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七十八章 轮回(2)

第一百七十八章 轮回(2)

“口味,您看还合适吗?”

小姑娘有着海边渔村特有的风情,朴素又可耐,像是满天星一样——而眼前的饭菜又确实是香气宜人,这让早就饥肠辘辘的莫默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谢你了。”莫默点了点头……虽然很饿,但并没有大快朵颐,而是先随便吃了几口,“味道很不错,都是你亲手做的吗?”

小姑娘微笑着点了点头,有些腼腆……十七八岁的花季。

她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连忙又道:“对了,您的衣服,我早上洗好了,晾在了外边,下午干了我就给你收回去。”

“实在是不好意思。”莫默歉然道:“昨天来的时候明明天气还很好,才刚下车没多久就下大雨了。”

小姑娘挽了挽耳际的发丝,告诉莫默,这种天气在海边是很常见的。

她没有继续打扰莫默的进食,而是开始收拾起来这家家庭式经营的小旅馆——莫默打听了一下,这小姑娘叫做吕依云,父亲叫做吕海,母亲叫做罗爱玉,上面还有一个患病的爷爷。

很普通的渔村人家……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见小姑娘吕依云离开了之后,莫默便把才吃下去的东西从嘴巴内吐了出来。他动作麻利地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符篆,夹在了指间。

符篆瞬间燃烧,随后化作了一道灵光散落,散落在桌子上的食物之上——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希望是个安分守己的妖.

莫默嘀咕了一声,忽然觉得自己吐出了东西,实在有些浪费——味道确实是不错的,简单的食材能够做出这样的口感来。

这是他来到这海边渔村的第二天。

……

海边的小地方很宁静,外来的游客稀少……或者说,外人很难融入这个好像是与世隔绝的地方。

吕家村显得如此的孤零零,在山崖的一边上。

而吕依云的家更加是靠近在山崖旁边,通往村子的路还要走个好几公里的路,就显得更加的孤寂。

莫默没有忘记自己来到这里为了什么——海妖的传说。

好几天的时间,他都没有找到确切的线索,只是偶尔地从村民的口中听到了一些忌讳莫深的陈年往事。当他想要进一步从山下村子的老人口中打听的时候,他们总是会掉头就走,或者叱着他,像是他就是恶鬼一样,把他赶着离开。

没几天的时间,村子里面都知道来了这样一个打听当年事的年轻人,于是莫默走在小道上的时候,总会碰见那些陌生而又警惕的目光。

调查无果,正当莫默觉得传说或许只是一个传说的事情,一位年轻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也在雨中到来,模样狼狈地推开了小姑娘吕依云家旅馆的门。

不像是自己染了一头金发,弄成了似乎是过时的潮流……这个和他同样年轻的青年留了长发,随意地扎在了脑后。

进门的瞬间,莫默就能够感受到,从对方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修道人特有的东西——法力的波动。

天空是彻底暗淡下来的,半山腰上的旅馆仿佛置身在风雨中,屋子内老旧的门扉,因而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扎着头发的青年也注意到了正坐在桌子前吃着东西的莫默,目光一亮,就来到了莫默的面前。

“我可以坐下吗?”

莫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甚至亲手给这位青年倒了一杯热茶,用来驱寒。青年客气地双手结果,却在拿着茶杯的时候,发现茶杯在莫默的手中,沉稳不懂,如同生根般。

青年微微一笑,双手逐渐用力。

正坐在柜台前打着瞌睡的旅馆老板娘这会儿好奇地看着这两个青年连在了一起的手……此时屋外一道闪电响起,老板娘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拍着自己的胸口。

而此时,那两青年已经分开——只是对视而坐。

“莫默。”

“叶菲。”

相视一笑。

莫默在山上修道的时候,其实最喜欢看的书不是龙虎山藏着的经书,而是他师傅用来垫床脚的一本武侠小说。

他不喜欢小说里面杀人的情节,但很喜欢里面行侠仗义的故事。他觉得仙道飘渺,还是江湖儿女情长比较接地气一些。

叶菲是一个年级和自己差不多,修为也差不多的高手——之所以说高手,自然是因为莫默觉得自己也应该算是高手的这个层次——不然怎么出来行走江湖?

