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五章 正式身份

第六十五章 正式身份

——主人,我终于能和你说话啦!

声音稚嫩,像是女童的声音……抱枕的柔软度并没有变化,但却能够感受到一股股浓郁的生命之力。

洛邱甚至看见了灵魂的光辉——当然,充其量只是伪魂的程度。

他颇感有趣,伸手捏了捏抱枕的其它地方,发现这抱枕的嘴巴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当抱枕突然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呻吟声之后,洛邱便直接收回了手。

“它为什么叫我做主人。”洛邱再次看向了南小楠,“既然是你创造的,理应你才是主人吧。”

“一般来说都是这样的。”南小楠点了点头,“不过这种星创生物,如果在赋予生命之前,就和自己的拥有者产生了深厚感情的话,这份感情即使在星创之后也不会消失。我虽然算是它的创造者,但它认定的主人是你,我也没有办法。”

办法当然是有的……只是大概对他是没有作用的吧?

这是最高等的星创术式啊,怎么可能就直接割裂了和自己的关系,承认别人才是主人啊……

“它倒是我买回来了,有好几年了。”洛邱点了点头。

虽然是他买回来的,但平日用得最多的还是任紫玲(经常性地进行暴力输出,发泄情绪的用品)……但这么说来的话,和它感情最深厚的,应该算是任紫玲吧?

最高等的,耗尽了心力创造的星创生物,和南小楠自己生下的孩子也没有多大的差别——此时看着这个星创生物在洛邱的怀中,南小楠总有一种自己孩子认贼作父的感觉……

“给它取个名字吧。”

南小楠勉强地笑了笑,心头在滴血:“星创生物命名之后,平日你就可以通过名字对它直接进行召唤,不使用的时候,它会自动回到星灵的空间当中……不过这里貌似没有星灵空间,所以应该是回到属于我的星创空间。”

这个星创空间不算是她本体的空间,而是她的部分意志在能够与这个子世界的规则结合之后,自然而然地诞生的新的星创空间——目前还是空的,并且很小的一个。

洛邱拍了拍怀中的抱枕,它便意会地转过身来,直接坐在了洛邱的腿上,让他随意抱着,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就叫做绵绵吧。”

洛邱低头一笑,抱枕……绵绵就发出了柔柔的笑声。

随后洛邱意念一动,绵绵就从怀中消失不见,但并非去了南小楠的星创空间。

南小楠又被打击了一下,没敢多说什么,而是说道:“这是最高等级的星创生物,所以会拥有自己独特的能力,伴随着时间的增加,它本身的能力也会不断成长。能力一般来说都是以它的本体作为参照的。这个抱……绵绵它目前的能力是变大和缩小,另外是攻击反弹和吸水空间。”

洛邱好奇道:“你从前用星创生物战斗?”

南小楠点点头道:“一些用来战斗的,一些是用来满足日常生活用来的。比如说我原来的星创空间就有一座城堡,进行星创之后就可以进行活动了,我把它命名为‘哈尔’,可以参与战斗,也可以居住。”

“很有趣的能力。”

洛邱笑了笑,“万物有灵。我们这里有种‘精怪’的说法,讲的是物品因为长期的陪伴,或者吸收天地的灵气,而诞生的灵智,成为了精怪。这种星创生物和精怪的概念差不多。只不过精怪是自然而然诞生的,你这种是人为促进的……应该接触到了一些造物主的边缘部分了。”

南小楠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没办法,对方给她太多的压迫感,让她有种学徒面对着封王不朽的感觉,实在拿不出一丝可以说话的成绩……真的是太强大了,超越了次元的强大。

在洛邱的面前,得到了他的赞叹,南小楠甚至有种被老师表扬的感觉咧。

“好了,谢谢你让我看到这种有趣的能力。”洛邱略一沉吟,“我不会白拿别人的好处……这就算是补偿吧。”

说着,充盈的力量单位瞬间消失,再一次恢复到了原来那可怜的小数点后的数值,而那些在南小楠灵魂中已经展开并且相融的子世界规则就这样直接被剥离了出来,这方子世界的规则在她的面前,再次蒙上了浓雾。

