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五十八章 阴影

第一百五十八章 阴影

古语有云,皇帝是天之宠儿是龙的化身,故称真龙天子。

自然,此真龙非彼真龙……真龙天子只是一种抽象的形容。但即便只是抽象的影响,也已经足够凸显皇帝身份的尊贵。

亦有天子得真龙护体,百邪不侵之说——而这里所说的真龙,其实就是龙脉。每个皇朝都有着它独特的龙脉,或大或小。一朝之主,便是这当朝龙脉气运的载体。

龙脉兴则国运强,龙脉衰则国亡,天子亦亡。

作为曾经大秦帝国的公主,在那位千古一帝的膝下承欢过的初阳,自然有过最直观感受帝皇龙气的时候——这不是风水术士的本事,只不过是自身的见识到了,遇见了就自然知道。

可正因如此,才会让初阳公主感觉到不可思议——眼前这个把自己从墓室中带出来的邪异男子,身上竟是隐隐地有着那皇朝龙脉之气的庇护。

正当初阳公主震惊于宋家来历之时,宋昊然身周的云雾却猛然间再次翻腾起来——除了那些淡金色的龙气若隐若现之外,此时竟是再次出现了另外一种奇异之力。

金色火焰——如同烈阳般的金色火焰,此刻同时在宋昊然体外的云雾中时不时跳动着!

初阳公主只感觉到这股金色火焰似蕴含着磅礴的力量,那金色火焰跳动的瞬间,甚至让初阳公主心神鼓荡,气血不稳之感觉——她虽然虚弱,但神魂其实无比的强大,因为一直沉睡中石棺当中,是依靠某种锤炼神魂的秘法,才不至于让自己因为沉睡太长的时间而疯掉——正因为神魂如此的强大,她才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股金色火焰潜藏的恐怖之力……仿佛蕴含了一丝天地间难以言明的伟力!

不管是帝皇龙气,还是这股金色火焰,都是世间无比难得的强大之力,此刻竟是都击中在眼前这男子的身体当中,着实是让初阳公主无法维持从容——如宋昊然这样的奇特命格,若是放在古代,怕不是一颗乱世妖星。

初阳公主本以为这已经是宋昊然的极限——可此时,宋昊然的体内再次爆发出另外一股让她心惊胆颤的力量。

“神性!!”

天地有神灵,神灵有性,谓之神性……一种自由神灵才拥有的特性!

这一丝神性虽然微弱,却毫无疑问是正在的神性——神性此时同样游走在宋昊然的身周。

而金色火焰,似是想要吞噬这一丝神性似的,不断地追逐着它,而宋昊然体内最先出现的帝王龙气,却漫不经心似的缓缓流动着,仿佛对金色火焰与神性置之不理,却有成为了这两股抗衡之力一个缓冲的地带。

帝皇龙气,金色火焰,以及神性,三股强大力量,此时竟是形成了一种奇特而微妙的平衡。

而宋昊然此时却神色平静,悄然地把通天浮图的功法,直接推进到了第七重的境界……通天浮图的第七重,似乎已经是宋昊然的极限——或者说是这第一次修炼的极限。

他体内白色的云雾,此刻伴随着他的呼吸,疯狂地被吸入了他的身体当中——而相互纠缠着的帝皇龙气,金色火焰,神性,也渐渐隐去。

宋大少吁了口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火焰般的跳动,随后恢复了清晰……宋昊然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骨骼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与此同时,他的脸颊,脖子上竟是有一片片的硬壳般的物质破裂掉落。

宋昊然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鼓动体内那股新得到的奇妙力量,顿时把体表外的这一层‘壳’抖落下来。

就像是脱去了凡人之躯般,宋昊然从未如此时般,感觉自己体内好像每一个细胞都有着一个疯狂运转的引擎,充满了力量。

“这就是修武得到的力量?真神奇。”宋昊然十分满意地感受着体内崭新的力量,“初阳公主,多谢指点了……初阳公主?”

