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五章 夜半敲门

第五十五章 夜半敲门

“擦一下。”

陈明明从客厅拿了点面纸过来。

赵乐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脸上沾了点血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取了纸巾开始擦拭。

陈明明看了一眼砧板上被砍得细致整齐的排骨,随意道:“你的刀工挺好,有没有考虑做厨师。”

赵乐呵呵笑道:“我也就这几下子,平时家里弄弄还行,真要去餐厅当厨师怕是要笑死认了。”

陈明明点了点头,随意靠在了旁边冰箱门前,像是同学般地闲聊:“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

在校生谈以后的出路,是再正常不过的话题。

赵乐嗯了一声,看着窗外,似乎有些希望,“律师吧?本来也是法学这个专业。”

“为了伸张正义?”陈明明好奇问道。

赵乐颇为腼腆一笑,拿起菜刀把骨头扫到了一边,然后开始切着姜片,“会不会感觉很傻?伸张正义的律师基本上赚不到什么钱的吧?”

“国内的律师和国外的很大程度上不一样。”陈明明淡然道:“和港片里面演得律师也不一样。”

赵乐点了点头,没有说些什么,就这样把姜片切完之后,又开始摘起了青菜,“你呢?你以后想要做什么?你侧写课成绩这么好,是打算子承父业吗?”

“再说吧。”陈明明低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当初陈明明的父母分居,到了后来的离婚收场,都十分的低调,同学之间并不清楚陈明明的家庭状况。

“也是,反正时间还很多,慢慢想清楚。”赵乐点了点头。

陈明明此时看了一眼身后的冰箱,随后打开冰箱门看了几眼,冷不丁道:“这冰箱老化了,差不多该换新的吧?不然容易安全隐患。”

摘菜的手忽然停了下来,随后继续,赵乐回过头来笑道:“还能用就先用着,实在不行就修一修好了,不过谢谢你提醒啦……你要不到外边等吧?你是客人,没理由让你站在厨房的。”

“没事,坐着也是坐着。”陈明明点了点头,随手从冰箱里拿了瓶矿泉水,“我喝这个。”

“好!”

……

晚饭很快就做好,姐弟二人与陈明明随意地吃了起来。

陈明明是性子比较沉默的人,倒是张晓琴重新振作起来之后相当的开朗,聊了不少的事情。她说家里很久没客人来了,也好久没有热闹过。

吃完晚饭之后,陈明明就提出离开的事情,张晓琴让赵乐出门送一下,她实在是个好客的人。

“你姐姐现在挺好的。”

楼下,陈明明颇为些感概道:“记得上次班里组织过来探望的时候,她挺沉默的。”

“是啊……我其实做好了长期奋斗的准备了。”赵乐也是缓缓吁了口气,看着夜色道:“那天晚上我姐突然开口和我说话了,然后还主动说要去康复训练,我真得高兴死了。”

陈明明不经意道:“你姐姐知道碎尸案的事情吗?”

赵乐的笑容凝固了些,随后点了点头,“出事之后,有两个警察来问过。”

他倒是不奇怪陈明明知道张晓琴和王亮的关系。

一来是因为陈明明曾经和班级的同学来探望过,知道张晓琴的事情;另一方面,陈明明的父亲是本市的警官,碎尸案这么大的案件,陈明明作为家属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也不奇怪。

陈明明点头道:“以你姐之前与王亮的关系他,他们会找上门,也是迟早的事情。”

赵乐嗯了一声。

陈明明道:“放心吧,凶手迟早会被抓到的,时间的问题而已。不要让这些事情影响到你现在的生活就好。”

赵乐默默点了点头,他下意识道:“听你的意思,警方那边难道有什么线索了吗?”

陈明明淡然道:“这些事情不会随便透露的,你问我,我也不知底。”

“这倒也是……”赵乐点了点头。

陈明明道:“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即使凶手再怎么的小心,现场肯定会留下破绽的,有可能只是还没有被发现而已。我们读过的案例不少,你应该知道的。”

“嗯。”赵乐笑了笑,看着陈明明道:“不说这些了……你下周三要走,我应该去不了机场送你的了。有时间,记得回来看看。”

“有机会的。”陈明明微微一笑。

赵乐奇道:“第一次看见你笑,真不容易。”

那位图书馆的女孩也是这样说过……陈明明怔了怔,随后没多说什么,点头后离去。

……

“同学走啦?”

