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是宋昊然,现在慌得一……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是宋昊然,现在慌得一……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太长,那两名宋家的暂时很快就再次返回,并且带回来了老爹和宋樱安全的消息,并且说宾馆那边的人在宾馆发现了一个地窖,为了安全起见都已经躲入了地窖当中。

老爹出来走南闯北,风风雨雨,经验丰富,只是这几年逐渐把佣兵团的生意交给了宋昊然打理,退居二线而已,临场指挥的能力还是十分的充足。

宋昊然外表依然看不出什么,只是内心却暗自放松了不少——一个比较让人高兴的消息,也从一名外出打探的宋家战士口中带回。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宋昊然也派出了几名战士,在附近搜索一下。

发现了那些失散的宋家战士留下的暗号。

宋家的佣兵团,在地下世界,辗转在世界各地战火纷飞的地方,类似热带丛林,荒芜沙漠之类的战场也是时有碰见。为此,宋家人自然有一套独特的用来分辨敌我的暗号。

出来搜索,最怕的自然是毫无结果。此时有了队友的消息,带出来的好几名战士都精神一震。

他们几乎没有父母,宋天佑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他们没有兄弟姐妹,村子中一同训练,一同从学堂走出来的就是大家的兄弟姐妹。

前往暗号所在的地方十分的顺利,众人再次根据暗号的指示,在‘天视地听’之术的帮助下,甚至没花多少的力气,就成功找到了几名宋家战士所藏身的地方:一家小镇内的医疗站。

医疗站的旁边就是小超市——有基本的药物供应,也有食物的来源,浓雾的天气虽然恶劣,但并没有影响躲藏在这里的几名宋家战士的心情——毕竟,为了埋伏目标,潜伏在沼泽当中几天几夜,也是常有的事情。

当宋昊然突然撬开了医疗站的某一扇门的时候,藏身在这里的几名战士,这会儿正在用酒精灯靠着棉花糖当作零食打发时间。

骤然破门的声音,让众人一阵的紧张,纷纷以最凌厉的速度抄起了家伙,甚至还有反应超一流的,瞬间就朝门口位置开了一枪——可是当他看清楚门口处的人是谁后,顿时一阵的惊恐。

而更为让人吃惊的是,面对着这突然而来的子弹,宋昊然只是微微偏了偏头——一种突然间的摆动。

子弹从他的耳边飞掠而过,随后射入了他身后的天花板上。

宋大少此时吹了个口哨,随后把门重新关了起来,然后扭头大声道:“别紧张,我没事!”

说着,宋昊然才又在门上敲了两下,然后打开了门,笑了笑道:“Hello!Everybody!”

那名最先开枪的战士此时张了张口,随后才重重地吁了口气,翻了翻白眼道:“军师,你就不能不要躲过所有的警戒,来卖弄你的技术吗?”

“这样比较风骚嘛……警戒线做得还算不错,没有生疏!不过你差点一枪把我人生的大结局打出来了。”宋昊然哈哈一笑,“好了,都别赖着了,出来吧,接下来还要找其他人,我找到了在浓雾中行动的方法。”

众人一听,纷纷收拾好装备,在不到十秒的时间,已经整装代发。

可就在此时,宋昊然却听到了外边传来的另外的枪声!

初阳公主一直跟着宋昊然,随着宋昊然走入了医疗站当中,当外边枪声响起的瞬间,她同时皱了皱眉头,看向宋昊然:“小心点,外边似乎来了高手。”

“有多高?”宋昊然下意识问道。

初阳公主颇为凝重道:“不好说。”

宋昊然怔了怔,随后皱了皱眉头,期时,屋内的几名战士已经走出,纷纷看着宋昊然……宋大少这会儿闭上了眼睛,数秒之后才再次打开,飞快点选着几人,“右边楼道去一个,左侧的走廊也去一个,带上狙击……你留在这里,布置一下,等我的指令……剩下的,跟我来。”

……

地方是医疗站的大堂。

当宋昊然一行赶到这里的时候,眼前的一幕,不禁让宋昊然等安置抽了一口凉气。

这次出来的一共七名的宋家战士,此时他们纷纷倒下,有身体撞入了墙壁当中,砸得墙壁碎裂的,也有被打入了头顶上天花板的……脖子还开在天花板上中,身体就这样吊挂着,鲜血滴落的。

而此时,最后一名还在挣扎的宋家战士,额头这是被一只大手所捏着!

