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五章 罗生门(1)

第七十五章 罗生门(1)

打开电脑的瞬间,陈明明忽然有种感觉,他的背后,或许存在一双眼睛……它正在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

就如同他那日在店铺内,与那位老板相对做着,‘看着’赵乐与董少风几人所经历的一切般,又如同那位老板在他的眼前所展现出来的‘上帝’的视觉。

他或许也是那位老板视角中的一员。

陈明明认为自己的这种感觉并不会错,换做是他,如果要考核一个人,大概也会不遗余力地进行观察——正如他此刻所观察的事情。

既然已经断定‘空白君’与自己是同一个身份,那么按照自己的行为习惯,会留下些什么东西,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或许自己留下这些,并非因为知道自己某一天或许会忘记这些,而是觉得有必要这样做的话……

文件的寻找,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困难,它并没有藏在什么复杂的根目录当中……D盘,12月1号——陈明明瞬间就找到了这个文件夹。

只有两个视频文件……按照时间的顺序,陈明明点开了最先的视频文件。

第一个视频文件打开的瞬间,一扇白色的墙壁瞬间出现……镜头此时在轻微的抖动,似乎是拍摄视频的人,此时正在调整镜头的方向。

终于这种抖动停止了,随之一道人影缓缓走入了镜头当中,坐下,正对着镜头——陈明明与视频中的人此时对视着。

他看不到这个镜头中的人的模样,只能看见对方的目光……因为镜头中的人,此时带着的是一块全覆盖的白色面具。

带着面具的人就这样安静地坐着,好一会儿之后,‘他’动了,往镜头伸出手来——最后,镜头关闭,视频结束。

不过短短的三十来秒的视频,没有任何的声音,有的只有‘他’在看着镜头安坐时候的样子。

尽然‘他’带着面具,但陈明明却能够感觉出来,那种宛如照镜子的感觉……带着面具的人,是他自己。

下一个瞬间,陈明明打开了时间顺序的第二个视频。

这次镜头首先出现的是一条昏暗的楼梯,往上……陈明明呼吸屏住了些,这应该就是王亮出租屋所属的那栋老旧楼房的楼道。

依然没有任何的声音……视频所显示的时间是晚上8点23分。

终于,镜头停顿在了王亮出租屋的家门前。

进门之后,镜头一晃……那是‘他’在门前脱去鞋子的一幕,接着才是‘他’一步步走入客厅当中。

此时客厅之内还没有冰柜,只见王亮躺倒了在沙发上,没有任何的动作。

‘他’此时走到王亮的身边,伸手戳着对方的脖子,好一会儿之后,才收回了手来。

终于,拍摄视频的工具,被放在了桌子之上,只能够看见镜头前,‘他’把王亮换换拖入了浴室当中。

时间一点点过去,镜头上的计时器一秒秒地跳动着。

终于,‘他’从浴室中走了出来,‘他’的衣服上甚至还沾染了不少的血迹。‘他’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旅袋子,再次走入了浴室当中——这是‘他’到来之前就已经带在身上的东西。

当‘他’再一次从浴室中走来的时候,手上依然提着一个大大的袋子。

‘他’缓缓离开了这间屋子,并且并没有下楼离开,只是网上走了一层,把镜头定向王亮出租屋的门前。

警方已经实地考察过,再上一层就已经是天台的楼层,所以‘他’似乎一直呆在这里,也不会有人从上方下来。

终于,漫长的等待之后,又一道身影缓缓来到了王亮的家门前……他似乎在犹豫,犹豫着最后还是伸手往门前一推,门就轻松被推了开来——这是赵乐。

大半个小时之后,赵乐慌慌张张地从离开。

“真想就藏在这里。”

那是经过处理后的声音,镜头前的‘他’一指着那带出来的行旅袋子。

“如果你们能幸运地够找到他,那么他就是我留个你们唯一的线索。他会告诉你们我的存在,不管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他的姐姐,他都不会隐藏我……可就算这样,你们也永远也找不到我。”

“真相,永远会藏在沉默之中……而且,会在你们永远找不到的地方,默默看着。”

……

——真相,永远会藏在沉默之中。

视频早就已经停止了,停在了最后一秒的瞬间,但这句话,却一次次地在陈明明的脑中响起。

许久之后,陈明明却释然一笑,双手从桌子上放了下来。

闭着眼睛,他仰头看着纯白色的天花板……脑中并没有回忆出来什么东西,但他却能够容易就理解到镜头中的‘他’所做的一切,为了什么。

“你是想要忘记这些,从头再来,看看我是否还会再做一次相同的选择吗……”陈明明喃喃自语道:“这才是……真正的考题吗。”

房间内除了他,依然没有别人。

但他仿佛已经知道了答案。

直到天亮的时候,陈明明才收拾了东西离开,“还有……十二个小时。”

……

陈明明回到了周玉笙的家中,并且还带回来了几分早餐。周玉笙与妻子昨晚再沙发上相拥睡着。

半夜的时间二人相继醒来,也只当陈明明已经回到了房间,并没有打扰。此时陈明明母亲才醒来没多久,正在准备早餐。

“你怎么跑下去买早餐了?”