南小楠失望之情毫不掩饰,仿佛从天堂瞬间回到了地狱当中——但与此同时,她倒是直接得到了这个子世界的承认。

从前只是没有身份的黑户,这会儿倒是拥有了绿卡,可以正常居住的公民……至于以后想要使用奥术,或者更高级的星创术式,只能通过自己对世界规则的解析,一步步增强,一步步恢复,但同时也已经恢复了可以正常修炼的能力。

虽然说从两分钟前那种最好的状态跌落,但也相当于解决了最大的问题……剩下的也不过只是时间的问题。

“谢谢……前辈。”南小楠感激地看了洛邱一眼。

实在是想不出来对方到底生命层次达到了什么级别,但肯定是封王不朽之上,但又不确定是否原初的永恒,南小楠也只能以前辈来称呼。

“我叫洛邱。”洛邱微微一笑道:“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说着,洛邱站起身来,这让南小楠一阵的紧张……可不料这位恐怖的前辈,只是给自己换了一杯新的温水。

原本的那杯已经凉了。

颇有些受宠若惊的南小楠这次连忙双手接过。

洛邱此时接着说道,“你的事情我基本上知道了,至于南小楠这个身份的事情……”

南小楠知道前面的不过只是闲谈,现在才是正式的,顿时就提起了嗓子来。

洛邱想了想道:“你既然接受了南小楠的这个身份,自然也就应该接受她的命运。你被追杀的事情,需要你自己来解决。”

“我知道。”南小楠连忙点了点头,“我会找个说法离开这里的。”

这位大能已经给自己一个正式的身份,等于解决了她最困难的事情,她也不敢奢望太多。

“不用。”洛邱摇摇头道:“她答应你收留你几天,那你就在这里小住几天吧。不过不要说我的事情,而我平时也不怎么在……不要进我的房间和她的房间就可以。另外,东西还我吧。”

南小楠尴尬地把手上的玉器交出。

这个玉器在交出的瞬间就消失不见,但是从气息判断,是已经回到了原本的地方。

无视空间……南小楠又是暗自抽了口凉气。

果然是把子世界意志按在了地上摩擦的恐怖大能,在这子世界恐怕对方已经是完全的为所欲为的造物主级别的吧……

“前辈……不是,洛邱先生。”南小楠此时一阵紧张道:“我现在被追杀当中,若是那些追杀我的人,冒犯到您……或者任小姐的话,我……”

洛邱淡然道:“你的事情,在你小住完之后,才会续上的。”

续上?

南小楠心中一怔,连命运都随手操控了吗……

您还缺不缺腿部挂件之类的小物件……

尽管如此,南小楠自然不敢在这个地方赖死不走……现在已经可以正式修炼了,等自己恢复到自保的能力之后,大概就是要离开的时间。

洛邱此时又道:“但不能白住……你的星创术式很有趣,就用来权充房资吧。”

南小楠此时那里敢说不……本来星创术式在她原来的世界就不是什么秘密,与奥术体系一样,都是被世人学习的能力,只不过能够成为星创圣导的,仅有她一个。

“前辈,编写需要一丢丢时间……”南小楠低声道。

“没关系。”洛邱微微一笑,“你离开前交给我就行。”

这时候。

呼——!

……

就在此时,浴室的门打了开来,一丝丝的白雾溢出,只见任紫玲一边擦拭着头发,穿着单薄的衣服就走了出来,一脸享受的模样。

“咦,小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不是在外头瞎逛的嘛。”任紫玲眨了眨眼睛。

当然不会感觉到惊奇,因为同一屋檐下都已经好几年的事情……洛邱对于她,便是亲人的熟悉。

“回来拿点东西。”洛邱随口说了一句,然后淡然道:“回房间再穿件衣服出来吧,洗完澡容易着凉。”

“知道啦,洛大妈!”任紫玲努努嘴,走回了房间当中。

这之后南小楠十分识趣地回到了房间——原本的杂物房中,她心知道这位前辈愿意收留自己几天已经是天大的恩情,甚至还给予了正式的世界承认,已经不敢奢望太多,连忙就争取这几天的保护期,进入修炼状态,好恢复自保的能力。

这之后,南小楠借口说身体不舒服,想要休息,就拒绝了任紫玲晚上庆祝升职请吃饭的邀请。

任紫玲也不勉强……至于随便就放一个陌生人在自己家中的事情会不会有危险?

