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二章 《if-i-die-young》

第三十二章 《if-i-die-young》

洛邱没有再去想这个问题,小心翼翼地把想法藏入心中。

他感觉这时候的祭坛好像有某些的缺失,有种过于死板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从前和祭坛之间的那种隐晦的交流,上一任的老板是不是也能够做到。

但下意识地,他觉得或许现在的这个祭坛,才是上任老板所碰见的。

这没有任何的根据,单纯只是一种感觉。

把最脆弱的东西暂时留在这里,洛邱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打开了负三层的大门,心情说不上多轻松,但似乎也不算沉重,只是回归到正常。

回来的时候,洛邱并没有看见大哲,优夜说在不列颠国那边已经选好了住下来的地方,是一座不错的庄园,但有点荒废,所以把大哲安排了过去,先把庄园打扫布置干净。

同行的还有尼禄。

这等于将尼禄小姐从恐怖的抄书地狱中拯救出来,那二十七万次的罚抄,至今为止尼禄小姐也没有抄过三千……女仆守则实在是太长,而抄写用的鹅毛笔虽然不会用烂,但尼禄小姐还是会用到手抽筋。

所以她就痛快地接受了这个任务,高兴得不行,临行时候估计还没有缓过来,要不是身边站着女仆小姐的话,估计又想要作死,和老板讨论一下是不是可以包养她的问题。

店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洛邱已经把在泰山事件中从富婆苏子君手上交易回来的那些邪魂封印收了回来,顺带献祭了一波,原本红线以内的生命早就恢复,甚至远远超过他南美之行之前的标准,可以说已经完全没有了压力。

洛邱是老板,链接了祭坛的老板,也并没有什么重大的使命等着他去完成,更加没有什么大魔王会出现等待他去打……或者说他自己某种程度来说就已经是一个大魔王也没准。

忽然之间,洛邱有种感觉……感觉现在才是自己最好的状态。

“郊游?”

柜台前,等待着主人从祭坛空间回来的女仆小姐,有些意外地问道……主人这段时间有些不同,但现在好像已经恢复过来。

“开春了。”洛邱微微一笑道:“我们去踏青吧。”

女仆小姐是绝对遵从主人意志的,所以闻言就点了点头。既然是去郊游,那自然就要准备一些食物了。

“我们一切来做三明治吧。”洛老板此时捏起了衣袖,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于是把洛娅从房间里面叫了出来,三人就在厨房当中,做起来了需要一层叠着一层的……三明治。

……

“不用继续调查了?”

宋樱小姐这天原本精神满满地打算今日一定要找到新的线索,把当年的凶手实锤了——尽管她昨日,大昨日也是这样想的。

但没有想到的是,今日一大早就接到了已经回到了南美的外公的电话,说可以终止这次的调查了。

宋樱自然是要问为什么的。

外公宋天佑回答得也十分的简单,说这事是洛邱要求的……尽管宋天佑对于洛邱的这个要求十分的不解,但他是接触过这个兄长孙子的人,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在宋老爹的眼中,洛邱俨然是一个比宋昊然与宋樱更加靠谱的人。

当然也有一部分盲先生的因数:因为盲先生曾经说过,洛邱是至尊贵人的话。

老爹倒是没有任何想要讨好的想法——以宋家今时今日的财富和能力,并不需要讨好谁,或者凭借那虚无缥缈的运数,可以让宋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似乎也只是锦上添花,还比不上一个宋家后人的归心来得实际。

因为宋家真的是太过的人丁单薄。

所以比起如何发展宋家,老爹更想要看到的是如何让宋家开枝散叶……宋昊然眼看着是没指望的。

“年轻人记得要懂得节制。外公我呢,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身子骨还是很硬朗的,等个一两年也没问题,关键是身体要养好,知道吗。”

宋樱总感觉自己的外公好像误会了什么……可她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让他误会的。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打算好好地问一问洛邱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电话打过去发现无法接通——洛邱的电话虽然在,但经常性会出现无法接通的情况。

好歹她也是上过去洛邱家里面的人,也没有感觉到那个地方的信号不好啊?