初阳公主却不知何时转过身去,并且低声骂道:“登徒浪子!”

宋昊然低头瞄了瞄——震碎了体表污垢的同时,似乎把衣服也一同震碎裂……看着恼羞的初阳公主,向来随性的宋大少忽然坏笑了道:“糟糕了……按照我们现在的礼法,男子的贞操也十分重要。如此……我便失去了贞洁,已经娶不了妻子。公主殿下,责任请负起来啊!”

初阳公主猛然转过身来,一脸诧异道:“此话当真?这世俗礼法竟然……你…你竟敢欺骗本宫!”

初阳公主不得不再次转过身去——宋大少丝毫不加以此刻的暴露,脸上自然是那一丝坏笑,初阳公主怎能还不知这无耻之人乃是胡说八道?

“没准以后就是真的了。”宋昊然哈哈笑了两声,“等我什么时候足以影响世界的时候,没准脑袋一抽就会推行下去呢?”

“痴心妄想!”

宋昊然也不在意,只是随意地把衣架上的浴袍给披着,便朝着房门走去——此刻的他耳目聪慧,即使隔着门,也能够清地听到房门外边的脚步声,人声,甚至呼吸声。

老爹和宋樱就在门外。

宋天佑十分诧异地看着宋昊然穿着浴袍出来的模样……这样宋天佑不由得张了张嘴唇。

“别乱想,我什么也没搞。”宋昊然没心没肺地耸耸肩,“生孩子的事情,还是让宋樱来吧。”

宋樱小姐在宋老爹的背后,朝着宋昊然竖起了中间的手指。

“昊然,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宋老爹自当听不见这厮的腔调……好想抱孙子或者曾孙啊。

不过,儿子是自己生的,自然能够察觉得出来宋昊然不同的地方。

“应该是好事。”宋昊然此时正色道:“先不说这个了……外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樱瞄了一眼房间内,却没有看见那名古装女子——这个女人自从被宋昊然捡回来之后,就一直是宋昊然在看管,别人根本无法接触。她只好飞快地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浓雾扩散加剧了?”宋昊然皱了皱眉头,“那两个盲先生请来带路的高人怎么说?”

“他们外出打听情况了,但是还没有回来。”宋天佑摇摇头道:“目前,我让人守在这里,什么地方也不要去。”

宋昊然点了点头。

这之后,一家三口稍微商量了一下,但是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之后,就结束了这个短暂的家庭会议。

宋昊然当然不打算放着初阳公主这样好的资源而不去挖掘。

他再次来到了初阳公主的身边,开门见山道:“公主,外边的浓雾扩散,你应该早就清楚了吧?”

初阳公主点了点头。

她可以说是一直没有休息过,全程看着宋昊然的修炼,自然也注意到了浓雾的扩散。

宋昊然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咱也不说别的……公主殿下,这在浓雾中行走之法,你是不是也应该教给我了。”

浓雾行走,其实一直难不倒宋昊然——不说现在,就算是还没有修炼《通天浮图》之前,宋昊然本身就有着在脑中构建附近地形立体三维图的异能。即使是在黑暗中,他也能够行走自然,更何况只是浓雾当中?

但只有他一个不行,因为他此时算是拖家带口,自然需要考虑到各个方面。

但初阳公主并不说话。

宋昊然淡然道:“等此事结了,我家人安全离开之后,这随侯珠我自然会双手归还。”

初阳公主严重闪过一丝冷意,冷笑道:“你就不怕,随侯珠归还之后,本宫就杀了你?”

“我对公主来说,应该还有利用价值吧?”宋昊然从容道:“公主在现世醒来,诸多不便,宋昊然愿当公主马前之卒。公主不用担心我会做什么背叛的事情,毕竟我还要公主指点我修炼《通天浮图》。为此,我也自然会尽心尽力地帮你。利益结合,各取所需,不正是最牢固的契约吗。”

最牢固,但也是最脆弱的契约。

初阳公主的神魂无比强大,便是目光都有着摄人心神之力。此刻她直视宋昊然,宋昊然也不闪不避,丝毫不以为动,意志之坚定让初阳公主暗自吃惊。

她蹙了蹙眉,叱喝道:“在此之前,还不速速换掉你这一身浪荡的衣物!”

