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三章 提线

第二十三章 提线

教学楼高楼层的卫生间中,赵乐一人站在了镜子前。

他的头发又是湿,粘着垂了下来,同时他的唇色有些苍白,这是强忍着痛楚的结果……他深呼吸着,双手同时颤抖着,缓缓揭开自己的上衣口子。

两边敞开的衣服中,能够看见胸膛以及腹部出现的淤青……赵乐手指在这些淤青上划过……每碰一下,都有种被灼烧般的痛苦。

咚——!

猛然,赵乐一拳捶打在了洗手台之上。

咚——!

他再一次用拳头,缓缓地捶打在了洗手台之上——同一个位置之上。

咚咚咚咚——!!

他一下下地捶打着,同时抬起头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此时,他是沉默的,完全的沉默。

这种捶打,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才停了下来。赵乐拳头上的骨节通红,皮肤已经擦破……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扣上了纽扣,随后神色恢复了正常,离开了这个地方。

下一个瞬间,洗手间的其中一格门缓缓打开,赫然是陈明明……陈明明倚在了门板上,看着赵乐曾站着的位置,似若有所思的模样。

他不是故意要在这个地方的,单纯只是打算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好奇研究手上那柄奇异手枪的特性。

经过了三次的实验,陈明明对这把枪的能力,做出了初步的理解。

首先,它射出的子弹,能够无视空间和距离——但是这个距离到底能有多远,尚且未明,或许他可以找一个在大洋彼岸的人来试一下——但是无视空间这一点,看守所中的那个嫌疑犯人已经做出了证明:在嫌疑人死亡之后,借由这把银色手枪,陈明明自然地得到了对方死亡的信息反馈。

其次:难度。越是容易下手的目标,难度越少,形成子弹所耗费的生命将会越少,反之应该会更多。同时,一旦子弹制作完成,作为付出生命的一方,他会有一种被抽取了某种东西的感觉。

再来就是,子弹形成的条件……除了需要动用生命来制作子弹之外,似乎应该还需要某些东西……这并非来自卖给他手枪的那人的说明,只是他隐约间的一种感觉。

陈明明试图再一次进入那个地方,只是一直未能成功……他感觉,可能需要达到某种条件,才能够再一次地接触到那个神奇的地方。

“再做一下试验吧。”陈明明自言自语道。

离开卫生间之后,在走廊上,陈明明看见了独自一人站在了架空层中,靠着栏杆眺望的高文。

高文似乎正在想着什么东西已经入神。

陈明明的手掌渐渐生亮,那手枪再一次浮现,另一掌心中再次开始形成一颗半透明的子弹……他还没有选择注入生命,但已经知道了需要注入的数量。

但很快,陈明明就把手枪与为成型的子弹消出。

“消耗和上次一样……”陈明明自言自语道:“固定的人,消耗是固定值吗……”

他选择从另外一条路离开,并没有从高文的身边走过。

……

……

刘明浩与卫子道离开了之后不久,方才去到了管理局在当地的办事处,然后被这里仅有的几名后勤文职招待了一番之后,才在办事处的宿舍安顿了下来。

因为没有正式探员驻扎的关系,这里的设备相对要简陋很多,但是住人倒是适合的。

二人开始对这次出勤的事情探讨了起来。

“浩哥,你说这次的任务,咋办?”卫子道躺在了床上,枕着自己的双手,“现场我们去过了,尸体也检过,愣是一点蛛丝马迹也找不到。这作案的手法,已经超过我们工具的探测范围了……会不会是什么高级的妖怪,或者道术高深的修道者做的?”

刘明浩没有说话,只是把那装着奇异肉瘤的器皿给取了出来——他在这器皿上贴了一张黄符,黄符不断地散发着寒气,正在给器皿模拟一个低温的环境,刘明浩此时正在观察着这肉瘤的活动情况。

卫子道没有看,继续嘀咕道:“不过既然现场找不到痕迹,或许会是某种咒杀术?而且死者就是单纯的死亡,并没有出现精血消失,被吞噬生命和三魂七魄的症状,是不是可以排除这是捕猎作案……那么是仇杀?唉,浩哥,你好歹说句话啊?”

