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八十章 轮回(4)

第一百八十章 轮回(4)

莫默让吕依云深夜带来她的父亲吕海的血,只是为免麻烦而已——但他没有想过这种恶略的天气,这样的深夜晚上,居然还有会人靠近这里。

脚步声很又急又重,不像是身怀功夫的人……是普通人。

若是被人撞见他深夜和一个妙龄女子在这种地方,那真是水洗不清——别看他染了几年前流的金发,但本质上是一个道士啊。

捂住小姑娘的嘴巴,同时把她拉到柴房的一角藏起,随便把小姑娘的雨伞也收走,最后还拍了一掌,掌风扬起了屋内的尘埃,铺在了水迹之上……几乎一气呵成,并且没有半点的动静发出。

莫默十分满意自己的反应。

“对不住了,暂时委屈一下。”

尽管如此,莫默在狭窄的空间中还是尽可能地不然自己的身体碰到对方。

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是一个中年的男子。男子进来之后,满脸晦气地把雨衣给脱了下来,同时十分麻利地从柴房的角落中摸出来了一盏煤油灯,点亮。

这之后,男人就坐了下来,点了根烟开始抽着。

小姑娘和莫默借着灯光,也看清楚了男子的模样……小姑娘张了张口,似乎是认出来了这男人的来历。

“你知道这个人?”

声音,就这样在小姑娘的耳边响起——但她并没有看见莫默的嘴唇张开。

“我有本事打妖怪,自然也有这些本事,不要太过大惊小怪……你知道这个人?”莫默的声音再次传入吕依云的耳中。

小姑娘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看四周,便用手指沾了雨伞上的水,在地板上写上了:村支书,吴书记。

莫默皱了皱眉头……这吕家村的书记三更半夜跑来这种地方做什么?

但并没有让两人疑惑太漫长的时间……很快,这里就又迎来了另外一位客人——这次,是莫默和吕依云都熟悉的人。

她赫然是旅馆的老板娘,罗爱玉。

“哎呀,我不是说今晚不出来了吗!这种鬼天气,你知道我过来多难吗?”男人的声音响起。

接着是女人的声音。

“那个死鬼今天突然回来了,我不想和他睡,你不来我就去找你!你这家伙,别以为能吃干抹净!”

“怎么会!”

摩擦,喘息……欢愉的声音,渐渐变得浓烈起来,风雨声几乎掩盖了这小屋中的一切。只是躲藏起来的另外二人,却只感觉到煎熬。

莫默不知何小姑娘此时的心情如何,但他却感觉到异常的尴尬——和人家女儿撞破继母和别人通奸要怎么办?

莫默也很绝望啊……

“冷静点,记住我和你说过的话。”莫默只好一边稳住自己的心神,一边提醒着小姑娘——这孩子在这瞬间,体内的妖气隐隐有些增强的趋势。

见状,莫默只好伸出手指,点在了对方的眉心处,暗自打出了一道法决,让她清醒一些……只是清醒过来之后的吕依云,满脸哀伤与悲愤。

莫默也只好当作没有看见般,继续传音道:“他们这样…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走的。等他们走了之后,我们再出去吧,省得大家都不好看吧。”

龙虎山的道士抓妖,降魔,除鬼,做法事,但是不抓奸啊……

欢愉的声音,渐渐平息了下来,男人和女人满足的喘气声微微泛起……正当莫默吁了口气的时候,这对男女却又开始自顾自地说起话来。

“我想离了,不想再跟着这个我窝囊废了。我嫁过来的时候都不知道,这一家子都是跪怪胎!我快要受不了了!不离,我要疯掉了!”

“再等等!”

“等什么!等你调任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吗!我告诉你,门都没有!你要是敢吃干净了走,我就去你办公室闹,说你和我通奸!”

“别闹。”男人又点了根烟,抽了两口,“最近上面有个项目,是准备扶持这边发展的。附近的好几条村,不少的土地都会征收。这吕海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整个山头都是他家的。在他老爹吕布海的名下……这你懂了吧?”

