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四章 那人

第三十四章 那人

政法大学所在的位置,其实并不只有这所高校。

附近其实还有不少的院校,比如说综合大学,比如说音乐学院,医药学院等。

这是进十年来的地方市区的一个重大的规划……简称大学城吧。

不过为了节省地方的原因,在众多院校当中,直接建了一座超规格的图书馆。附近院校的学生都能够凭各自的学生证来到这里借阅。

当然,这里几乎是满座的,想要找个好的位置,那就得早早到来,不然你只能选择图书馆外边的草坪,人工湖一类的地方。

陈明明今日过来是为了归还书籍的。

负责给陈明明登记的,是一名勤工俭学的女学生,但并不是政法大学的学生,而是旁边不远的综合大学。

临时管理员的名字叫做塔拉,来自北方的大草原。

塔拉在蒙古语的意思是原野。

女孩的肌肤不像是一般生长在风沙天气那般的粗糙,反而有着江南女孩的细腻,明眸皓齿,想来是已经在南方生活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的关系。

大方而热情。

“你又来啦。”看着陈明明把几本还没有到期就归还的书取出来,塔拉带着笑容,“这次这么快!”

“嗯。”陈明明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些什么。

他常来图书馆借书,一来二去,对塔拉的印象也就一点点地加深,或许是因为女孩的身上有种一种来自草原的气息。

“这次不借书了吗?”塔拉一边处理着归还的书籍……此时显得相对的清闲起来,于是就有了闲聊的打算。

“不借了。”陈明明摇了摇头,“我想以后应该没什么机会过来了。”

塔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露出了疑惑的目光,嘴唇微动,似想要说些什么。

“已经登记好了吗?”陈明明低声问了句。

“哦…好了,已经好了。”塔拉点了点头。

陈明明也礼貌地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离开。

不知道为何,塔拉突然有了种冲动,于是在陈明明走出几米之后,就从柜台绕了出来,快步走上。

“有事?”陈明明意外地看着追上来的塔拉。

“可以请你吃顿饭吗?”塔拉微微一笑,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期盼和热情。

陈明明思考了片刻,随后点了点头。

……

下课的时间提早了,下午的第二节课也没有,赵乐看了看时间,这个点要是能赶上公交的话,就能够在下班的高峰期之前去到康复中心了。

所以收拾好了自己的书籍工具之后,赵乐就低着头,快步离开。

事实上,除去去康复中心接赵晓琴之外,赵乐还打算去一下附近的商场。他看中了一条裙子,打算送给姐姐当作是生日礼物的。

校门前,赵乐刚刚掏出公交卡的时候,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人搭了上来……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同时搭着他的肩膀。

赵乐的表情微微一变。

是风少……董少风三人。

“你、你们想做什么……”赵乐表情一紧。

“赵乐,有没有时间?”董少风从后走到了赵乐的面前,他双手插在了裤带中,脸上带着点微笑,“我们想和你聊一下。”

“我没时间。”赵乐摇了摇头,“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吧。”

董少风走前,伸手拍了拍两名队友搭在赵乐肩膀上的手,“你们礼貌点,赵乐是我们的同学。”

队友耸了耸肩,随后真的松开了赵乐……赵乐有些摸不准董少风的意思,可这就是校门口,出入的学生众多,想来他们也不敢乱来。

“我想要请你吃顿饭。”董少风此时正色道:“赵乐同学,请你一定要答应我。因为我想要为我们之前对你所做的事情道歉。”

“道…歉?”赵乐怔了怔,随后皱了皱眉头,摇摇头道:“不用了,只要你们不…不骚扰我,以后我们河水不犯井水,上次器材室是意外……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他只打算息事宁人,今后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他会继续学习,继续获得好的成绩,然后毕业,找一份工作,让已经有了一点起色的生活变得更好一些,让姐姐脸上的笑容停驻的时间更长久一些。

“赵乐,我是真心诚意想要给你赔罪的。”董少风双手轻按着赵乐的肩膀,“如果你接受我的邀请,那么我就只能登门谢罪了。”