赵乐上楼,刚开了家的门,就见张晓琴在收拾饭桌,连忙就走了上来,“我来就好了,姐你去休息一下……去洗个澡吧,今天累了一天了。”

“嗯……也好。”张晓琴点了点头,笑道:“我自己来就好啦。”

见张晓琴已经走进去了浴室,赵乐才放下手上的东西,坐了下来……他忽然取出手机,点开。

只是他的手指在界面上停留了片刻,似在犹豫什么。

下一个瞬间,赵乐咬了咬牙,直接把手机放下。

时间一点点过去,赵乐看着墙壁上的挂钟……猛然站了起来——他走到了浴室的门前,敲了两下。

“乐子?”浴室传来张晓琴的声音,“我快好了,你等会吧。”

“不是姐,我是告诉你,我要出去一下。”

“出去?这个点了还出什么地方?”

“家里的洗洁精没有了,我去买一下。”赵乐随便道:“顺便看看还有什么缺的……姐,牙膏还有吗?”

“牙膏啊……还有半管呢。”张晓琴道:“那你去吧,自己小心点啊。”

“好的,姐。”

说着,赵乐缓缓吁了口气——他没有去穿鞋袜,反而是来到厨房,先把橱柜上还剩下半桶的洗洁精全部到倒掉了之后,才拿了钥匙出门。

赵乐急忙忙地下了楼,在楼下看了看左右,才裹了裹衣服,带上了兜帽,然后扫了一辆停靠在楼下的共享单车,接着骑着离开。

不远处一颗老树下,一道人影在赵乐离开之后才走了出来。

陈明明看着那即将消失在街口的背影……若有所思。

……

……

既然这很有可能是两件不同的案件,那么就不能够只是专攻其中一件。

下午的时候,特案小组就分成了两批人马,一组人员由马厚德带队,以最快的速度赶往X市,而周玉笙则是主要负责王亮的案件。

周玉笙已经大半天没有收到陈明明的消息了,除了中午的时候,陈明明看完了王亮工作的地方打过一次电话汇报之后,就再没有联络过。

吃完饭的点也过了,妻子打电话过来说明明没有回家,周玉笙不禁有些担心,正打算打个电话询问的事情,组内的一名同事却敲门走了进来。

“周队,有发现!”

“哦?”周玉笙顿时来了精神,连忙问道:“有什么发现?”

“我们找到了可能是最后见过王亮的人。”同事这时候颇有些兴奋说道。

“嗯,这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同事道:“说来也巧,这个人刚好就在看守所!”

“嗯?”

同时道:“是这样的,因为王亮在本市没有亲人的关系,而他遇害的时候我们甚至不知道他正在做什么,所以我们就用电台和报纸发了一则警视,希望有能够提供线索的人出现……没想到还真是出现了。”

“在看守所?是什么人?”

同事道:“是做私贷的……周队,你也知道这些人来路都不怎么干净。这个家伙之所以被抓进去,是因为在上门收债的时候,和债主发生了斗殴,把人打伤了,后来报了警,被抓进来的。”

“私贷……”周玉笙手指敲了敲桌子,“王亮向这个家伙的公司借过钱?”

“没错!”同事坐了下来,“根据这个人交代,他在12月1号那天,曾经见过王亮……而这个时间,恰好就是南法医判断的王亮的死亡时间!”

“我要亲自提审这个人!”周玉笙沉声说道。

……

审问室内。

穿着橙色囚衣,头发已经剃成了光寸,双手有着纹身的男子,被两名制服警察带了进来,随后按在了凳子上。

基本资料确认掠过,周玉笙此时打量着对方,单刀直入,“你说你在12月1号当天见过王亮?”

“是的,啊SIR。”男子点了点头。

周玉笙道:“你为什么确定是12月1号那天?”

