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章 不如宅几天

第十章 不如宅几天

直到回到宠物医院的房子中坐下来之后,龙夕若才感觉踏实了一些……大地,与她再一次紧密地相连着。

总感觉腿还是有点软……

龙夕若的头靠在椅子上,倾斜的椅背带动着她的视线,看着头顶上有些泛黄的天花板。

——因为,想要龙小姐你变得更加美丽一些……

——不想做什么,这里面还有我所重视的东西,我又…怎么舍得把它现在就破坏掉。

猛地。

真龙大人双手用力同时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站了起来,“我去…什么情况?撞邪了这是?!”

身为神州的真龙如果都能够撞邪的话,那就……那就自然没有道妖两界什么事情了。

“龙姐姐!龙姐姐!!”

就在这个时候,洛翩跹推门走了进来,身上穿着围裙,手上还拿着鸡毛掸子的小蝶妖一下看见自己的龙姐姐这会儿脸色有些红红的,歪头问道:“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哦?”

“有什么事情?”龙夕若轻咳了一声。

“哦!”洛翩跹道:“龙姐姐你找到突然停电的原因了吗……刚才好恐怖啊。”

“算是找到了吧。”龙夕若重新坐了下来,捏了捏眉心,这会儿电话里面的那款聊天软件如果打开的话,估计要炸……一想到要登录上去发言,她就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若然神州超凡存在一个官方的话……那么她的话,基本上就等于是‘官方’解释。

“是什么原因啊?”

“你还小,暂时理解不到。”龙夕若想要把这头笨蝴蝶打发离开,随口应了一句,“已经没事了,你继续去打扫吧。尤其是看诊室要打扫干净点,我看过几天咱们这里要不要重新开张。”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洛翩跹这会儿道:“刚刚接到了小飞的电话,问你在不在呢。他问能不能过来。”

“小飞?”龙夕若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她和洛翩跹一路先回来的……估摸着时间,莫小飞也应该是差不多回来了。

……

但让龙夕若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莫小飞并不仅仅只是和追风一同回来——还带着了贪狼少主紫星,以及她的几名随从。

从莫小飞的口中,龙夕若已经知道了贪狼族发现了追风身世的事情。

不得已之下,龙夕若在房间中单独会见了这位贪狼一族的少主紫星,“客套的话就别说了,我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龙大人,我等快要达到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异常恐怖的气息,那份强大难以形容,敢问龙大人,可否知道是何种原因?”

果然是因为这个吗……龙夕若心中嘀咕了一声,随后胡扯道:“倒不是什么奇怪的原因,泰山之上发生的事情,你也应该清楚了吧?”

紫星点了点头。

龙夕若继续胡扯道:“我在事后开会也已经说过了一次,这次的龙煞其实是神州大地无数年来积累的一口怨气。”

紫星皱了皱眉头,“可是,龙煞不是已经被消灭了吗,此事……与龙煞还有何关系?”

龙夕若摆了摆手,胡扯到底:“伤筋动骨尚且还要修养百天,动一下手术,你也得好好躺一阵子吧?龙煞虽然是消灭了没错,但是大地之下依然还有怨气的残留。你也知道了,这次灵气焕发,大地有了缺口,所以大地地脉进行了一次自我的净化,把这残留的怨气再次排除,所以会引发一些异象。”

“原来如此。”紫星点了点头,只是看神色……并不多相信就是了。

龙夕若也没有想着要所有人都相信这样的烂理由,便话题一转道:“你特意过来,不会只是为了询问这件事情吧?还是那句话,开门见山,有事直说。”

“敢问龙大人……当初我初来乍到的时候,狼主是否已经觉醒了?”紫星果然问得相当的直接。

龙夕若沉稳道:“没错,确实在你到来之前我就发现了这一代的贪狼星。不过当时他才刚刚觉醒,情况很不稳定。我担心追风没有办法控制好这股力量,所以什么事情都没有告诉他,并且打算让他学会如何掌握自己的力量之后,才再考虑贪狼一族的事情……你有什么意见吗?”

