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六章 俯瞰众生(3)

第四十六章 俯瞰众生(3)

青年的身体很快就从墙壁处坠落下来,并且吐了两口血……他已经记不清楚上一次吐血是什么时候了,只是依稀记得十分久远的时空当中,似乎有一名俏丽的女孩和自己开过玩笑。

——吐啊吐啊就习惯了。

还真是不习惯……青年吸了口气,只是断裂的肋骨似乎刺入了肺部当中,这样的动作瞬间让他全身都痛得几乎要痉挛起来。

王虎直接走到了青年的面前,巨大的影子足以把青年直接笼罩其中。

“你太弱了。”

青年动了动嘴唇……这句话最后一次出现在他意识当中的时间,与他最后吐血的时间,几乎一样的久远啊。

“没想到还有身体素质这么好的战士啊……”青年又咳出了一口鲜血。

只是藏在刘海下的目光却忽然冒出一缕的寒光,一道暗影,与此同时从侧边向王虎迅速奔袭而来。

此时的王虎依然一脸木讷的模样,可那手臂却毫无征兆地一挥而出,直接把这一团暗影拍散。

看着王虎此刻呆头呆脑,但不经意间的出手如此的精准以及霸道,两证截然不同的感觉好像是错位一样,却有同时存在,青年不由得眼角抽搐了一下……这是哪里来的怪物?

这边王虎大发神威,直接把神秘青年踹得毫无还手之力,那边刘明浩与卫子道自然也没有闲着——对于王虎的战斗力尽管心中存疑,可此时第一要务还是先把这个神秘青年控制下来。

二人连忙取出管理局开发出来,用来抓捕超凡的工具,直接赶来。

不料这青年此时突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掌,顿时鲜血直冒。他的鲜血落在了地上的瞬间,就融入了地板当中。

瞬间,这地板就像是突然融化了般,竟是开始翻腾起来……变成了如同水床般,让人难以保持平衡。

刘明浩与卫子道瞬间失衡到在地上……王虎倒是巍峨不动,宛如大山,却也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他下意识捏起了拳头,却有突然之间松开,庞大的妖力还没有冲破身体散发而出就已经蛰伏了下来,只是一脚踩了出来。

这一踏之间,整座在建的新教学楼瞬间疯狂震动起来,那些石灰更是一层层疯狂抖落,却又没有伤害到大楼的根基,同时破去了四周的异象。

刘明浩与卫子道倒在地上,本以为陷入泥沼当中,可是清醒一看,自己不过只是坐在地上。

但那神秘的青年,此时已经消失不见。

“犯人呢!”布步高冲上前来,抓住王虎的手臂问道。

王虎一脸茫然,随后摇了摇头。

别说是此时的王虎,就算是正常状态下的王虎,恐怕也是疑惑居多,因为这青年使用的手段诡异非常,与神州道门可说是天差地别。

见王虎也不知道犯人如何消失,布步高不禁有些失望。

此时刘明浩与卫子道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毕竟那青年看模样已经重伤,最后还是让他逃脱。

不过庆幸的是,这神秘青年的模样却已经悄悄被记录了下来,接下来就是出通缉文书了——当然,在这之前,他们需要更多地了解这个神秘青年的情况。

董少风昏迷不醒,现场就只剩下一个赵乐了,几人不禁齐齐把目光放在了赵乐的身上。

……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人说自己叫做24……”

赵乐十分的紧张——即使这个自称刘明浩的男子此时也已经给自己受伤的地方进行了治疗,可他心中还是惊恐于这几个管理局探员与神秘青年打斗的一幕。

隐约中,赵乐从几人的只言片语中听到,他们正在追查手持银色手枪的神秘人而来……

赵乐有些心知肚明,这几个管理局的人,恐怕正真追查的银色手枪,就是自己藏在书包中的那一把。

只不过那神秘24无辜躺枪。

但此时赵乐又怎么全盘托出,向刘明浩等人坦白真相,他下意识就想要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当中,也为免让刘明浩等人看出点什么,所以十分配合对方的询问,当下就把此番自己为何来到这个地方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是略去了受到威胁的事情。

