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二章 审问室里的陈述

第七十二章 审问室里的陈述

“周队,人带回来了。”

“他表现得怎样?”

周玉笙连忙看向同僚,询问把赵乐一路带回来的情况。

同僚道:“赵乐表现得十分的平静,而且也相当的配合,一路上什么也没有问。”

“什么都没有问?”周玉笙诧异地张了张口。

同僚点了点头,“是,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周玉笙摸着下巴道:“冷静得有点过分,这样反而不合理。”

同僚意见却也不同,“不过,要是他一路上问点什么的话,我们难免也会怀疑些什么……这样不管是问还是不问,是冷静还是害怕,都做不好。周队,其实我们是不是有点先入为主了?”

周玉笙默不作声。

手下的这帮人,调查赵乐的时间不少,从最开始的林峰,到后来已经换了三批人……几批人对这个年轻人的评价都很好。

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想法?

“让那位收废品的老汉先认人再说吧。”周玉笙摇了摇头,随手看了下时间,他皱了皱眉头,距离他和陈明明通讯,已经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就算是在郊区都应该回到了。

他心中有些不满,再发了一条短信之后,便走进了安排好的房间里面,

认人的方法很简单,在一块有单面玻璃的房间里头,由目击者辨认房间中早就准备好了的几名嫌疑人。

其实这案件哪来什么确实的嫌疑人,好几个都只能临时从看守所喊来,另外塞了两个刚刚抓回来的小偷而已。

房间内,老汉也不含糊,一个个仔细地辨认过去,没过多长的时间,老汉便伸手指着其中一名神色紧张的带着眼镜的年轻人,“就是这个了。”

……

赵乐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想法因为专业与学校的关系,他比普通人更加清楚一些。

事实上,就算是普通人,来到这个地方,看着面前的单面镜以及身边一群一字排开的家伙,门外门內都有穿制服的警察守着,心中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不可能不露出一丝的紧张……赵乐默默地数着时间,终于紧缩的房门忽然打开,进来的警员把房间内的人一个个带着离开。

“你,跟我们来。”

终于,一名警员来到了赵乐的面前,神色冷漠,用力地扣紧了赵乐的肩膀。

赵乐缓缓吁了口气,身后的警员轻轻推了他一下,赵乐才迈开了步子,再次被带到了另外一间房间之中。

同样是存在一块单面玻璃的房间,但有椅子,也有凳子,其中一把椅子还带着镣铐……赵乐直到这是审问的地方。

……

走近审问室之前,周玉笙再三确认赵乐与这个老汉之间是否存在利益的关系……这当中存在很多的手续与确认程序,不能像是电视上那么简单,随便来一个人上来,把人指认出就算完事。

“两人之间互不认识,不存在利益关系……难道真的是赵乐?”

周玉笙准备亲自审问,进门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赵乐的资料,这个案件还有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当初是从赵乐的提供的线索,警方才会开始尝试走吴蓉的这条线,但查到最后,发现吴蓉也被杀害在X市的一间出租屋中。

如今,吴蓉是被王亮杀害的这件事情,虽未能说证据确凿,但也八九不离十……那么假设赵乐是杀害王亮的凶手,他对于吴蓉被杀的事情,又知道多少?

两个凶案现场几乎找不到任何的证据,可以看得出来,两个地方都有明显的认为清理痕迹……如果不是因为那天的大停电,这两件命案,恐怕不知道还要等多长的时间才会浮出水面……恐怕认识王亮和吴蓉的人,都还会认为两人还在世,只不过找不到人而已。

周玉笙忽然有种感觉,除非是真正的凶手走出来,把事情的真想说出,以目前的所有条件看来,怕是永远也找不到真相了吧……

……

推门而入,周玉笙与陪同审问的伙计,一齐看向了椅子上的赵乐。他们同时都能够发现赵乐的一些微笑的动作。

比如说,下意识扶了扶眼镜,以手掌阻挡了二人的视线,比如说脚板挪动了一些,比如说手放下之后,手指弯曲,虚握着。

两人的眼光都很毒,从细微的动作中都能够判断出赵乐此时的情绪变化……周玉笙看了一眼自己的同事,随后点了点头。

跳过了公式化的程序之后,同僚沉声问道:“赵乐,我来问你,去年12月1号当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赵乐没有说话。