“你的意思是?”

“我看他的意思是肯定不愿意卖的……这可不行。这次的项目很大,还听说镇政府找了好几个大的开发商,打算把这附近都打造成为海滨娱乐度假区,投资好几十个亿!你家男人的这个山头,值钱了!”

“哎呀,你不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笨女人,你都不知道自己男人的身家有多少吗?这吕海家,你以为就真的只有一个破旅馆啊?我也是翻看了村子以前的资料才知道的,整座山都是你男人家的!不过说起来也古怪,这村子的人一个个都吝啬的要死,居然肯给吕海这么大一个山头……好像是是为了补偿什么来着。反正一个个老不死的就是不肯说。”

“可……可这死鬼不肯卖,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我看啊,你这婚就不要离了,离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按照财产法来看,你不离,这地你也占一份!”

“真的……这,这要是卖了,能有多少钱?”

“不好说,村子给的地价不能太高,这中间有许多是要打点和操作的,不过少说卖个几百万不成问题。毕竟这山的地段好,开发商肯定愿意投资这边。”

“几百万……我的天。刚你说什么来着?我也有一份?”

“前提是他肯卖。只是这老家伙听说已经神志不清了吧,想他签这个字估计有点困难。”

好一会儿,女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哎我说啊,如果这个老不死真的死了,那么…吕海这个死鬼的签字,有效吗?”

“你…你想做什么?”

“反正这个老不死的,也就这样了,活着也是害人,倒不如死了算!”

“你…你可不要乱来!咱们谋财不能害命!”

“害?他活着才是害人!你是没照顾过不知道,老娘我这是天天都被怎么……再说,这老家伙年纪也这么大了,神智又不清,这是都知道的事情!什么时候,他踏错脚从楼梯上摔下来,嗝屁了,不也是很正常吗?”

听着听着,莫默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这俩人居然身处了谋财害命的心思——可就是这一个错愕的瞬间,他身边的吕依云却猛然冲了出去。

妖气在瞬间爆发,一道尖锐不似人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发出……尖锐的声音,瞬间震裂了窗户的玻璃!

屋外的狂风卷入,一瞬间吹灭了煤油灯。

“你们该死——!!!”

凄厉的叫声响起的瞬间,吴书记与老板娘罗爱玉只见眼前黑道黑影袭来,雷电交加之下,他们所看见的,是一张苍不似人的,满布了鳞片的青色脸庞!

“鬼啊——!”

吴书记在这恐怖的脸涌入视线的瞬间,就已经吓得直接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而罗爱玉,此时则是惊恐地瞪着腿部,连滚带爬地撞门而出。

“贱人,杀了你——!!!”

那尖锐的声音在罗爱玉的身后响起,撞门而出的她此时已经顾不上那风雨雷电与浑身的泥泞,只感觉身后一阵阵的冷意传来。

她一连滚开了几米,只听见那尖锐的声音再次响气,罗爱玉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慌不择路,一下子就向山下的跑去。

屋内,吕依云却被莫默以手掌按住了背心,压在了地板之上,莫默此时露出了庄严相貌,低声叱了一句:“临!”

吕依云只顾拼命地挣扎着。

“冷静点!你要真杀人了,你这辈子就算是毁了!他们只是在密谋,不是已经对你的亲人做了什么!你犯不着失控!但如果你现在失控杀人了,我马上就收了你!想想你的老爸和爷爷!!”

吕依云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脑袋,嘶声裂肺般地哀嚎着。

“你是人,不是妖!”莫默一吸气,手掌一翻,再次一个法印打入了吕依云的背后,“记住,你是人!”

