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九章 身份

第四十九章 身份

几乎是一瞬间,南小楠就考虑到了许多事情。

按照以往的经验,子世界的不同时代,或多或少都会出现那种得天独厚的人,他们会拥有旁人难以想象的超级运气……简单来说,就是那种能够登上世界巅峰的人群。

这类型的人,不是天才就是心志坚定之辈——但同一个时代,天才与心志坚定的人何其之多?可为何最终有人能够登顶,有人终其一生也只是碌碌无为?

时也,命也,运也……冥冥之中,命运的意志其实有所偏爱——唯一不同的,就是偏爱的程度,受到加护的多少。

南小楠的从前,也是属于拥有世界加护的类型,不然她也无法在自己原本的世界登顶,最后更是抓住了一丝的机会,摆脱一个子世界的束缚。

当初,她所拥有的世界意志加护,也不过只是一方地域的加护,就已经赋予了她无限的可能性,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这种整个世界的加护程度,到底能够高到何种程度……

这完全就是世界之子!

但隐约地,南小楠却又感觉到,这个女人与真正的世界之子有些不同……真正的世界之子,必然是引领一整个世代前进之人,是能够变革整个世界结构的载体,是无时无刻都能够影响身边之人,朝着某个方向前进的道标。

但在任紫玲的身上,南小楠只感觉到世界意志的保护……并且,她可以很很定,这个女人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最多就是十分的健康,体质也比普通人要好上一点点,但也并没脱离常人的范畴。

这就让南小楠百思不得其解了。

“整个子世界的加护仅仅只是为了保护?”

得出这个结论的南小楠不仅仅只是大吃一惊,更是感觉到不可思议……伴随着逗留在这个子世界时间的增长,她越发感觉到这个子世界的危险性。

先是感觉到了完全不弱于自己本体的一个超强生物,后来又感受到了一股自己只能卑微臣服的巨大暗黑之意,到今日遇见被整个子世界意志所保护的女人,南小楠实在是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运气太过低微……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哪怕她已经与这号子世界的本土灵魂融合,取巧地留了下来,可最终还是被这个子世界的意志所发现。而这个拥有子世界意志加护的女人,就是受到子世界意志的影响,所以才来接近自己……

“绝对不能暴露。”

一瞬间,南小楠已经有所决定——但凡和这种被子世界意志加护的人有所接触,对于偷渡者来说,都是极为危险的事情。

可让南小楠没有想到的,她已经绕了好几圈,磨蹭了好长时间之后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居然还是碰到了这个奇特的女人……

办公室内,小宝正满脸乐呵地吃着任紫玲带来的早餐,此时看见南小楠进来,便直接打了个招呼:“南科长,早上好!”

“这位就是南科长了啊!”任紫玲一脸笑眯眯,显然是已经先一步从小宝的口中套出了南小楠的资料。

只见任嬷嬷拿着还热乎的包子,热情地招呼起来:“来,别客气,先吃点早吧?”

——不要靠近我!

尽管内心在咆哮,南小楠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已经吃过了,谢谢。小宝……这位是?”

“她是任姑……任姐姐。”在任紫玲关爱的目光之下,小宝连忙改变了称呼。

“你好。”南小楠点了点头,随后走回去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任紫玲此时给了小宝一个警告的眼神……后者害怕地缩了缩脑袋,然后悄无声息地把游戏界面给最小化下去。

任嬷嬷笑眯眯地走到了南小楠的身边,正色道:“南法医,最近的碎尸案,你有什么看法吗?”

南小楠愣了愣,不知道为何这个女人会问起这件事情……不过想着这个女人既然能够自由在局里面走来走去,大概是什么职务的吧?

