎呀,尼禄小姐,您没事吧?”女仆小姐轻声问道。

“你…你试试……二十天……只喝水……看看……”

“是我的疏忽了呢。”女仆小姐这一刻满脸真诚的歉意,“实在是对不起,您等等好了,我马上去给您准备一些恢复身体的食物。”

女仆小姐说完,匆忙而去,像极了因为犯错而急于补救的样子。

尼禄见状,只好一点点从里面爬了出来……常人断食个七八天,只能通过喝水维持,恐怕早就死去……能够坚持到熬这个份上,自然也是多得这千锤百炼的身体。

可即便这样,这段时间,尼禄每日要承受的痛苦也是几何级数的上升——她身上的伤痛,必须要定时通过药物来压制。没有了药物,只能够强忍下来,这对于身体的消耗本来就是一个极大的负担。

再者,这身体是千锤百炼不假,但越是这样锻炼出来的身体,自身的消耗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值。

……

大堂中,大哲把失魂落魄的太阴子放在了地上——自从被自己捡回来之后,太阴子就一直都是这幅模样。

此时,他更像是认命了一般,垂头丧气地挨着茶几的脚,两目失神地看着墙角的那台老旧的唱机。

“大哲…是吧?”

“嗯,对。”大哲点了点头,他坐前来了一些,问:“老兄,有什么事情吗?”

太阴子举起了自己的爪子,指着墙角的那台老款的唱机,“柜子里面,从左边数过去,第九张碟取出来一下,里面是重了的,多的一张是我特别藏进去的,你能帮我拿出来放一下吗?”

“呃……应该没问题。”

大哲想一会儿,不管是老板还是女仆小姐姐,好像都没有警告过他不要乱动这里的东西——当然,大哲也没有乱动东西的习惯。

他想着只是用唱机放首歌,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并且好奇问道:“对了,老兄,你怎么突然想听歌了?”

太阴子狗无可恋地看着大哲,声音低沉而沧桑,“道爷我生前也算是个体面人……临死之前,要求一些喜欢的东西,也不过分吧?人家死囚最后一顿饭,还能吃的丰盛些。”

“老哥,你到底做过了些什么……”大哲摇了摇头。

不过他是那种答应过就会去做的性格,所以还是朝着那唱机走去。

太阴子此时叹了口气,看着大哲蹲身寻唱片的模样,“老实跟你说吧,我之前真的是体面之人,俱乐部一个大项目的总负责人。”

“是这张吗?”大哲按照太阴子说的,扣出来了一张黑胶碟,并且从套摸出来了一张唱片,“不过只有一张啊?你不是说叠了一张进去的吗?”

太阴子怔了怔,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望着大哲道:“贫道的生辰是每年的农历四月十七,贫道最爱吃的东西是洛阳百芳斋的桂花糕,不过现在估计也已经找不到了,所以超市卖的桂花糕也行……还有快乐水,下面不知道有没有这玩意,最好能多烧几箱,对了《草帽王》结局了的话也记得给我烧一本,不过如果结局了作者又说什么还有新的挑战等着,冒险永不息什么的,那就不用烧了,你去把作者烧了就行……”

听着太阴子滔滔不绝地说着注意事项,大哲就越发好奇这位在自己之前的体面的黑魂使者,到底都做了些啥……是指蓬莱宝库里面的事情?

此时,一些奇怪的声音从走廊传来,太阴子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如入无人之境,根本不在意……大哲好奇看去,看见的却是一名干尸似的,裹着浴巾的女子,正一点点地从走廊爬着出来。

大哲依稀记得这好像是离开之前被关在了洗手间的那位?

大哲看了看此时的尼禄,又看了看太阴子此时的模样……脑中也同时闪过了王虎浑身是翔的事情,猛然打了个冷颤——他听到了厨房方向传来的脚步声。

几乎不想,恍如本能,大哲以最快的速度,把唱片塞入了封套中放好,然后连忙走回到沙发处,危襟正坐。

强大的求生欲甚至驱使着大哲露出了坚硬的微笑,“优夜小姐,你忙完了?”

