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七十四章 邪龙

第一百七十四章 邪龙

地下室中传来了愤怒的声音。

自醒来只会就发现自己被困在这个地方的龙夕若,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只是不论她怎么的怒骂,也无法让龟千一打开地下室的门。

“龙大人,桌子上有老朽做的药……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地在这里静养吧。”

“龟千一,这是你的主意?!”

“龙大人,就别问了……老朽我啊,可是做好了被你抓去炖汤的绝望,才把你锁进来的……你就别白费力气了,好好静养吧,老朽我走了。”

“龟千一!!!!”

只是这次,已经没有了回应……龙夕若看着这地下室——说是地下室,但这里的布置却和套房没有什么分别,可算是应有尽有。

精美得让她有种把这一切都砸坏的冲动……只是这种破坏只会无补于事。

龙夕若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知道暗中还有这一道视线在观察着自己,“丫头,我告诉你,不要乱来……听见了没有!苏子君,你听到了没有!苏子君!!!子君!!!”

空空荡荡……还有桌子上微温的一碗药汤。龙夕若颓然地靠在了门上。

……

箫声默被带到了苏子君的面青……鬼城的城主活得也算是久的,并且在妖界当中的地位也算是高,对于轩辕宫的事情知道得不少。

“听说天心七十代还没有彻底死透,被你救下来了?”

箫声默看着座上的苏子君,因为身材娇小的关系,大大的椅子让她看起来似乎还要更小一些……但这是轩辕皇家的公主。

神州内,龙君是万物的顶点……那么龙君之下,就要属轩辕皇家——真的要算起来,如今的道妖,也只是属于神州超凡力量体系的第三个阶梯。

“见过轩辕公主。”箫声默不卑也不亢,缓缓道:“上次见公主,还是公主七百岁的生辰,转眼间百年过去,公主依然风采依旧。”

“听说天心七十代还没有死?”苏子君目无表情……这已经适她第二次问出同一个问题,并且加入了补充:“别藏着了,我有些事情问他。”

箫声默沉吟了片刻,终究还是取出了万鬼塔,把在万鬼塔中的天心七十代翻出。

一道灰蒙蒙的雾气从箫声默手中的万鬼塔中冒出。

不多时,一道灰蒙蒙的身影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它看起来并不凝实,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龟千一,鬼婴,你们两先出去。”苏子君此时在桌子下翘起了腿,“箫城主,麻烦你也到外边一下,我想和七十代好好聊聊。”

箫声默此时却道:“公主殿下,天心先生的魂力极弱,需要时刻得到万鬼塔的鬼气滋润方才能够维持……”

“他快不行的时候,我会喊你的。”苏子君淡然道:“怎么,你觉得我连他撑不撑得住,也看不出来吗?”

“箫城主,劳烦你在外边等等吧。”那灰蒙蒙的身影……天心七十代缓缓摇了摇头。

箫声默只好点点头,随后与龟千一和鬼婴,一同离开。

等他们都离开之后,苏子君才看着眼前的虚影,“天心七十代,所有人,甚至包括我都以为你已经在当年的龙煞之祸中形神俱灭。那些因为你才得救的家伙感恩戴德,就差没有点把你封神了……没想到你倒是躲了起来,一晃就是几十年。你们布衣道的人可真的是厉害啊,每一个门人都能够给神州捅娄子。你们索性改名吧,不要叫什么布衣道了,直接叫娄子派了啊?”

“百年不见,公主还是如此的得理不饶人。”天心七十代苦笑着摇头。

“上次罪人青霞子本应该需要被处死的,但你却力保,轩辕宫最终才做出驱逐青霞子的决定。”苏子君冷哼道:“这次还是你布衣道的传人……你还能拿什么来保?”