好气啊!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有种好气的感觉……坐在了埃尔法的车厢后座,结束了与宋天佑的卫星电话之后,樱小姐脸上就写着‘不要惹我’的四个大字。

旁边的保镖隐约是听到了电话那边老爹微弱的声音,所以这会儿目光死死地看着街外,一副认真监视的模样。

他是打死也不会说,自己那日当天晚上就给老爹汇报了少爷和小姐在车上面呆了好久,之后樱小姐腰受累的事情。

“走吧!”宋樱这会儿一脸不爽地吩咐了一声。

“去哪?”

“购物!”

……

刘明浩与卫子道依然还在努力地调查者勾选出来的,曾经在案发的时候,以及案发后两天经过巷子的人。

这两天调查的进度还算可以,五十几道的气息持有者,这会儿已经稽查了三十二人,只可惜都是没有关联的人。

调查还在进行当中。

……

……

马SIR的调查也在进行当中,因为上头吩咐的关系,整个一二队成员现在的重心都在碎尸案上面。

因为后来又发现了吴蓉命案,然后两案并一案的关系,工作量自然瞬间增加了不少……但是社会的关注度反而降了下来。

该感叹这是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呢,还是悲哀这是个娱乐至死的年代呢?

但是该加班的还是要加班的,整一组人,已经连续工作了快要一周的时间了……而比较有进展的事情,那就是终于用了新的技术,大致决定了王亮与吴蓉具体的死亡时间——这还要得益于新来的法医的帮助。

而王亮与吴蓉朋友圈的事情,也已经调查下来了——但是调查的结果,顿时让这案件更加的扑所迷离。

王亮与吴蓉的死亡时间都在过年之前,两者死亡的时间相差不超过两周的时间,而他们在朋友圈发布的动态,从网络商那边得到的数据是,登录的地方都是在异地。

也就是那些动态上的照片,并不是随便找来的,或者是P图的,而是实实在在在不同的地方拍下来的。

对比了王亮如吴蓉每次登录的时间与地方——大多数都是在外地,而这段时间,本应该是最有嫌疑的赵乐,都在本市当中……一个人,怎么可能分身得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马SIR与周玉笙虽然无奈,只能暂时撤掉了那些监视赵乐的人——赵乐其实一直都受到监视,只不过都是秘密地进行。

……

而负责跟中赵乐的人则是林峰,以及同伴小王。

“我知道了,马SIR.。”

复康中心里面,林SIR把电话关掉,随后拧了拧有些僵硬的脖子。同事小王这会问了一下什么情况。

林峰如实相告,小王则是伸了伸懒腰,似乎是松了口气。

这几天他们一直都在调查赵乐的事情——越是深入调查才能够越是了解一个人。这几天他们跟着赵乐,发现这个年轻人实实在在是一个品行不错的人。

学习成绩优秀,也不靠旁门左道拿到了学校的奖学金,邻家中的口碑那完全就是别人家的好孩子系类,就连楼下看门的安保大爷说起都是满嘴的赞叹。

或许这可以说是赵乐很注重自己的风评,毕竟也有这样的情况,越是心机重的人,也是会表现得完美,掩饰得更好。

可是这几天他们一直跟着,看着赵乐带着自己的姐姐张晓琴出入复康中心,看着他对姐姐的关爱,那种发自内心的亲情,看着看着,小王也不见有些心里面发酸。

撤掉调查,这才让二人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谁人希望这苦难的家庭雪上加霜,又或者看着它有了一点小小的起息之后,就无情掐灭?

“有没有钱?”

正当打算回去的时候,林SIR忽然看着小王问道。

小王愣了愣,然后掏出钱包看了一眼,里面就只剩下三张的毛爷爷和十几块的零钱了。

他本想着问林峰想要做什么,不料林SIR不知道是不是跟着马SIR的日子长了,厚面皮也学了七八分的火候,二话不说一把抓了过去,数出了三张毛爷爷,然后把剩下的十几块零钱塞了回来。

然后就在小王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下,林峰站起了身来,直接走入了复康治疗的房间内……小王是猜到了林峰想要做什么的,但很悲愤啊!