女仆小姐此时掀开帘子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托盘。

她看大哲此时坐得笔直的模样,略感到了一丝奇怪,“大哲先生,你很热吗?”

“热?没有啊?哦……可能刚运动完吧?刚不是还在蓬莱宝库打了一架嘛……”大哲下意识地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什么时候流汗了?

“柜台有冰水,新鲜的。”女仆小姐微微一笑,“休息一下就好了。”

大哲僵硬点点了点头。

随后,女仆像是没有看见太阴子般,而是走到了尼禄的面前,把托盘上一盘子食物缓缓地放下。

“尼禄小姐,这是我精心给您制作的食物,能够很好地补充您缺失的营养呢……那么,请慢用。”

一盆热量爆炸的混合物。

女仆小姐翩然而去——拿着托盘,朝着书房的位置走去。

大哲瞄着已经离开的女仆小姐的那道背影,又看了看放在尼禄面前的食物——尼禄还是有气无力,干瘪瘪地趴在地上,而食物这时候就放在了她面前的……地板上。

他忽然感觉到了来自女仆小姐的恶意,但此时,尼禄却一点点地伸出了舌头,朝着那碟子中的食物而去。

大哲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唇,感觉自己的呼吸似乎也不由得急速起来。

别吃!!不要吃!!

吃了你就失去尊严了!!坚持住!!

终于,尼禄舔到了盘子上的食物,失去了尊严。

……

咚咚——!

敲门的声音。

当优夜走入书房的时候,洛邱正蹲在了墙角处的沙发上,梳理着洛娅脸上的发丝,目光柔和。

洛娅此时则是躺在沙发上,似乎已经睡去。

“主人。”

洛邱回头,做了个小声的动作。

女仆小姐点了点头,放轻了脚步,无声地把托盘以及茶水缓缓放下,才来到了洛邱的身边。

“她一定很累了吧。”女仆小姐此时也看着这小姑娘精致的脸,“等会,我去收拾干净一间房间。”

洛邱点了点头,随后脱起自己的外套。

女仆小姐见状,就走到了背后,帮着把外套给脱了下来,然后把外套盖在了洛娅的身上。

“你总是能猜到我想做什么。”

女仆小姐回眸浅笑。

洛邱朝着洛娅挥了挥手,空气晃动,整张沙发就被一股看不见的罩子给罩了起来——洛邱这之后回到了书桌前坐下,“对了,那位尼禄小姐怎样了。”

“没什么大碍。”女仆小姐神色自然。

洛邱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追问,他抬起头来,看着优夜,忽然说道:“卡拉法尔。”

书桌旁,正在为洛邱斟着花茶的女仆小姐忽然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冒着热气的茶,很快要满溢而出。

这并不是因为女仆小姐走神了,而是因为她这刻静止了。

“果然……”

洛邱手指忽然在桌子上轻轻一点做着落体的茶水也接着停顿了下来——洛邱此时闭上了眼睛。

俱乐部中,一切都仿佛变成了黑与白,危襟正坐的大哲也停了下来。正把脸埋在盘子食物的尼禄也一下子没有动了,太阴子还是低着头的模样,也是不动。

洛邱轻吁了口气,站起了身来,独自走出了书房。

不久之后,他来到了俱乐部的最低的层,打开了那扇只有他才能够走进去的门。这里的一切一切,与他上一次离开,并无异样——洛邱走到了祭台之前。

此时祭台开始缓缓上升,那根已经镶嵌了金银卡牌的柱子渐渐浮现,洛邱绕着这根柱子走了两圈。

他忽然停下,“这样其实不好,如果连一个能够和我说话的人都没有。”

此地死静,只有洛邱的声音响起。

“除了自由。”洛邱看着眼前的祭坛,目无表情道:“我可以做任何我喜欢做的事情,对吗。”