同僚皱了皱眉头,再次把问题重复了一次,这次赵乐依然保持沉默。

周玉笙这才忽然开口道:“赵乐,你的专业和我们的工作是对口的,那么你应该明白,就算是零口供,只要证据充足,一样可以判刑。虽然我们的工作量会大一些,但相对低,你会更加的不利……沉默,并不是一件好事。”

赵乐度过了初期的紧张之后,这时候才正色道:“两位警官,你们的证据是什么……其实,你们把我带来这个地方,什么也不告诉我,也不合程序吧。”

周玉笙身体前倾了一些,目光变得锐利,“有目击者称,在12月1号当天晚上,曾经看到你从王亮的出租屋离开。而根据法医的判断,王亮的死亡时间是在12月1号到2号之间。我们有理由相信,你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个见过王亮的人。”

赵乐神色微微一变……是目击者?

这难道不是陈明明暴露了自己前天晚上偷偷去出租屋的事情……但目击者是谁?

难道真的存在目击者?

如果真的存在目击者,为什么现在才浮出水面……不对,不能确定是否真的存在目击者,这可能只是一种盘问技巧。

但如果真的存在呢?

一直保持沉默零口供,确实对自己是最大的不利,当案情真的移交到检查机关的时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如果真的存在这个目击者,那么他从最开始声称没有接触过王亮的说辞,就足够被推翻,并且还有知情不报的罪名……若然陈明明也出面作证,自己前晚上悄悄去现场的事情。

果然啊……越是小心就越是用于出现破绽。

在赵乐沉默不语的时候,周玉笙与同僚都没有作声,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看着赵乐的目光闪烁不定,看着他额头上渐渐冒出的汗珠……他们知道,此刻赵乐的心理压力定然特别的巨大。

说到底,也还是很年轻……其实能够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足够让人惊讶。

“王亮……不是我杀的。”这是许久的沉默之后,赵乐开口说的第一句说话。

周玉笙与同僚对视了一眼,而那单面玻璃另一侧的伙计们,更是瞬间击中起来了精神……他们知道,赵乐打算开口了。

“你承认12月1号晚上去过现场的事情了?”周玉笙沉稳问道。

赵乐点了点头。

周玉笙目光一凝,“具体说明!”

赵乐深呼吸一口气道:“我去,只是为了处理尸体,还有现场。”

“你果然知道凶手是谁!”

赵乐却摇了摇头,“知道,但也能说不知道。”

“小子,你耍我们吗!”

赵乐舔了舔嘴唇道:“我没有这个必要。现在情况对我很不利,我唯有和你们合作,争取立功的表现,才能够减免起诉的裁量……所以,我会很合作。”

周玉笙点了点头,“我们不会忽略你的合作和表现,但前提是你并非弄虚作假。”

赵乐定了定神,沉默半响后,才缓缓说道:“我确实知道存在凶手,但同时我也无法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不管它是男的,还是女的,我都不知道。我和对方的联系,仅仅只是通过网络。”

“详细点!”周玉笙顿时一喝。

赵乐深呼吸一口气道:“我只是知道它叫做‘空白君’,我们是在一个论坛上认识的,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很聊得来。我对它知道的不多,只是知道它是一个犯罪爱好者。那天晚上,它忽然问我,想不想要完成对王亮的复仇。”

“当时我情绪很不好,我姐姐躺在医院,而王亮却一点事情都没有。我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了下来……起初我以为,‘空白君’只是想要和我一起私底下教训王亮这个人。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当我去到了王亮出租屋的时候,他竟然已经死了。”

赵乐的神色突然变得苍白与惊恐。

不仅仅周玉笙与同僚,镜子一侧的伙计们,此时也是不可思议地听着赵乐的陈述。

“死了?你亲眼看见他死了?”