她到来也不过几天的时间,也不是每个部门都会去拜访,有不认识也非什么奇怪的事情。

南小楠只想要尽快不露破绽,打发对方离开——并且感觉这里实在太危险一些,考虑是不是应该调职的问题。

一心二用地思考着,南小楠看似随意地道:“嗯,目前看来,这两件碎尸案件都是同一个所为,根据凶案现场的情况看来,凶手应该是一个极度理智……”

她缓缓地说着目前为止,所有关于犯人的推测,并且偶尔夹杂一些自己个人的看法……任嬷嬷不住地点头,并且小本本记住。

一个提问,一个回答的利索,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只有小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古怪和难看——最后甚至没有眼看。

这怕不是被马SIR知道之后会被打死……

终于……任紫玲心满意足地带着微笑离开,并且还说以后会常来。

南小楠这才暗自松了口气,身边时刻站着这个疑似‘世界之子’的女人,感觉就像是子世界意志无时无刻都盯着自己一般,她早就冷汗涔涔了。

“对了,小宝,这位任…任姐姐是哪个部门的,为什么我之前没有见过?”

南小楠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尽量躲开这个部门……至于调职的事情,也应该要提提上日程。

只见小宝这时候叹了口气,“那啥,南科长,她不是咱们局里面的人,她只是一个记者……”

南小楠嘴唇微微张开,随后皱起了眉头,“记者?”

小宝连忙道:“不过没关系!她有些特殊,就算上面知道你说了这么多,也不会说了什么的,你不说我不说,也没有人知道。”

只见南小楠像是松了口气似的点了点头。

这样么,原来只是记者啊,还好不是单位里的……可一个普通人类的记者,并非什么出色的,能够引领一个时代的人才,为何能够得到世界的加护?

她终究是想不清楚当中的来龙去脉。

这边,见南小楠此时松了口气的模样,却不知道她松了口气原因的小宝,也安心了一些……于是心思不同的二人,便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但小宝不知道的是,南小楠已经开始在打调职申请……保险起见,细微的一步走错,都有可能导致万劫不复。

……

……

心满意足地看着从南小楠那里套来的资料,任嬷嬷颇有些得意地正打算离开。

但在经过会客室的时候,却无意中看见了一个在里面坐着的年轻人……任紫玲有些奇怪这个年轻人,不禁多看了两眼。

“这小家伙怎么……”

看着这年轻人托腮看向窗外发呆的模样,一瞬间任紫玲便有些走神……瞬间,三四年前,当她的丈夫离开了之后,留下来的那个如同空壳般的孩子的身影,仿佛与此重叠在了一起。

“任紫玲!!你怎么在这里!”

但下一个瞬间,一道惊讶的声音把任紫玲惊醒过来……任嬷嬷吓了一跳,只见马厚德这会儿快步走来。

“你认错人了!”任紫玲哪里还敢呆着,一转身便寻着楼梯跑去。

“等下,别跑啊,我有事情问你!”

马SIR连忙追了上去……与他一同走来的周玉笙此时皱了皱眉头,看着那道逃窜的背影,不知为何心中一黯,似乎有些难受。

“原来她就是洛队长的……”

……

周玉笙深呼吸了一口气,这几日用了高文给的新药之后,状态比从前好了一些,似乎是一天比一天好了,平日堆积在心中的一股沉闷之气,好像清空了不少,头痛的症状也没有从前的频繁——尽管还是未能想起来几年前那件案子最后发生的事情。

对于周玉笙来说,尽管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和匪徒搏斗,最后双双坠楼的,但之前的事情他并没有忘记。

是那个如同太阳般耀眼的男人,在一瞬间让自己从泥沼中挣脱出来……让自己不再休息。

这些年来,周玉笙每月都会去一次洛队长的坟前,坚持着汇报自己的工作……他很感谢这个拯救了他的男人,即使他已经永埋在黄土之中,周玉笙也想要他能够知道,自己并没有辜负曾今入职之前所宣过的誓言。

定了定神,周玉笙走入了会客室内……坐在这里的年轻人,就是陈明明了。

……

陈明明正在思考着如何能够说服周玉笙让自己参与到这件案件当中——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陈明明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并且想好了理由。

方才会议室外的小骚动并没有影响到陈明明的思考,此时见周玉笙终于进来,便打算直接开口。

不料周玉笙此时却道:“原来你在这里呆着,让我一阵好找……好了,别偷懒了,马上要开会了,你快去准备一下吧!”

