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九十七章 抬头

第一百九十七章 抬头

卧龙山庄。

时间已经一点点过去——距离灵宝爆发的前哨,已经过去了大半小时的时间,手持着第二把大地灵剑的天心七十一代,依然没有动。

他就像是化身成为了亘古的石像。

赖才生以法力幻化出来的神州山河图,十二条祖脉已经自四面八部而来,如今就蛰伏在了泰山之下。

它们来自神州的各地,或是极北,或是南边,还是东方,瞬息千里……可蛰伏在泰山之下的十二祖脉此刻却并没有冲破大地而出。

“怎么回事……祖脉为何蛰伏不动?早就应该爆发了才对!”

最先按耐不住的是杜麟,此刻的他眉头紧皱,来回地走动着,大写的急躁写满了脸上。

“不会出现了什么状况吧?”

莫默一直都在磨刀霍霍,时刻准备着砍这天心上代和当代师徒一剑……轮回走了十五年,让他很清楚,该是不讲道理的时候,就没有必要讲太多的大道理。

“如果这点时间也压制不下来,神州的真龙,也就自然不配拥有真龙之名了。”赖才生缓缓睁开了双眼,“泰山地下的深处,此时有着神州最强的两三股力量在对抗着,我的神念暂时没有办法侵入……不过依这种情况看来,应该用不了多长的时间。”

“是吗?”莫默低下了头,旋极冷笑道:“我说赖代表,这会儿的你,该不会也是全靠猜的吧?”

“哦?何以见得?”

“你根本就没自信,你留在泰山之巅的后手,能对付的了真龙……你只是在赌。”

“莫默,真龙无敌这个概念,我想不会有人感觉到陌生。”赖才生淡然道:“我来问你,以真龙之力,要解决一件事情,需要用掉多长的时间。此次灵气爆发,牵连甚广,我以为真龙是不会有所保留,定然是全力出手的。既然如此,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些,却还没有解决掉,你又以为如何。”

莫默朝着赖才生微微一笑,一笑之后瞬间露出了一副冷脸,这之后手中的漆黑木剑上一道紫色雷霆闪烁而过,便从莫默的手中射出,直接刺向了赖才生。

只是这位布衣道的天心七十二代,恐怕是当今世上,神州之内法力最为强大之人……这附上了龙虎道至高雷法的木剑,并未能侵入到赖才生身前一尺之地。

“莫默,你应是明白,你伤不了我。”

“也没打算对付你。”莫默耸了耸肩,身影在这顷刻之间,便是消失了不见。

当莫默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天心七十一代的身后……他手捏成剑指,直接点在了天心七十一代的后颈位置。

“宿地成寸……”杜麟猛然打了个激灵,大妖碧玉麒麟在此刻咆哮了一声,再次现出了原型。

不远处,在水晶树下静待的宫小姐,此刻也暗自鼓动了体内的玄功。

不料赖才生此时却摆了摆手,让杜麟与宫小姐后退,“莫默先生只是想要一些保障而已,并没有恶意……你们退下吧。”

碧玉麒麟那巨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莫默,好一会儿之后,才渐渐收缩着,回归人型。

“赖代表真大方。”莫默的手指抵在了天心七十一代身后的要害之地,略微吐出法力,恐怕此刻的天心七十一代就只能一名呜呼,等于天心七十一代的生死已经掌握在了他的手中。

莫默以轻松的口吻说道:“龙虎山是有些卜算的玩意,不过我嫌这玩意麻烦,从没学过。算,我是肯定算不过你。不过笨人也有笨人的办法,我是一个笨人,就只能用笨人的办法。”

“莫默先生可不笨,你可是我见过的,看得最清楚的人了。”赖才生微微一笑,随后手缓缓一推。

那把悬停在他身前的木剑,就这样被推射而出,正正落在了莫默的身边,斜着插入了地中。

赖才生此时忽然道:“他们就麻烦你了。”

他们?