“没有。”天心七十代神色苦涩。

神州的超凡阵营比较复杂……道妖人三方,真龙是平衡三方的存在,而道妖也各自有各自的门派和族群,千百年来,人族一直羸弱,时候来末法时代到来,人族中兴,才有了人族的崛起……但当初,在道妖横行的时代,脆弱的人族依然还有一席之地,除了人族人才辈出之外,也有轩辕宫在背后支撑的关系。

轩辕宫,历来都是人族的守护者。但轩辕宫守的是人族,而非某个一个皇朝。

至于管理局,是新国成立之后,才一步步组建起来的特殊组织……算是真正地属于人族,或者说新国的应付超凡的力量。

轩辕宫,道门,妖族,三方平衡,其中又以轩辕宫实力最强。当初青霞子引来了龙煞,不仅仅道妖双方重创,甚至还带来了极大的人命伤忙。

道妖是看在了天心七十代的面子和情分上,勉强让青霞子不死。而轩辕宫则是因为天心七十代牺牲自己拯救苍生的功绩,才赦免了青霞子的死罪。

“你知道就好。”苏子君冷笑着道:“现在,你的门人已经疯狂得屠杀百万人,用来炼制某种邪恶的法器……这种罪行,就算你再牺牲一次,也不足够赦免。懂了吗?”

“公主的意思是?”天心七十代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或者说,从谈话开始,他就已经猜到了某些事情。

“布衣道太能折腾了。”苏子君淡然道:“此事过后,你们的传承就断了吧……包括当年放走的青霞子,我也会让人去追回他一身的修为。”

此刻的天心七十代,像是一瞬间虚弱了数倍般,沉默不语。

苏子君向后靠去,“别跟我说你们布衣道的宿命是为了守护神州不被域外的侵略者入侵。你们苦苦看守的那个域外的侵略者估计这会儿坟头草都长出来了……今后也不会再有蓬莱,你们所谓的宿命也完结了!你知道的吧?”

天心七十代叹了口气,默默点了点头。

苏子君站起身来:“你可以说我霸道,但你天心七十代应该知道我到底是什么……逼急了我,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我也不愿意随便就走到那一步。轩辕杀神是黎民之剑……不要让我有把它真正拔出来的机会。你应该清楚,以这个时代的超凡,没有多少能当下它的一剑。你也别奢望真龙能够救得了整个超凡界。真龙原本守护的只是整个神州,现在这个只不过是因为太闲,才会管这管那!现在是神州本身的意志在人族的一边,一旦‘轩辕·杀神’顺应民意而出,神州龙脉自然会退让!”

“一切……”天心七十代深深拜了下去,“谨凭公主处置。”

“行了,你回去吧。”苏子君挥了挥手。

……

从苏子君的房间走出,天心七十代很快就找到了箫声默——此时的箫声默正盘坐在房间当中,持续地吸收着万鬼塔中的鬼气。

“天心先生,没事吧。”见天心七十代回来,箫声默连忙起身相迎,“那位皇家的公主,没有为难你吧?”

天心七十代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为难不为难的。轩辕宫的宗旨自成立以来,就一直没有改变过……我们,也只是各自做着各自认为是对的事情。”

“看来情况不乐观。”箫声默皱了皱眉头。

天心七十代此时正色道:“箫城主,多谢你当年的救命之恩……只是老夫目前尚有一事,需要城主帮忙,不知道城主能够应下。”

箫声默道:“这数十年来,先生虽不出万鬼塔,但却指导箫某改造鬼城,让满患得到了极大的舒缓……先生对鬼城鬼众之恩,无以为报,若有事情,单凭吩咐便是。”

天心七十代走近到箫声默身边,低声说着什么。

箫声默认真听着,眉头皱起,但并没有犹豫多长时间,便点头道:“先生放心,此事箫某定会做好。”

天心七十代却叹了口气:“事若不可为,就放弃了吧,能尽力,已经是难能珍贵了。”

箫声默没有说些什么。

天心七十代缓缓道:“如此,让老夫回去万鬼塔吧。箫城主一直拜托老夫寻找之人,多年来老夫占卜未果,只是这次蓬莱一行,隐隐似有了端倪……容老夫好好算上一卦吧。”

“此事当真!”箫声默脸色霎时间变得激动起来。

天心七十代摇摇头道:“箫城主,你让老夫寻求之人,似被天机所遮蔽,朦胧不清,我也只能尽力一试了。”

“不管如何,箫某,拜谢先生大恩!”

