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九十四章 龙祸

第一百九十四章 龙祸

想想那本汉英大字典般厚度的女仆手册,尼禄就想着是不是要去医院做一下心脏搭桥的的手术,如同败犬般呆若木鸡地垂下了头去。

“笔和纸的话,过后会为你准备的呢,尼禄小姐。”

尼禄眼角略微一抽……抄写神器看来也是没门——这大总管是恶魔吗?

不理会尼禄此时的负面情绪,女仆小姐转过了身去,同时把手中捧着的彩色光球缓缓抛出。

瀑布下的水潭,此时时候受到了这个彩色光球的影响,水源自动朝着四边涌去,最后露出了潭地来。

已经知道自己挣扎无望的尼禄,此刻本着死猪不怕滚水烫的精神,瞬时打起了精神,“这到底是什么?”

“太阴子知道吗。”女仆小姐淡然说道。

尼禄点了点头,太阴子不就是那条节操是负数的老狗嘛……成为黑魂使者有好几天了,对于俱乐部内的另外两个黑魂,你也也是打过招呼。

“这是太阴子之前做的一个项目。”女仆小姐随口道:“这个项目的效益还可以。不过但是制造它的时候,也没想过它这么快就需要扩容。主人的意思是,趁着这次机会,好好地对它的内部扩展一下,用灵气改造一下,提升它里面的活性和容量。”

“哦……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尼禄点了点头——完全听不明白。

“扩容的计划早就有了。”女仆小姐看着那水潭上山河图上的十二道游动的祖脉,“主人说刚好碰到这次机会,也就不要浪费了。”

尼禄怔了怔,“嗯……这样不会降低原本灵气的浓度。”

女仆小姐转过身来,微微一笑到:“有人,向主人要求过这些灵气吗。既然不是客人要求的物品,我们自然也有权利可以利用啊。”

“怪不得……”尼禄顿时心中一怔。

俱乐部还开在这空无一人的废墟当中……那么,老板从蓬莱宝库出来之后,更加是四处游荡,绝壁是故意的吧?

但有一点尼禄想不明白的,那就是老板机会是无所不能……为何还要花费这么多的功夫,绕这么大的圈子?

或者说,老板本身也有着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尼禄没有接着问下去……她对危险的触角,近乎本能,再打听下去,恐怕就不是抄写二十七万次女仆手册这么简单的吧?

“说起来,大总管,我好像是碰到了一个对你来说挺有威胁的对手呀~”尼禄目光一转,眯起眼睛道:“很能讨老板欢喜的哟~减去二十六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抄写怎样?”

女仆小姐淡然到:“洛翩跹可没有你这么多小心思。你若是空的话,就现在开始抄吧。”

说着,尼禄的面前便出现了小学僧的课桌和椅子,课桌上放置着一叠的A4纸,另外还有墨水与鹅毛笔。

鹅毛笔!!

还有这种操作?

于是俱乐部的最新员工,眼角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搐……

……

……

一个沙漏浮动在了洛邱的身边,宛如金粉似的沙子缓缓落下……这是洛邱成为老板之后,可以说是第一样接触的东西。

唯一能够夺取他不死之身,让他彻底消失的东西……老板的生命沙漏。

此刻的沙漏,比他成为俱乐部老板的第一天的时候,还要少上许多。从这一刻开始计算的话,如今的量,大概只能再坚持一周的时间——基本上,只有当老板的寿命降低到了极限的时候,这沙漏才会出现——提醒老板,需要做生意了。

自从洛邱接手俱乐部以来,因为走精品路线的原因,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现在的这种情况——后来还有主神计划的持续收益。

另外还有苏子君的一次大交易,而在南美洲的时候,也收获了一份维度观测者的力量——尽管外边还有不少的灵魂没有收回来,但总的来说,洛邱的生命还是在持续的上涨着。

但这份丰厚的寿命收入,早就在他离开蓬莱宝库的时候,就被扣除得差不多。

他喝退了祭坛……那个俱乐部真正力量的源泉。尽管后来祭坛妥协了,但却并非没有任何的动作……这些被扣掉的命,大概就是祭坛的一种警告。

但在洛邱看来,这倒是有种耍性子的感觉……若然是真的动怒了,直接剥夺他老板的身份不就好了,反正按照西塞罗的说法,铁打的根源流水的正统代理。

——你快去做生意哦!你要是不去的话!你就要死的哦!!听见了没有!!哼!