莫默心中一怔,可就在这瞬间,听到了一道道兽鸣的声音,自天上传来。只见一道道的鬼火亮起。

那是几头的阴牛所拉着的辇车……辇车之上,赫然是箫声默,以及莫默曾见过几面的火云邪神以及青霞子盲先生。

……

辇车在这布满了水晶树的地方,急速绕了一圈之后,便直接落地。

此刻箫声默衣袍一卷,把牛车收回……盲先生与火云邪神分别站在了箫声默两侧。

火云邪神的腹部已经不再渗出血水,想来是路上已经经过简单的止血和包扎处理……只不过这个神州人类当中的强人,此刻脸白如纸,似是在硬撑。

不管是箫声默也好,是盲先生和火云邪神也好,此刻看着莫默挟持着天心七十一代的这一幕,都异常的惊讶——不仅仅是惊讶莫默会出现在这里,还惊讶他所做到的这些事情。

“你是那个龙虎山的小辈?”火云邪神张了张口,依然难掩眼中的诧异。

联合不对,血战泰山之巅,却始终不见主谋的天心出现。这次,要不是鬼城的箫声默出现,把他与瞎子带来此地,任谁都想不到,这背后的主谋,在背后还有这一手。

但这龙虎山的小辈,是怎么发现的?

“这位前辈,时间匆忙,来不及给见过了。”莫默此时飞快地道:“请听我一言。莫默希望几位前辈,切勿冲动……最起码,在晚辈动手之前,三位前辈稍安勿躁。”

火云邪神皱了皱眉头,箫城主则是目光在众人之间打量,阴森森的脸色看不见一丝他的真实想法。

盲先生此时却猛然走前了一步……他与赖才生已经见过,至于天心七十一代更是他数十年前的师兄,自然最熟悉不过。

同时布衣道的传人。

“你们……你们打算再开一个缺口?”盲先生此时皱紧了眉头。

赖才生点了点头,意外地朝着盲先生作了一揖,“才生,见过师叔。”

“你…你们师徒,到底想做什么?”盲先生再次走前了一步。

赖才生淡然道:“七星唤灵大阵,本是师叔当年所创。我与师傅,只不过是在它的基础上再深入了一些……师叔不妨推算一下?”

盲先生没有迟疑,手指飞快捏动,好一会儿之后,他脸色微变,“再开一口,降低灵气风暴的威力?此处是当初龙煞战役的战场,龙煞的邪龙之身所陨落之地……泰山地脉的龙脊之地……原来如此,竟是如此!!我早该想到才对,我早该想到才对!”

“瞎子,你到底在说什么?”火云邪神沉声道。

盲先生此时毅然转过了身来,脸色难看,却伸手一拦,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道:“老匹夫,箫城主……刚才这位小友说得没错。这里,我们不能再进一步了。”

“妈的!!到了这个时候,你这老瞎子,你居然和我说,你要投敌?”火云邪神双目瞪开,抬起手掌,尽管虚弱,可这曾把神州道妖两界都按在地上摩擦过的男人,自有一种举世无双的恐怖气场。

“听我的吧。”盲先生叹了口气,“不能死更多人了……他们要做的事情,是在降低灵气爆发带来的破坏。”

“你说什么?!”火云邪神不由得一顿,那恐怖的气势一下子泄出。

“具体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解释。”盲先生深呼吸了口气道:“要打,我不足你……只是,你需要等。相信我。”

对视,对峙。

“瞎子……你千万记住,别给我有向你拔出虎魄刀的理由啊。”火云邪神缓缓吁了口气,放下了手来。

“箫城主?”盲先生又朝着箫声默看来。

箫声默淡然道:“青霞子,本城主的任务,只是把你带来此地……你们布衣道到底要做些什么,与本城主无关。”

死了多少人,死的是道妖还是人类,灵气是不是会爆发,对于箫声默来说,根本没有多大的干系——因为,他本来就是已经死过的人。

灵气爆发,远远波及不到酆都鬼城……若是如今神州阴魂的状况已经鬼口爆棚,一下子再添怎么多的‘人口’对于鬼城来说相当沉重,会十分头痛的话,箫声默甚至原意这种头痛的出现。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不管是真龙也好,是别的也好,都得想办法去处理这么多的阴魂……这才是箫声默比较愿意看见的事情。

可以说,鬼族,可能是这次能够完全置身事外的一方。

如此,箫声默便直接走到了一旁,盘坐了下来,不听不闻的模样。

盲先生点了点头,朝着箫声默,远远作了一揖。

话说如此,火云邪神还是有些不耐烦,远远就看着莫默道:“龙虎山的小辈,你手可得给我按得严实点,千万别哆嗦了!出了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戳死这家伙!有什么事情,我给你兜着!”

