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九章 有烟无伤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有烟无伤

手臂用力地推开了压在身上的一块碎石,宋昊然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初阳公主——并没有什么受伤的地方。

不过有一点不好……随侯珠,不知道何时已经落入了初阳公主的手中。

大概是飞身把她扑下的瞬间——初阳公主此时正用玩味的目光看着宋昊然。

宋大少这会儿却深呼吸了一口气,深情道:“公主,你已经看过我的身体……要对我负责啊!”

“你若还不起来,本宫便把你碎尸万段。”初阳公主只是冷笑了一声。

宋昊然耸了耸肩,把压在了身上的碎石继续推开,同时打量着医疗站大堂内的情况——毫无疑问,因为把白衣持剑女子的突然杀入,让这里显得有些混乱起来。

不过本着敌人的敌人有可能成为朋友的原则,宋昊然还是暂时按兵不动——走廊处,几名宋家暂时一直埋伏着,此时看见了宋昊然的眼神,便更为小心地埋藏起来。

另一处,其实宋昊然与初阳公主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黄袍男子,公孙无我以及宫繁星的目光,只是他们此时暂时无暇顾及。

面对着这名白衣女子……秦初雨带来的压迫感,黄袍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此女是谁?”

宫繁星微微一笑,“尊上,此人便是我曾与您提到过的那位太白的弟子……相传此女曾为妖族中天狐一族,本身已是八尾天狐,但却甘愿舍弃妖身,脱成凡人之躯。我与她找些时间有点小小的恩怨,没想到这小女娃,倒是穷追不舍了。”

黄袍男子点了点头,淡然道:“既然如此,那就交由你来处理吧。”

宫繁星点了点头,随后转向了秦初雨,媚笑道:“小女娃,这么快就又来找妾身给你喂招了吗?太白的剑你虽说学了几分,不过火候还不够呢。”

秦初雨冷笑了一声,没有多少的表情,只是缓缓挥动手中的古剑青莲剑歌。

剑吟之声清冽,好像涤人心泉的翠竹敲击之声……医疗站内,四处游动着数之不尽的青芒,竟是一缕缕的实质剑气。

宋昊然对于这些剑气只感目光迷离,隐约觉得它们的锋利,但初阳公主却脸色微微一变,露出了凝重之色。

那边,宫繁星与公孙无我也读出了这些剑芒的不凡之处。

宫繁星顿时眯起了眼睛,“短短时间,又有长进了。”

秦初雨此时却淡然道:“有件事情,你可能误会了……这把剑依然还是我师父的剑,我最多只能勉强发挥它威力的十之一二,而且还只是现在。”

“呵,小女娃,这是要找我拼命了吗。”宫繁星从容说道……在蓬莱宝库中,秦初雨尚未能把青莲剑歌激活到这种程度。

如见剑气之强,实在是让宫繁星不得不想秦初雨是否通过什么秘法,强行提高了功力之类——当然,这样强行提高功力的秘法,往往也伴随着极大的副作用。

“拼命?”秦初雨摇了摇头,“我本就可以发挥到这种程度……我说你误解,只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当时在蓬莱宫广场外,到底有谁。”

并非秦初雨当时不想最大程度地发挥出她是能够掌控青莲剑歌的威力——只是当时的青莲剑歌压根就十分抵制,极为不情愿。

虽说对于青莲剑歌的这种行为诟病不以,但毕竟是自己师尊的佩剑,秦初雨也无法说些什么。

但此时不一样……因为某位老板不在这里的关系,青莲剑歌的傲气一瞬间就又回来了!

“上次,不过是青莲剑歌千分之一不到的威力……”秦初雨冷哼一声,青莲剑歌挥剑扫出,那游离在四方八面的青色剑芒,一瞬间便齐齐停下,调转枪头,纷纷指着宫繁星!

“呵……我倒要看看,你这太白最疼爱的弟子,到底得了他几分的真传。”宫繁星身上瞬间涌出了几位庞大的真力波动。

她曾所在的门派,也是极少数以武入道的门派!

“无我,看好尊上,我来会会这小女娃!”说着的瞬间,宫繁星冲天而起,一瞬间冲上了医疗站的上空。

秦初雨紧跟而上,那成百上千的青色剑芒,这瞬间也是冲天而去,极为壮观!

