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九章 怪你过分美丽

第十九章 怪你过分美丽

虽说要求不要再家中,但赵乐选择的地方也没有离开太远——小区楼下的花圃旁边,并且是能够抬头看见他自己家阳台的地方。

警方关于张晓琴与王亮的关系,只是知道王亮曾经从张晓琴身上弄到了一笔钱,但当初因为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以至于无法立案。

他们开始从赵乐的口中,知道王亮更多的事情。

赵乐此时神色有些复杂,“……出事之前,我姐姐很爱这个男人,而王亮又是一个很会讨好人的家伙。一开始,其实我是有点不喜欢他的,但后来他不断地帮忙我们,出现在我们的家里,久而久之,我也就放下了对他的戒心。只是没想到,这人渣不仅仅只有我姐,外边还同时有好几个女朋友,甚至其中还有一个,给他生了孩子,只是还没有注册结婚罢了。”

“他……骗女人钱?”林峰皱了皱眉头。

赵乐点了点头,“不单只是我姐,另外那些据我所知,这些年也在王亮身上花了不少钱……其实我有好几次已经劝说过我姐的了,只是她不听。我没办法,又总不能够时时刻刻都盯着她。我姐过得比较辛苦,估计是因为这样,所以对所谓的爱钱,有着一份期盼吧。”

摇摇头,赵乐叹了口气,“后来,王亮的事情扬了出来。其实还不是我姐发现的,而是他外边的有个女人发现的,最后一路找来,把王亮身边的女人,包括我姐,一个个地找了出来,最后她们才都知道自己都被王亮欺骗的感情。”

“那…那你姐她为什么要?”

赵乐捏了捏拳头,随后松开了些,“她自己过不起这个坎,好几次去找王亮,结果受到,了侮辱,都是哭着回来的。她的积蓄没了,感情也没有了,那天晚上,我回来了晚点,才回到楼下的时候,就看见她倒在了地上……是跳楼。人后来是救回来了,只是这辈子估计也不能走路了……她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

赵乐看着林峰,“关于王亮的事情,我只知道这些。而他的个人信息,老家住什么地方,做什么工作,我相信你们也能够查到,或者已经查到。”

林峰看了看身边的同事,皱了皱眉头,“我还有几个问题。”

“你问吧。”赵乐吁了口气。

林峰道:“你认识王亮另外的几个女人吗?她们的名字,联系方式,或者地址之类的都可以。”

“都不清楚。”赵乐摇了摇头,“有一个好像叫做吴蓉的。最开始也是她发现了王亮的事情,挑起来的事。”

林峰点了点头,把这个名字给记录了下来,随后才冷不丁问道,“那么…你姐姐自杀是什么时候?”

赵乐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林峰只好道:“我们只是想要排除你姐姐的疑点……如果可以的话。”

赵乐别过了脸去,“去年,十一月七号。”

林峰点了点头……按照从房东那里得到的信息,王亮应该是十二月之后才失踪的。他接着又问道:“赵乐同学,那么你呢?这段时间你一直都在做什么?”

“你什么意思?”赵乐转过头来,神情有些激动。

“冷静。”林峰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们并没有针对你,只是必须要问这些问题。”

赵乐深呼吸着,又缓缓地吁了口气,似是在极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姐出事之后,我就一直都在医院照顾她,还有学校两头跑。”赵乐不情不愿道:“如果你们还是觉得我有嫌疑的话,那就去查吧……说老实话,我确实想过要杀死这个人渣!”