“龙大人。”紫星目无表情道:“您虽然是真龙,但如果论及如何训练贪狼星的力量,紫星以为,恐怕还是我族比较合适一点吧。”

龙夕若双手拖着下巴道:“抛开贪狼一族的传承不说,你与追风也算是有过一场认识。这孩子的心思很好猜,我相信你应该也能看出来他是怎样的性子。你们贪狼一族的宿命我先不说,我只问你……你甘心吗?又或者,你认为追风会遵从贪狼的宿命吗?”

“规矩不能破。”紫星摇了摇头,忽然又道:“那么龙大人,您也甘心…自己的宿命吗。”

龙夕若目无表情地看着紫星。

好一会儿之后,这位贪狼少主才略施了一礼,“招呼已经打过了……不过这几天,遵从狼主的意思,我们暂时会留下来,龙大人若是有什么吩咐,可以找人到‘四季’酒店通传一声……那么,紫星就告退了。”

门咚一声地关上。

龙夕若这才吁了口气,嘀咕着:“规矩不能破……真实讽刺啊,最为崇尚自由的狼,居然会为规矩所缚。不过……我也没资格说别人就是。”

正自感叹,莫小飞继紫星之后,也来到了龙夕若的面前。

师徒见面,寒暄了几句。

莫小飞接着也来询问大停电的事情,龙夕若又是一波烂理由弹了过去——不同紫星的半信不疑,莫小飞倒是信了。

见莫小飞信了,神州的真龙便硬着头皮在聊天软件上输出了一波……发现神特么众人都停止了刷屏,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然后就集体下线,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还有事情吗?”龙夕若抬头看了莫小飞一眼,见他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要说,便好奇问道。

“师傅……追风是否真的要去高原,贪狼族的居住地?”莫小飞很是认真地问道。

龙夕若想了会儿道:“贪狼族有自己的传承,或者说不可抗拒的一份宿命。哪怕现在追风还不想,总有一天,他自己还是会去的……每一代的贪狼,都逃不掉。我和你说过的那些关于追风的话,你应该还记得。”

“那…”莫小飞点了点头,一脸认真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想陪着追风去一趟……至少,我还能看着他。”

龙夕若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莫小飞,忽然道:“用你最强的念力,攻击我一下。”

“师傅?”

“让你做你就做,哪来这么多事。”

“得罪了。”

莫小飞点了点头,随后深呼吸了一口气,集中了全部的精神……他最强的念力,可以操控重力,这是在颜无月世界所领悟的能力。

房间内所有的一切,在这瞬间瞬间被一股极强得的压力一下,但是在这股重力释放的同时,也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与之抗衡着。

莫小飞不断地压下,龙夕若则是不断地托起,两股力量始终为维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让房间并未受到半点的损坏……只是莫小飞渐渐脸色涨红,龙夕若则是一脸从容。

这种较量一直持续了十数分钟的时间,莫小飞才猛然喘了口气,重力一下子消失不见……龙夕若也挥手扯去了自己的真龙之力。

她看着莫小飞,皱了皱眉头:“这次去泰山,你见过了什么人,或者碰到过了什么?”

“师傅,我……”莫小飞心中一怔,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

“你的力量,比年前我见你的时候,起码提升了五倍……”龙夕若皱眉道:“这种速度太快了,我怕你的身体一下子适应不了。而且,在你的身上,我隐约感觉到了另一股有些熟悉的力量。”

“师傅,其实我……”莫小飞咬了咬牙,正想要说话。

“好了,就这样吧。”不料龙夕若却忽然摆了摆手道:“你好歹也算是我的徒弟,要是没点儿奇遇的话,你让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去?再说,你的力量提升了,总体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我能感觉到你的本心还在,相信你能用好好地使用它的……追风的事情,你自己考虑吧。去还是不去,自己判断,不用什么事情都来问我。”

“那…那我先回家了。”莫小飞点了点头。

“去吧,你也离家这么长时间了,父母应该很担心了。”龙夕若挥了挥手。

……

莫小飞出门之后,龙夕若才压低了窗上的百叶扇,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街道之上,“上次见面就总感觉有点不妥,这次……天子剑,为什么会在他身上。”

龙夕若忽然苦笑了一声,“天子剑与当代贪狼星相遇……还嫌不够乱吗。该不会又是那死奸商的阴谋吧?”

