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百零一章 珠宝

第二百零一章 珠宝

第一台的新闻发布,从早上的九点开始,用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分别对这次事故的起因,灾情的汇报,救援工作等等都进行了详细的说明。

站在了演讲台上的那位老人,在整个过程中,一刻没有停过,脸带悲痛之色。

许多人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因太远,如今事情曝光,举国哀嚎……印象之中,这是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自然灾害。

互励互勉。

……

从新启动的机场处,寒风习习。

“行啦,就送到这儿吧。再送,你就要把我送回家去了!”

任紫玲拍了拍冷锋的肩膀。

因为大事故的关系,往日繁华的机场,此时也显得萧条了许多……因为不知道这个地区会不会又一次发生恐怖的灾害,所以人们大多取消了原来的行程。

任紫玲几个与冷锋,是在在昨天才联系上的。当知道任紫玲当日不小心走散了,后来躲了起来,直到浓雾退散之后,冷锋的神情很是安慰和庆幸。

他建议任紫玲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任紫玲也没有过多的犹豫,在机场宣布恢复运作的第一时间,就订了回家的机票。

“这以后要是碰到什么事情,就打这个电话。”冷锋此时悄悄地给任紫玲塞了一张卡片。

任大妈眨了眨眼睛,看了下卡片上的电话号码,只有号码没有名字,不由得好奇道:“哟,二愣子,这又是哪来的关系啊?”

“是你们哪边部队的一个参谋的电话的电话,是我同期的一个说的上话的同学,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找他。毕竟我在京城,远水救不了近火。”

任紫玲愣了愣,好笑道:“我就一个小记者,能碰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啊?再说不还是有老马吗……你这关系托的!”

冷锋道:“这世道可能会不太平……总之小心为上吧。再说,多个照应也没什么不好。过些时间,我会找个机会,过去找找你们叙叙旧。”

“好吧。”任紫玲摇摇头,没好气道:“你们啊,一个个都给我塞这个卡片塞那个的电话,我的卡片本都快被塞满了好吗?怎么弄得我好像连呼吸都会惹麻烦一样?”

“小心无大错。”冷锋认真地劝解了一番。

任紫玲给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和大大的拥抱之后,便提着行李,和梨子与亚纪子走进了安检处。

过了安检,梨子给了任紫玲一台新的手机——千元机。

“你什么时候买的?”任紫玲不由得好奇起来——她的手机不知道怎么弄掉了,手机卡的话,只能等回去之后在当地补办了。

“路上啊”梨子随口说了一句,没敢说任紫玲的手机是她在脱身的时候不小心给落在了什么地方。

没有卡,自然是不知道有多少未接的电话……但是社交软件还是能够登录。

“卧槽!我儿子回家了!!!”

……

同是机场,只不过是国际航班楼。

也是相送。

张家的张罄蕊在送宋家一行……张小姐在这次灾难中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事实上她第一时间就被送出了当时浓雾的区域,在安全的地方观望了好一段时间。

宋家提出要离开的要求,张家方面全力配合。暗地里有着一家排名前三的民营民航公司的张家,要送一些人离开,并没有太过困难——哪怕现在处于非常时期。

远在南方的那位张家的掌舵人张李兰芳并没有问宋天佑为什么急着离开,只是亲手就操办的这件事情。

离开的是宋老爷子,宋昊然并没有选择一同离开——宋大少甚至连机场都没有进入,只是把人送到了机场外。

候机室中,宋樱抓住老人的手掌,“外公,宋昊然这混蛋,你又由得他了?那个古怪的女人,我看着就感觉很危险啊。”

老爷子拍了拍这孩子的手背,“盲先生说过,这家伙有自己的路,也知道自己的路要怎么走。他想要留下来,肯定有自己的理由。再说,你舅舅留下,也不是什么都不做的。”

宋樱疑惑地侧了侧头。

宋天佑看着外边广阔的机场跑道,“他拿了一笔资金,接下来会以集团的名义,在这里进行人道救援的工作。这之后,我打算在国内开拓一下集团一些正当的生意业务。”

宋樱张了张口,看了看左右,低声道:“可是外公,咱们家不是黑名单?”