吕依云意识一空,直接昏迷了过去。

莫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看了一眼同样昏倒了在地上的那位村书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想着他和罗爱玉之前的对话,叹了口气,“师傅说的没错,这人心真凉啊……”

……

……

吕依云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了床上……自己的房间之中。

莫默则是以盘坐的方式,就坐在了床的旁边。她下意识地坐了起来,只感觉脑袋昏沉,如同裂开后又被缝合一样。

“醒过来了?”莫默缓缓打开双眼,“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或者有没有想要干呕之类的?注意区分仔细点,你的妖血突然爆发,虽然被我强行压制下去了……但这玩意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一定要老实点。”

吕依云却咬了咬牙,抓紧了床单的一角,“我妈……那个女人呢?”

“跑了。”莫默摇了摇头道:“一路跑下山去了,估计是被吓得不轻,还没有回来。至于那个什么吴书记也是,醒来之后,就慌慌张张也走了。”

“最好不要再回来!”小姑娘目光怨恨地说了一句。

她眼中的恨意有些吓人……但莫默却莫名地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最好不要再回来,这小姑娘到头来还是心存了善念吧。

“这事情,你就别操心了,我会想办法处理的。”莫默摇摇头道:“虽然我也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但总比你胡乱得来要好……好了,多的话我不说,还是那一句话,只要你安分,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但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只要你一旦失控杀人,我会第一时间收了你。”

他站起身来,“好好休息吧。”

“谢…谢谢你。”

听到小姑娘的话,莫默却忽然停了下来,低声道:“谢我做什么,要谢就应该去谢那位大人吧,毕竟是她推行的妖族居住管理法……要是放在从前,可没有这么好说话的。”

“那位大人?”

“你就当不知道吧,反正你也应该没有机会见到她的。”莫默耸了耸肩道:“反正我也有真的没见过……休息吧,然后自己冷静一下。”

莫默关上了门,却没有马上离开,只是靠在了吕依云房门处,吁了口气……此时,他感受到了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走廊尽头处。

莫默猛然看去,看见的是一双浑浊的眼睛……一名老人。

他就这样静幽幽地站在了那里,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看来。他的脸上任何的表情,像是在想着什么,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

正当莫默想要问些什么的时候,走廊尽头的老人却又面无表情地缓缓转身,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走回了房间当中。

神志不清的样子……这应该就是吕依云的爷爷,吕布海吧,莫默心想。

他没有追上去,想着吕依云送来的有着吕海血迹的纸巾还在手上,便返回了房间……总之,该做的还是要做。

倒是吕海,回来之后估计是累着了,一直都在房间睡死,什么也不知道……大概比较轻松吧?

……

……

风雨中,两名汉子正在滂沱的雨中着急地行进着。

其中一名汉子的身上,还背着了第三个人,只是用雨衣盖住了身体——他们赶着到来的地方是村子的唯一的诊所。

“医生!医生,救命啊!医生!救命啊!!”

两名汉子冲入了诊所的门,便急忙忙地大喊了起来——而此时,一名穿着睡衣男子两名走了出来,“什么事情啊?”

“潮生老哥,救命啊!你快来看看,看看我大娘,她不知道怎么了!”那青年汉子一脸惊恐之色,直接在椅子上背上的人给放了下来。

村子唯一外出学习过,学有所成回来的医生吕潮生此时皱着眉头把对方身上的雨衣给掀开,顿时吓了一跳。

那是一个双手和脸上,都长满了渗人角质,像是珊瑚又像是树根般的东西。

村医瞬间被吓得脸色发白地后退了两步,“这…这是……”

“吕潮老哥,能治吗?”汉子惊恐地问道。

“先…先把人送进去再说吧。”吕潮生定了定神,“能不能救,也要看过再说……我先去里面房间拿听诊器,你们动作快点。”

“好,好!我们马上!”汉子连忙把人送入内中。

吕潮生此时这是急忙忙地跑向了自己的办公室——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里的灯是开着的。

吕潮生推开了门,却见一名青年,此时正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之上,正翻看着一份份的文件。

“你…你是什么人!你在这里做什么!”吕潮生顿时大惊。

青年抬头,看着吕潮生,目无表情道:“再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不放先告诉我……这份吕家村村民的身体检查报告,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吕潮生瞬间大惊失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