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八章 又到了……的季节

第五十八章 又到了……的季节

“在人类的领域,失忆都是十分棘手的病,也没有一定治好的方法,更何况是生命结构完全不同的妖族?你说他要是重伤垂死,我兴许还能救,可是失忆,我就无能为力了。”

“啊,这样……”布步高脸上少不免失落之色。

倒是王虎,像是事不关己般,对此毫无波澜。

龙夕若淡然道:“不过这种病,其实治起来和人类也差不多。不外乎是躲去能勾起他回忆的地方,多说说从前的事情之类……没准只需要一个契机,他就能够全部想起来。”

既然连神州真龙也说无能为力,布步高还能说些什么?只是若说多和王虎说从前的事情,去能够勾起回忆的地方……鬼才知道去什么地方啊?

“好了,平日里多多约束他。”龙夕若又道:“毕竟人妖有别,管理局游走在两边夹缝,定当要处理好这些关系。”

毕竟作为最高顾问之一……嗯,面对萌新的时候,神州真龙也毫不吝啬在对方面前展现自己光辉的一面。

“布步高受教了。”

……

“啧啧,堂堂最强白虎成为了管理局最低级的支援人员。”看着窗外远去的两道身影,龙夕若脸上忽然挂起了一抹恶作剧般的笑容。

布步高与皇白符……王虎这样的组合,恐怕整个神州超凡道妖两界,抓破脑袋都想不出来吧?

不知道这样的组合,最终会导致怎样的化学反应出现?

龙夕若心中暗自盘算着一些事情……今日意外地碰见失忆之后的皇白符,突然有种阴郁之气一扫而空的感觉,连日来的精神疲劳似乎也缓解了不少。

不知道翩跹这小家伙在做什么……龙夕若下意识想到,自己已经回来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这小家伙居然毫无反应,也实在是第一次。

但她能够感觉到这只小蝶妖分明就是在自己的房间之中。

“蹁跹,我回来了,你在房间做什么?”如同往常一样,龙夕若直接推门而入——小蝶妖基本上不会锁上自己的房门,半点隐私性也没有,为此龙夕若也不知道诟病了多少次。

开门的瞬间,龙夕若就看见了堆满在了桌子上的一本本的书籍……她不禁一阵的头痛,看来这头蝴蝶有一颗学霸的心啊。

“翩跹?”目光从书桌上一扫而过,龙夕若终于发现了坐在了书桌与床中间空隙角落出,蜷缩起来的洛翩跹,一种不好的预感掠过心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夕若快步走到洛翩跹的身边,蹲下身就开始查看起来。

此时的小蝶妖脸色微红,体温比往常要高出一些,她背后的彩翼此时已经完全露出,却是收拢起来,微微颤抖着。

小蝶妖的目光时而迷茫,时而高涨,而额头之上,更是露出来了两根卷起来的触角……她似乎难以维持自己的人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姐姐…是你吗……”洛翩跹抬起头来,水汪汪的眼睛犹有雾气,目光朦胧,“我也不知底……就是感觉身体好奇怪哦……好热……好像,好像抱住什么东西……我是不是生病了呀?”

龙夕若一愣,不禁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便伸手摁在了这头小蝶妖的额头上,顺便问道:“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身体变得敏感,只要轻轻碰一下都感觉浑身无力?”

“龙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我肯定知道啊!”龙夕若没好气道:“分明是又到了交/配的季节嘛……没事,你没有生病,只不过是到了发情期而已。”

“发、发情期!”