“大概是这种感觉?”

洛邱莞尔地笑了笑……这样的惩罚对他压根没有半点的影响。

从蓬莱宝库出来后,才又从苏子君的身上收回了一大笔的支付金,那些邪魂他还没有去取,自然也没有进行献祭……那么庞大的一匹邪魂,祭献之后,被扣掉的生命,那就差不多恢复回来了。

虽说比不上休假之前的程度,但也不会差太远。

这些思考的事情,在洛邱的思考中几乎只是一闪而过,他看着缓缓流下的生命流沙,心内一片平静。

“就算是面对着生命的危险,也没有任何的恐惧和在意……”洛邱喃喃自语道:”我…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从南美洲开始休假以来,他的是所有情绪有着复苏的迹象,随着休假时间的延长,恢复回来的也越来越清晰。

然而,但他结束了休假之后,这些恢复回来的东西,瞬间就褪去……如今冷静的程度,甚至更加超过从前。

“依靠休假来恢复,但假期结束之后,会遭受到反弹,而且反弹的程度会高于休假之前……想要扼制就要继续休假,然而休假的代价太大,这必须要完成更多的交易,然而更多的交易,又会加速剥夺,如此只是饮鸩止渴,达成一个恶性循环……”

洛邱低着头沉思,“这么说,目前最好的方法,还是继续走精品路线,祭品的回收与交易,最好能够处于相对较长的一个周期内,维持一个相对的平衡,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同时,还要最低限度地保持着现在仅剩下的兴趣……若然这点剩下的兴趣也了然无味的话,那就是我,成为真正老板的时候。”

一组组不同的映像,浮动在洛邱的身边。

卧龙山庄中的紧张时刻……泰山之巅四周,被灵气风暴所吹散的众人。

正在赶往泰山之巅的莫小飞与追风……那在浓雾中行走着的黄袍女子与宫繁星,还有在追逐着他们的秦初雨。

那些仍旧为了走出浓雾地区而努力着的人们。

甚至还有正在第三点准备扩容主神世界的优夜与尼禄……以及泰山之巅地底深处。

“这也不过是另外一种饮鸩止渴吧。”

生命的沙漏,渐渐从洛邱的身边隐去,而洛老板也在此时深处了手来,手指移动,最后停在了这众多映像当中的一组映像之前……

……

……

光,金色的光,若能抵达到被破开的泰山之巅的地底深处,便会看见那金色的光辉。

光辉的来源是一种散发着金光的结晶……而这些结晶,赫然是神州真龙的真龙之力凝聚而成的结晶。

这道巨大的裂缝当中,到处都充填着真龙之力的结晶——便是这些结晶,暂时堵住了被大地灵剑所打开的缺口。

此刻,在这灵气爆发的源泉处,三道身影形成了三角,彼此之间,谁也没有先动……龙夕若,苏子君,以及公孙时雨,或者说,龙煞。

“不愧是真龙,硬生生就堵住了这个缺口……”公孙时雨此时冷笑了一声,“就是不知道,你能坚持多长的时间?”

“你可以尝试一下,用你的狂妄来挑战我的时间。”龙夕若同样冷哼了一声,“还有你,臭丫头,你居然真敢动手!”

苏子君沉默不语,手持着那柄金色光焰的长剑,瞳孔在金与红之间交替着。

“真没想到,最后帮我一把的,居然会是轩辕皇家的公主……”公孙时雨哈哈大笑道:“看来你们的关系,也不是牢不可破啊!”

“哼!公孙时雨起码还算人模狗样,你丫的狗的样都没有!凭你也敢在我面前说话?滚一边去!”

不料沉默不语的苏子君,在公孙时雨的狂笑声之下,抬手就是以手中的长剑一扫而去——光剑所释放的力量,顿时公孙时雨直接劈入了岩壁之中。

只是光剑的力量不过是撞击了他,并没有侵入他的体内……力量,硬是被公孙时雨的交错的双臂彻底挡了下来。

公孙时雨……龙煞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冷笑道:”轩辕皇家的公主,也不外如是……你把旱魃之身,能发挥出轩辕杀神剑几分的威力?”

