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二章 原谅与不原谅的资格

第二十二章 原谅与不原谅的资格

“不用管看守所的事情?为什么!”

天一亮,马SIR与周玉笙就来到了刘局的办公室当中,听到了上司的发话。

马厚德的情绪顿时激动起来,双手按在了办公桌之上,这让刘局心惊肉跳了一番,连忙用手帕擦汗道:“因为这件事情已经交由别的人来调查了。而你和周玉笙现在的任务重点,主要还是放在碎尸案上,这才是人民群众所知道,关系的事情。”

马厚德皱了皱眉头……有人能够无视一切的看守,在那种地方行凶,那才是隐患之重——当然并非说外边的案件就不重要。

“我们明白了,刘局。碎尸案我们会尽快侦破的。”周玉笙此时见马厚德还想要说些什么,便连忙抢先说了一句,同时把马厚德拉出了刘局的办公室。

这样马SIR就不乐意了,“周玉笙,你什么意思?”

“上面来人插手了,天一亮刘局就让我们过来说这事情,证明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周玉笙皱眉道:“我们没必要和刘局在这里倔……刘局的性格大伙儿都知道。你那次出事不是帮你揽的?既然这次不愿意让我们查,恐怕是因为他已经揽不住。”

马SIR没有说话,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抽了好几根,才无奈地周玉笙回到特案小组当中。

这边看守所的事情一筹莫展,而碎尸案这边,倒是已经圈定了几个嫌疑人。

一个是导致王亮辗转在数个女人事情败露的吴蓉,一个只是赵乐。

这两个人都较大的作案动机。一个可能是因爱生恨,而另外一个有可能是为姐报仇恨。并且经过调查发现,这个吴蓉在与王亮交往的时候,经常出入王亮租住的地方,所有说持有王亮屋子钥匙,偷偷潜入作案的可能性很大。

并且这个吴蓉年后就已经不在本市工作,目前去向成迷,很有值得调查的价值——进过进一步的调查发现,吴蓉在过年前购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

“我们尝试过和这位吴蓉老家的亲人联系,并且联系上,只是吴蓉并没有回去。”林峰整理着调查回来的信息:“但是按照记录,吴蓉当时已经上了火车。”

“嗯……”马厚德点了点头。

随后他与周玉笙商量了片刻,后直接道:“这样,你带上一个人,辛苦点,跑一趟吴蓉老家,尽可能地找到她。我这边会联系当地的派出所,让他们配合你!事不宜迟,你马上出发吧!”

林峰立正,敬礼,大声说了一声:“是!”

……

……

高文有些心事重重地走入课室,他今日很早到来,甚至是他自己亲手开的门。

不为别的,单纯只是为了看着每一个学生的进入。

伴随着上课时间的到来,一个个的学生走入,与他打着招呼,然后各自坐下……高文,并没有看见自己想要看见的。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一分一秒,终于迎来了上课的铃声。

高文就这样坐在了讲台上,默默地看着整个班级的学生——他做了一件平常不常做的事情:点名。

高文的课一般都是公开课,好几个班的学生,并且基本上都会满员,点名是一件十分浪费时间的事情——但今日他还是点名了。

学生自然十分好奇高文讲师今日的反常……似乎高位讲师最近这两三天,都有些不同以往。

“陈子豪……魏新月……习锦民……洛邱?”

他不经意地喊着这样一个名字“洛邱”,但课堂上好一会儿都没有应声的……高文仔细地打量着四周。

只见部分学生也开始左右看了起来——他们对这个名字十分的陌生,猜想可能是别的班的学生。

“洛邱?在不在?在吗?”

高文再次确认着,并且看着那最后靠窗的位置……终于,高文把名册给合了起来,淡然道:“好了,点名就到这里了吧,现在我们开始上课。”

还好,点名的时间只有几分钟不到,还在接受的范围,学生们很快就打开手头上的课本。

高文整理完自己的思绪之后,暗自摇了摇头,随后转身,在黑板上开始版书起来。

他的字很漂亮,即便用的是粉笔。

写完,高文缓缓转过身来,一边拿着麦克风,“好了,今日我们来讲一下……”

他的目光骤然间睁大,呼吸似在这瞬间停顿,心跳也莫名咚的一声。

在了……在那个位置上了!

什么时候来的……自己在版书的时候,悄悄从后门走进的吗……高文深呼吸了一口气,只是他的话突然停顿,眼下所有的学生目光就齐聚在他的身上。

他不得不把停下来的话接上,若无其事地继续着自己的教学,只是目光却一刻不离那位置上,那年轻人的身上。

教学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高文忽然给课堂上的学生一道讨论的题目,并且要求学生分组讨论——这是很常见的教学模式。

学生们开始自主地讨论起来——因为高文讲师的课堂一般十分的轻松,所以学生很快就三三两两地聚在了一起讨论着。

高文不经意似地在阶梯教室上走动了起来,似是在听着学生们之前的讨论——但他的目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地靠近着那个最后的位置。

一直都在……没有突然间就消失不见。

一级级的阶梯,正如他一下下的心跳声——终于,高文走到了自己的目的地,最后一级阶梯之上,并且坐了下来。

旁边只有洛邱,这四座一排的课桌上,只有他与洛邱二人坐着,前面还隔了一排,才是别的学生。

高文认真地看这这个缠绕了自己几天的年轻人——从那日他突然出现开始。

“你…为什么不和别的同学一起讨论?”

“因为我不认识他们。”

“我刚才在点名了,你为什么不回应?”

“点名了吗,可能我来得比较晚了些吧,很抱歉。我到的时候,只是看见老师您在版书。”

“你说你不认识他们?为什么?”