宋昊然此时吹了小口哨,手掌从眉头上放了下来,“看来是真的仇家上门了。”

宋昊然其实很懂得审时度势……每一次出任务都会有可能碰上突发的事情,虽说平日吊儿郎当,但如果无法确保或者尽量在危险中保存己方人手,他也不可能渐渐得到宋家战士的的认同。

此时,白衣女子的出现叫阵,带走了黄袍男子一方的其中一个,自然是为宋昊然减轻了不少的压力——剩下自称老祖宗的黄袍男子与那名壮汉公孙无我了。

或许秦初雨此时较之在蓬莱宝库中强大了不少,但是公孙无我却信任宫繁星依然能够及解决——那名,来自黄袍男子的命令,公孙无我还是决定执行下去。

他需要这黄袍男子好好活着。

公孙无我此时冷笑了一声,身影一闪而出,这种从极静到极动的速度,让宋昊然始料不及——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感觉身侧已经有一股劲分袭来。

公孙无我一记十分简单的鞭腿弹出,宋昊然只能勉强收拢手臂挡住……这还是因为他自身拥有的一种超强的直觉。

直觉,已经超出了他本身的反应能力,才能当下公孙无我这出其不意的超快一击!

“你是一个不错的战士!”公孙无我此时狞笑了一声,“放心,我不会把你打坏的……毕竟,你还要为尊上奉献你的一切,死掉了就太可惜了!”

宋昊然虽说硬吃下了这一记的鞭腿,但终究是难以抵抗公孙无我的强大力量,身体再一次被扫得直接撞入墙壁当中。

闻言,宋大少用手指抹去嘴唇处的血迹,“猫戏老鼠的游戏……看来我这次是老鼠了。”

公孙无我捏了捏拳头,同时悄悄地留意着初阳公主的动静……却见初阳公主此时对此不闻不问,似乎对于宋昊然的生死毫不关心的样子。

公孙无我此时便再次对宋昊然出手。

宋大少深呼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动手死扛的时候,耳边却忽然听到了初阳公主的声音。

——放松你的精神,什么都不要想。

但让公孙无我意外的是,这一次宋昊然竟是又一次成功抵挡住了……不仅仅如此,宋昊然身体甚至还诡异地扭转着,以一种刁钻的角度,一拳打向了他的气海穴!

这一拳的力量,不足够破开公孙无我的护体真力,却让公孙无我愣了愣……因为他在这瞬间,感受到了这一拳中蕴含的接连九道的劲力。

劲力一重叠一重,最后九重相叠,威力已经不凡!

“凤舞九击?”公孙无我皱起眉头,诧异道:“你…你也会轩辕宫的武学?”

宋昊然没有回答,此时再一次以极为精妙的方式出拳,依然是那奇异的发力方式,打了公孙无我一个措手不及——宋昊然第一次逼退了公孙无我。

宋大少此时并没有高兴的地方——因为此时,虽说出手的是他本人,但并非他本人的意志在主导。

因为……这是初阳公主,暗自地控制着他的身体!

仿佛他的大脑,此时住入了另外一个人……初阳公主。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好像初阳公主的意识进入了他的身体,并且彻底取得了他身体的控制权一样。

不管是此时体内真力的流动,还是用来攻击公孙无我的技巧,这一切都像是经过千锤百炼般!

只见此时,在初阳公主意志的控制之下,宋昊然双掌舞动,竟是翻出了无数的掌影!

面对着着无数的掌影,公孙无我首次出现了认真的神情,“玲珑掌、干天龙爪手、飞星九转印、先天八卦乾坤掌……”

公孙无我的口中,一连串地说出了十数种不同的武学的名字,甚至当中还有他辨认不出来的……让公孙无我兴奋的是,这些掌印并非徒有其表,而是每一道的掌印都已登堂入室!

他本是一个武痴式的人物,如今一次性能够见到十几二十中精妙绝伦的掌法——有人能够在瞬间同时使出如此之多不同的掌法,并且还在凤舞九击这种奇异技巧的加持之下的掌法,实在是让他那战斗的本能一瞬间高涨了起来!

公孙无我大笑了一声,一拳直接打出,磅礴的霸气如同吞天的猛虎,把那疯狂的掌印一道道直接摧毁过去!

只是宋昊然双手挥出的掌印,也越发的复杂,越发的密集,仿佛无穷无尽似的……单纯的力量无法封住公孙无我的拳头,却硬生生以高超的技巧,让不同的掌法汇聚成为一张大网,硬生生把公孙无我给‘缠’着,让公孙无我一生强悍的功力,愣是没有尽情释放的机会!

“好小子!这打发怎么像个娘们!是男人,就痛痛快快与本大爷大战三百回合!!”公孙无我怒喝了一声,爆发的真力,瞬间挣脱了这张掌法的大网!

这本来就是娘们在和你打!