“前辈你可真是……”莫默苦笑了一声。

若是换做昨天的自己,这会儿估计还真的是会哆嗦吧?

一股烈风,却在此时,自天空之上倒卷而下,庞大的风压,一瞬间‘削’去了大半的‘水晶树’。

“天心七十一代,纳命来吧!!!”

咆哮的声音……只见暴风之中,一道巨大的苍龙之身,盘旋在了整个卧龙山庄的上空……除去这烈风,烈风之中还有着熊熊的烈焰!!

烈焰之中,是一道丰腴的身体。

“苍近水…曲星河?这俩麻烦鬼怎么……”火云邪神霎时间皱起了眉头。

可看见这风火龙卷撞来,杜麟直接一头撞上,把这风火龙卷直接撞的飞散开……卧龙山庄之上,巨大的苍龙一下子微缩,落在了地上,赫然是青龙一族的苍近水。

曲星河在这之后落下,站在了苍近水的身边。

不仅仅只是苍近水与曲星河,这之后,冥涂山,白虎一族在皇白符不见踪影之后,暂代指挥的那名皇统领,也赫然出现。

此时夜空之上,另还有十来道的人影,或是驾云而来,或是脚踏飞剑而来!

“百劫,还阳……荒木……这些家伙,怎么都找来了?”火云邪神这会儿眉头就没有平过。

“邪神,我等看见箫城主的座驾一闪而过。”首先开口的是百劫道人:“泰山之上,如今有真龙出手,定然能够解决问题。此番,我等前来助你一臂之力!现在看来,来得应该是时候。”

“屁的是时候啊!你们这是来给我添乱……还嫌我这里不够乱吗!”火云邪神冲天咆哮了一声,“都给我安静点,谁都不许先动手!!”

百劫道人顿时一愣,皱了皱眉头。

可他身边的还阳真人却沉声道:“邪神,此乃这次祸事的始作俑者,罪人就在这里,何以不能动手?还请邪神解析清楚!”

解释?

劳资也想要解释!!火云邪神这会儿怒气就没有消停过,正要说话,却让身边的盲先生挡了一下。

“诸位。”盲先生此时直面着众人与妖族的当权者,沉声道:“此地,关系到神州之上,数千万百姓之安危,以及国家动荡……请诸位莫要轻举妄动。我,会解释清楚的。”

四周沉默一片。

盲先生再次张口——可就在这瞬间,一道符光射来,角度异常的刁钻,可算是偷袭之举,也好在盲先生这会儿用秘法刺激了身体技能与一身的力量,方才躲了过去。

只是他的手臂,已经被破伤,顷刻间鲜血直冒。

“青霞子!你竟还敢出现在神州之内!!数十年前,你引来龙煞之祸,害死我师门整整三十七人!我的师弟,师傅都惨死在龙煞手中……你,还有脸回来!!”

还阳真人的身边,一名老道此时怒目瞪元,法力冲天,瞬间冲出!

“难怪我观那与邪神合作之人,招式为何如此的熟悉,原来是你……青霞子!你该死!!!”又是一道怒吼的声音响起。

“诸位,青霞子确实不应该在踏入神州之中。”盲先生此时沉声道:“但此刻,干系的是神州的安慰,数千万百姓的生命……希望各位能够暂缓出手!”

说着,盲先生依然撩开了衣摆,当众跪了下来。

他仰起头看,面对着那些恨不得生吞他的目光,悲声道:“青霞子自知有罪,这数十年苟且偷生……此时,我知道,我说再多也无用。我只希望各位能再等片刻,过后,诸位要如何对付我,我青霞子绝不还手,任由处置!请,看在神州数千万百姓的份上,在再等片刻吧!”

……

“会长,这……”

还阳真人为难地看了百劫道人一眼……他知道数十年前的事情,百劫道人的爱徒,也是死在了龙煞之祸中,那可是昆仑最出色的弟子,百劫道人几乎在她的身上倾注了毕生所学。

百劫道人此刻缓缓吁了口气,“这么多年了,为何还看不开……逝者如斯。”

“会长,您这是何意?”