南小楠好歹也是根苗正红的法医,来历清白,她有什么好担心的……若是换了别的人,才会好好地考虑一下,甚至于收留,也不会随便答应下来。

任紫玲在房间准备了一下之后,就拉着洛邱出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去去自己未来的儿媳妇了。

“咦,我们这是要去接优夜吗?”车上,任紫玲转过头来,眨着眼睛问道:“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她住什么地方啊?”

“到公园门前吧,她在那等。”

“喔,好!出发!”任嬷嬷猛踩油门。

“慢点。”洛邱目无表情道。

“错了……”任紫玲缩起了脖子,红色的mini车,缓缓驶出车库。

不久之后,车子驶到了公园的门前。

那双手提着女式包,穿着灰白色格子大衣,俏丽静立的金发女子,自然就是女仆小姐了。

……

夜幕降临。

出租屋中,摆放在客厅中央处的冰柜,此时一阵暗红色的光闪过后,整个冰柜就开始振动起来。

只听见撞击的声音从冰柜的内部传来,不久之后,有什么东西坠落在地板之上,然后一块压缩机从下方挤了出来。

与此同时,这块压缩机的零件开始发生变化,散开,重组,不多时重组出了可以行动的短小腿部,以及手臂。

‘压缩机’此时就这样静静地站着,没有任何的动作。

洛邱家中,客房内,南小楠忽然睁开了眼睛,“糟糕,居然忘记了冰柜的事情……”

南小楠皱了皱眉头,想着自己被追杀的事情,会在自己离开之后才会被续上,想来那位大能也不会坑自己,当下心中大定,穿上了衣服便悄悄出了门。

虽然现在暂时没有了破案后调职的心情,但星创生物这种东西还是不能够轻易曝光出来……南小楠这个身份被追杀的事情,她还不算太过的在意,在意的是另外几个和自己一同被困在这里的仇家。

出门的瞬间,那种强烈的安全感顿时从南小楠的感觉中剥去。

她之前还觉得一个十星超阶的禁咒朝着这间屋子也会毫发无损的想法相当的可笑,现在想来恐怕是真的……

“咦,我现在已经获得了正式的承认,算不算开挂了?”

南小楠走入了电梯,不禁想起了这问题……想来那几个仇家,还有被卷入她和仇家战斗中,也不幸失陷在这里的那位,应该没有这么幸福,也碰到这样的好说话的大能吧?

“我也算是时来运转了……”

南小楠脸上有了一丝安慰的笑容。

想着想着,电梯突然一暗,竟是突然停了下来……原来是电梯故障了。

笑不出来了。

……

……

酒店最高一层的自助餐厅中,有着可以眺望城市的环形落地玻璃窗。

难得升职加薪,任嬷嬷这算是下了血本,只是吃饭的时候,时不时都会悄悄地瞄上女仆小姐的腹部一眼。

嗯……什么时候才会涨起来呢。

“任姐,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察觉到任紫玲目光的优夜,轻声问道。

“啊……没啊,就是觉得你这衣服太好看啦,特别适合你啊……在哪儿买的?回头我也去买一件,啊哈哈哈。”

“应该没法买到呢。”女仆小姐笑了笑道:“这个设计我还没有送出去,暂时市场上还没有生产的。”

“设计?”任紫玲眨了眨眼睛,“你原来是服装设计师吗?”

“嗯,一点点小兴趣。”女仆小姐柔声道:“任姐喜欢的话,我回头给您做几件好了。”

“吼啊!”

洛邱微笑着看着二人间的对话。

时间一点点过去。

任紫玲此时忽然把叉起来的意面一吸入口,咕哝道:“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洛邱好奇问道。

任紫玲一拍脑袋道:“那照片上的外国老头,我想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了……威尔·道格拉斯医生,六年前的诺贝尔生物学奖得主!”

¥¥¥¥¥¥¥¥

PS:(9/29)……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