叶菲的出现,实在是莫默梦寐以求般的出场方式。

风雨中来,破旧的小旅馆中,两高手之间不经意的相互试探,随后各自道出姓名。

叶菲是一个隐世门派的弟子,出来历练也已经有了一些时间,此番前来,也是因为偶尔听到了这条偏僻的渔村中有怪异的传说,才打算探一个究竟。

“龙虎山天师道,莫兄原来出身名门,失礼了。”叶菲温文尔雅,像极了江湖小说中那初出茅庐的公子。

“叶兄过奖了,叶兄的门派,想来也不差!”

虽说对方已经只报了师门——但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印象——这虽然道门衰败,但天下道门分支却又极多,老一辈人也未必能够识全,更何况是所谓的隐世道门?

相谈间,叶菲忽然压低了声音道:“莫兄既然选择住在这里,是否已经发现了此地的妖气?”

莫默知道叶菲说的是什么,随后便笑了笑道:“这家有个小姑娘,倒是有点儿妖气,不过应该不是你我想要找的海妖。如果是安分守己,老实过日子的小妖,我们就不管了。”

叶菲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后来让老板娘取了一瓶当地自酿的酒过来,与莫默对饮。

……

兴许是因为龙虎山上就他和师傅,同龄人根本没见过的关系。

叶菲的出现,就像是为了填补他从小时候开始就在朋友方面的缺失般,自问酒量也不算很差的莫默,当天晚上居然喝得有些醉呼呼的,一觉睡醒已经是日上三竿。

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在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停了,楼下院子里花圃中的蓝色小花还残留着昨夜的雨水。

但莫默之后没有找到叶菲,听旅馆的老板娘说,是一早就出门了……可能是去打听消息了吧?

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自己这几天打听了许多,都一无所获的事情——莫默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想自己是一高兴就忘记了正事。

他打算出门去寻叶菲,但却在门前碰到了小姑娘正在被老板娘责骂的一幕。

小姑娘的手臂上都被拧出来了一条红彤彤的痕,眼睛通红通红,莫默有些看不过去,轻咳了两声走过,老板娘罗爱玉才知道收敛一些,低声又骂了小姑娘两句之后,快步离开。

那小姑娘低着头,把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便怯生生地看了莫默一眼,转过身去——她本来是要去晾衣服的,只是不小心把衣物打翻了在地上,才招来了责骂。

“这个人,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吧?”

小姑娘的身后,莫默的身后忽然响了起来——这让小姑娘甚至微微一颤,却是停了下来。

见这小姑娘停下,莫默走了上去——吕依云的脸色略有些苍白。

“你说什么,她怎么会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小姑娘摇了摇头。

莫默却忽然闪电般地伸手抓住了吕依云的手腕……抓得她生痛,只听见莫默低声道:“你信不信我,马上就能够让你露出原型?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嘴脸不怎么好,但普通人一个,是怎么生下来一个小妖怪的。”

他的双眼闪过金光,脸色庄严,如同法相般。

“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放、放开我!”小姑娘又恐又慌。

“还不承认吗?那就不要怪我了。”莫默沉着脸,声音冷冽……虽说只是初初下山,但一路上已经斩过几只吃人的小妖,也除过几只凶恶的鬼,身上多少沾着了一些煞气。

“别……”可能是怕了,小姑娘此时哆嗦着身子,“不要……我,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只是…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那你说吧。”莫默却突然放开了吕依云的手腕,“不过最好是老实说。因为我做的是除魔的工作。”

“别…别在这里。”小姑娘忽然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屋子阁楼,“跟我来。”

……

金花大娘匆匆忙忙地把眼前这个青年推开,门牙都有些漏风的她显得口齿不清,“走啊,走吧,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别来问我!!该死的,怎么又来一个问的!走啊!!”

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吧?