……

祭台上的柱子缓缓地,缓缓地下降着。

洛邱看着它,后退了两步,接着转身,走出了祭坛所在的这个房间,再次回到了书房当中。

当他坐下的瞬间,一切又恢复了流动,花茶依然冒着热气,能够让人安宁的花香逸散开来。洛邱看着此时优夜的侧颜……终于,优夜的手腕一摆,茶壶摆正,一杯已经斟了八分满的花茶便已经完成。

“出门前摘了点新鲜的,主人尝一下。”她把茶杯端来,走到洛邱的侧边,俯身把茶杯放下,脸上没有任何的异样。

洛邱禁不住把手伸出,就这样抚上了优夜的脸颊……女仆小姐一怔。

“主人?”

女仆小姐因此转过了身来。

洛邱此时贴入了女仆小姐的环抱之中,像是孩子,似是想要索取一些什么。

耳朵贴在了女仆小姐的身上,也似乎想要倾听着什么。

她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双手轻柔地抱着自己主人的头。

如此相拥着。

……

好久。

洛邱才深呼吸了一口气,把优夜放开,歉然道:“我好想失态了。”

“主人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优夜摇摇头,她的宽容完全凌驾在她的礼仪之上……只是对眼前这位主人的宽容。

“我只是……”洛邱似乎恢复了正常,他看着优夜,眼神与以往不同,“就是突然想要抱抱你,而且想着,你应该也不会拒绝我……现在看来,我确实没有被拒绝。”

太多服从的宣誓并不需要,女仆小姐此时只是牵起了洛邱的手掌,放到了自己的胸前,紧贴着,柔声道:“优夜,只属于您。”

“只要,我还是这铺子的老板?”洛邱忽然问道。

女仆小姐却道:“如果……请把我也带走。”

终有一天,有那么一天,在这份此刻涌出心头,而又不断冷淡下去的感情之种彻底消失之前,可以真正地去……爱上你。

“再陪我一会吧。”

……

……

墙壁上的摆钟一下一下地摇摆着,滴答滴答的声音,充斥在大堂的每一个地方。

优夜离开的时候,把洛娅也带走了,去为她布置新的房间。

洛邱从书房走了出来。

尼禄已经把盘子上的食物吃光,甚至舔得十分赶紧,这会儿正靠在了柜台处,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但气息好看了一些。

大哲见到老板出来了,张了张口正准备打招呼,洛邱却摆了摆手,让大哲停下。

他来到了尼禄的身边——尽管把盘子的食物吃得十分的干净,脸上也没有食物的残渣,但俨然也残留了一下的油渍。

“实在很抱歉。”

伴随着洛邱的声音响起,尼禄的身体也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着——恢复到她之前的状态,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

她的那一身伤痛依然还在。

洛邱取出手帕,亲手给尼禄擦拭着脸上的油腻,“下一次的交易,我会给尼禄小姐一个合适的优惠……很抱歉,我只能给出这样的补偿。”

尼禄这会儿睫毛动了动,恢复过来的她,此时看着洛邱,忽然道:“老板,你对我这么好,就不怕那天你家的女仆小姐悄悄把我从各种意义上都抹去?”

“尼禄小姐说笑了。”洛邱微笑道:“我们又怎么会做出伤害客人的事情……即便是无意中造成了损失,我们也会第一时间做出赔偿的。”

尼禄笑了笑。

她伸到了洛邱的耳边,轻声道:“为了活命,我可是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哟。”

“这是尼禄小姐您的个人自由。”

“那好。”尼禄此时眯起了眼睛,“我还是觉得不安全,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卖身。我卖掉我自己,然后成为你的人。不能拒绝的吧?顾客的要求……而且,你还说,给我一个优惠。”

……

边上的太阴子此时忽然动了动,目光可怜地看着尼禄……这傻妞以为这样就没事了?

怕是不知道在黑的女仆的统治之下,是何等的恐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