小蝶妖原本红润的脸色仿佛瞬间变得更红了一些……显然就算单纯只是字面上的理解,都能够明白发情期的意思。

小蝶妖一下子就急了。

她幼年时候母亲就死在了一只螳螂妖怪的手上,从小到底都是被一只成精的树妖爷爷抚养长到……树妖爷爷自然拉不下脸来和洛翩跹讨论这种事情啊……她现在可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没事,小事情。”龙夕若摆了摆手道:“多喝点冰的东西,感觉会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去泡一下凉水,要是效果不够好就到地库弄点儿干冰好了,没事别出门,尤其是千万不要见任何雄性的生物,过个几天自然而然就会好的了。”

洛翩跹显然对于神州真龙的话十分的听从,“龙姐姐你好厉害,这都知道。”

“可不是,毕竟我……咳咳,好了,我去给你弄点干冰过来吧。”龙夕若清了清嗓子,脸色如常地走了出去。

好险,差点就说漏嘴了……

……

……

“……凶手疑似是一个有异常洁癖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杀人的呢?”

大厦的一楼电梯处,正在等待着电梯的任紫玲拿着小本本,看着里面从南小楠那里套出来的资料,开始疯狂地思考了起来。

虽说答应过了洛邱不会在胡乱冲进去人家凶案现场,可是面对这种大案的时候,任嬷嬷又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本能。

一边想着,任紫玲低着头走入了电梯,随后按了一下杂志社所在的楼层之后,就开始咬着自己的圆珠笔,又进入了推理状态——只是她的推理能力一直都是个渣。

叮——!

电梯门打开,任紫玲还是低着头看着小本本,走入了杂志社的办公之中,不料才刚刚推门进去的瞬间,就猛然听到了一通噼啪的响声。

“恭喜任姐!”齐声。

老任这会儿真的是吓了一跳,只见自己的面前丝带飞舞,缤纷的碎纸与金粉更是井喷般呈现。

眼前整个杂志社的同时此时站成了一片,手上拿着的赫然都是祝贺的道具。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梨子此时笑吟吟地走到任紫玲的身边,拉住她的手道:“任姐,恭喜你荣当主编啦!!”

任紫玲翻了翻白眼,“你们好闲是不是?没事干来消遣我啊?”

主编,她一直都是啊——不过是副主编。

“不是不是!”梨子摇头晃脑道:“这个主编是真的主编,可不是你的那个主编括号副哦~”

“啥?”任紫玲怔了怔。

另一名男同事此时笑道:“是真的,今天大老板来电话了,从今日开始,你就是主编啦!而从前的主编降级成为副主编!”

任紫玲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看向了主编室,只见那位明明地中海还死活留长了侧边头发梳了几道横线,带着眼镜,身材干瘦中年男人,此时正捧着一个纸皮箱,脸色近乎致郁地朝着自己的副主编室走去……

“什么情况……”

“这是大老板的意思。”梨子耸耸肩,“喏,这是你升职的文件!”

任紫玲一看,顿时脸色古怪起来,“还真是……”

一脸懵逼的任嬷嬷在众人的簇拥和庆贺之下,迷糊糊地来到了主编室内……还真别说,已经有人她原本办公室里面的东西都搬了过来。

看着墙壁上挂起来的,自己儿砸从国外寄回来的高仿世界名画,任嬷嬷搓了搓下巴,然后拿起了电话,打给了杂志社的大老板。

说起来这位大老板也是个妙人,创办这个杂志社的时候没赚多少钱,然后在朋友的怂恿之下开始投身股票市场,原本可能作为韭菜的他,没行到居然长成了一株变异的韭菜,愣是傻乎乎地在几次金融危机下来,做了空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走上了人生巅峰。

连自己也不知道身家到底有多少的这位大老板,索性就当了一回甩手掌柜,带着妹子环游世界去了……任嬷嬷入职这么长的时间,也仅仅只是在一次公司年会上见过这位忠实的人生胜利组玩家一面。

“你是?”

“大老板!我是任紫玲!”

“任紫玲?哦,任紫玲啊……怎么样,升职文件收到了吧?”

“收到是收到了,可是为什么这样突然?”任嬷嬷听着这位大老板的语气,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他对自己没多少印象似得,那为何要升职?