“听他的吧。”百劫摇头叹息了一下,“青霞子,本性不坏,他只是当初走错了一步,可也万劫不复啊。”

还阳真人咬了咬牙,冷声道:“会长,看在您的份上,我……我可以再等。只是过后,还阳,实在无法放过此人……会长应当知道,还阳的道侣,也是惨死在龙祸之中。”

“自有缘法,强求不得。随你的吧。”百劫道人叹了口气,缓缓落下,坐在了树下,闭上了眼睛。

盲先生下意识松了口气……百劫道人开口了,等同于帮了他一个忙。

但是……一道锋利的刀刃,却在这瞬间,从盲先生的背后穿过!

只见一张狰狞的脸浮现在盲先生的身后,异常的阴森恐怖,“这次是你们布衣道弄出来的灾难,几十年前,又是你们布衣道弄出来的灾难……你们根本就是蛇鼠一祸!!!我不会相信你的!!青霞子,还我儿子的命来!!”

是……荒木道人!

这就像是一个信号。

顷刻之间,无数的心思在众人,与妖族的心中疯狂涌现……荒木的出手,顷刻间把暂时平和下来的局面引爆!

第二个出手的人,赫然是青龙苍近水,他再次化为了苍龙之身,“天心七十一代,赖才生!都是你们的错,蛊惑了我的父亲……若非如此,他如何会死!!此仇不报,我苍近水咽不下这口气来!!!”

“苍近水,休得放肆!!”

眼看着苍龙毕竟,杜麟咆哮者,一头撞了上去!

“你碧玉麒麟一族,居然助布衣道作乱!!你枉为瑞兽!!也给我去死吧!!”

苍龙与麒麟,瞬间厮杀在了一起。

此时,火云邪神瞬间拍出一掌,把荒木道人击飞,连忙把盲先生扶住,以手指封住了他伤口附近的穴道。

但有两名的道人,此刻眼红着向盲先生再次袭来。

“动手!!灭了这布衣道!!”

“会长说了,再等片刻!都不要冲动行事!!”

“你百劫,你还阳能忍,我不能忍!!杀亲之仇,不能不报!!谁当我,谁死!!”

“死吧!!”

不知道是谁的一声怒吼声音,霎时间,卧龙山庄内,法力与妖力汇聚成为了一道强大的波动,搅动风云。

莫默依然挟持着天心七十一代,此刻并没有选择出手……但也暗自着急。

道妖一方,人数方面远远超过……天心七十一代需要主持缺口开辟,此刻不能动身,至于赖才生,却也没有出手的意思,仅仅依靠杜麟与宫小姐,何以抵挡众道妖的围攻?

那青霞子此刻有受人偷袭重伤。

“罢了……才生,助我一臂之力吧。”

此刻,天心七十一代缓缓睁开了眼睛……如同石像般的他,此刻,终于有了一丝的生气。

赖才生却摇了摇头,“还是…让我来吧。”

“不行!你绝对不能出手!你不能沾这个因果!”天心七十一代沉声一喝,毅然把手中的大地举起。

在这个瞬间,整个卧龙山庄所在的地区,都疯狂的动荡起来。

“你想做什么!别动!”莫默沉声一喝,手指处法力凝聚成一道尖锐的刺,一下子刺入了天心七十一代脖子中半寸的位置。

“莫默!!”天心七十一代却是怒喝了一声。

“我说了你不许动!!”莫默此刻也像是动了真火,破天荒地发出了怒吼的声音。

可双方混战,却有盖过了莫默的怒吼……但此时,一旦叹息声缓缓传来,荡漾在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边。

这是赖才生的轻叹。

这一瞬间,一股恐怖的法力,自赖才生的身上散发……这恐怖的法力,瞬间让空气无限地沉重了下去。

它压下了百劫道人,压下了疯狂的苍近水,也压得火云邪神这一刻半跪在了地上……压下了所有人。

“世上……竟还有此等的法力境界?!!”

在赖才生的身上,汇聚了太多惊恐的目光……唯有天心七十一代,此时震怒莫名,“我说了,不许你沾这因果!!”