“你这个怪物!!!”他疯狂地扣动着手中冲锋枪的扳机。

子弹不停吐射,数十发的子弹,尽数打中——打中那那大手的主人,一名魁梧的古装男子。

但与此同时,这位宋家战士的脑袋,也直接让这名魁梧壮汉捏碎!

壮汉把这名宋家战士随手仍在了地上,随后深呼吸了一口气……那些射中了他身体的子弹,此刻竟是一颗颗地被他的肌肉挤压着排出。

或者,子弹原来就没有射入他的身体当中,只是让肌肉夹着。

“这就是现代的武器啊……威力还算不错。”这壮汉此时颇为感兴趣似的,把死去的那名宋家战士手中的冲锋枪捡了起来,仔细地翻看着,“记得从前也有突火枪,原理似乎差不多……呵呵。”

冲锋枪在这壮汉的手中,忽然被折断,他缓缓扭过头来——此刻,宋昊然缓缓从走廊中走出。

宋昊然看到了这名壮汉,也看到了在壮汉身后的一名绝色女子……还有一名身穿着龙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脸色颇为苍白,但身上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

宋家大少扫了一眼那些倒下去,失去了呼吸的宋家战士们,脸色平静,反而轻笑了一声,“今天是什么日子呢……古装剧拍摄的好日子吗?”

那壮汉与他身后的绝色女子俱都是颇为惊讶地看着宋昊然的出现……而此时,那黄袍男子病恹恹的神情也颇为一振,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黄袍男子轻声道:“日角龙颜;天日之表,龙风之姿……好一个帝王相,好一个天命相!没想到,千年之后,朕的后人,竟还有天命子相的子孙!”

一种奇特的冲击,此时让宋昊然有种忽然间有种昏眩的感觉……他略微用力地甩了甩头,挥去脑中那昏眩之感,皱着眉头,“你们是什么人?”

那黄袍男子却淡然道:“你可是宋家后人?”

宋昊然没有说话。

黄袍男子又道:“你既是宋家后人,那是否知道宋家人的真正来历……朕乃你的先祖。”

“先祖?”

“是的……所有宋家后人,俱都是朕之子孙后代。”

黄袍男子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似的,此刻宋昊然的眼皮微微垂下……只见那黄袍男子此时脸色慈祥,缓缓张开双手,“你既然是朕的子孙,还不过来朕的身边……重归朕的膝下?”

宋昊然似乎是十分勉强地踏出了一步……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挣扎的神色,但这一丝挣扎之色瞬间抹去。

他变得脸色呆滞,一步步,缓缓地走到了这黄袍男子的面前。

那黄袍男子此时更是满意,含笑点头道:“气血如狼烟滚滚,很好,很好……真的是朕优秀的后人!”

宋昊然依然毫无表情地站着。

黄袍男子此时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紫气……这紫色的气息渐渐染黑,他的双目更是刹那间也同时染成了黑色,显得诡异——与此同时,他伸出了手掌。

只见那手掌掌心之中,此刻竟是猛然裂开了一道口子——竟是出现了一张布满了利齿的掌中之嘴!

这恐怖的掌心,此刻缓缓地伸向了宋昊然……眼前,就像是正在发生着异常恐怖的仪式般。

但就在黄袍男子的手掌即将要贴到宋昊然心脏位置的瞬间……宋昊然的目光忽然一亮,这之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了手枪,枪口对准了这黄袍男子掌心中的怪口!

嘭——!!

子弹破膛而出的声音!!

黄袍男子的手掌此时顿时收回,他脸上露出一丝吃痛的神色,并且抓紧了自己的手腕……与此同时大怒!