苏子君淡然道:“足够把你屠了。”

“哈哈哈哈!!!”龙煞放声大笑起来,“轩辕子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之前或许不知,可是你最后一刻出手挡住了真龙,我就知道你的意图是什么……想通过这次灵气爆发,天道把罪孽判在道妖一方,好让你的杀神剑出世?你这个人道的傀儡,真是可悲啊!”

“可不可悲,等我屠了你再说。”苏子君冷哼一声。

“不不不,你杀不死我。”龙煞此时摇了摇头,“这天底下,没有人能杀死我!你不可以,神州的真龙也不行。”

“啧,你怕不是脑袋被门板夹了,区区一条邪龙而已。”苏子君缓缓举起手中的金光焰剑。

霎时间,一股恐怖的威压降临……作为轩辕·杀神剑的半身,从苏子君身上所释放出来的,是真正轩辕·杀神剑的无上之力。

只是,龙煞所夺取的公孙时雨的身体,同样有着部分黄帝血脉,面对着轩辕·杀神剑的威力,天生拥有者极高的抗性。

“不不不,你确实杀不死我,就像是你杀不死真龙一样。”龙煞此时狞笑,“除非,你能够把整个神州抹去……不然只要在这大地之上,我同样不灭!”

苏子君眉头一皱,下意识就往龙夕若看去——正在压制着灵气缺口的龙夕若却沉默不语。

“看来真龙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啊……”龙煞冷笑道:“世人都以为我只是邪龙出世吧?可谁知道,这不过是你的谎言……我说的对不对啊,龙君大人。”

“这家伙说的是真的?”苏子君沉声问道。

龙夕若叹了口气,“这家伙确实不是什么邪龙……它的本质是一口怨气,神州大地的怨气。这口怨气伴随大地而生,是无数年来,人道妖对神州到底的破坏所催生而成。有光的地方就会有影,有我……自然也就有它。它确实杀不死,即使打散了,过些年,它还会自大地而生……这些年来,我遇见过的龙煞就有四只。”

“龙君大人,你还有没说完的吧?”龙煞依然冷笑,“就这样爱惜这位轩辕皇家的公主吗?”

“龙煞,你别太过分了。”龙夕若沉声道。

“过分?”龙煞此刻仰天长笑,“自古以来,神州的真龙,对我们就不过分了?”

“我们?”苏子君皱了皱眉头,敏锐地捕抓到了什么。

龙煞冷哼道:“龙煞是一口大地的怨气凝聚而成没错。但如若没有载体的话,你以为这口怨气能够冲破地脉的封锁,拥有自己的意识?神州大地,本身就有自我洁净之力……”

“够了!”龙夕若咬了咬牙,怒目瞪园。

龙煞却是不理,“我们啊……正是这千万年来,无数在成为真龙路上,死去的灵魂!真龙之力不灭,只要立于大地之上真龙便是无敌……可是真龙之力的载体,总会死去!每一代新旧真龙交替,总会挑选出大量拥有资格的传承者……我们啊,就是被这继承了真龙之力,高高在上的龙君所踏在血海之上的冤魂!!”

龙煞的双手,此刻猛然张开,与此同时,它的背后,更是冲出了两道喷射状的黑翼……他的双手化作了暗影之龙。

细看之下,这黑翼之中,这暗影之龙上,竟是一张张扭曲狰狞,怨愤与憎恨的脸。

无数的声音混合着。

“我们每一个,曾都是心怀天下!”

“我们每一个,都曾想着匡扶正义!”

“我们每一个,从小到大都梦想着能成为神州的守护者!”

“为什么……最后要抛弃我们!”

“灵气复苏?见鬼去吧!!这道妖人的兴旺与我们何干……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污染这神州十二祖脉!!”

伴随着龙煞的咆哮,不仅仅是他的双手,身后的黑翼,甚至从他的口中,也吐出了无穷无尽的暗影……黑暗,在这瞬间,甚至直接遮盖住了真龙之力结晶的光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