“若能成,这点因果不算罪孽自然也就不算什么。若是不成……何谈因果功德。”赖才生缓缓摇头。

众人看他。

他看着青霞子。

“师叔……你的天眼,借我一用吧。”

说着,赖才生挥手一抓,直接把盲先生抓到了自己的面前……那强悍得不像话的法力,单纯的只是一道压力,仍旧压得众人抬不起头来,沉重,是他们的身体甚至陷入大地之中。

此刻,赖才生手指轻点在了盲先生的双眼处,只听见盲先生此时发出了惨痛的叫声……这不仅仅是挖眼之痛,天眼与他,更是魂魄相连!

一双淡金色的眼球,此刻落入了赖才生的掌心当中……眼球渐渐变化,最后融合成为了一枚菱形的水晶。

盲先生此时虚弱地倒在了地上。

水晶在左手当中……而赖才生的右手,此时也按住了自己的胸膛。

胸膛处,一抹金光涌现,渐渐从赖才生的身体剥离出来……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痛苦之色。

“天心……是天心!天心!”

地上,盲先生双目流血,只能听,只能感受……却能够感受,天心的出现!

这一瞬间,天心与天眼的光辉相互交映……光芒所照射的地方,时间像是彻底停下来了一样。

任何……所有,这一刻都像是被定格在了时间的间隙当中。

连风儿,也是不动了……安静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盲先生摆头倾听着,却再也听不到任何一点的声音。

“痴儿啊,痴儿……你还是沾了这因果。”天心七十一代叹了口气,像是瞬间苍老了许多,“你这次出手,沾了因果……之后的灵气爆发,任你功劳再大,难度还能瞒天过海吗。”

“师傅,差不多了。”赖才生此时淡然道:“多得师叔的天眼,我得以窥见到了一丝泰山地下的情况……第一条祖脉之龙,马上就要抬头了。”

天心七十一代闭着眼,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还有一道凄凉的叹气。

“师兄…师兄?!!!”

盲先生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师兄……你让我回国,到底为了什么?只是想要得到我的天眼吗?你们几次派人来抓我……就是因为天眼吧?你们说……瞒天过海,到底是什么!!!牺牲了百万人,如此重大的罪孽……你们何来的谈论大功!!你们怎敢!!你们这是要让布衣道的传承,就此灭绝吗!!回答我!!回答我啊!!四十多年前,我犯下的错,难道还不够吗!!你们都忘记了布衣道的宗旨是什么吗!!你忘记了师尊的教诲了吗!!”

“我没忘……师父的教诲,我从来不忘。”天心七十一代猛然睁开双眼,手持着大地灵剑的他,怒目瞪元,怒发冲冠,“我们懂这风水向学,我们学这阴阳之道,我们趋吉避凶,乱阴阳,逆天而行,为的只是苍生!”

“那你为何还要让这灵气复苏,残害这百万无辜之人?!”盲先生双目血水直流,“你告诉我,这是为了苍生?”

“灵气复苏,这是天道运转,不可更改之事……我不信拥有天眼的你,没有窥探过天机!”天心七十一代沉声道:“你看见的血流成河,你看到的人道妖大战,山河破败,社稷毁去,苍生受苦,乃至这世界崩坏……你的天眼尚且能看到这一切,难道我的天心,师傅临死前匆忙传下来的天心,就无法感知吗!青霞子,我比你早!我比你更加的早!从我接手天心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看见!天道崩溃,人道妖,毁于一旦……我比你更早!”

手指着那大地灵剑,此刻天心七十一代气息一瞬间疯狂膨胀,与此同时,他的脸容也在急速的老去,不过眨眼之间,已经白发苍苍,“此世消亡,不可逆转!即使不是我,也是他人!灵气复苏终究会出现!天道既然如此,何不让我去做那应劫之人,乱阴阳,争这一线生机!”

“布衣道学这颠倒阴阳本事,不就是为了逆天行事?既然天要灭道妖,既然天要灭这苍生,我便要让这苍生好好地活下去!”

“我便要让这神州道界,又一次辉煌下去!”

“灵气爆发要死多少人,我就救多少人!”

天地一声龙吟……一道金银龙影,此刻从那泰山的地底深处,冲天而起。

天心七十一代仰天怒吼了。

“我应劫,犯下这滔天杀孽又如何!这苍生……我要救!”

他,此刻高举着灵剑,猛然插下!

大地裂,龙影显,银龙抬头,华光普照天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