布步高十分认证地拿着一本小本子,记录着赵乐所说的事情,并且更为详细地询问其赵乐的背景。

刘明浩与卫子道在一旁听着,倒也没有阻止布步高的调查——反正这些事情,他们也是要做的,布步高自动请缨,自然是求之不得。

“根据这赵乐所描述的,这个自称24的家伙,似乎是接受了向强的委托,杀死了承包整栋大楼工程的一个老板。”卫子道开始分析起来。

刘明浩也在思考着,但比卫子道想的还要多些……比如王虎的事情。只是他此时打算锻炼一下卫子道这个后辈,因此并没有打岔。

“向强应该是事后想要反口,或者说处于自保,而打算杀死赵乐或者董少风其中一个,用来顶替自己。”卫子道此时凝重道:“董少风的伤口虽然处理了,但他的体内却还残留了一股古怪的能量……或许我们可以通过这股古怪的能量,追查24的行踪。”

“另外,赵乐也是这件事情的知情者,24未必不会再来找他……如果是这样的话,浩哥,我觉得我们还是先不要让赵乐服用‘断片’?”最后,卫子道看向了刘明浩。

刘明浩点了点头,“确实……不过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把赵乐还有董少风带回去吧。”

卫子道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布步高的身边。

于是,在赵乐极为不安的情况之下,他不得不跟着这一行人离开。

……

……

堪比4K画质的光幕,此时定格了下来。

先不说陈明明此时的模样,咱们的洛老板脸上却浮现出来了一抹古怪之色——这是在看看到了神秘青年24取出那柄银色短統之后就浮现出来的神情。

饶是洛邱,碰到这种巧合的时候,也不由得感叹命运的神情啊……看来还真的是存在躺着也中枪,莫名其妙就背锅的这种职业。

陈明明此时终于收回了目光,并且缓缓地吁了口气,看向了洛邱……他是一个习惯思考的人,但他却摸不准这个神秘老板的用意。

他请自己过来,只是单纯为了观看这一幕的演出?

等等,为何自己会将之当作是……一幕演出,而不是真实发生的一切?陈明明不禁陷入了沉思当中。

洛邱并没有打扰陈明明此时的沉默,拥有相当耐性的他,此时安静地坐着……他知道陈明明会首先开口的,因为陈明明心中的疑问更多。

终于,陈明明缓缓吁了口气,抬起头来,淡然道:“他没有开枪……他今后也不大可能会用这把枪。”

洛邱微微一笑:“这其实要看你的意愿,用还是不用,也要看赠予他的人,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陈明明皱了皱眉头。

洛邱缓缓说道:“首先,你把枪送到赵乐的手上,并没有过多的说明这把枪的事情,你单纯只是说明了它的用法……你想,一个观念一直都是现代科学的人,如何能够第一时间就相信这把枪拥有的能力?他对于这把枪,恐怕第一感觉并不是惊喜,而是害怕……你觉得他害怕的是什么?”

陈明明沉吟着道:“害怕枪这种东西。”

洛邱点了点头,“不错,一个奉公守法的人,面对的是社会禁止的武器,自然会感觉到惶恐。不过显然,他会更加在意——到底是谁把枪送到他的手上。他所害怕的,更多是这背后的意图。”

陈明明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也考虑到了,所以赵乐一直没有使用这把枪,也在他的意料之内。

洛邱笑道:“想要让别人用这把枪,首先你需要做的是,让对方相信,这是一把神奇的枪头……当然,你的行动也并非是错的。这把枪的特性,就注定了它即便杀了人,也拥有完美的隐秘性。枪的隐秘性是完美的,可是使用他的人并不是完美的。假设你只是愿意身居在幕后,自然不能出面与人接触,这样也势必会可信度降低。但如果你出面了,甚至面对面与对方交谈了,让对方信任了,你也势必已经出现在了这段关系当中。”

陈明明摇了摇头,“我不是你,也没有你神出鬼没的能力。”

“其实关键在于情报。”洛邱笑了笑道:“情报的运用,能够让你即使不出现在这段关系当中,甚至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够操控自如。”

“情报?”陈明明怔了怔……他突然有种古怪的感觉,感觉这样的倾谈,像是一种教学?