赵乐顿时皱了皱眉头,他不愿意让人打扰自己的生活——尤其是那个已经变得安宁的家,实在是不愿意迎来董少风这种人。

董少风叹了口气,“其实是这样的,之前我们对你做的事情,学校已经知道了,并且狠狠地批评了我们,甚至连我们的父母也知道了,也是一顿骂。我爸跟我说了,一定要我好好给你道个歉,不然就有我好看。你看吧,我也想好好地享受校园的生活,而不愿意弄出那么多事情来。只是我家老头子非要我这样做,他订了一桌子菜,非要让我亲自带你过去,好给你道个歉,我也是没办法……你也总不能真的让我登门道歉吧?当我拜托你,帮个忙吧。”

说着,董少风从钱包抽出了一叠的钞票,少说也有两三千,接着就塞到了赵乐的手中,“帮帮忙?”

“这钱我不要。”赵乐摇了摇头,“只是吃顿饭是吧?”

“我就说嘛,赵乐真的是好同学。”董少风吁了口气,微笑着道:“只是吃顿饭而已,要不了多少时间的。你放心,这之后我保证不会找你麻烦。”

“但愿吧。”赵乐点了点头。

他不愿与董少风继续纠缠下去,要是能够解决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

……

……

西海楼,是大学院校区里面一家学生们常去吃饭的地方,主要是中餐,但也提供住宿——不过这里菜色的味道,是经过一致好评的。

塔拉很主动地找了一处靠近窗口的位置,热情的她才坐下来就开始点起了菜来。

“呃……我是不是点太多了?”

“没关系,你点吧。”陈明明微微一笑道:“这顿饭我请你吧。”

“不不不,说了是我请你吃饭的。”塔拉摇了摇头,双手撑在桌子上,靠前,“别小看我啊,吃顿饭我还是有能力支付的。”

陈明明点了点头,很是直接地接受了女孩的自信。

“为什么要请我吃饭?”他倾向于更加明确每一件事情背后的意义。

“因为我喜欢你啊。”塔拉看着陈明明,灵动的目光恍若星辰。

陈明明颇感意外,他与这个女孩接触的次数虽然不少,但重的来说,大部分都是关于借书还书,以及偶然间的一两句闲聊……甚至连联系方式,两人之间都没有互通。

没有继续问为什么,陈明明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很是直接地道:“下周,我要移民了。”

女孩灵动的目光一下子诧异……继而是迷茫,她张了张口,随后笑出声来,目光开始闪乱,下意识地看了看窗外,随后又看着陈明明,释然道:“没关系啊,不喜欢就不喜欢,我不会受伤的,你…直接说好了。”

陈明明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女孩,看着她渐渐慌乱的神情。

“你…说真的?”塔拉终于意识到了这个常来图书馆借书的男孩,并不是一个善于开玩笑的人。

“下周三,晚上八点的飞机。”陈明明再次给出了一个准确的时间。

塔拉缓缓吁了口气,整个人后移,靠在了椅背上,也就在没有说话了。

后来服务员把点的菜上齐了,塔拉也没有动,只是陈明明却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你这样,找不到女朋友的!”塔拉冷不丁赌气似地喷了一句出来。

“你不吃吗,菜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不吃了,没心情!”塔拉瞪了一眼,“这样糟蹋女孩子的情谊,会招天谴的!腾格里一定会惩罚你的!”

陈明明道:“这里是华国,不归长生天管的。”

塔拉摇了摇头,嘀咕道:“我怎么会看上你呢?”

陈明明好奇问道:“为什么会喜欢我?”

塔拉耸了耸肩,女孩也是直爽,“其实说真的喜欢也算不上,大概就是好感比别人多一些,所以想要尝试一下。”

“尝试?”

塔拉靠近前来,神秘兮兮道:“我说我其实是妖怪,想要感受一下人类恋爱的感觉,你信不信啊?”

陈明明倒是笑了,风度地用公筷给塔拉夹了一块肉,放到了她的碗里,才缓缓道:“妖怪喜欢不解风情的吗。”

塔拉无所谓地道:“妖怪喜欢看脸!”