宋老爷子呵呵一笑,“你这舅舅,收了那么多高人的信物,总有能够用得上的……再说,落叶归根,宋家的根,始终还是在这儿。”

宋樱此时忽然低声道:“外公,那些人还没有走,我看是不看着咱们上了飞机,都不会走开。”

宋天佑皱了皱眉头,随后不动声色道:“这几位在危险中也曾来救援过过我们,虽说是盲先生所托。但后来这几日,他们的态度有些改变,隐约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能与盲先生有关……我们只是世俗的人,有些事情难以反抗,也难以参与,还是充耳不闻吧。”

“外公,还是联系不上盲大师吗?”

宋天佑摇了摇头,“他只是给我发来了一条信息,说一切安好,让我不要太过担心。不过盲大师这种世外高人,做事高深莫测,岂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理解的?他既然说让我们尽早离开,也一定有他的原因,我们照做就是了。”

“好吧。”宋樱点了点头。

此时,张罄蕊在阿七先生的陪同下走来,“宋老爷子,您的已经安排好了,请登机吧。”

“呵呵,有劳了,张小姐。”宋天佑微微一笑,老爷子是打从心底欢喜这个知书识礼的张家千金,“张小姐啊,这次宋樱陪同你一起,路上还请多多照顾。毕竟这并不是南美,宋樱要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张小姐也不必给我面子,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宋樱不干了,可让她像是捏宋昊然那样肆无忌惮吧,她又不敢,只好讪讪地神色并不自然。

张罄蕊抿嘴一笑。

不久之后,宋天佑登机,宋大和宋二自然陪同。宋樱身边只是留下了几个保镖——不过这一路上基本上都有张家照应,也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宋樱很快就坐上了张罄蕊回家的私人飞机。

宋昊然留下了除了参与民间组织的救援之后,还有在华国重新开拓宋家路子的任务,当然还有别的理由。

而宋樱留下来的理由就只有一个了。

那就是前往洛邱长大的地方,借助张家的能量,彻查一下当年的事情——当然,宋家之后,还是会派出一些人手,在南方与宋樱汇合。

“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宋樱托着腮,看着窗外渐渐细小的建筑,她忽然转过头来,看着张罄蕊说道:“我说……我们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张罄蕊疑惑了一下,好奇问道:“忘记了什么?”

宋樱一拍额头道:“我们忘记去医院拿那份体检报告了!!”

说起体检报告,一下子就把张家的这位恬静的千金来回到了那日在宋家村后山林子中地洞被困的时候。

她耳根子不由得微微一热……还真是忘怀。

……

……

新闻发布的时候,神州的真龙并没有去听……她需要知道的不是发布的内容,只是发布之后,各方的反应。

但这也是之后的事情。

见过了莫小飞之后,又不愿意早卧龙山庄露面的神州真龙,独自一人在泰山地区游荡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当初封印‘望’的地方。

宋家村后山的那条瀑布前面……其实也不是不知不觉的到来,只是感觉到这里有些什么。

重新恢复了真龙的力量,再次与大地有着密切联系的神州真龙,在感应上的能力,和她当时无敌的力量,几乎一个层次。

她皱着眉头,潜入了潭水底布,越过了封龙石之后,便是走进了当初的崖底山洞……这是望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山洞深处尽头,那扇满是裂痕的墙壁之前,龙夕若疑惑地停了下来……龙夕若咬了咬牙,伸手按在了石壁之上。