“对人的情报。”洛邱点了点头,“我们假设,这把枪的能力,已经暴露了,而你并没有暴露——比方说,已经出现了复数以上因为这把枪而死亡的人。当人知道了这种情报之后,这把枪再出现,可信度自然会更高一些。”

陈明明点了点头,他本就是聪明的人,稍微一说,就能够领悟当中的手法——确实,如同多出现了几名死者,并且死者的死亡情况已经为世人所知道,甚至跟进一步,让世人知道存在这样的一把枪的话,当他再送出的时候,或许持枪人很快就能够接受,甚至忍不住进行试验——自然试验,自然就会知道枪的能力。

关键是……情报。

陈明明下意识地又看着身侧的光幕——此时依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就这样,安坐在这个静谧的地方,就轻而易举地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他相信这种手段才是真正的隐秘,毫无痕迹,如同上帝般的视觉。

“要善于观察。”洛邱此时微微一笑,并且摆了摆手,“不仅仅只是观察某个人,而是全部人,每一个方面,每一个时刻……甚至是全部。”

伴随着洛老板的声音,一块块的光幕,此时开始在陈明明的面前浮现——它们就像是无数的镜头,像是电脑中不断弹出的窗口,而每个窗口之上,都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远的,近的,公开的,隐秘的,从上而下的,从下而上的,悲伤的,欣喜的,愤怒的,愉快的……人和人,事无大小。

这一刻,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感让陈明明难以保持一贯的平静。

他仿佛化作了一双无处不在的双眼,正在……俯瞰众生。

正如他与洛邱几分钟之前,一同看着教学楼当中发生的一切。

从向强的疯狂,到24的出现,然后管理局一行的冒进,接着是双方的对峙——他们的对话,他们的行为,他们的一切一切,都尽收眼底。

甚至于,不再存在秘密……甚至于,无时无刻都直面着真相。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一种仿佛能够把控一切的感觉,隐约让人着迷。

许久许久,陈明明才从这种玄妙的感觉当中清醒过来,他缓缓吐了口气,同时直视着洛邱,沉声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洛邱微笑道:“陈先生,有想过在我的手下做事情吗。”

陈明明心中一惊,沉默半响,“为什么是我?”

洛邱淡然道:“因为命运把你指引到了我的面前。”

陈明明一怔,皱了皱眉头……这个理由让他感觉到有些不真实,甚至……中二。

“开玩笑的。”洛邱微微一笑,“你应该不会介意……至于原因,我想假如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够自己找到。”

“前提是,我加入你们?”

“前提是,你加入我们。”

“仅仅只是答应你的邀请?”

“当然也需要符合要求的。”

“什么要求?”

洛邱挥了挥手,就有两卷羊皮卷出现在他的手上,他把羊皮卷放在了桌子之前,轻笑道:“就当作是考核,这是考核的背景资料和考题。”

陈明明下意识接了过来。

洛邱此时淡然道:“不用着急打开。我不强人所难……这两卷东西会保存十二个小时,你有十二个小时考虑的时间。时间到了,你没有打开,它们自然就会消失,而你也会忘记今日发生的事情。但一旦你在时间之内打开了,你就必须在五天之内完成,不然你也会丧失资格,同时也会忘记这件事情……选择权在你。”

“五天……”陈明明点了点头。

距离他出国离开,刚好也只是五天的时间……

“优夜,送陈先生回去吧。那么,陈先生,我就在这里,静待你的答案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