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十九章 空白君

第六十九章 空白君

便利店的桌子前,布步高正在刷着管理局的内网帖子。

并非只有国内的探员,在世界不同的地方,也有管理局秘密探员的渗入……谍战这种东西,无论是从简单的商业,到高领域的技术,甚至是国与国之间的地下世界,历来存在。

只不过目前来说,相安无事。

可是自从泰山大事件之后,似乎暗流涌动,一些渐渐被世人忘记的传说,进来似乎动作频频,即便是布步高这种菜鸟,也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

“尼泊尔密宗转世灵童疑似出世……什么鬼?”

布步高摇了摇头,并没有太过在意同一个星空下另一个国度中发生的事情——因为微波炉刚刚发出了响声,点的熟食已经加热完成。

“开饭啦!”

拎着散发着热气的夜宵,布步高回到了监视赵乐的地方——对面楼宇上的天台。

王虎此时整盘坐闭目……只是断了一根手臂,让这种打坐看起来终究还是觉得画风有些奇怪。

“吃吧,青椒肉丝……”布步高把食物放在了王虎面前的水泥地上。

只见王虎伸出手来,颇有些不方便地开始解开饭盒上的锡纸盖,布步高眨了眨眼睛,摇摇头道:“下次还是买猪扒包吧……”

说着,布步高便直接帮王虎打开,然后自己端了起来,拿起勺子一装,就送到了王虎的面前。

王虎愕然看着。

布步高催促道:“吃啊,看我干嘛!赶紧吃完,我还要吃的啊。”

王虎犹豫了瞬间,最终还是微微张开口来,吃下了布步高喂过来的这一口米饭。

“对了,我去买吃的时候,有什么发现吗。”

布步高漫不经心地问道……这种监视的工作度过了新鲜期之后,就显得无比的枯燥,他渐渐有种不耐烦的感觉。

“暂时没有……”王虎摇了摇头,但说话的瞬间,却猛然站起了身来,“嗅到那个人的味道了。”

“那个人?哪个人?”布步高吓了一跳,随后惊道:“你是说那个通缉犯24?!”

王虎点了点头,独臂挥出一指,淡然道:“这个方向,而且在移动。”

布步高顿时打了个激灵,迅速地扒了几口饭之后,眼中爆发出热切的光芒,“立功的机会终于来啦!等你好久!哈哈!追上去!”

“你不用通知刘明浩和卫子道吗。”王虎忽然问道。

布步高连忙道:“肯定是要通知的啊,不过机会难得,我们可以一边追上,一边报告上去!”

王虎点了点头,随后大手一挥,把布步高拎了起来,双腿微曲,便在夜幕的楼宇之下,飞速地跳跃着。

“喂!前辈,是我,布步高!我发现了……呀,王虎你慢点,太高,太高了!!!哇——!”

……

……

高昂的呻吟声是不是从宠物医院的浴室之中传出……这里的室内温度,已经下降到了零度之下。

洛翩跹的一条腿已经架在了浴缸的边缘,用力地绷紧着,小巧晶莹的脚趾此时用力地收缩着。

终于,在一道嘹亮的叫声之后,水灵灵的蝶妖,目光迷蒙,吐气如兰般地出喘息着,整个人都变得异常的慵懒起来,沉浸在白色的寒气当中,一动不动了。

神州的真龙此时吁了口气,抹了下额头上的微汗,“感觉怎么样了?”

洛翩跹有气无力道:“好多了欸……好神奇,原来还有这样舒服的事情。”

洛翩跹脸色酡红,却毫不在意发生过了的羞耻的事情……这种土生土长在深山老林中的小妖怪,心思纯洁,没有太多的杂念,只是单纯地想着应该把自己的感受如实说出,好方便龙姐姐判断自己的‘病情’。

“嗯……再来几次就差不多了。”龙夕若点了点头,“接下来你还是自己来修炼,要是实在忍不住,我再帮你。”

洛翩跹点了点头,只是想到龙姐姐那双手摸着自己身子的时候,总感觉有些心脏乱跳的感觉,一种很少出现的羞意还是本能诞生,“龙姐姐,每次都要……要弄、弄这么长时间吗。”

龙夕若淡然道:“你还算好的,妖怪的发情期有些很长,有些很短。我见过连续交配十年的物种,十年来情欲持续高涨,根本停不下来的。”

“十年!”像是想象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小蝶妖吓得吐了吐舌头。

“别想了,刚刚发泄了一些,你身子应该能舒服点,自个儿在这里呆着,我回头再来看看你的情况。”

知道洛翩跹毕竟还只是个孩子,龙夕若说话便温柔了一些。

走出浴室的时候,神州真龙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了一口浊气,真龙这里直接在体内游走了一遍,才把这长时间的操作带来的一丝火气散去。

“好久没做这种事情了,再来几次我也受不了……”龙夕若嘀咕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喝着冰水。

她看着桌子上放着的五颗珠子——这些都是在洛翩跹的七彩蝶翼上收集而来的粉末压缩体。

像是一颗颗乒乓球大的粉红色明珠般,但上面都有真龙之力包裹,以免粉末散发出来。

“嗯……这玩意倒是不错。”龙夕若沉吟着道:“十年前欠了个人情,所以才答应了那只大家伙说帮它解决生育困难的问题,这玩意应该能够用得上……这段时间,多收集一些,以防不时之需吧。”

“翩跹这孩子越高亢,产生的粉末就越多,下一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龙夕若想了片刻,接着便把桌子上的电脑屏幕直接拉到了面前。

一顿操作猛如虎之后。

snis-951-c.avi文件打开。

sdmu810.avi文件接着又打开。

“哦?还有这样的禁手吗……不错不错,应该能用得上,学了。”