……

赵乐并不在这里,他白天还要上课,只有中午抽时间会过来看望。

这会儿刚好是赵乐过来探望的时间,不过这会儿他并不在,而是去清洗毛巾,准备给张晓琴擦汗用的。

房间里头,张晓琴一点点地附着架子,缓缓地移动起来。但或许她太过的勉强自己,这会儿满额头的汗水。

也可能是太累的关系,张晓琴一下子没有扶稳,眼看就要摔下来。

这时候有人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臂,稳住了她的身体,才幸好没有摔到。

张晓琴暗道了一声幸运,本想着说些感谢的话,但是抬头一看,看见的是那日上门的林峰,便有些笑不起来。

“先休息一下吧。”林峰低声说了一句,“我扶你。”

张晓琴没有说些什么,点了点头,然后在林峰的帮助之下,缓缓走到了休息的地方坐下……她才疑惑地看着林峰,“你……”

林峰连忙说道:“别误会,我不是来找你的。我只是过来这边探病的,只是没想到会碰到你而已,张小姐。”

张晓琴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林峰这会儿抽了一口气,随后掏出了抢来的毛爷爷,自己也贴了两张之后,直接塞到了张晓琴的手上。

“这是?”

“买点补品。”林峰笑了笑道:“好好生活,日子该好起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好起来的。”

“可是……”

张晓琴想要说些什么,只是林峰已经急忙忙地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快步走出了房间……她手上攥着几百块钱,看着林峰最后消失的背影,最后摇了摇头。

“姐!”

赵乐这会儿拿着毛巾回来,给张晓琴擦了擦脸,随后好奇问道:“刚有人来过吗?”

他看到了张晓琴手上拿着的现钱,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张晓琴让赵乐坐下,笑了笑道:“刚好碰到了一个朋友,聊了几句。”

“谁啊。”赵乐笑了笑,“要好好感谢人家才行,是个好心人。”

张晓琴道:“你不认识的,以前上班的同事,很久没联系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赵乐哦了一声,随后疑惑地看着窗外,看到了两道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头……他回头微微一笑,随后蹲了下来,看着张晓琴,柔声道:“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蹲下来的赵乐认真地给张晓琴按着小腿,而这会儿张晓琴则是双手伸了出来,轻轻捏着赵乐的肩膀。

张晓琴笑着道:“看你肩膀硬的,看书别看太长时间。咱家谁都不近视,就你近视了!”

赵乐憨厚地笑着。

医生说张晓琴恢复的情况很不错,等到了夏天,应该就自然走路了,或许不方便跑动,但是已经不妨碍日常的生活作息。

“我不累。”赵乐满心欢喜道:“我不努力点,生活怎么会好起来。姐,好的日子要自己去争取的!”

“傻瓜。”

张晓琴伸手戳了戳赵乐的额头,随后又用手掌揉了揉,轻声道:“好去上课啦,不然要迟到的了。”

“我再给你按五分钟吧。”赵乐又低下头去,仔细地揉着张晓琴小腿上的穴道。

按摩的手法,这些天来,赵乐研究了许久,自然也就熟练了。

张晓琴想起了林峰说的话。

日子该好起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好起来的。

所以,现在大概已经好起来了吧?

她看着旁边放着的五百块钱,会心一笑。

……

……

下午的时候,学生们没有看见高文讲师,代课的依然还是那位副院长。

“你们的高老师,请了几天假,这几天都是我来给你们代课,就别要再问了。”

课堂里面一阵的小声议论。

陈明明没有去听,坐在了后排的他,拿起那本打算看完的书,开始仔细读了起来。

他其实已经不用再来学校了,但却习惯每一件事情都要做完,所以来了。

只是讲台上副院长拿着麦克风说话的声音有些太大,陈明明索性就带上了耳机,于是他的整个世界都有了音符的声音。

——《if-i-die-young》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