叶菲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这位金花大娘的脸色,随后手指在身后捏了一个法决,接着冷哼了一声。

金花大娘被这叱喝的声音怔了怔,瞬间失了神。

只听见叶菲低声问道:“老人家,把你知道的关于当年的事情告诉我就可以了,我不会害你的。”

眼前的老人,缓缓地说起了当年的往事……渔村当年做过的禁忌的事情。

……

半山腰的旅馆背后,有一处用来堆放杂物和柴枝的小木屋,吕依云把莫默带到了这个地方,随后把自己的衣袖给翻了起来,直接卷到了手肘的位置,才看见了一些不同寻人的东西。

鳞片。

青绿色的鳞片……不多,只是一小片的地方。

它们甚至不显得丑陋,像是点缀在白皙手臂上的装饰品一样。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吕依云低泣道:“一开始我也很害怕,怕别人知道你……我现在的妈妈确实不是我亲生的,是我爸爸后来取回来的。”

“这么说,你爸爸才是妖?”莫默皱了皱眉头。

人和妖之间的结合有许多的问题存在……莫默才发现,自己还没有见过这家旅馆的老板,也就是吕依云的父亲吕海。

“我…我不知道。”吕依云摇了摇头。

莫默想了一会,忽然道:“不介意的话,给我一滴你的血,让我看看。”

在莫默严肃的目光之下,吕依云只好找来了一根木刺,刺穿了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出来。

鲜血滴落的地方,是莫默取出来了的一张符篆。小姑娘也不知道莫默接着念叨着什么,却见符篆忽然之间生亮,颇为神奇。

“嗯……你是半妖。”

好一会之后,莫默才收回来了符篆,然后盯着吕依云道:“你是半妖,血统可能是来自你父亲,也有可能是来自你生母……你父亲在什么地方,我见过之后应该就能确定了。”

“他前几天喝多了,胃疼,现在住在村子的诊所静养,好几天没回来了。”吕依云看了莫默一样,忽然紧张道:“你…你想做什么?”

莫默却摆了摆手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放心,安分守己的妖我是不会除的。而且早就有了约定的……不过,要是让我知道你害过人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了。”

吕依云惊恐地后退了两步。

莫默随后耸了耸肩道:“安啦,努力工作赚钱养家,甚至过得还穷困潦倒,生活在城市里面的妖我也是见过的。我再说一次,安分守己的妖,我是不会除的。再说,我也没有堕落到需要除掉你这种一点威胁性也没有的妖来证明自己的地步。”

“真、真的?”

“等我见过你父亲之后,我再告诉你,真的还是假的。”莫默又摇了摇头,“或许有可能,你妖怪的血统,来自你生母呢?那么可能,你父亲还是受害者。”

小姑娘没有说话。

莫默看了一眼,或许……在她发现自己身体不同于正常人之后,就已经想了好多,好多的事情了吧?

“暂时没什么事情了。”莫默笑了笑道:“这样吧,今天的事情我暂时会替你保密的。不过你平时最好还是多注意一些。”

“?”

莫默正色道:“虽然你是半妖,比一般的妖更多存在理智这种东西。但你身上毕竟也有一般妖的血统。当你的理智不能压制体内妖性的事情,你很有可能会失控的……比方说刚才的事情,你那个后妈你平时还是多躲着点吧,不然哪一天把你弄炸毛了,估计她也就差不多了……可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也就不要怪我了。”

吕依云低着头,不敢说话。

……

……

本想着下山去寻叶菲,却还是因为吕依云的事情耽搁了好一会——当莫默向这小姑娘说了好多外边规矩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下午的时间。

这时候,叶菲倒是回来了。

“叶兄,真是对不住了,我没想能醉这么厉害。”

“先不说这个了。”叶菲此时却道:“莫兄,我今天下山发现了一些东西,你请看!”

“什么?”

于是他好奇地看着叶菲取回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铁皮盒子——当盒子打开之后,里面除了有一张老旧的红日白底旗之外,还有许多装着古怪液体的试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