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八章 记忆的味道

第六十八章 记忆的味道

“明明?明明?”

“…什么事?”

同僚喊了几声之后,陈明明才反应过来……同僚也没有太在意,只当作陈明明是在看材料的时候太过专注的关系。

他笑了笑道:“大伙说弄点夜宵吃,你要吃什么?”

不知不觉原来到了这个点了……陈明明看了一眼时间之后,摇摇头说不用。同僚点了点头转身离开,陈明明则是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手头上的文件和材料。

一份是王亮死亡之后,他在朋友圈发出的照片的时间和地点。一份是吴蓉死亡之后,她同样在朋友圈发布动态的时间和地点。

而最后一份,则是他自己从订票软件上抄录下来的,自己曾经出行过的时间和地点。

“全部对上了……”

陈明明缓缓吁了口气,自己的出行记录,与王亮和吴蓉朋友圈的动态完全吻合……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巧合。

他忽然有些发不清楚自己的这些出行的记录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说是这次考核的背景之一——就像是如今他父母双亲和睦的关系一样,一切一切都只不过是虚构。

但有一件事情他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确实忘记一些什么东西……他试图去回忆自己出行记录的那些天的记忆,但几乎都是一片空白。

到底是抹去了他这些出行记录的真实记忆,还是说,单纯只是模糊掉他的这些记忆,用来迷惑自己的思考?

陈明明在半个小时之前,曾今尝试过再一次呼唤那家神奇的店铺——但这次,他并没有如前面两次般,能够得到回应。

呼唤石沉大海……陈明明心中明白,对方是不打算给自己更多的提示。

今日还有大半小时就过去,距离考核结束,满打满算最多也就是48小时的时间。

而如今,真正的凶手依然没有着落,反而多出来了自己的出行记录,更是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果然,还是要从赵乐身上下手吗……”

陈明明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他已经与赵乐接触过,并且从对方的反应当中,判断出来,赵乐所知道的事情,绝对超过他曾经做过的口供,甚至可能直指事情的核心真想。

赵乐或许是真凶。

但如果是真凶的话,这件事情背后隐约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身影……这个人,是共犯,还是主犯?又用的是怎样的身份,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

退一步,假设有整个人,假设这个人甚至是自己……那为何赵乐那天晚上没有任何的表明,而只是用‘那个人’?

又或者‘那个人’确实是自己,但赵乐与自己的父母,警局的同僚一样,记忆也被改写了一部分,所以知道‘那个人’的存在,却不知道‘那个人’的身份?

“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证明‘那个人’的身份……”

陈明明不得不承认,在目前拥有的所有条件下,这道题是他毕生所碰到的最难解的难题……

“我想出去一趟。”

心中太多的疑惑,让陈明明无法再继续呆在这个什么也做不到的会议室,所以他很果断地向周玉笙申请外出。

“理由?”

“我想去证明一些事情。”

周玉笙沉思了片刻,最后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你去配枪房领了枪再出去吧。”

枪。

下意识地,陈明明想起了自己的银色手枪……他缓缓点了点头,拿了周玉笙的批准之后,从配枪方领了枪之后,便独自外出。

不久之后,一名同僚走了过来,送来了一份拼图。

这是电器维修部的老板,对那个购买了冰柜的神秘人做出的记忆拼图——已经隔了很长的时间,做出的拼图恐怕也没有太多的作用。

周玉笙随意地看了一眼,拼图上的男子带着口罩与鸭舌帽,唯独只是露出了一双眼睛出来……单凭一双眼睛,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但感觉这眼神有些熟悉……

周玉笙微微一怔,但确实想不起来什么,只好随手把拼图放下,“我去一趟法证科。”

……

……

周玉笙记得从前的秦科长基本上一直都在岗位上,那是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需要他,都能够在这冰冰冷冷的办公室中见到其人的男人。

“南法医呢?”

但周玉笙这会儿只是看见小宝……自从秦科长请假失踪之后,小宝留在这里的时间,堪称已经住下来似的。

“她啊,今天请假了,说是身体不舒服。”小宝随意说道,然后把有些最小化了下来……嗯,又坑了一队攻略队乐,对不起啊……

“嗯……”周玉笙点了点头,走入了办公室当中,随意坐下,并没有说些什么,似是在思考。

小宝不耐,只好颇为无奈问道:“周队,有什么事情吗?”

周玉笙道:“没什么,就是想要问问你,吴蓉和王亮的尸体,你们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小宝摇头道:“完全没有,和之前一样,只是知道吴蓉是被一刀致命的,而王亮的死因目前还不知道。”

警方自从发现了吴蓉的尸体之后,就已经清楚吴蓉的死亡原因,是被一刀插入胸口死亡的。

至于王亮,因为尸体被毁得太过的严重,甚至残留在冰柜当中的碎片也无法把尸体完整拼凑出来。

“说起来,王亮的尸体缺了什么来着?”周玉笙下意识问道。

小宝打开电脑文件,边看边读道:“左臂部分缺失,右腿大腿部分缺失,左侧肋骨缺失,肝状缺失,头部缺失,差不多就这些了……就目前存在的尸体零件来说,没有找到致命伤的……致命的伤,可能在这些缺失的地方。”

因为没有在其余内脏部分检查出来毒物反应,所以毒杀基本上排除。

“会不会把人麻醉之后,开始分尸,失血过多导致死亡?”