“……开会?”陈明明皱了皱眉头,对于周玉笙的话颇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

周玉笙点了点头道:“嗯,开会……昨天让你重新整理的碎尸案的案情报告,你做好了没有?”

陈明明诧异地张了张口,正打算说些什么

周玉笙此时却忽然走上前来,眉头皱了皱道:“你这孩子,平时也不是丢三落四的人,怎么把证件仍在地上了?”

周玉笙弯腰一捡,捡起来了一个证件,然后塞到了陈明明的手中……陈明明看着手中的证件,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证件上,他的照片如此的鲜明——这赫然是写着他身份的证件:二支队的队员。

“我…我什么时候做的警察?”陈明明下意识问道。

周玉笙奇怪地看了陈明明一眼,随后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时候啊?去年啊,我还亲眼看着你入职宣誓的!”

“去年……”

瞬间,陈明明就已经明白了过来……原来,已经编排好了自己的身份了么?难怪那羊皮卷上如此仔细地写明了这件案件的资料。

甚至连身份都已经直接准备好了……只是,不知道这仅仅只是修改了周玉笙的记忆,还是整个局里面的人的……

从自己打开羊皮卷,到现在也不过只是一个晚上,就已经……自己看来还是太小看了那位老板的能力。

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如同按照实际的情况,不管用什么理由参与到案情当中,陈明明都感觉到十分的牵强,他甚至没有把握能够说服得了周玉笙的同意。

陈明明这之后随着周玉笙走出了会客室……这之后不仅好奇起来,在这段改编过的关系当中,自己的父亲周玉笙与自己的母亲,如今又是那种情况?

一路上,遇见了不少人,他们向周玉笙打招呼的同时,也朝着自己点头,似乎是已经很熟悉的模样,并且说些类似‘虎父无犬子’之类的话语。

陈明明终于知道,他果然是已经被‘融入’了这个体系当中。

……

“任紫玲!你别跑!!站住!!”

一路追到外边的停车场,马SIR已经有些气喘,终于在任嬷嬷躲上了自己的mini之后,截住了她。

“你跑什么!”马SIR气呼呼地问道。

“我…我有急事不行啊!”任紫玲在考虑着是不是应该大力踩一下油门。

“什么急事……算了,不说这个,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的。”马厚德擦了擦汗道:“本来打算过两天找你的,正好你冒头了……冷锋过几天要来这边一趟,我可能没时间,你看看有没有空去接一下飞机?”

“二愣子要来?”任紫玲愣了愣,有些不明就里,上次见他也没有几天的时间,那会儿还是因为泰山的地质灾害事件。

“对啊。”马厚德点了点头,“冷锋说好像准备要调任,之后有一段时间都没法联系,而且离开的时间也长了,刚好调任之前有小假期,就打算回来见一见老朋友。”

“这样啊……”任紫玲点了点头,“行,时间你告诉我,我到时候接机,正好洛邱也回来了。”

“咦?小洛邱什么时候回来的?”马厚德愣了愣,随后微怒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这不是看你忙吗,就先没说了。”任紫玲耸耸肩道:“反正到时候吃个饭,你就抽个时间过来,不就能看见了啦。”

“嗯,也好。”马厚德点了点头,吁了口气,“累死我了,都不知道你跑什么,害我一顿追!”

“这不是以为你知道我在南小楠那里套了不少资……”

“什么!你在南小楠那里……别跑!!”

轰——!!!

大红色的mini终究还是油门狂踩了起来……

……

……

京城,冷锋正在营地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泰山事件之后,他就接受了那个部门的调任,将会参加到那个部门的训练当中。

毫无疑问,他将会接触一个全新的领域。

他是一个军人,保家卫国,所以接到了上头的命令之后,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不过,在这之前,组织给予了他一段小小的假期。

毕竟,如果真的加入了那个部门之后,以后恐怕就很难再有假期这种东西了。

“洛大哥,好久没看到你孩子了,不知道他现在长得如何……还记得从前你带他到部队里锻炼的事情,没想到一晃就十几年过去了。”

想着要回归故里的事情,冷锋冷峻的脸上便有了一丝微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