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八十三章 轮回(终)

第一百八十三章 轮回(终)

旅馆早就已经丢空了,自从这里的一家人死去了之后。

到处都是满铺的尘埃,叶菲就这样,一个人坐在了大堂当中,似乎是为了在等我的到来。

他给我倒了一杯酒,我毫不犹豫地饮下了,叶菲对着我笑了笑,说还是很中意我,可惜我和他的理念实在是不同。

“你这次逃不掉了。”

我第一次这样充满了底气,几乎居高临下般的看着叶菲。

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功力再一次突破,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如今已经变成人人喊打的对象,更加不是因为我知道叶菲受伤了——半月之前,他被轩辕宫的人打伤了。

我居高临下,只是因为,我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摆脱了叶菲的抓弄。

十五年来,我始终感觉到,叶菲无时无刻都像是在我的身边,嘲弄着我的弱小,冷眼看着我对他的追逐。

对我而言,叶菲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一般,他拥有轻易就摧毁我想要守护之物的实力,压得我一直喘不过气来。

做个了解吧,我说,累了。

好啊,叶菲答应了,把这壶酒喝完之后。

我也答应了他。

我了解叶菲,就像是了解我自己一样。

他高傲,从来不屑谎言,这是一个敢狂笑冷扫神州道妖两界的男人。

我甚至不得不佩服他。

这时候叶菲说还有点时间,就这样坐着太无聊,不如玩点什么,然后取出来了一副扑克牌,摊开。

“赌怎么样?你我现在功力差不多,就索性不要用功力了,就这样抽牌看大小,谁输谁赢,纯粹看运气。”

“赢了怎样,输了怎样?”

“赢的问输的一个问题,什么问题都可以……当然,可以不回答。”

我点了点头,在叶菲之前,先出手抽了一张。叶菲在我之后也缓缓抽了一张出来。

我抽到的是方块4,叶菲的是红桃9,他赢,我输。

“你还能活多久?”

“最多不超过三年。”

叶菲微微一笑,把手上的红桃9扔开,然后接着又抽了一张,这次是梅花7。而我抽到的是红桃5。

“这么多年,你碰到了多少个恶人?”

“算上你,一共三百三十七个。”

叶菲把牌扔开,这次抽了一张黑桃3,我抽到了方块6。

“你记得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多少妖?”

“不记得,从来不数。”

我的是黑桃10,叶菲黑桃7。

“除恶务尽,你有没有错杀过?”

“没有。”

我的是红桃8,叶菲梅花3。

“是你自己认为的没有?”

“没有就是没有。”

我的是梅花2,叶菲黑桃10。

“你这一辈子,最遗憾的是什么?”

“十五年前,没有早一步阻止你。”

叶菲笑了笑,这次抽到的是还是黑桃10,我的是红桃Q。

“你这一辈子,最不遗憾的是什么?”

“不回答。”

我接着抽出了红桃A,叶菲梅花J。

“说说你的前半生。”

“孤儿,家人在洪水的时候被冲走了。师傅带我上山,一直都在山上修炼。十一岁练出法力,十九岁通晓龙虎山所有咒法,二十六岁下山。下山后半年,来到吕家村。”

我的是黑桃5,叶菲黑桃6。叶菲再次斟酒。

“你…现在在想什么?”

“再赢你一把,接着你问。”

叶菲高兴一口把酒喝下,抽出来了一张方块5,我抽出的是方块8,叶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的前半生,又是怎样的?”

“父亲抓了一个体质比较特殊的女人,然后把我生了下来。这个女人我没有见过,用我父亲的说法来说,就是一件可以让我变得更加完美的工具。我几乎是从出生之后的第一天,就开始修炼。十三岁之前,没有离开过练功室内。十三岁的时候,我父亲死了,被一个轩辕宫的人杀死的。他把我带了出来,说要除恶务尽,打穿了我的心脏。有趣的是,我的心脏和旁人长的地方不同,这大概就是我父亲生我的时候做的一些手脚吧?反正我是活了下来。我二十岁出岛,二十六岁来到吕家村。”

我把酒瓶拿了起来,晃了晃,还有不到一半。我给自己和叶菲斟了之后,这酒大概就只能再喝一次了。

我抽了一把黑桃K,这次叶菲不抽了,让我直接问。

“轩辕宫的人要除掉你,你不死之后,为什么要除恶务尽?”