“没有检查到体内含有麻醉的成分。”小宝摇了摇头。

“那么窒息呢?”周玉笙忽然想起了自己与陈明明在现场进行的模拟。

“这个不好说……尸体碎成这样,又冰冻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表痕特征几乎没有。”

小宝沉吟了一会,接着道:“或者说,凶手肢解,好像是为了掩盖真正的死因一样……其实这肢解的手法,不,应该说肢体的处理手法很好,基本上没给我们留下有用的信息。我参与了不少次的尸检,这样的尸体还是头一次碰到。”

“你是说,凶手对于人体结构很熟悉?”

“嗯……怎么说呢。”小宝想了会儿道:“肯定不是专业的,像是业余,不过水平也已经很不错了。”

周玉笙点了点头,随手拿起了小宝案桌上一份王亮的药物反应检验,仔细地看了下来。

“异丁苯丙酸……小宝,这里写的异丁苯丙酸是什么东西?”周玉笙好奇问道:“在胃部找到了少许未完全溶解残留?”

“哦,其实就是布洛芬,就是止痛药。”小宝道:“头痛啊,牙痛啊,前泪腺痛啊,其实都能吃,药店就能买,很常见的啦。”

“这么说来,王亮在死前曾经吃过止痛药?”周玉笙皱眉道;“他为什么要止痛药……”

“没准牙痛吧?”小宝无奈道,“而且几片止痛药又吃不死人。”

周玉笙摇摇头……看来这次过来,也没有什么发现,“辛苦了,我先回去了。”

“周队慢走!”

小宝不送,并且在周玉笙出门的那一瞬间点开了游戏界面,“果然……又坑死了一队……”

看着队伍频道中那些疯狂刷屏大骂大骂的人,小宝苦逼地选择无视……这里面还有一个头像甚至直接变成了灰色。

“不会是直接气下线了吧……至于吗。”

小宝摇摇头,选择离开队伍,然后在世界频道开始吆喝起来:高阶圣光牧师,专业奶神,奶量充足,保证奶不死你……求带啊啊啊啊!!!

……

……

刚刚走出电梯们的时间,任嬷嬷就看见了南小楠蹲在了自己家门前,头发有些微湿,似乎出了不少汗的模样,好像是刚刚爬了十几层楼梯上来的样子。

见面的瞬间任嬷嬷就脱口而出,“咦,你怎么蹲在这里?”

同样是见面的瞬间,南小楠就不可思议问道:“你为什么能坐电梯上来?电梯不是……”

但一看这电梯突然又好了的模样,南小楠便颇有些哀怨地投射了自己的目光……有这么偏心的么。

“电梯怎么啦?”

“没,没什么……”南小楠抬头,颇有些痛苦道:“我其实刚刚下楼打算买点东西,然后发现……没有钥匙。”

当然,就算没有钥匙,要进去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困难的是,南小楠不敢用任何非法的方式打开这屋子的门。

天知道你‘儿子’有没有做什么手脚,一旦非法闯入就会惹来死亡?

“哎呀,忘记这茬了,回头给你备用钥匙。”任紫玲一拍额头:“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咦,咱们好像连电话都没有留,看我这记性!”

南小楠干笑了两声,心想您知道就好……

“对了,你吃东西没?”任嬷嬷进了门,随口问道:“我打包了点东西回来,怕你没吃。”

“不用了,我吃过了。”南小楠拒绝了好意,但见洛邱并非与任紫玲一同回来,便好奇问道:“对了,前……洛邱先生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他啊……送女朋友回去了呗。”任紫玲笑咪咪道:“其实最好晚上不回来。”

女朋友……

到底要怎样的女性,才会引起这位大能的兴趣,或者直接承认女朋友的身份?

南小楠很习惯思考,尤其是因势利导方面……按照男性对于女性的照顾看来,能够成为大能的女人,恐怕最差也是任紫玲这种被世界意志加护的程度……

Emmmm……

要不要把节操丢掉,然后自荐枕席之类……

但自己现在这个南小楠的躯壳好像不是什么绝色啊,本体的话倒是……

想着想着,南小楠便不禁自嘲一笑,看来是真的太长时间没有尝试过这样的弱小,以至于自己心态都开始失衡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抛之脑后……像是那种程度的大能,又怎么对怀有目的而接近的女性感兴趣——再说,是不是对女性真的感兴趣都是未知!

我奥露嘉·威尔塔利斯一路走来,何曾依靠过男性,又何曾对男性低眉顺眼过!