刘明浩此时才缓缓说道:“一般碰到这种情况,根据以前的做法,都是暂时列作悬案来处理。”

“悬案?怎么说?”卫子道张了张口,颇有些好奇地坐了起来——他其实也是一个新人。

出任务执勤也只是有限的几次。但泰山一事之后,管理局人员开始紧张,所以才得到了这种外出执勤的机会。

刘明浩淡然道:“除了我们在处理道妖的问题之外,还是会有那么一些在俗世行走的修道者。他们行走的目的大多是为了红尘历练。而这些人当中,又有一些是是本着匡扶正义,斩妖除魔的宗旨。比较出名的有龙虎山天师道,茅山派等等。”

“然后?”

“他们看不见世间上的一些不平事,很多时候会遵从古时候的做法,除恶务尽……倘若是碰见作恶的妖邪,他们出手斩了就斩了,我们也好轻松些。但是人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卫子道就明白过来了,“浩哥,你是说……这个死者,可能就是被哪个行走江湖的正义之士给……”

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刘明浩晒然道:“这家伙之前犯了强///奸罪和杀人罪,你说呢?”

卫子道皱了皱眉:“可这家伙已经认罪了,接下来估计也逃过死刑吧?若真是这样,也没有必要出手了啊?”

刘明浩摇摇头道:“你不明白那些人的想法……他们不少人的想法是,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多活下来一天。因为按照正常程序的话,这死者从送交提审到审判,最后执行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而且倘若他的家人再在外边周旋的话,未必不会免去死刑而改判无期。”

“这样……”卫子道叹了口气。

刘明浩摆了摆手道:“这些行走江湖的修道者啊,很多都是按自己的喜好行事,也有一套自己判断的标准。并且,他们出手杀的也是恶人,很多时候吧,我们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总不能因为一个该死的人,和他们理论起来吧?再说,这样的人渣,我也想杀啊。但我们好歹也是公务人员,有些事情是不能真的去做的,做了就是踩线了。”

“那…就这样确定是那些侠义之士下的手?”

刘明浩摇摇头:“我很难说,只不过这里是龙顾问的自留地,从前也发生过不少类似的事情。比如说前两年吧,这里有一位叫做孙小圣的大妖,把一个为了从家中抢钱就把老母亲推下楼梯害死的瘾/君子给直接扒了皮,挂起来的……结果还不是不了了之?我们也不能真的为了这样一个家伙,就直接和大妖打起来啊。”

“好吧……”卫子道叹了口气,这次脸色无奈。

“我们再调查几日吧,还是没有结果,如实报告上去就是了,上面会有专门评定的。”刘明浩随口说着,然后举起了手中的器皿,“我现在更加关心的是,这里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东西看着……怪邪乎的。你去申请一下,找些检测用的仪器过来吧,我先大体研究一下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好咧。”

……

……

晚上,灯红酒绿,酒精使人释放了更多的本性。

一家酒吧的后巷处,一名男子,此时正被抓住了双手——随后一名带着粗大金链的汉子,正在一拳拳地殴打者这名男子的腹部……打得这名男子口吐鲜血。

他本就喝得有些高了,本事神志不清,此时被重重殴打,估计内出现了,吐出来的苦水甚至带着血丝。

“好你个钱二,有钱在这泡妞,没钱还是吧?有种啊?”

“不…不是的笑哥……给次机会,给次机会……三天,就三天时间,我保证还钱!”钱二苦苦哀求起来:“你…你现在打死我,打死我也拿不到钱啊……等我三天,我家里有!真的有!我老板有退休金……”

“垃圾。”那叫做笑哥的人,又是一阵的猛打,打得钱二倒地不起之后,才吐了口吐沫,“就三天,三天不还钱,打断你的狗腿!走!”

笑哥就这样带着同伴离开。

钱二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那是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他依然还是醉醺醺的,同时还很痛,“玛的……笑面虎……总有一天,劳资把你宰了……谁……谁?”