男子道:“我们公司嘛,每次最迟的还款日期,都是次月的1号。这个王亮刚好在最后拖欠不还的名单里头,所以那天我就去找他了,所以我记得特别的仔细。”

“说说情况。”周玉笙随口说道。

“我记得那天……”男子开始回忆起来,“那天说来也是碰巧,我在大街上看到王亮这小子,于是就把他逮到了巷子里头……”

……

“龙哥,龙哥,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巷子里头,叫做龙哥的男人翻抓住了王亮的手,摁住了他的脑袋,把他压在了墙壁上,冷笑道:“好小子,挺能躲的啊?我龙哥的债你也敢躲?你是不想在这儿混了是吧?”

“龙哥,先放开,有话慢慢说,钱我一定会还的,你放心好吧?”

龙哥冷哼,伸手拍打着王亮的脑袋,道:“你有钱是吧?你有钱还给别人,就没有钱还给我是吧?”

“哪有,您听谁说的啊?我有钱肯定第一时间换给你的啊!”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龙哥又是大力地拍了一下,“这附近一带,谁做借钱给你我不知道?有人跟我说了,你小子最近这几天都还了十几万了吧?就是不还我的是吧?不还是吧?”

“别打,别打了龙哥!别打……”

……

这叫做龙哥的家伙倒是仔细,此时居然伸出双手,模拟起来了当时的情况。

“没想到这小子突然来了劲了,踩了我一脚,把我推到了在地上!”

龙哥怒道:“我当时那个气啊,看着小子撒腿就跑,也没想那么多,随手拎起了一个酒瓶就扔了过去!没想到还挺准的!直接爆了这小子的脑袋!”

“然后呢?”周玉笙没好气地瞪了一眼。

龙哥这才耸耸肩:“这孙子也没停下来,我追了一路,愣是给这小子给跑掉了。我还寻思着到这小子上班的地方逮他来着,没想到第二天就被抓进来了……啊SIR,你们说,我这算不算是立功表现?能不能减刑的?”

周玉笙目无表情道:“减不减我不知道……不过你按照你刚说的,你涉嫌非法对他人使用暴力,倒是证据充足了。”

“啊?这……啊SIR,我记错了,我当时只是和他聊天而已,我没打人,真的没打人!”

周玉笙摇了摇头,挥挥手道:“带走吧。”

之后周玉笙与同僚离开了审问室,在走廊上就讨论了起来。

走廊的灯光一闪一闪,并不稳定。

“这个叫龙哥的家伙,应该没有说谎。”周玉笙笃定说道。

“嗯……不过看来他也不是最后见到王亮的人。”同僚点了点头。

周玉笙却突然停了下来,“你去查一下,看看去年的11月23号到12月1号之前,王亮是不是真的像龙哥说的那样,还了不少钱。”

“嗯……好的。”同僚点了点头。

周玉笙似又想到什么,“等一下,你也查一下吴蓉的账户,看看有没有大额资金的支出。”

“周队你是说?”

“你先去查,查到了结果第一时间告诉我……”周玉笙想了会儿又道:“最好详细一点,任何的消费记录,转账记录,都要清楚明白。”

“好!”

……

赵乐一路骑着单车,在一家超市的门前停了下来——但他并没有走入超市内,反而是从这里开始,又叫了一辆晚上做拉客生意的摩托车。

不久之后,摩托车停在了一处老街的街口前。

赵乐现金支付了之后,才低着头,走入了老街道之中——他一路挑着人少的地方行走,没过多久之后,就停在了一栋老房子前。

他没有上去,只是一个人躲在了楼下的角落处,抬头看了上去。

赵乐凝视了片刻,眼中犹豫之色一闪而过,最后咬了咬牙,选择离开。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转身的刹那,却看见了街灯之下,此时站着了一道人影……陈明明。

“明、明明…你怎么在这?”赵乐神色一僵。

陈明明在街灯光下缓缓走近,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赵乐的双眼……这让赵乐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陈明明叹了口气,低声问道。

赵乐缓缓吸了口气,随后笑了笑道:“好巧啊,你也是过来看看的吗?今晚听你说的,我忍不住好奇,就想来这地方看看……看看这人渣死的地方。”

陈明明点了点头,淡然道:“既然这样,那就上去看看吧。”

说着,陈明明就这样走向了上楼的楼梯,也不等赵乐,就这样走了上去。

赵乐怎也没想到陈明明会直接走上去,不禁皱了皱眉头……他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咬了咬,跟了上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