这绝对是为了更好地解决妖怪情欲困难的研究啊,这是为了医学而献身啊。

……

……

深夜时分,离开了局子之后,陈明明没有去什么特别的地方,反而是来到了一家网咖当中,并且要了一间单独的房间。

他闭着眼睛,让自己的思绪变得平静下来……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有了一抹决然之意。

他打开了电脑,带上了耳机,然后下载了一个网络电话的软件……在拨打号码之前,甚至开启了变声的功能。

而所拨打的,赫然就是赵乐的电话……嘟嘟,嘟嘟。

“到底真想是什么,或许这个电话之后,就能知道一些了吧……”

陈明明耐心地等待着。

……

每晚等待张晓琴入睡之后,赵乐才会去洗簌,最后看一会儿书之后,才会睡着。

他深深明白到,没有好的背景和资源,唯有比别人更加的勤奋,才能够去争取那么一点成功的机会。

他不是天生聪明的人,只是保持努力的人……一般来说,这个时间,都是他用功的时间,但此时他却无法集中精神,更加无法把课本上重要的内容看入。

满脑子都是与陈明明在出租屋发生的事情。

终于,电话响起,显示的并非常见的手机号码或者固话号码,反而是网络电话的号码……这让赵乐心中迟疑。

手指微动,停在了电话前数秒之后,赵乐依然拿起电话,选择接听,他深呼吸一口气,声音却是放得很轻,带着疑惑与试探,“喂?”

接话接通了,但是在他的问话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赵乐心中一怔,声音再次提高了些,这次更是带着一丝的谨慎,“喂?不说话,我就挂了。”

依然没有马上的回应。

赵乐咬了咬,正打算关闭电话的时候,电话的那头,终于想起了经过处理的声线。

“你又去了现场。”

赵乐呼吸猛然急速了一下,随后双手捂住了手机,走到了窗边,看了看窗外,然后选择把窗帘也拉拢起来,他这才说话,声音放得更轻,“我有点担心。我不是故意的。”

又是一阵的沉默。

那变调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说说具体情况。”

赵乐点了点头,把昨天晚上与陈明明遭遇的事情,仔细地说了一次,“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怀疑到我的,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我不应该真的去现场的。你说过,不应该再联系的,可是我真得担心你……明明说,警方已经找到了卖冰柜的地方,你可能留下了痕迹……”

变调的声音缓缓说道:“他在骗你,我不会留下明显的痕迹。还好你忍住了没说,不然我们的事情就暴露了。”

赵乐这次心中一惊,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说道:“我也想过明明可以是在诱我说话……不过你说得对,现场收拾得这样干净,警方一点线索都找到,你又怎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漏洞?是我自己乱了。”

变调的声音接着道:“陈明明已经知道你去现场的事情。”

赵乐深呼吸一口气,咬咬牙道:“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说什么……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我知道不应该再麻烦你的。如果…如果真的查到了什么,我……我会承担下来的!”

安静。

赵乐缓缓坐了下拉,依然双手拿着电话,默默地等待着。

终于。

“还记得我们是怎样认识的吗。”变调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赵乐下意识笑了笑,“怎么会不记得,零点罪恶之城……我有时候甚至会想,要不是在这个论坛碰到了,我的人生可能就毁了。空白君,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

沉默了许久之后,变调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你自己要小心,我再联系你。”

赵乐点了点,“你也要小心。”

嘟——!

当网络电话关闭了之后,赵乐才缓缓松了口气。

他沉思着,“明明果然是在套我说话……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是为了帮自己的警察父亲破案?可是他为什么会怀疑到我身上……而且他,周三就要出国了。假如他把我昨晚自己去现场的事情说出来的话……我到底要不要再见他一次,确定一下。”

他想到了刚才这个网络电话,想起对方变调的声音……这是第一次,对方会通过语音的方式联系自己,之前,从来都仅仅只是文字上的交流。

“明天……”

躺在床上,赵乐心中一个决定正在左右地徘徊着,他知道,这将会是一个无眠之夜。

……

把头戴的耳机摘下,陈明明的脸色沉得有些吓人。

他也缓缓吁了口气,再次让情绪恢复平静。

赵乐提到了零点罪恶之城这个论坛,甚至提到了‘空白君’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

他开始在网页上搜索这个赵乐提到过的论坛,发现这个论坛游客根本无法访问,只能够通过注册,并且需要邀请码。

他鬼使神差般地在帐号注册上输入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但提示的竟然是该号码已经被注注册。

这让陈明明心中默然,他恐怕已经接触到了事情真相的边缘。

论坛提供密码更改的操作,需要通过手机短信来更改……看着一侧发送到自己手机中的更改秘密的操作要求,陈明明闭上了双眼,双手放在了键盘上,再没有动。

多出出现的火车票记录,并且与吴蓉与王亮朋友去动态上的那些风景图地点和时间温和。

赵乐暴露出来关于论坛的信息,以及自己的手机号码居然可以通过修改账号秘密的神情。

当密码更改成功,最后登录进入了论坛,在个人界面上,看到个人账号资料的瞬间,陈明明才苦笑了一声。

“果然是我自己……空白。”

陈明明一条条地看着‘空白君’在这个论坛上的留言与帖子,看着那些既陌生又熟悉的文字,字里行间,陈明明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似乎是自己的风格。

从稚嫩到成熟,一点点的完善。

他也找到了站内私信聊天的对象,对方的账号名字是‘乐天派’。

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陈明明的想象,他才明白过来,那位老板的考验,居然如此的诡异……一种无力感,让陈明明有些不禁有些颓然,眼前仿佛有跨不过去的大山。

“只是,我……‘空白君’,到底是真正的凶手,还说单纯只是赵乐的帮凶。凶案发生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