“因为它,我才有机会离开练功房。你不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吗。”

“不觉得。”

我接着抽了一张方块J,叶菲这次运气比较好,拿了黑桃K。

“追了我十五年不放,为了什么……除了杀我之外。”

这次,我沉默了好久,我知道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规矩事情就已经定下。叶菲的耐性很好,就这样微笑着看着我。

这一瞬间,我忽然发现,自己的那些底气,自以为的居高临下,居然如此的脆弱……他还是那个这十五年来,无时无刻都仿佛在我身边,嘲弄着我的公子。

“因为害怕。”

叶菲把最后的酒也倒在杯子上了,不满的一杯,他一杯,我也一杯。只是他拿在了手上,却没有爽快地喝下。

我也没有喝下去。

我们就这样对视坐着,几乎没有动过,叶菲开始看着酒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有些走神了。

这一坐,从早上到了旁晚。旁晚的时候,开始下雨,很大的雨。记得从前有个小姑娘给我说过,海边的天气都这样,雨是藏的,想要吓的时候,就会跑出下了。

酒杯在叶菲的手上,第一次晃动了,他忽然念起来了一首词。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虞美人·听雨。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崖叫西分”我听过,这时候接了上去。

他这时候看着,“如今听雨僧卢下,发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叶菲笑了,终于把这杯酒喝了下去,轻声道:“坐到天亮太长。”

我觉得也是,我没有喝下,而是选择在这个时候,一剑刺出。这一剑我苦练了十五年,是必杀的剑……或许我现在可以打败叶菲,但我能够杀得了他。

桌子在我们的交手瞬间,直接碎裂了,丢空了十五年的旅馆,也在这个瞬间轰然倒塌。暴雨当中,我与叶菲对峙着。

我必杀的一剑刺进了叶菲的肩膀,同时我的左臂也被他的血神手印打中,已经提不起来。叶菲说得没错,现在我们的功力都差不多。

这或许是,一场同归于尽的战斗。

我们在这里打得风云变色,从山腰一直打到了断崖之上,又从断崖打到了海滩边,风云变色。三年前就已经踏入了问道境的我,已经跻身了神州道界最强者的行列。

叶菲不比我差,他或许十五年前就已经在问道境。

我们没有再问对方任何的问题,因为想要问的事情,都已经在喝酒的时候问过。

吕家村的山崖,被我们削去,海滩的边缘也已经被破坏,形成了新的地貌,风雨也畏惧我们的力量散去。

我的木剑,最终刺进了叶菲胸膛的右边,刺穿了他的心……而叶菲的手,最终也印上了我的胸膛。

几乎是同一时间,我俩倒在了地上。这几乎是我十五年来,所想到的最多的结局——如今它就这样真切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但和我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我本以为,在倒下之后,叶菲还会陪我说上两句话……但是叶菲已经没有了气息,死得很干脆。

他一直都这样的干脆。

只有我,剩下了半口气。

他不应该告诉我,他的心脏异于常人的……直到我闭上双眼的一刻,萦绕在我心头的,并不是报仇之后的痛快,也不是十五年来坚持的轻松。

我只是在疑惑……疑惑,为什么要告诉我。

恍然间,褪去了乌云的大海上亮起了一片璀璨的金光,一夜暴雨中的打斗让我的身体冰冷……可此时光辉大海似乎传来了暖意。

我好像在海中看见了一道身影,我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是我想起来了她的名字。她就像是海妖一样,在那片璀璨的海上,放声高歌着。

我用尽了最后一点的力气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早就已经变得冰冷的叶菲……我盘坐在了地上,隐约中,我好像什么时候也像是这样,坐在这个海滩的边缘,看海。

……

恍惚间,我似乎变成了叶菲。

我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练功室中度过了十三年,突然有一天,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说你的父亲已经被杀死了,你是被创造出来用来复仇的工具,不应该留下。

我想,叶菲想,我们想……我,我们,是恶?