深呼吸一口气,南小楠便走入了房间,开始思考着今后的事情。

‘压缩机’星灵生物带回来了,大概明天这个时间就会恢复成为普通的压缩机……倒是犯人已经找打了。

“嗯……今后这个法医的身份估计还要维持一段时间。”南小楠一颗颗地嗑着巧克力豆。

这可以在她加速思维的时候,补充身体消耗掉的热量。

“灵魂融合不好的地方就是往往会带着原本灵魂的执念,如果无法消除的话,始终会影响到我本身……但南小楠的执念到底是什么?或许可以从她原本的工作下手。”

“现在使用过冰柜的犯人已经找到,关键是怎样让警方的视线再次回到赵乐的身上……这倒是简单,回头伪造一些线索,把矛头指向赵乐就是……帮助破案了,获得一些成绩,有了建树,以后活动也方便些。人都是这样,对于有能力人,都会变得尊重。明天早上就去上班吧……”

“被追杀的事情,等我离开这间屋子才会续上……而我离开的时间,应该是编写星创术式之后。但是,也不能拖长编写的时间,以免让这位大能不满,我反而应该尽快编写完……至少在完全恢复实力之前,不让这位大能对自己有任何不好的印象,日后未必没有需要借助对方的地方……”

想到就开始做,南小楠连忙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编写着自己懂得的星创术式……精神在疯狂地加速着,转眼间就几个小时过去。

星创术式的总纲与第一大章就这样码完。

南小楠深呼吸一口气,正打算继续的时候,顿时胃部抽搐,头部昏眩,身体发软无力。

“糟糕……精神加速过度,身体已经没多余的热量燃烧……”南小楠吞了口口水,发现刚买回来的巧克力豆居然都已经嗑完。

“好饿……”

南小楠无奈打开房门,屋外十分的安静,灯火已关,倒是能够听到任紫玲打呼噜的声音。

这女人还真是……

南小楠摇了摇头,想着冰箱似乎有些任紫玲打包回来的食物……此时她饥肠辘辘,只想吃点东西,那里还在意这玩儿是冰冷冷的?

想当初,自己还是奴隶的时候,比这更加糟糕的食物都不知道吃了多少。

把保鲜盒打开,南小楠就抓了一件甜点往嘴巴塞去,同时尽量小心翼翼,以免吵醒了任紫玲……鬼知道吵醒她自己会不会有不幸降临?

“开灯吧,没关系的。”

当客厅灯光亮起的瞬间,洛邱的声音便在南小楠的耳边响了起来……不大,刚刚听得清晰的程度。

南小楠顿时吓了一跳,口中的甜点一下子吞去,却卡在了喉咙的地方……南小楠痛苦地拍着自己的胸脯,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来。

“水。”

洛邱见状,翻手而出,一杯温水直接出现在南小楠的面前。她也顾不上太多,连忙狂灌了几口,才把食物冲入胃部,舒开了眉头。

“对不起,吓到你了。”洛邱歉意地看着南小楠,“我习惯直接回来,通常这个点的话,一般都不会开门。”

“没……没有,是我不小心。”南小楠干笑了一笑。

住在人家里,然后在厨房偷吃,最后被主人抓了个现行,堂堂以为封王不朽,这脸都要丢到星辰大海里面了……

“怎么不加热一下。”洛邱看着南小楠手上拿着的保鲜盒问道。

“呃……能吃就好,我对事物没有太多的要求。”南小楠摇了摇头,看了眼任紫玲房间的方向,“再说,生火的话,我怕会吵醒任小姐。”

洛邱这才微微一笑,“她睡觉挺沉的,不容易醒来。下次肚子饿了,不用这样小心藏着。”

“嗯,我下次知道了。”南小楠点了点头……这个大能,真的意外的很好说话啊?

“嗯……”洛邱想了会儿,“其实这些打包回来又放进冰箱的食物,味道已经没这么好了,别吃了吧。我给你做点别的。”

“啊,不用,怎敢劳烦您!”南小楠大惊。

“不用这样拘谨。”洛邱摆了摆手,就拿走了南小楠手上的保鲜盒,走入了厨房,亮灯,开炉。

南小楠有些骑虎难下,只能听之任之,心想着大能性子当真是古怪无比。

“对了,你说你来自的是0124子世界对吗?”

“是的!”

“家乡是哪里还记得吗?”

“罗安月斯王国,永夜行省,帕齐亚思城,满月村。”南小楠下意识回答着,心中不免有一丝的怀缅。

家乡,自从探索时空之后,这已经是遥远的记忆中的名字……已经回不去了。

再说,就算能够回去,当初与子世界意志的一战过后,世界破灭,满月村早就已经不复存在。

南小楠……奥露嘉·威尔塔利斯陷入了回忆的思绪当中。

时间慢走。

一丝记忆中的香气缓缓传来,带着记忆中无法再次复制的味道,让奥露嘉·威尔塔利斯微微一怔……

“这…这是……”她声音中带着一丝的颤抖。

“我试了一下,应该是这种做法的,你尝一下,看味道对不对。”

“谢谢……”

喉咙是干涉的,但并非因为饥饿,如哏在喉般的感觉,让她视线变得朦胧起来。

“吃完放洗手盆就好,我明天会洗的。”洛邱微微一笑,然后回去自己的房间。

她坐在桌子前,小口小口地喝着这记忆中丝毫不差的味道,想着漫长的时空探索之旅,不知不觉便落下泪来。

是家乡的味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