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六章 罗生门(2)

第七十六章 罗生门(2)

靠着窗,赵乐仰着头,默默看着墙壁上那一扇小小的气窗。

对于羁押室內的人来说,这是唯一能够看到外边的地方……忽然间,脚步声传来,赵乐感觉到有人来到了自己牢房门前。

他回头一看,发现来的人居然是林峰。

“林警官?”赵乐一怔,不禁奇道:“这么快又要提审我了吗?”

林峰让人打开了铁门,走入了里面,在赵乐对面的床位处坐了下来,随后皱眉不语。

赵乐感觉到了什么,连忙站起身来,忍不住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关于我姐姐的?”

林峰摇了摇头,盯着赵乐的目光,“‘空白君’出现了。”

“什么!”赵乐一惊,动作表情完全发自内心,“他真的出现了?”

林峰道:“看来你是真的不知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赵乐皱眉问道。

林峰道:“我们有一个同事,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抓走了。而这个人自称是‘空白君’,并且他向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

赵乐沉吟道:“你来找我,还特意说这件事情……这个条件,是关于我的?”

林峰苦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其实很聪明,如果没这件事情,我相信你以后一定能有所作为的……没错,这个要求确实是关于你的。‘空白君’的要求是,让我们把你带出去,交给他。”

“怎么会……”赵乐脸色微白,似无比惊恐,“他怎么会……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峰奇怪地看了赵乐一眼,皱眉道:“‘空白君’说,你出卖了他,并且因为你的不小心,才让他的计划失败,所以他说要亲手处理掉你,把不完美抹去。”

“他居然……”赵乐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腿部却撞到了床板,整个人倒坐了下来。

此时的赵乐冷汗涔涔,脸色惊恐,神情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峰只当他是害怕警方会考虑把他带入危险当中,本能惊恐,所以出言道:“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按照他的话来做。”

“可是他不是已经抓了你们的同事作为要挟?”赵乐看了林峰一眼。

“你当我们是什么人?”林峰微怒道:“不管你到底有没有杀人,不管你到底是不是犯人,不管你是普通人还是什么人,你觉得我们会向对方妥协吗?”

赵乐深呼吸一口气道:“你们打算怎么做?”

林峰这才正色道:“我需要你的衣服鞋袜,还需要你的协助。”

赵乐点了点头。

不久之后,换上了另一套衣服的赵乐被带到了一间会议室当中——这里放置了许多的仪器,同时在场的人,除了林峰之外,另外还有五名的警员。

赵乐手带着镣铐,被安排坐了下来。

“等会你就带着耳机,如果有需要你说话的时候,你就对准这部电话说话,声音尽量大一些,知道吗?”林峰把一副耳机送到了赵乐的面前。

“我知道了。”赵乐点了点头,脸色又略微苍白了一分。

……

……

地方是位于郊区的一处厂房之中……这是已经停工了的厂房,大部分的仪器都已经搬走,丢空的时间,恐怕有半年以上。

陈明明坐在了其中一处车间二层的办公室当中……挨着墙壁坐在地上的。

他看着手机,手机卡已经拆了出来。他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看着时间一点点跳动,像是看着生命的脉搏。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的时间,外边依稀传来了鸣笛的声音。

陈明明轻呼吸了一口气,把放在旁边的一卷白色绳子,开始套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默默地站到了窗口的位置……面向着车间内。

……

厂房外,七辆的警车停下,接着一名名的身穿武装的警员迅速下车,朝入口的两侧走去。

马SIR点好了自己身上的子弹,才刚刚下了车,然后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厂房,忽然就打了个冷颤,“怎么又是这个地方……”

“马SIR,你怎么了?”

马厚德此时苦着脸道:“没有,想起之前来过一次这个地方,后来挂彩进医院了……”

此时,周玉笙沉着脸走来,见状马厚德连忙收拾好表情问道:“准备好了吗?”

周玉笙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随后打了个手势。

只见警车上此时一名带着手铐的男子被压了下来,身穿着赵乐的衣服——男子的头却被蒙住了。

马SIR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道:“老周啊,这样做真的能行嘛……”

“没有时间了,什么办法都只能试一试。”周玉笙深呼吸一口气道:“你要是有更好的办法,你可以用,我绝对赞同。”

“那就行动吧。”马SIR叹了口气,随后走到了这名穿着赵乐衣服的男子身前,拍了拍他的胸膛,摸到了防弹衣的触感之后,才略微放心了一丝。

“我们先进去。”周玉笙看着另外几名伙计,“你们在外边等消息。”

这之后,周玉笙调整着呼吸,随后拿着枪,与马厚德以及六名伙计,一同走入了厂房之中。

“老周啊,等会一定要稳住,千万不要冲动。”马SIR此时低声地提醒着周玉笙:“刚这家伙打来的电话你也听到了,听这家伙说话的语气,完全就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测,这‘空白君’恐怕是反社会的人格……”

