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四章 弦幺

第二十四章 弦幺

接到了出差的林峰打回来的电话之后,马SIR与周玉笙并没有来得及进行相应的处理,因为马上,另外一件命案,就打乱了二人的步伐。

“死者的名字叫做常笑,对外是一家财务公司的保安主任,其实就是收债的。”

快一步到场的警员,飞快地汇报着:“根据同行的人所说,当时常笑正在驾车,可是突然之间,常笑头就歪了下来,接着轿车失控,撞向了安全栓。当他们把常笑拖出来之后,常笑就已经没有呼吸了,只有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疑似枪伤。”

听到枪伤,马厚德的手就忍不住抖了一下……新国的枪支管理本来就很严格,根本不会像国外那样,拥有所谓的持枪资格。

歹徒若是持有枪械,行走在闹市杀人的话……

“死者出事之前在做些什么?”周玉笙此时沉声问道。

他们已经赶赴现场了,现场此时围观群众不少,但都被隔离在警戒栏之外。

那警员道:“他们在喝酒,就在后面不远的一家酒吧当中。我们问过了,酒吧的老板可以作证明。同时我们在酒吧的后巷发现了打斗的痕迹,车上另外两个人也老实交代了,他们刚好碰到了一个欠债的,打了一顿之后,最后才离开的。”

马厚德皱眉道:“那个被打的欠债人呢?”

“哦,这人叫做钱二,已经核实身份了。”警员马上回答道:“不过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烂醉如泥,不省人事了,身上也有被殴打的痕迹和血迹,初步估计可能有轻微的内出血,符合另外两人所说。”

马厚德点了点头,随后与警员一同去看了一下那个所谓的钱二。两人来到钱二的面前,看着钱二这会儿浑身的酒气,踢也踢不醒的模样,“测试做了吗?”

“做了,每百毫升二百九十二。”警员飞快道。

马SIR瞪了瞪眼睛,摇摇头道:“不要命的家伙……醉成这个样子,别说杀人了,撒尿也站不起来吧?去去去,把人送去医院。”

其实钱二这会儿就在救护车上,这会儿马SIR一说,救护车就先开走了。

周玉笙这会儿却脸色难看地走了过来,“老马,常笑的死状……可能和看守所那个一样。”

“什么?”马厚德顿时脸色微变。

周玉笙正色道:“出事前,常笑正在驾车,他肯定是面对着挡风玻璃的……但是挡风玻璃上并没有发现任何破坏的痕迹——除非是同车上两人说谎,不然就太诡异了。”

马厚德挠了挠脑袋,看着四周,“这附近也没有监控……这样吧,先把同车上的人带回去,好好审一审再说吧。看明日能不能出一份尸检报告再看情况。”

也只能这样了,周玉笙只好点了点头。

马SIR这会儿又道:“老周,我看不如这样吧,这儿离你家也比较近,你要不先回去一趟,洗个澡休息一下吧。明天事情还多着呢。”

“我不累。”周玉笙摇了摇头。

“可是我累啊!”马厚德二话不说拍了周玉笙后背一下,“我不拉个垫背的,我不踏实啊!”

“你这老小子。”周玉笙不由得苦笑了一声,“你还是先回去吧,你太太二胎,多照顾是对的……反正这事还是要有个人担一下,后面的手续也要有人来做。我不累,我做吧。”

“这可是你说啊?”马厚德眨了眨眼睛,“我没有逼你的啊?”

“行啦,哪里这么多的废话?”周玉笙没好气地应了一句。

马SIR这会儿掏出烟盒,给周玉笙一根,自己也点上了一根,看情况是打算抽完烟就开车回家,他拍了拍周玉笙的肩膀,忽然好奇道:“我说老周,这两三年你像是换个人似的,这么拼,到底为了什么啊?”

周玉笙随口道:“我们是人名警察,我们不拼,谁来拼?”