“老师不是应该清楚吗,我不是这里的学生。”

一问一答间,高文越发的平静下来。

只是内心并不平静,这并不是一个这个年纪的学生应该有的精神面貌……几乎是刹那间,高文想到了自己的一个学生:陈明明。

但陈明明的身影也只是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逝,因为洛邱的存在是如此的强雷,他像是对你最熟悉,最亲密,最了解的人般……然而这并不应该。

最熟悉的陌生人,刹那间这样的感觉涌上了高文的心头,他微微张口,打算问些什么。

“高老师您的这个问题,其实挺有趣的。”洛邱忽然微微一笑。

这让高文原本想要说的话,一下子吞回了肚子当中,他下意识地哦了一声。

让学生们开始讨论的题目是:原谅。

内容:

M国的法庭上,正在对一名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进行控诉。

凶手行凶的手法极为的残忍,遇害者都是女性,遇害之前都受到了凶手的侵犯,最后才是残忍的杀害。

女性的家属们都齐聚在了法庭之上,每一个人都对这个凶手让人发指的罪行奉上了最恶毒的诅咒,而面对着被害者家属的咒骂,凶手一脸坦然,没有任何的表情。

只有一名被害者的牧师父亲,在陈述完毕之下,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作为一名父亲,我无法原谅你的罪行。但是作为一名牧师,我仅代表我自己,原谅你。”

被指控的犯人,当场痛哭失声,情绪崩溃。

“你觉得有趣的地方在什么地方?”高文自然不会忘记自己给出的问题,“不过在这之前,你先告诉我,你认为这个凶手,是否应该被原谅。”

“我仅代表我自己,给予原谅。”洛邱缓缓说道。

高文皱了皱眉头,“这是你的答案?”

洛邱微微摇头,“这是牧师的答案。”

高文沉默了片刻,再次问道:“我是问你。”

洛邱淡然道:“法庭上不是已经同时存在了原谅以及不原谅了吗,而在牧师的身上,也同时存在了原谅和不原谅……我不是他们。”

“你不打算回答?”高文再次皱起眉头。

洛邱看着高文,对视之间,高文下意识地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方才听到了洛邱的说话,“如果我不是这位牧师,也并非这些受害者的亲人,我以什么立场来不原谅这位凶手,又以怎样的立场来原谅这位凶手。”

“我们可以假设自己是他们,这仅仅只是为了研究。”高文强调说道。

洛邱微微一笑道:“我只需要看看就可以了。对我来说,无论原谅的人是多少,不原谅的人是多少,都可以。”

高文张了张口,似在思考,他有扶了扶眼镜,似乎陷入了某种状态,“我已经说了,这是假设,一种学术上的研究,你不应该回避它。你回避,有可能是因为你并不像面对这样的的抉择。”

“确实。”洛邱这会儿倒是点了点头,“只要还有情感在的话,就没有人会愿意面对这种抉择,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不再让这种抉择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高文皱眉道:“但实际上,我们无法掌握自然的变化,更加无法控制意外的发生。所以你不应该回避,你需要做的是直面它。”

“不。”洛邱看着高文,淡然道:“我现在可以。”

……

顷刻间,高文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以及谎言……他微微张开了嘴唇,此时此刻唯一能够在洛邱眼内看到的,只有一股不可思议的自信。

“这种抉择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洛邱淡然道:“所以我只能作为旁观者,同时是失去讨论这个案例的资格。”

只是这个案例?

隐约间,高文似乎想到了什么,可并没有真的抓住,他沉默了好久,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上:“那么,你为什么会觉得这个问题是有趣的?”

“矛盾同时存在的个例,难道不有趣吗。”洛邱微笑道:“我说过,在同一个法庭上,同时存在了原谅与不原谅。家属不原谅这个凶手,但是法律判刑之后,已经是原谅了他。牧师以父亲的身份不做原谅,但是以牧师的身份做出了原谅……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能出现在这个法庭之中作为旁听的一员。”

“人性…本来就复杂。”高文幽幽说了一句,他下意识地去忽略了洛邱最后希望能够出现在法庭中的想法。

他低着头,似在想着什么……好久好久之后,高文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他已经看不见洛邱了……旁边的桌子,没有任何的残留,按理说这么近的距离,不应该没有察觉才对。

高文不由得诧异地张开了口来。

“老师……高老师!你没事吧?”

学生的声音,渐渐让他回神过来……他发现,不少的学生,此时都疑惑地看着自己,高文下意识道:“怎么了?”

一名女学生此时吞吐着说道:“老师……你,你刚才一直都在自言自语……”

高文一怔,猛然站起了身来,死死看着自己的身旁……那个年轻人曾坐着的地方!

“我…自言自语?我明明就……”

高文下意识看着眼前的学生,他们的目光或是诧异,或是惊恐……这让高文有种异常惊悚的感觉。

或许……一切都只是自己虚构出来的幻想?

瞬间,高文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没有说话,只是急忙忙地走出了教室,在一种学生不解的目光之下,甚至连自己的手提包也没有带上。

……

……

“喂,停手了,有人过来了!快走,好像是高老师!”

教学楼通往天台的楼道上,一名学生此时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这家伙跑来这边做什么?”

这个时候,三名男学生正围着了一名带着眼镜的学生——赵乐。

赵乐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嘴唇上还留着吐出的苦水——很明显,他遭受到了殴打,但同时,殴打者并没有选择在他的脸上动手,只是在不可见的地方动手。

“算你走远……四眼鸡,以后眼镜给我擦亮点”……这位赫然是在体育器材室被撞破了好事的那位男学生。

几名学生,此时嘲笑了几声之后,就带着愉快的笑容离开……赵乐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扶着墙壁一点点地站了起来。

眼镜之下,是另外一种目光……憎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