林峰皱了皱眉头,皱着眉头的同时,他忽然摆了摆手,示意身边的同事把摄像暂时给停了下来——从进入赵乐的家中,见张晓琴开始,摄像就是一直都开着的。

见林峰的举动,赵乐微微张了张口,但没有说些什么。

“赵乐同学,关于你提供的线索,回去之后我会整理一下,过后也会寄给你,让你看看的。”林峰正色道:“我也希望你能明白,口供是很严肃的东西,而不仅仅只是一时的气话……你刚说的话,我可以当没有听见,我也希望你下一次不要再说相同的话。”

赵乐道:“我配合你们,并非因为我认为自己需要帮王亮找出凶手,仅仅只是希望,你们不要继续来打扰我姐姐……我家,没什么事,希望你们都不要再来。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要回家看我姐了。”

说着,赵乐就站起了身来,准备离开……他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林峰,又看了那关掉的摄像一眼,匆忙说了一句谢谢之后,便快步离开。

……

“林SIR,你相信这赵乐的话?”同事忽然问道。

林峰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张晓琴自杀的时间在王亮失踪之前,她之后住院,又不方便行走,基本可以排除嫌疑……接下来,我们分头行动吧,你去找找这个叫吴蓉的女人。我去一趟医院。”

同事皱了皱眉头,“林SIR,你怀疑是赵乐?”

“我们不能因为同情,主观就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林峰摇摇头道:“同情并不等于理解……赵乐,有足够杀人的动机。而且按目前来说,他的嫌疑恐怕是最大的。”

同事沉吟了片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小子的心理素质就太恐怖了……从我们见他开始,他就充满了愤怒,激动……可就是没有恐惧和慌乱。”

“不要小看现在的孩子。”林峰摇了摇头,随口道:“很多时候,孩子做的事情,更能让大人后背一凉。去吧……局里面这会儿还死了一个嫌疑犯呢,我们是没多少人手的了。总之……苦逼地加班吧!”

……

……

旁晚的时候,在河滨公园,孩子们正在嬉戏着,年纪不大,都是些七八岁的孩子,至于几个大人则是聚了一旁下着象棋。

花圃前,陈明明正在笔记本上,用铅笔画着河边对岸的城市。

“哇!大哥哥,你好厉害!”

这是一个好奇走过来的小男孩——笔记本上与河边对岸城市一般无二的素描,让这个年纪的小男孩感觉到不可思议。

陈明明停下了手,看着这孩子,微微一笑。

小男孩此时好奇地指着素描上,一张长凳处的一个人影……一道背影,“这个人是谁啊?”

素描上仅仅只有这样的一道坐着,似乎是眺望着什么背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人物出现在画中。

陈明明没有回答,只是把笔记本给合上。他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小男孩,忽然道:“给你看一样东西。”

小男孩很是好奇地睁大了眼睛,期待着。

陈明明把手伸入了书包里面,随后看着小男孩的目光,一点点把从书包中抽了出来……一把银色的手枪。

酷炫的外貌,一瞬间就让小男孩想到了电视上某些特摄剧上英雄们的武器——那是远超了几十块钱塑料玩具的质感,小男孩瞬间就哇了一声,目光更亮了。

陈明明此时招了招手,让小男孩转过身来。

他双手绕过了小男孩的身体,随后提起了小男孩的双手,缓缓地握上了银色手枪的枪柄,然后指向了前方一名正在遛狗散步的老人。

这估计对小男孩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小男孩侧着自己的头,眯起了右边的眼睛,做着瞄准的动作。

陈明明此时在小男孩的耳边,低声说道:“想开枪吗。”

小男孩颇有些兴奋地点了点头……因为刺激,他甚至心跳加速了起来。

陈明明此时放开了自己的手,任由这小男孩就这样保持着双手握着手枪,做着瞄准的姿势。

小男孩露出了笑容,双手手指同时穿过了扳机的位置,手枪的重量并不符合它那种金属的质感,所以他能够拿的十分的稳。

老人停了下来,宠物狗正蹲在老人的脚下,陪着他……老人此时看着城市旁晚的美景,似乎有些沉浸了进去。

枪头,一点点地移动着,从老人的身体,到老人的脖子……到老人的头颅,终于停了下来。

手指,一点点地压下了扳机,时间好像是慢了下来。

陈明明就这样静默地看着这小男孩的一举一动。

此时——!