石壁一下子把她的手掌吸了进去……继而,把她整个儿地吸入其中。

石壁之内,是一个崭新的空间,只是灰灰蒙蒙,山谷内死静一片,树木干枯,大地萧条,如同死地。

这是她当日为了让‘望’能够安静生活,而特别打造的出来的一处细小的空间……和世界碎片那种能够自我衍生的世界自然无法比较,但总是比外边昏暗漆黑的山洞要好。

只不过这个地方,终究还是迎来了毁灭……望的情况并不稳定,曾经暴躁过,把这个地方破坏一空……那是望在化龙最为艰难的时候。

飞入山谷中,在山谷的深处,龙夕若看见了一间筑在谷内水潭中央的屋子。

屋子前是一棵扶桑树,只剩下枝桠,树枝的下面弄了一个秋千……在这里,神州真龙看见了自己最不想看见的家伙——洛邱。

洛老板这会儿正亲手地绑着从树枝下吊下来的秋千……这里似乎是他在修复的。

似乎对于神州真龙会突然到来,洛老板也感觉有些意外……他站起了身来,很快便是恍然,“都快忘记龙小姐的感应力恢复过来了。”

“你…你把这里弄好了?”龙夕若皱了皱眉头。

这里,和她曾经认识的,一般无二……或者说,她认得这里每一处的地方,每一样的东西——因为这都是她曾经亲手造出来的东西。

“我比较喜欢一些美好的东西。”洛邱拍了拍手掌,站了起来,伸手抓住秋千的绳子,随手地摇了摇,笑道:“尤其是特别用心的东西……就像是古董一样,好的古董如果破碎,就太可惜了,要是能修复的话,自然会想着去做。而且,亲手去修复它们,也是一种乐趣。”

说着,洛邱缓缓张开了双手,“沉在泥土之下的,或者是历史中的,它们即使蒙上了尘埃,生锈了也腐坏了,但是只要愿意打磨的话,我想它们还是会恢复一些光彩的吧……就像是这样。”

从这一刻开始,扶桑树上长出了翠绿的叶芽,它们飞速地长大着,很忙变成了茂盛。

萧条的大地从洛邱的脚下,开始长出了青草,如同波纹一般扩散而去,一路扩散,覆盖了整个山谷。

明亮的光冲破了灰沉的天空,碎金色的阳光散落。

像是从黑白的电影,走入了缤纷的现在。

风来,水生,死静有了声音,所以变成了静谧。

百花盛放,风吹起了它们,像是逆上的缤纷雨点。

龙夕若缓缓转动着自己的身子,看着这漫天的缤纷。

欢声笑语,那屋子内,仿佛又传出过她唱过了摇篮曲的声音。

那门前,好像闪过了她追打着顽皮孩子,皱着眉头的身影。

秋千上,有过她抱着孩子说一些外边故事的时候。

从小到大,飘飞的花瓣似是承载了每一份这样的回忆。

她伸出手,一片花瓣落在她的掌心当中,轻轻握紧,不知不觉有了一抹盖过了所缤纷色彩的笑容。

……

好久好久。

洛邱忽然双手在身前放开,一抹光球出现,缓缓送到了龙夕若的面前。

当光球的光退去的时候,出现的是一个相当简陋的土偶,几乎看不清楚模样,只有简单的人型,甚至可以说是丑。

“这是……”

“那日和龙小姐在山洞的时候,龙小姐似乎有些心急,急着出去,我无意中找到的。”洛邱轻声道:“这大概是望亲手捏的吧。”

她伸出手,轻轻捧着,嘴唇微动……好一会儿,神州的真龙忍不住抬起头来,“卖…卖给我,这个土偶,还有这个地方。”

“这本就是属于龙小姐您的东西,这处秘境也是您亲手创造。”洛邱轻声道:“我不过只是略微打扫了一下……而且,也算是自己的一份兴趣。但要是非要说这之间存在一份交易的话。我想,龙小姐已经给过我了。”

龙夕若微微张口,“我什么时候给过?”

“您的高兴。你的笑容。”洛老板柔声道:“这些,都让你在我眼前变得瑰丽的珠宝一样……能够感受到这一份的美丽,对我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了。”

龙夕若双眼微微打开了一些。

糟糕了……大脑一片空白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