“哦……是这样的,之前的主编呢,太保守啦,我感觉很不适合咱们杂志社的风格。”大老板此时一版一版道:“至于你,我看过几篇你写的文章,很对我的胃口。我想把咱们杂志社的风格做得更加年轻一些,所以觉得你应该能做得来……怎样?不接受吗?”

“这倒不是……”任紫玲目光有些飘了起来,大概没有想到这样的好事居然会砸到自己的头上。

“哦,薪水方面的话,按照之前主编的水平再往上调百分之五十。”大老板此时笑呵呵道:“给你每年一个月的带薪年假,另外给你自主的外出经费使用权,十万以内的经费你可以自己做主,不用经过我了……”

听着这位大老板滔滔不绝地说着给自己的福利,让任嬷嬷突然有种古怪的感觉……甚至有种这个大老板是不是看上了自己,打算潜了自己之类。

直到……

“好好做事,没事就不用给我打电话了,我现在还在爱琴海,接下来准备去西班牙,今年都不打算回来啦!公司就交给你啦!呵呵呵呵……”

嘟——!

“老娘我不是做梦吧……”

……

爱琴海上,一架私家游艇上,一名穿着花格子短袖衬衣,佩着墨镜,三十来岁,笑起来牙齿仿佛能够泛光的男子这会儿正拿着电话。

“喂……宋小姐,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是,我明白的,毕竟你出到了这么高的价格来收购我这家杂志社……不过我想不明白啊,宋小姐为什么还愿意让我来当这个‘大老板’,公司已经是你的了……好吧,毕竟价格摆在这里,我当然无所谓了……放心,我不会透露你的,合同上有写明这些嘛……”

……

张家大宅。

“我这也不算是打扰到她的生活吧?”宋樱随手把电话给放了下来。

做出这样的安排,除了更多是因为考虑到洛邱要求之外,也有一部分宋家的原因……开玩笑,堂堂宋家嫡系的妻子,就算是续弦好了,又怎能在外边工作上受气啊?

再来就算是一点小小的补偿吧……毕竟宋樱之前曾经以欺骗的方式跑上了洛邱的家中。

想起当时任紫玲知道自己骗了她之后,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受到重大打击似的在沙发上捶着心窝的模样,宋樱便下意识莞尔一笑,觉得这位‘婶婶’实在也是个妙人。

“这两人的关系真好……”

宋樱嘀咕了一下,回想起洛邱那天晚上那种恐怖的眼神之后,不知道为何心中有种烦躁的感觉……她托着下巴,看着墙壁上的挂钟,渐渐就开始走神起来。

此时,房门敲响,只见张罄蕊带着微笑走了进来,“没打扰你吧?”

“是我打扰你了。”宋樱随意道:“借住就算了,还借你的地方办公……不过你放心,我找到新的写字楼了,现成的,不用怎样装修就能用,等置办好了东西之后,我就会搬走的。”

“其实住下来也没有什么问题。”张罄蕊笑了笑:“家里一直都是我和祖母在,平时比较冷清,多个人自然也热闹些。”

“安啦,以后没事我会常来蹭饭的。”宋樱笑呵呵道:“毕竟接下来,是我们两家的正式合作,我可是打算在这里好好大展身手啦”

张罄蕊走到桌子前,手把裙子一揽坐了下来,不经意似的道:“听祖母说,这次宋老爷子注资,是打算让你们宋家那位练手的?”

“什么我们宋家那位,洛邱就直接说嘛。”宋樱没好气道:“外公是有这样的打算,不过也要看人的。如果真的不合适,最后也是不会强行留着。”

张罄蕊颇为羡慕道:“你们宋家的教育方式真的特别。”

“你家的才特别呢!”宋樱叹了口气道:“连我外公都说你是难得一见的古典美人,他可是很少会称赞别人的。”

张罄蕊会让捂住轻笑,“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相互吹捧了……接下来,合作上的事情,请多多关照。”

她伸出了手来,宋樱意会,也伸手与她轻握了一下。

张罄蕊收回了手,心中却忽然想到……不知道他会不会经常去上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