他顿时变得惊恐起来,只见有人走到自己的面前,生怕是笑哥折返回来……巷子太暗,他倒在地上,看不清楚不到底是谁。

却见那来人忽然蹲下,手上居然拿着一瓶白酒……钱二没有反抗的力气,对方却把那白酒直接灌入他的口中,钱二只能痛苦地喝下。

他本就满肚子的啤酒,又被殴打了一顿,此时再灌入白酒,更为的难受,不过一会儿,钱二就眼冒金星,看东西都出现了重影,“谁……谁……谁弄我!我我我弄死你!”

“你想,杀了刚才打你的人吗。”那人平静,缓缓地问道。

“谁…杀谁?”钱二脑袋摇摇晃晃,缓缓地爬着,靠在墙壁上,坐了起来。

“笑哥。”

似乎是很年轻的声音。

钱二痛苦地呕吐了了一下,头搁在墙壁上,来回地摇动着,“杀……杀啊……杀……杀死这个王八蛋……呵呵,哈哈……”

“拿起来。”

钱二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塞入了自己的手中……好像是一把抢……他打了个酒嗝,缓缓地把手中的东西举了起来。

那年轻的声音好像是有魔力似得,在他的耳边缓缓说道:“你没钱,他下次还是会对付你,可能把你打成残废。然后,你这一辈子有可能站不起来,周围的人会笑话你,你很难弄再找到工作,你的家人都不会关心你的死活,你就这样……毁了。”

钱二的目光,渐渐变得狰狞起来,一股强烈的杀意冲破脑门,“杀!!杀!!杀!!”

一颗子弹,此刻缓缓在钱二的面前……成型了。

嘭——!

手枪爆鸣,子弹瞬间射出,随后消失不见……这之后,钱二便坐着傻笑起来。

6天。

年轻人脑中接收到了这样的信息——但同时,这6天并没有从他的身上扣除……年轻人静静地看着钱二。

钱二此时抱着手枪,又倒了下去,过不了多久就呼呼大睡,不知道天南地北了。

神异的是,钱二怀中的银色手枪一点点的消失,然后又一次出现……出现在这年轻声音主人的手中。

“需要杀意……之前那孩子并没有。原来如此……”

他从容地离开了这条巷子。

只见街道的前方,此时发生了一起车祸——一辆私家车突然失控,撞向了街边的消防栓之上,引来了大量的人围观。

此时,只见车上的两名男子,惊恐地把驾驶座上一名带着大金链的男子给搬了出来,慌乱大喊:“笑哥!笑哥!!笑哥!”

只见那名为笑哥的男子,额头上有着一个小小的血洞……他的眼睛,在也就睁不开了。

陈明明慢条斯理地带上了耳机,然后从人群中,缓缓走过。

……

……

快要晚上十点的时候,正打算回家的马SIR与并不打算回家的周玉笙在局里面的楼道碰面了。

马厚德正打算随便胡扯两句,可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林峰打回来的。

让周玉笙先等一下,马厚德接通了林峰的电话——但不过几秒的时间,马厚德的脸色就顿时剧变了起来,“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情?”周玉笙顿时骤起眉头。

马SIR此时看着周玉笙,目瞪口呆了几秒,才凝重道:“吴蓉也死了……刚找到的尸体,也是……碎尸,和王亮一模一样!”

……

早上给给姐姐做好了早餐,并且看着姐姐吃完之后,赵乐才收拾了东西,准备去上课了。

但出门不久,在小区的入口处的保安亭中,赵乐却被安保大爷给喊了起来。

“小乐啊,这儿有个你的快递。”

“快递?”

赵乐一愣……他不记得自己有买过什么东西。

“是啊,一大早就放在这儿了,也不知道是谁放的,写着你的名字呢。”保安大爷把包裹给拎了出来,大约有鞋盒子般的大小。

“谢谢您了。”赵乐礼貌微笑着接过……随后拎着东西,赶往公交站。

他一边走着,一边打开包裹,把包装的纸撕开之后,扔到了垃圾箱中,才在路上把盒子打开——确实是一个鞋子盒子。

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东西,赵乐目光猛然收缩了一下。

里面的东西,赫然是一把……银色的手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