宋大少微微一笑,直接去更衣间换掉了浴衣,这之后初阳公主便开始传授雾中自由行走之法。

但此时,宾馆内的所有人,并没有发现,在那浓雾当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黑影……似乎是一座大山。

……

……

两名管理局来客,被冷锋带入到了体育馆的某个房间中的时候,冷锋还没有完全消化掉所有的信息——不过这两人的来历应该不假。

但不管管理局此番出手到底为何,浓雾中到底有着什么,对于冷锋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把当地的民众撤离。

“两位,粗略估计,现在体育馆内的民众大概有三万余人……单凭两位,是不是有点太?”

“呵呵,冷锋少校不必担心。”其中一名男子呵呵笑道:“只是寻路之法而已。这路上没有什么危险。只要赶在这扩散速度之前撤出浓雾地区,到了外边,还不简单?”

这确实是,到了浓雾地区之外,又回到了文明世界,各种交通工具能够使用的情况下,撤离就显得简单得多。

但冷锋却想起了早上的那件恐怖的事情,当下便道:“两位,这路上真的没有危险吗?”

大概是感觉到了冷锋话中有话,“冷少校,此话怎讲?”

冷锋把发现了尸体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

这两名管理局之人对视了一眼,纷纷皱了皱眉头,“冷锋少校,这些尸体,有没有搬运回来?我们想亲眼看一下。”

“请跟我来。”冷锋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早上第一批撤离的队伍,少说也有两三百人,碍于现在条件的简陋,并没有全部带回——冷锋只是命人带回来了部分的尸体,还有那名生还,但是已经发疯了的士兵。

当这两名管理局的男子看见那些装入在睡袋中,铺排在体育馆一间器材房间地上的时候,脸色似乎凝重了一些。

尸体的脖子上有咬痕,应该是从这个地方被取出了鲜血,同时尸体极为的冰冷。

“好强的寒起……还有一股妖力残留。”

“不仅如此,他们的精气神都被一瞬间吸干。”

“寒系的妖力,还需要吸食生人鲜血……似乎没有哪一个妖族的特性是符合的。”

“可能是某个新生的妖族,借此混乱之际出来疯狂……我们还是正事要紧。”

“也对……”

冷锋只见这两名男子的嘴唇微动,却听不见二人说话的声音,根本不知二人交谈了些什么东西。

好一会儿之后,这二人才走到了冷锋的身边。

“冷锋少校,这些尸体我们查看过了。”其中一人正色道:“如果我没有看出的话,应该是一个在我们通缉名单上的妖怪所作所为。不过冷少校放心,这妖怪并非我们的对手,若是碰见了,我们直接收了得了。”

见二人如此笃定,冷锋也无法说些什么……毕竟他对于这个‘有关部门’所知甚少。

但是大官的圈子中也流传着这样的话:管理局属于见官高一级的特殊人士,若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能配合的就配合……错不了的。

“有两位的保证,那自然是最好。”冷锋点了点头。

“那好。”这二人点了点头,随后又道:“事不宜迟了,这浓雾的扩散速度恐怕还会加剧,我们必须尽早把民众撤离。劳烦冷少校组织一下,我俩这就为你们引路。这之后,我们还要支援别的地方,闭紧灾区范围实在太广,而我们人员也有限。”

“有劳两位了!”冷锋点了点头,立马转身离去。

管理局的二人,此时看着离去的冷锋少校,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古怪的微笑。

¥¥¥¥¥¥¥¥¥

PS:无责任推书《我,神明,救赎者》,不好看不要打我,好看……好看也不关我事,没有PY交易,以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