他身边的壮汉见状,二话不说,一臂横扫,宋昊然反应也极快,双臂齐齐收拢举起护在身前,可这壮汉挥臂的力度异常的恐怖。

宋昊然硬是让这一扫之力,撞的连连后退……直到撞向墙壁的时候,才得以停下。

“你一直醒着?”黄袍男子此时冷哼一声。

却见宋昊然这会儿甩了甩双臂,满脸邪气,“毕竟我也不想这么快迎来人生的大结局啊……那么,你说你是我的老祖宗?这就有趣了……我家的老祖宗居然诈尸了。”

“大荒吞天诀。”

冷不丁地,一道清脆的女声缓缓传来……这是初阳公主的声音。宋昊然已经听惯,这会儿并没有惊喜,倒是黄袍男子三人,听到了这道声音……或者说这声音所说之事后,俱都是脸色微微一变,齐齐看着那走廊处。

初阳公主目无表情地走出,打量着黄袍男子,淡然道:“你修的是《大荒吞天诀》……天下邪功之首,修炼者六亲不认,以亲人为鼎炉,越是至亲者,带来的力量便越是强大。如此泯灭人性的邪功,想不到还有人会练。”

“以亲人为食?”宋昊然此刻也不由得露出吃惊之色……他更相信这位初阳公主。

只见初阳公主皱眉道:“修武与修道不同,修武之人讲求一身强大的气血,可纵然肉身能不断突破,让气血生生不息,当终究有个极限。在打开人体终极宝库之前,还是会衰败……当然,也有各种各样的方法可以延长修武之人的寿命,亦有一些天生血脉强大的人类,寿命能长些,但也远远不及修道有成的道人。不过修武好处也是有,比如说能早早获得强大的力量,但自身的气血也会在武道修炼到生生不息之前损耗极多……这项邪功,当初创造出来,就是用来补充那先天消耗的气血……用同源至亲的气血来补充自身,并且没有任何的排斥,因此才被列为当世邪功之首……”

“呵……你知道得不少啊?”那黄袍男子旁的绝色女子浅浅一笑。

初阳公主不为所动,“《大荒吞天诀》曾有过修炼有人的魔人,后被轩辕宫讨伐。而这本邪功也应该被毁去才对……当然,轩辕宫若是要收录,也并非没有这个可能。但本宫奇怪的是,轩辕宫为何会让这样的邪功流出?”

黄袍男子却深呼吸了一口气,那脸上紫黑之色渐渐隐去,只是脸色似乎更为苍白了一些,“你二人,把此子给朕擒来……至于这位姑娘,似乎来历不凡,也给朕拿下。”

这原本就是在道妖两界翻起过腥风血雨的魔头。

闻言,公孙无我狞笑了一声,“姑娘你好像知道轩辕宫很多秘辛啊……真想和你好好讨论一下。”

初阳公主闻言,冷哼了一声,一侧身,“无礼之徒……宋昊然,还不给本宫好好教训此人?”

宋昊然眨了眨眼睛……刚才挡了这壮汉一臂,手骨似是折断了般,别看他模样轻松,可其实痛得几乎要死。

要怎么打才好呢……

但就在这瞬间,公孙无我与宫繁星,以及那黄袍男子却齐齐脸色微变……初阳公主也在瞬间皱起了眉头。

宋昊然此刻心血来潮,一股强大的危险让后背顿时发凉,几乎如同本能般,他直接飞扑而出,抱住了初阳公主,在地上滚开!

“尊上小心!”

公孙无我与宫繁星也同时高呼着,二人守在了黄袍男子的身边!

只见此刻,一道青光破开了医疗站的天花,狠狠地斩落……巨大的气浪,瞬间掀翻了这里所有的一切!

那青光落下,更是分化成为了无数细微的青色剑芒,再次四射而出,不过瞬间,医疗站的大堂就已经被刺得千疮百孔。

而那被破开的天花板上,一道白衣人影,在空中缓缓落下。

她持剑而来,脸色清冷,但目光锋锐,如同出鞘的利剑……她很快就在这里搜寻到了宫繁星与公孙无我的身影。

只听得她此时冷漠道:“总算找到你二人了。”

“是你……”宫繁星张了张口。

这白衣的持剑女子,赫然是……秦初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