……

……

通往溶洞的入口处,迎来了两名的青年。

一名青年断去了手腕,脸色苍白,还有些无垢。至于另外一个这是脸上若有若无地散发出一种邪气。

公孙时雨与公孙止水。

当两人靠近到了这入口的瞬间,洞内瞬间冲出来了两名黑衣的青铜面具蒙面人。

这两名黑人见来的是公孙时雨与公孙止水,很快就放下了警戒,其中一个抱拳道:“原来是公孙公子回来了,看来是尊上所托之事,已经完成了。”

公孙时雨此时淡然道:“赖才生呢?躲在里面吗。”

两名黑衣人暗自皱了皱眉头,悄悄地对视了一样——这个公孙时雨,似乎有些不对劲的的地方。

但公孙属于与他们的身份又不一样——他更多是尊上合作者的身份。

“尊上在里面。”那黑衣人点了点头,“目前,尊上正在全力炼制百万生魂珠,至关重要,轻易不能打扰。”

“不能打扰?”公孙时雨忽然邪笑道:“很不巧啊,我这次过来,就是专门为了打扰他的。”

见公孙时雨此时满脸邪气大盛,两名黑衣人心中一怔。

公孙时雨此时突然欺身上前,这二名黑衣人也是好手,瞬间反应过来,大喝道:“退下!!”

“该退下的是你们才对!”只听见公孙时雨此时怪笑了一声。

他的动作极为的迅速,甚至让这两名黑衣人来不及反应,便已经一手一个,抓住了二人的脑袋!

在被抓住的瞬间,这两名黑衣人顿时发出了惨烈的叫声……公孙时雨此时身上那诡异的红黑雾气忽然翻滚,彻底吞噬了这两黑衣人。

“一道,一妖,生气不错。”公孙时雨此时狰狞大笑:“用来填填肚子,正好合适!”

不过片刻间,两名黑衣人的身体已经变得干枯,倒在了地上……公孙时雨身后的公孙止水随意地看了一眼之后,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些什么。

只见公孙时雨此时大步走入了洞口当中。

才刚刚走进,眼前已经有七名的黑衣人挡在了公孙时雨的面前——这让公孙时雨目光更为的邪异。

他身上那红黑之光顿时大作。

可就在此时,从溶洞的深处,却传来了一道清亮的声音,“你们退下吧,让他进来。”

七名黑衣人并没有犹豫,很快就闪到了一旁……公孙时雨此时轻笑了一声,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走入。

……

此时。

溶洞深处,那巨大的祭台之上,赖才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可就在这个瞬间,他的眼前一道身影上过,赫然是公孙时雨!

赖才生打量了公孙时雨一眼,神情冷静而冷漠,“看来,就算是身负黄帝血脉的公孙后人,也抵挡不了邪龙的侵蚀。”

“少在这里装蒜。”公孙时雨冷笑道:“你把邪龙珠交出,本来就没安好心。想用黄帝的力量镇压我,驱使我的力量为你所用?只能说你挑错人了!”

“成功,失败,也就两面,两种结果。”赖才生摇了摇头,缓缓站起身来,微微一笑道:“这比未知还要让人心安。”

“哼。”公孙时雨轻哼了一声,随后邪笑道:“我也不和你废话,既然我从地狱爬回来了,当年的账我就要连本带利收回来!你炼制的百万生魂珠想用来作为空气大地灵气时候的载体?这样太浪费了,还是让我吃掉吧!”

说着,公孙时雨的手臂闪电般伸出,赖才生似乎来不及反应,他的脖子一瞬间就让公孙时雨给抓住。

只听见公孙时雨冷笑道:“你不是绝顶聪明,很能算吗?那么你不如算算,我会杀了你呢,还是不杀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