宋昊然心中暗自想到——不过此时他也没有时间和公孙无我打嘴炮。

身体虽然是初阳公主在控制,但真力的运行方式还是他自己的身体在运转,甚至包括哪些精妙的掌法。

宋大少正在以自己惊人的记忆力,疯狂地记录下此刻身体的每一个动作,真力的每一分运转的轨迹,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但宋昊然此时不在挥掌,反而是在公孙无我的身边游走起来,有事一连串不同的的奇妙步法使出,当中的切换如同行云流水,没有半点的晦涩之感,更是无迹可寻!

公孙无我什么时候打过这么憋闷的架,明明空有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愣是被一个公里低他至少两个档次的家伙逼得昏头转向,不禁恼羞成怒!

“干你娘!!!!”

只见公孙无我怒吼一声,这拳头不再打向宋昊然,反而是重重击打在地板之上!

瞬间,大半的医疗站因此而陷落,碎裂的地板,让宋昊然的步法一下子被打乱,公孙无我极快地抓准了这个机会,一拳轰向了宋昊然的胸膛位置!

这结结实实的一拳,宋昊然避无可避,直接被轰如了医疗站的残骸当中——公孙无我此时凶性已经被激发出来,二话不说踩着空气冲入医疗站的残骸当中,“哈哈哈哈,小子,你不是很能折腾!再给本大爷继续折腾!!我看你还有多少招数能使!”

而此时,因为公孙无我这大范围破坏的一圈,退到了医疗站下陷边缘的初阳公主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并且徐徐吐了口气,“惊世拳练到这分上,也算是奇才……走的是霸道吗。”

至于宋昊然,她已经不再关系。

这个男人虽说把她从地宫当中带出,但对于初阳公主来说,最对只是一个可以利用,并且有些价值的现代人。

帝王之相虽好,身上更有奇特的异力也罢,不能活下来一切都是空的……自古以来,拥有帝王之相的人并不少,但真正能够登上帝位的,每一个时代都仅有一个。

无法成帝,哪怕是帝王之相,也不过时比凡人多了一些因缘际会而已,不能走远,就是不能走远。

公孙无我的那一拳,已经直接打碎了宋昊然全身的经脉,因此初阳公主才会收回自己的意识。

她抬头,看着那从容站在另一边边缘处的黄袍男子,眉头紧锁,不知想些什么。

而那黄袍男子,此时也只是负手而立,目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对后人的生死,毫不在意……

……

“小鬼,躲在什么地方?这里吗?”

已然凶性毕露的公孙无我,此时挥手抬腿之间,击飞了一快快的巨石头,深入到医疗站那还算完好的地方。

凭着气机,公孙无我能够很轻松锁定此时宋昊然的位置……但他就是喜欢这种戏耍。

“找到你了啊……”

身上有着惊天般的气势,走廊之上,似乎每一分的空气,都充斥着公孙无我那浓稠得好像是固体般的‘气’。

宋昊然此时靠在了走廊尽头的墙壁上,口吐鲜血不停,看着公孙无我的一步步走来。

“小鬼,不躲了吗!”

“累,不想动……”宋昊然耸了耸肩,一负凄惨的模样却也不求饶,“打那么几分钟不到,差点儿被榨干。”

“那就乖乖受死吧。”公孙无我狞笑着说道:“放心,我不会杀死你的……所以你,还是多给我点快乐啊!”

嘭——!

这瞬间,走廊窗户外,一道巨响响起,与此同时,只见公孙无我的脑袋瞬间偏了一下!

但公孙无我再一次摆正了自己的头颅,只见他的太阳穴上,一颗已经变了形的子弹,就这样落在了地上!

宋昊然见此,也不由得微微张了张口……子弹是一早让他吩咐,埋伏起来的追击手射出的。

用的是大威力的狙击枪啊!

那埋伏在楼道上的狙击手,此时惊恐中,再次接连地扣动机板!伴随着没一道的枪声响气,公孙无我的身体都会摆上一摆……但子弹却无损他的分毫!

当又一道枪声响起的瞬间,公孙无我突然伸手一抓,竟是把子弹直接捏在了指间!

他反手把这颗子弹甩出,只听到楼道的位置传来了一道惨叫的声音!那名狙击手显然已经死去。

宋昊然眯起了眼睛,眼看着公孙无我此时再次前进,便猛然深呼吸了一口气,一个打滚,滚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走廊之上,顿时被疯狂的爆炸吞噬了进去……这可是宋家能够搞到的,最好性能的炸药了。

轰隆隆隆——!!

看见滚滚的烟尘与彻底倒塌的走廊,被爆发的气流吹开的宋昊然咳嗽着爬了起来,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因为这浓烟当中,一道人影缓缓走出。

“妈的……下次谁再和我说有烟无伤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