我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前的璀璨刺痛着我,我却想起来了好久好久之前,有一位前辈告诉过我,关于人心的问题。

“最冷不过人心,最暖不过人心……冷暖,自知。”

冷暖自知。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这位前辈……我从轮回中醒来了。

……

……

那个曾经哭着地拥抱着我,想要用身体来换得安全的小护士,还在椅子上熟睡着……我差点儿就忘记了她的脸容。

墙壁上的钟似乎没有走过多久,大概是有几分钟的时间。

我能够很清晰地听到隔离病房中,展儿的心跳仪上传来滴滴的声音……而前辈,就站在我的面前,安静地看着我。

“这……只是幻境?”我看着这位洛前辈,前尘梦幻,梦幻泡影,我甚至分不清,到底这里才是梦幻,还是我和叶菲才是梦幻。

“要是这样比较容易理解的话,莫默先生不妨就这样理解吧。”

前辈看着我说道。

我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前辈是这样说的:“最近捡到了一样东西,用它的能力,可以以这个世界原本的基础,重新在构造另外一种的方向。”

“这……这是前辈设定好的?叶菲……叶菲也是前辈设计好的?一切?”

“不。叶菲只是用你的疑惑设定的另外一个你自己。”前辈看着我,依然很平静,“把他投入之后,一切都会自行的演变……与其说是我设计的,不如说,是你想要知道的。”

我有些听不明白……不过前辈的话,很多时候我都要思考好久的时间。但我隐约地有些明白。

我两世轮回,一个是我自己,一个是叶菲……我们的轮回,同时进行着。

“最冷不过人心,最暖也不过人心,冷暖自知……”我缓缓地念着最后自己悟出来的东西。

前辈这时候看着我,眼神似乎有些不一样……好像生动了一些,我总感觉,他看着我的时候,有种看着艺术品的感觉。

我忽然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

“那么,莫默先生,您的服务已经完成了,按照契约,需要支付您三十年的寿命。”

我点了点头。

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苍老了许多……或许我的容貌并没有后发生改变,但我真的,感觉过了好久,好久。

“那么……感谢您这次的光顾,莫默先生。很期待,下次能够再一次为您服务。”

前辈看着我,极为谦卑地退场了。

这次,我没有留下这位前辈。我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从我的眼前消失。

当我知道,我身上似乎已经有了这位前辈想要的东西……只要我想,他就会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好久好久,墙壁的上的挂钟指针转过了一圈又一圈,小护士依然没有醒来,我给她下了安神的咒法,她可以睡很长的时间。

一直睡下去的还有隔离病房中的展儿。

我隔着玻璃看着沉睡中的展儿,也看着玻璃上自己的倒影……我终于看到了自己。

我发现,我的两鬓上,有了一些白发。

“如今听雨僧卢下,发已星星也……”

不再年轻。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这这间地下的治疗师……我打算去那间困着那名上伤痕累累的妖怪的房间。

我知道,这次,我不会再被他吓退了。

……

……

卧龙山庄外,尼禄正拿着一根树枝去戳着一个连在枝桠上的蜂巢……留着口水,树枝一点点低伸向了蜂巢处。

“你在做什么。”

洛邱的声音忽然在树下响起,尼禄吓了一跳,树枝顿时戳穿了蜂巢,顿时愤怒的蜜蜂疯狂扑出。

尼禄惊叫了一声,一下子从树上摔倒了下来——当然,对于拥有很高格斗技巧的前米迦勒会所神将之一的暴君来说,完全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让她在空中调整姿势,安全落地。

满分落地,同时扬手,把那一群疯狂扑来的蜜蜂拍的惊恐飞开。

“老板,我胆子小,别吓我好不好?不信你摸摸看?”尼禄挺了挺胸膛,一脸可怜。

洛邱莞尔一笑,招了招手,手上便出现了一块蜂蜡——显然是树上蜂巢里面的。

“吃吧。”

“谢谢老板!”

尼禄美滋滋地接过,一脸满足地咬了下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