马厚德愣了愣,靠在车门上,“哎呀,这话要是换你几年前说,我是压根不信的。不过你这两三年的,都快成拼命三郎了,还真不由得我不信啊……还记得从前咱们两队人联合办案的时候,那会儿洛队还在,二支队呢,就是高队在带的。当时最滑头就是你,准点上班准点下班,有些什么事情不是推托就是马虎了事,大火都说你丫的就是来混日子的。”

周玉笙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歹二人现在也是同一级别的,马厚德这会儿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老周啊,我这就感叹一下,没啥别的意思。老周?”

只见周玉笙此时手掌按在了额头上,用力地揉着,神色看起来有些痛苦的模样,马SIR便关心了起来。

“没事……”周玉笙甩了甩头,随手从衣服内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倒出来了两颗药丸,塞入了口中,又从车上拿了一瓶水,灌了几口。

“你吃的什么药?”

周玉笙理了理自己的呼吸,似乎是舒服了些,“就一点头痛药,没什么事的。”

“这能不头痛吗?”马厚德没好气道:“像你这也,天天熬夜,经常不睡得,改哪天突然猝死我也不奇怪。不行不行,我看要不这样吧,你回去休息,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吧。”

“不用了。”周玉笙摇了摇头。

马厚德的态度倒是强硬了起来,“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可是要打电话给刘局,让他给你下命令了啊?”

“这……”周玉笙揉了揉额头,这会儿确实头痛得厉害,也只能无奈道:“行吧,我先回去。”

“记得去看医生啊!”

周玉笙摆了摆手,一副没听进去的样子。马厚德不怎么放心,叫来了一名同事,开车把周玉笙送了回去。

……

“周队,你好点了吗?我给你倒杯水吧?”

同事把周玉笙扶住了下来,在他家中的沙发上。

“不用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周玉笙靠在了沙发上,仰着头,摆了摆手道:“局里事情多,你先回去忙吧。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晚点我再回去局里……你把常笑的资料尽快整理以下吧。”

“可是周队,要不你多休息一点吧?有马队看着,问题应该不大的。”

“让你去就去,哪里这么多废话!”周玉笙的语气忽然重了一些。

同事只好点点头,倒了一杯热水之后,才快步离开……心想周队这几日可能是心情不好——不过,这几年,周队基本上都是全程黑脸,动不动就骂人,虽说破案能力一流,但是高压之下,队里的人也是苦不堪言。

可能是家庭问题吧……都知道,周玉笙的家庭并不怎样的好,今日扶着他回来,家里空荡荡的,可见一斑了。

同时摇了摇头,最后看了周玉笙一眼,才关了门。

同事离开之后,周玉笙昏昏沉沉,额上,脖子上,缓缓就冒出来了冷汗,只感觉到口干舌燥,胸闷难受……他想要喝水,只是手却抖了起来,杯子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直接碎裂。

杯子破裂瞬间的声音,仿佛某个开关似的,一下子就让周玉笙疯了般,大叫了几声。

他疯狂地把桌子上的东西扫开,甚至直接掀翻了茶几,他对着空荡荡的房子,不停地嘶喊了起来。

四周于他,仿佛分裂,重重叠着重重,周玉笙痛苦地张开口,双手缓缓地捂住自己的耳朵,跪倒了在地上,最后蜷缩了起来。

他仿佛听到了无数的,重复并且响亮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砰——!

这样的声音。

最后他倒在了地上,不知道是累着了睡着了,还是昏了过去。

……

……

下意识地赵乐双手有些无力,双手所捧着的盒子,差点儿没能拿住……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第一个瞬间就是吧盒子给合上,同时紧张地看着四周。

路上都是赶着上班或者上学的人群,并没有人有心情去注意赵乐此时突然间的失态。

他低着头,盒子抱在了身上,原本打算赶去公交站的方向,一下子更改了……他快步走到了最近的一个公共厕所当中,走入了其中一格,关好了门。

赵乐目光有些闪烁,飞快地推了一下眼镜,双手虚放在了盒子之上……定住了。

猛然,赵乐深呼吸,深呼吸的同时,把盒子直接打开……银色的手枪,似乎并不轻。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压在自己腿上的重量。

赵乐再次深呼吸着,把手枪给拿了起来……依然还是沉甸甸的感觉,这显然是金属制品,而并非单纯的塑料玩具。

银色手枪之下,还压着一张小纸卡……赵乐飞快拿起,打开。

——拿着枪,想着你想要杀的人,子弹就会出现。

——你可以无视距离杀人。

然后则是两句的说明——没有更多。

赵乐沉默了片刻,把手枪和这纸片都放回到了盒子当中……他沉思了好一会儿,方才拿出来了手机。

社交软件,空白头像。

没有任何的消息记录……赵乐此时飞快地打出了一行文字。

——枪,是不是你寄来的?