“儿子——!!”

一把粗犷的声音,瞬间传到了二人所在的位置,同时也让小男孩的动作停了下来——那是正在观棋的一名提着购物袋的中年男人。

小男孩顿时吐了吐舌头,转过身体来,朝着陈明明吐了吐舌头,然后有些不舍地把手枪送回给了陈明明,“大哥哥,你明天还来吗?”

“不知道。”陈明明微微一笑。

小男孩也没有再问什么——他的父亲又一次传来了催促的声音,并且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小男孩只得快步地朝着自己的父亲跑了回去。

当握住了小男孩手掌的时候,他的父亲才警惕地看了陈明明一眼,随后快步离开,并且颇为严厉道:“小孩子,别乱要人家的东西!”

这父亲显然看到了手枪……但并没有想过这会是真枪。

河边处,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那正在欣赏夕阳景色的老人,已经带着自己的宠物,缓缓走远了。

下棋的人,过了不多久,也收拾了棋盘,观棋的人也渐渐散去……人越来越少。

陈明明似乎已经和这从明到暗的光线,与四周融为了一体似得。

他走到了前方的一张长木凳上坐了下来——这赫然是画中那道背影所坐着的地方——他就这样坐着,看着最后一点的夕阳,最终消失地平线,最终只是残留下暗红色的云。

他忽然把手枪的弹夹给取了出来——没有子弹。

又十分钟,路灯打开,陈明明背起了书包,也从这里离开。

……

……

不得不感叹的是,女人之间交谈的能力——尤其是当一方仿佛有着无尽话题的时候,那种下午茶的时间,确实只会轻易流逝。

“哎呀……你说这死小子怎么还不来呢?”

好不容易抓到了这个机会,任嬷嬷自然不会放过——把优夜截了下来之后,任嬷嬷就第一时间悄悄地给自己的儿砸发送了信息了。

“他说今天想要去图书馆查资料,可能太投入,忘了时间吧。”优夜微笑着说道。

任紫玲翻了翻白眼,“看书能有女朋友好玩……不对,重要吗!不是我说啊,优夜,洛邱这家伙平时就像是木头一样,不过你放心啊,这样的男人才好啊!专一!”

女仆小姐掩嘴轻笑,刹那间,仿佛让这喧闹之地,回到了数百年前,贵族宫廷的庭院般……任嬷嬷看着看着,也有些着迷起来。

“要不……你先坐着吧,我去再买点什么。”任紫玲想了下:“反正也出来了,就省得再去张罗晚餐啦……你先坐着啊,我去柜台看有什么好吃的,洛邱这死小子估计也快到了,也饿着他!”

女仆小姐自然不打算拒绝任紫玲的这种关怀。

只见任紫玲伸了伸懒腰,舒张着美好的身段,便缓缓走入了店内……此时,女仆小姐微微一笑,正打算站起身来。

因为,主人出现了。

只是她并没有站起来,因为在这之前,洛邱已经把手轻按在了她的肩上,低声道:“坐着就行了。”

这之后,洛邱才拉起了椅子坐了下来。

优夜开始将就着任紫玲点来的花茶,给洛邱斟着茶,“出来买东西的时候,碰见任小姐了,所以耽误了些时间。”

“无妨。”洛邱笑了笑道:“她挺喜欢你的,想要见你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不过也辛苦你了,她很啰嗦的。”

优夜轻声道:“说的都是主人您的事情呢,怎么会是啰嗦。”

洛邱却忽然站起了身赖,弯下了腰,吻上了这双淡淡的唇……浅浅的一吻。

眼上的睫毛在轻微地跳动着,湛蓝色的眸子有了些许的微量,她自然而然地攀上了洛邱的脖子。

唇分。

洛邱轻声道:“这几天,我想自己做点事情,做完就好,不要胡思乱想。”

“嗯。”

咚咚——!

仿佛是,真实的,心跳的声音,发自这位女仆小姐的身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