“我没有,我只是看见尸体。”赵乐继续深呼吸说道:“当我并没有看见‘空白君’,因为当时他已经离开。我很害怕,我想过要马上报警。当时紧接着不久,‘空白君’就再次联系上我,问我要不要来一次完美的犯罪,同时也可以完成对王亮的真正复仇……如果我不答应的话,那么我在现场的事情就会马上曝光。他强迫我做这件事情。”

“你同意了?”

“我同意了。”赵乐坦然道:“因为比起犯罪,我更痛恨王亮……当我看着姐姐进入手术室,亮起红灯的瞬间,我就明白,自己确实有想要杀死王亮的心思。但是我一直克制着。可是我没想到,几乎就这样突如其来。”

“说说你们的计划。”

赵乐点了点头,“通过和‘空白君’的交流,我发现了很多事情。‘空白君’在我之前检查过王亮的手机,同时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王亮在回来之前,已经亲手杀死了吴蓉。杀死了吴蓉之后,王亮就掩藏了她的尸体,同时伪造她还在世的假象……于是我们就拟定了一个计划,那就是把王亮原定的计划执行下去!”

众人面面相觑。

“在‘空白君’的计划中,我负责购置冰柜,而它则是负责进行尸体处理……冰柜是我躲藏在王亮家中,等送冰柜的人离开了之后才般进来的。虽然尸体它处理的,但是把尸体装入冰柜的是我。接着我开始清理了王亮的出租屋一次,后来‘空白君’也独自返回,又接着清理了一次。”

“接下来,‘空白君’开始前往X市,找到了吴蓉的出租屋,也处理了一次现场。然后就是它开始,按照王亮原定的计划,伪造吴蓉还在世的假象。只不过他伪造的不仅仅是吴蓉,同时还有王亮在世的假象。”

“我一直没有离开本市,所以伪造这些假象的人不可能是我……即使警方最后查到了我的头上,证据也根本不充分。而我……毕竟参与了这件事情,和它形成了共同的关系,我出卖它,等于是出卖自己。最后就是……我确实恨王亮这个人。”

审问是内外安静无比,众人听着赵乐一字一句说出的话,都感觉到不可思议……但办案多年,离奇古怪的案件也并非没有经历过,所以在惊诧之后,众人试图找出赵乐话中的破绽。

“你应该知道,要是没有当时的停电,尸体或许还不会暴露。”周玉笙沉声问道:“你……你们有很多的时间,为什么一直不真正的毁尸灭迹,反而要一直留下王亮和吴蓉的尸体?”

赵乐扶了扶眼镜道:“我无法处理吴蓉的尸体,因为我不能离开本市,但是‘空白君’也从来没有真正想要过把吴蓉的尸体彻底毁灭,因为它需要吴蓉的尸体存在,等哪天暴露了之后,作为唯一的线索,引导警方去调查——即使你们能够调查出来,最后所指向的也只有王亮。然而王亮已经死亡,你们只能找出更多的证据,才能够确定凶手。不,你们甚至确定也十分的勉强,一切都只能够说是推断。”

“同时,‘空白君’也知道我不敢第二次回去凶案现场,对王亮的尸体进行再多的处理……其实,我有想过悄悄回去,把冰柜的尸体分部分带走,真正地做到毁尸灭迹。但我确实害怕,可我也不可能一次性地把尸体处理掉,那只会让我留下更多的痕迹。而是,我只能默认‘空白君’的做法,帮他这次完美的犯罪。”

周玉笙不禁冷笑道:“完美的犯罪……开什么玩笑,你们还是留下了吴蓉的尸体和王亮的尸体!”

赵乐深呼吸道:“那是‘空白君’故意留下来给你们的。”

“留下来给我们?”周玉笙一怔。

“是的,如果不留下来,谁能知道他们已经死了……‘空白君’如果把尸体彻底毁去,然后继续伪造他们在世的假象,直到后来不了了之,事情过去的时间将会更长,你们……还能找到什么?”赵乐道:“你们还不明白吗……这是它对你们的挑战。”

“你还是被看见了。”周玉笙冷笑道。

赵乐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喃喃自语道:“是啊……天网恢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