陈明明也笑了,这‘妖怪’可真的诚实……不过古来的志异小说中,倒也真的是美丽的妖精与俊俏情郎的组合。

塔拉这会儿道:“其实从你第一次进图书馆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

陈明明差一点地张了张口。

塔拉靠着桌子托着腮,看着陈明明的脸,“第一次看见你进来的时候吧,你好像是在找人。不过嘛,来图书馆找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甚至大多数的男生进来都是为了偷瞄女孩子的,我当时也没有在意……不过想不到的是,你偷瞄的居然不是女孩子,而是男生,我就有点好奇了。”

陈明明皱了皱眉头。

塔拉自顾自地说道:“当然,主要还是因为看脸,毕竟你脸还算是比较高级嘛。而且经常能够看见,一来二去的,就多留意了下来……欸,我发现你每次偷瞄的都是男人,而且还是同一个男人。后来嘛,你还去借他看过的书,每次他还了什么书,你就回去借着借过来。”

陈明明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眼窗外。

窗外,几名男生,三前一后地走来……是赵乐和董少风几人。他只是略微奇怪了一下,便没有理会,而是看着塔拉,“然后呢。”

塔拉再次靠近了一些,好奇问道:“要不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男人?要是这样的话,我会比知道你要出国好受得多的,真的!”

“只是感觉那是一个很特别的人。”陈明明摇摇头,“感觉看见他,就像是看见自己一样。”

“看见自己一样?”塔拉眨了眨眼睛。

陈明明摇了摇头:“说不上来的感觉。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是在河边的长廊,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风景,也不动作……总感觉,他好像会把你带入一个完全静下来的得世界一样。孤寂,黑白……什么都没有。”

“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塔拉低声说道。

陈明明好奇地看了对方一眼。

塔拉道:“毕竟你经常都偷瞄嘛,我好奇,也就跟着偷看了几眼啊。一开始吧,感觉像是一个书呆子,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了你刚才说的那些感觉了……当然,也是一个高级脸,不然我才没心情多看。不过这家伙太冷了,我不喜欢,眼睛里面什么都没有,像是个空壳,看着看着,甚至有种难受,想要去好好地安慰。不过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过整个人啦,好久都没有来了。”

确实是很久了……似乎去年国庆的黄金周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塔拉此时却忽然站起了身来,看着陈明明道:“你吃饱了没有?”

陈明明奇怪地看着这个女孩,点了点头……他其实并没有多饿。

塔拉这会儿却忽然拉起了陈明明的手,“那就走吧!”

“却哪?”

“去找这个人!”塔拉目光闪亮,“你不是在追逐这个人吗,那我们就去找他!”

“然后?”

“没有然后。”塔拉把陈明明给拉了起来,“找到了以后,才能知道。反正你现在也没事情做了不是?就当出国前陪陪我!”

像是一匹马,没有缰绳,自由自在地蹦跑在草原上的马。

陈明明任由塔拉拉着自己,而自己跟随着她的步伐,离开了西海楼。

……

菜品确实是相当的丰盛,以西海楼的价格,面前的这一桌子的菜,少说也要上千……对于赵乐来说,这是很难会消费的项目。

但他也没有动筷子,只是皱了皱眉头:“你爸爸呢,你不是说他要来?”

董少风随意道:“路上堵车了,估计还要一会儿,没事,我们先吃也一样。”

赵乐看了看时间,随后摇摇头:“那就再等等吧。”

董少风这会儿个让服务员送来了一杯可乐给了赵乐,随后自己拿起了一瓶啤酒,“赵乐同学,知道你是好学生,不喝酒吧?这一杯呢,是我敬你的,给你赔罪,赏个脸?”

赵乐只好拿起可乐,在三人的面前喝了一口。

这后来就没有多少些什么了,董少风三人开始无聊地玩起了手机来,赵乐则是等得渐渐有些不耐烦,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包厢空气不流通的关系,感觉有点的热。

甚至还有点难受。

“赵乐同学,你很热吗?”董少风忽然抬头问道。

赵乐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董少风眯着眼笑道:“那就对了。”

赵乐一怔,只感觉霎时间头昏脑涨,眼前的董少风,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

PS:(1/27)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