消息发送了之后,赵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默默地数着时间——大概一分钟之后,屏幕显示出来了回复了文字。

——没有。

赵乐看见了回复之后,连忙又打上了新的文字。

——我今日收到了一把手枪,但是没有子弹,你知不知道是谁寄来的?

但等待了许久,这次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回复……赵乐咬了咬牙,再一次在打上文字。

——警察来找过我。

这次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回复。

三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依然没有回复。

赵乐目光闪过一丝狰狞,最后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之后,才恢复了原本的平顺——他把消息记录清空,屏幕再次变成一片的空白。

赵乐想了想,最后把手枪和小纸片塞入了书包当中,把盒子留下,随后低着头,离开了这里。

……

……

比较庆幸的是,第一节没有课,所以就算耽搁了不少时间,赵乐也没有迟到——他的家庭经济情况不算太好,但因为成绩不错,学业优秀的原因,很快就获得了奖学金的资格。

所以,他极可能地不让自己在学校犯错。

大教室,公共课。

今日上课的老师是高文讲师,这位老师的课程也是赵乐必修的课程之一,他还是很需要这门课程的学分。当然,一周只有三节课时,并不算多。

不过高文讲师的课,一般来说来迟了,基本上就与前面的座位无缘——赵乐虽未迟到,但也是恰恰赶到。

为此,他只能够直接走向后面的座位。

只是才从后门走进去教室,赵乐就看见了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这是昨日在高楼层摁住了自己,殴打了一顿的那几名学生。

带头的那位,看见了后门走入了赵乐,便眯着眼笑了笑,忽然站了起来。

赵乐低着头,立马换了一个方向,急忙忙地看着四周——猛然,他像是看到了救星般,立马就坐了下来。

他坐得位置是……陈明明的旁边。

那几名男生看见之后,便朝着赵乐比了一个手势,随后冷笑着坐了下来——上课铃声快要响了,等会高文进来,他们也不好造次。

虽说只是学校里面的一位讲师,但虽不知道高文讲师的岳父是体制里面的高层,明年更是有希望上到省里面去?

几名学生家中所说有些资产也有人脉关系,但连他们父母都不敢得罪,更不要说他们自己。

“明明…我下课就走。不会连累你的……”赵乐此时缩了缩脖子,在陈明明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陈明明淡然地看了一眼,随后道:“先上课吧。”

讲师高文,此时从前门缓缓地走入了教室之中……因为是不同班级的关系,昨日高文的失态,今日的学生并没有看见。

尽管有些学生会在学校论坛上讲起,但影响并没有多大。

高文环视了学生一圈,最后看见了坐在靠后位置的陈明明之后,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好了,同学们,我们开始上课吧。”

打开投影之前,高文悄悄地把手机的摄像打开,放在了讲台之上……随后,他脸色入场地继续自己的讲学。

哪怕中途,他再一次看见那个空无一人的位置上,突然出现了洛邱的身影,高文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果然……还是出现了。

这依然还是一次符合水平的讲课……如同前面几次一样,当下课铃响起之后,高文又再一次看不见洛邱,也没有学生能够知道些什么。

高文一如既往地在课后留下,等待着一些上前提问的学生,直到差不多下一次的上课时间,方才收拾东西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一起如常。

一路上,高文都没有打开自己的手机,直到回到办公室之后,他才手机连上了电脑,打开了上课时候拍摄下来的记录视屏。

从第一秒开始……到视屏的最后一秒,高文一刻都没有快进。

最后,他颓然地关闭了电脑——确实没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