“去跑步了。”陈明明微微一笑……他发现自己留给母亲的笑容似乎很少,除了那些过往的照片中,生活中近来的几年几乎没有。

“嗯,行吧,我去喊你爸爸。”母亲心情不错。

陈明明却道:“我去喊吧。”

也没有多少次叫过自己父亲起来的时候。

……

……

又是一道惊呼的声音,随后砰砰砰的嘈杂声,不久之后,便是关门的声音。

南小楠这才穿戴整齐地走了出来。

桌子上,洛邱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并且分量比昨日的还要丰富许多……南小楠心中咯噔了一下,看来‘吃量大’这个印象恐怕已经深入人心了吧。

“任小姐,每天早上都这样匆忙吗?”

南小楠坐了下来,颇为好奇地问道。

洛邱正在看着报纸,想来看了已经有一会儿的时间。

“差不多吧。”洛邱微微一笑。

南小楠没有马上动手吃东西,而是道:“还有两个大章就能写完了,今晚应该能够完成。”

“幸苦了。”洛邱点了点头,“南小姐,你慢慢吃,我还有事。”

把报纸叠好放在了杂志架上,再次与南小楠打了声招呼之后,洛邱才从南小楠的面前消失不见。

那种拘谨与不安的气氛,这才得以消失……南小楠缓缓松了口气,这才有心情开始吃这些准备好的早餐。

大概他也是知道,一直呆着的话,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放不开的吧……南小楠摇了摇头,取来一块烤好的面包片,然后开始涂抹果酱。

拧开果酱瓶子的瞬间,果酱香甜的香气瞬间扑入南小楠的鼻子。

“这是……卡萝夫果的果酱?”

南小楠怔了怔,心中莫名其妙地有种喜悦……但喜悦过后,却是更多的惊讶。一次或许是偶然,可是接连能够拿出这些她曾经家乡的东西,就已经是难以想象。

她的那个家乡,早就已经崩灭,文明不再,一切都成为了尘埃才对……

早餐吃了很长的时间,南小楠才依依不舍地回到房间当中。

这么拼地把原定编写计划的时间缩短,自然是因为心中惶恐,不知道自己插手碎尸案的事情,是否影响了洛先生原本要做的事情。

“咦,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

……

二次提审。

赵乐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昏暗狭小的审问室的环境,此时十分平静地坐下,等待即将要提审自己的人。

但这次等来的并非周玉笙,而是林峰——周玉笙与马厚德,包括陈明明以及一众的同僚,此时在另一边看着审问室内的情况。

见到是林峰的出现,赵乐颇为意外……与其他的警员闭起来,林峰对于赵乐来说,算得上是‘熟人’了。

他能够从林峰的目光中,看到惋惜的目光——只是这位林SIR,此时依然打起了精神,针对自己昨日的供词,开始一条条地询问起来。

“你觉得这个‘空白君’为什么要帮你复仇?”林峰盯着赵乐,“根据你们交流的信息看来,你和‘空白君’认识的时间,将近一年的时间,你应该对它有些了解了吧?”

赵乐平静道:“林警官,你觉得一个人在网络上说的话,有几分真假?”

林峰微微皱眉,“网络上虚拟的东西很多,但有些时候,更能够表现一个人的真我。因为不用顾忌对方是谁,可以彻底地掩藏自己的现实身份,所以不用顾忌什么,可以尽情地去做自己。”

赵乐沉默片刻后道:“据我了解,‘空白君’是一个很悲观的人……但也仅限于‘空白君’的这个身份。我们之间这么长时间的对话内容,你们应该研究过了吧?‘空白君’好几次和我讨论过死亡的话题……”

赵乐顿了顿,似在回忆:“它说过,只有死去的人,才能永久地活着,活在别人的回忆当中。”

林峰道:“所以,你觉得他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赵乐点了点头。

林峰道:“不算这件案子的起发时间,你们也已经早早认识……我看你们的交流,似乎很谈的开来,那么为什么你们不在现实中见面?”

赵乐道:“警官,如果你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人,对方和你很聊得开来,甚至有种灵魂知己的感觉,你……会不会选择去渐渐对方真正的样子。你会不会害怕,真正的对方,与你所认识的对方,是两个不同的人?”

林峰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赵乐的解释并不不算合理,反而是十分合理——因为许多人真的只是网上认识,却从来没有打算见面,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林峰同坐旁边的另外一名警员此时却忽然沉声道:“赵乐,既然你说,‘空白君’和你是灵魂的知己,那么你为什么这样容易就把他供出来?这不是说明,你们所谓的情谊很廉价吗?”