神州的真龙抓了抓头,很是烦躁地掏出了香烟盒出来,动作娴熟地给点上,“抽烟怎么了?!”

但才抽了一口,就莫名其妙地掐了。

她一下子就冲了出去。

“翩跹,别打扫卫生了!我肚子饿,给我做吃的!我要看电视剧!!我要放假!!!这几天我都不要出门!!谁也不见!你谁都不要放进来!”

“欸?”

……

……

熙熙攘攘,市里面的刑警大队前的公用车出去了又进来了,显得十分的忙里。

这对马厚德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这种频率的出车,就证明了这个城市正在上演着许多的犯罪。

大概每一个警察都希望自己能够发霉……至少说明外边很太平。

在停车场中挺好了车之后,最近老来得子,喜得第二胎的马SIR似乎又发福了一些……这会儿,一边喝着豆奶,一边拿着报纸的马SIR艰难地从车上挪脚着脚出来。

不过估计是真的发福有些过度了,马SIR发现这个动作变得无比的艰难起来——终于,他成功出来了,只不过豆奶就很不幸地撒在了地上,同时也沾在了裤子上,嗯……

“这也太背了吧?”

马SIR不由得骂了一声晦气,动作很不雅地在原地擦拭起来——这会儿,另一辆车缓缓驶入,停在了马SIR的旁边。

车窗缓缓落下,一名四十岁上下,衣着整齐,显得儒雅的男子探出了头来,微微笑道:“马SIR,好些时间不见了…你没事吧?”

“哦…是你啊,高文。”厚德先是一愣,随后连忙说道:“晦气,晦气……唉,看来我是真的要好好控制一下伙食才行了。”

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拿着一个公文包,“这种污质不好洗的。我知道有一家洗衣店还不错,地址等会给你写吧?”

“那当然好啊!”马SIR顿时喜道:“这裤子我老婆送的,弄脏了我估计要被打死。”

男子…高文笑了笑,“对了,听说你太太怀上了……可以啊,马SIR,老当益壮啊。恭喜,恭喜!”

“嘿嘿……”

这基本上是马SIR近来经常听到的话,甚至从前好一些的老兄弟姐妹,也纷纷打着电话前来道喜——基本上,这一段时间,他都笑得像是个猪头。

马厚德这会儿好奇道:“对了,什么风把你吹来这里了?”

“哦,没什么,配合一下局里的工作。”高文随口道:“二支队那边有个犯人,想要做一下侧写,所以他们的队长就把我找来了。”

“哦……这样,那你忙吧。”马SIR点了点头,“我就不送你了,反正你也熟。我可要先去找个地方换裤子了。毕竟形象还是要注意注意嘛。”

“那好,先不说了。我下午还要赶回去上课。”高文笑了笑,拍了拍马厚德的肩膀之后,便提着公文包,他站在这里,环视了一圈四周,方才离去。

“马SIR,这人是谁啊?有点眼熟啊?”

林峰这会儿拎着一袋包子,出现在了马厚德的身后,好奇地问道……被吓了一跳的马厚德连忙瞪了一眼,才道:“他叫做高文,现在是政法大学的犯罪心理学讲师。”

“现在?”林峰愣了愣,下意识问道:“那从前呢?”

马厚德道:“以前啊,他是咱们局子里面二支队的队长,立了不少功。我们和二支队经常都会联合行动,一来二去的就熟了。后来他就不知道为什么从局里面退了,转去了大学当起了讲师。不过……”

“不过啥?”

马SIR眺望着高文的背影,“总感觉吧,差了那么一点,就是聊不到一块去,也就以前洛队和他能说上几句话。高文的老丈人是省局的大佬,大佬的上门女婿,可能是身份有点不一样吧,总是有一种跨服聊天的感觉?”

“可以啊,马SIR,跨服聊天都知道!”

“死一边去!”马厚德瞪了一眼!

就在这时候,有队员从里面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刚好碰见了在这里瞎聊的二人,便直接小跑了过来。

“马SIR,林SIR,太好了,你们都在!我还急着找你们呢!”队员此时喘着气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马厚德皱了皱眉头。

队员正色道:“刚接到了报案,发现了尸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