“我只是打个比方,并没有说它是我的灵魂知己。”赵乐淡然道。

同伴的警员冷冷道:“‘空白君’为了帮你复仇,亲手策划了这件案子,甚至还倒出跑,伪造吴蓉和王亮还在世的假象,我看他是真的把你当作是好朋友了,可他一定想不到,你一出事就毫不犹豫地把他给供出来,一定很愤怒的吧?这会不会有一种所托非人的感觉呢?”

赵乐脸色微微一变。

曾经他和林SIR一同去过赵乐的家中,也一同监视过赵乐,更加被林SIR抢了三百块给了张晓琴……本来对赵乐这个孩子的善良十分的欣赏,此时却不知为何心中有一口怨气。

这些话已经有些过了,林峰不由得桌底下用脚轻踢了对方一下。

赵乐深呼吸一口气,盯着面前的二人,“那么,我是应该把一切都揽下,甚至承认自己才是凶手,在你们看来,这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对吗?”

“哦,你这是承认自己才是凶手了吗?”

赵乐冷笑道:“警官,我觉得你应该回去学堂再好好复习一些什么才是盘问的技巧。”

“你……”同事一拍桌子,瞪大了眼睛。

此时审问室却响起了马厚德声音,马SIR的声音有些沉,“老王,注意一下自己!”

同时这才深呼吸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审问室內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当中。

另一侧的房间内,众人都无奈地摇摇头,知道这会儿再接着审下去的话,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只能选择先把赵乐送回去羁押室当中。

“我看这小子人前人后样子都不同,肯定说了假话!他的这些鬼话我不信!”名为老王的同事此时冷冷一哼。

“我们办案讲的是证据,而不是主观猜测。”周玉笙此时淡然道:“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入案子当中。”

老王此时默不作声。

众人开始重新研究案情……关于‘空白君’的追查,目前只是找到了那家网络论坛服务器的持有者,却还没有联系上本人……如果一直找不到人,也就只能考虑用些违规的手段,侵入对方的服务器。

“我倒是觉得找个赵乐这么快供认,其实是最明智的选择。”

一名女同僚此时缓缓说道:“你们想,其实他说得没错的。他之所以一直隐瞒,是因为还没有被发现,所以存在侥幸的心理。可是事情一旦暴露了,那么他什么都不说的话,才是真的愚蠢。若是他甚至把什么事情都揽下来的话,才是真的做错了……毕竟他还有一辈子的人生要过,而且家里还有姐姐需要去照顾。按照我们对赵乐的了解,他很在乎自己的亲人,所以在‘空白君’和姐姐之间选择,显然会偏向于后者。”

“但是关于案犯的前后,依然还是一片空白。”马SIR摇摇头道:“不能单凭赵乐一面之词……哎呀,这案子下来我都要瘦十几斤!”

众人莞尔笑了笑,周玉笙却知道老马这是为了让气氛变一变……在这点上,他倒是自认不如对方。

“对了,明明呢,怎么不见他?”周玉笙看了一圈,却发现陈明明不见了,顿时便问向了身边的同事。

“哦,他说去回家拿点东西,等会就回来。”

周玉笙点了点头,便没有继续跟问。

但过了没多久,周玉笙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低头一看,发现是陈明明手机打来的,愣了愣之后,随后就接通了下来。

“周警官,你好啊。”

“你是谁!!”

仅仅只是瞬间,周玉笙便如同一头被惹怒的猛虎般,按着桌子直站了起来——这一句吼声,瞬间让会议室内的伙计们惊了一下。

马厚德张口询问,却见周玉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手机开通的免提,音量开到最大,脸色凝重地把电话放在了桌子上。

“……周警官,陈明明现在在我的手上。”

下一秒,周玉笙就接收到了一封邮件,是一张照片——照片上,陈明明低着头,被以布条封嘴,绑在了一根铁柱之上,看背景,似乎是车间之类的地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周玉笙脸色铁青,语气寒冷。

“你们现在不是在找我吗。”

“你就是‘空白君’?”周玉笙打了个激灵,脱口而出道。

“我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两个小时之后,我希望你们能把赵乐带来见我,不然周警官,令公子的安全,我可就不能保证了。”

“你要见赵乐!为什么!”

“为什么啊……当然是为了不这不完美的部分去掉了。我做的一切都是完美的,可是他为什么就会被看见了呢?我眼光很准的,但是赵乐还是把我供出来了……这样不行的,真的不行的,这样计划就不完美了。他既然出卖我了,那我当然不会把他留下来……我是看他可怜才帮他完成复仇的,现在是他付利息的时候了。记住,你们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不可能!你这是在蔑视……”周玉笙的怒吼未完,但电话已经选择了关闭。

周玉笙再次打回去,电话已经关机,只是在对方电话关机之前,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了一个地址。

“怎样?”马SIR在旁连忙问道。

“不行……时间太短了,追查不到信号来源。”同事摇了摇头,一脸无奈。

“老周?”马厚德此时看向了周玉笙。

只见周玉笙脸色苍白,坐了下来,捏着拳头,咬着牙道:“不能把赵乐送出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