“我知道……这里最冷静的是我。”周玉笙深呼吸了一口气。

但马厚德却知道这是最站不住的说话。

走入了车间之后,众人环视着四周,却听见此时二层处传来了一道敲打的声音,众人循声看去,看到的赫然是站在了窗前位置的陈明明。

纵然有些距离,却能够清楚看见陈明明此时露出的召集的神情。

“明明!”周玉笙见状,连忙便走前了一步。

却见陈明明此时摇了摇头,同时对下方的人打了个颜色,示意房间内还有别人的意思……这之后,陈明明的身体猛然向后倒去,似乎是被什么人扯走。

众人惊疑不定,却见窗台前,一道人影缓缓出现,身穿着黑袍,带着一副白色的面具,宛如舞台上表演的魔术师般。

“你就是‘空白君’?!”周玉笙此刻青根暴现,怒喝出声。

‘空白君’的声音此时响起,是那种沙哑的声线,“周警官,在谈话之前,能把你安排在这栋楼四周的同事叫走吗?因为我真得不想,在谈判还没有开始之前,就让手上的人质成为一具尸体。”

周玉笙目瞪欲裂,马SIR此时一手搭着周玉笙的肩膀,把他压下……马厚德这才取来对讲机吩咐道:“三队,五队,从你们现在的位置撤离,回到大门处,等待安排。”

说完,马SIR放下了对讲机,朝上看来,大声说道:“你想要怎么谈判!”

“赵乐呢?”

马SIR此时又拿起了对讲机,“把人带进来。”

不过三两分钟的时间,那位带着头套的同事就被两名伙计一左一右地带到了马厚德的身边。

“各位警官大人,你们该不会认为,随便找个人,带上头套就能瞒天过海吧……我发现你们其实一点诚意也没有。”

马SIR此时硬着头皮道:“混蛋!你以为你要的是什么人!是犯人,我们能随便光明正大带出来吗!带上头套只是为了不让人看见,不被人发现而已!”

“这位肥头大耳的警官,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就算你说赵乐毁容了,也比这个借口好。”

周玉笙怒道:“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你既然敢挑战我们,就要有做好落网的心理准备……你逃不掉的!”

“周警官,不要再说这种场面话……既然你们不把赵乐带来,也罢,让他的声音出现吧,我想你们大概会带个扩音器吧?你们让人假扮他,大概也会让他在什么地方,一直听着,有需要的时候,再说话的吧。”

周玉笙与马厚德对视了一眼……‘空白君’显然已经把自己这边所有的路子都考虑清楚了……若然只是‘空白君’一人被困在这里,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对方手头上有人质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种事情了。

“让赵乐说话吧。”马厚德无奈地吩咐了下去。

……

“收到指使了,赵乐开始说话。”

局里的会议室中,一行人顿时反应,连忙旋开了按钮,把电话送到了赵乐的嘴巴……他已经能够听到那边说话的声音。

“赵乐。”

赵乐心中一怔,深呼吸一口气道:“我是……你,真的是‘空白君’?”

“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

赵乐此时看了看现场的众人,咬牙道:“空白,你不应该劫持人质的!哪怕我说出来了你,警方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你,你有得是时间脱身!你疯了吗你,劫持警员!”

一旁,听到赵乐的说话,众人俱都是一愣,“赵乐在说什么?”

林峰此时做了一个按兵不动的手势,“马SIR没有指令,先让赵乐继续说下去。”

……

厂房车间中,站在上层办公室的‘空白君’此时伸出手指,朝着一名悄悄移动的警员够勾了勾手指。

“各位警官,你们这是在挑战我的耐性吗。”

那位悄悄移动的警员无奈,只能选择原地不动。

他们此时只能够看着放置在手机前的那个扩音器,听着赵乐与‘空白君’之间的对话。

只听见‘空白君’此时缓缓说道:“赵乐,看来你还没有明白我……我既然敢做,自然是因为我能够脱身,不是吗?反倒是你,是不是有点太老实了?”

“对不起,我只能选择自保……而且,我相信他们要追查你,也是需要时间。以你的本事,一定能知道,然后逃脱的吧?”

“看来你对我信心很充足啊……可惜了,我杀了王亮,帮你完成复仇,这个计划本来是很完美的,可是为什么你出现了纰漏呢?我们交流了这么多次,一起拟定了这么多次的犯罪计划,我以为你也是完美的。赵乐,你太让我失望了,难道你只能说说而已吗。”

“我也不想的……”赵乐的声音充满了苦涩,“或许这叫做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

“你放心,我会亲手把你这个不完美的部分去除掉的。警方不可能护着你一辈子,哪怕你这次不出现,我也多得是手段……我的好朋友啊,真是多谢你的这次出卖。”

“不要做傻事!!!”

“可以了,我不想和这个叛徒继续说下去了。”‘空白君’此时摆了摆手。

马SIR只能点点头,让人把电话关掉。

会议室当中,信号切断的瞬间,赵乐一拳狠狠地打在了桌子上。

那位老王警官此时淡然道:“现在知道害怕呢?你既然出卖了他,等着他报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你放心,像这种犯罪分子,我们一定会亲手抓回来的……当然你也是一样。”

“少说两句。”林峰张眼一瞪。

赵乐此时脸色苍白,沉默不语,林峰只好道:“带他回去羁押室吧。”

……

……

车间内,一直保持着沉默,双方僵持不动,时间流去。

终于。

“问各位一个问题。”‘空白君’的声音此时再次响起,他环视着下方的所有人,徐徐道:“如果我是一片空白,你们能找到我吗。”

“什么鬼问题!”周玉笙此时怒火冲天,竟是直接把手枪直接扔在了地上,然后自己取了手铐铐住了双手,高举在头上,“你要人质是吧!放开我儿子,我来当人资!!”

‘空白君’看了周玉笙一眼,淡然道:“周警官,那就请你上来吧。”

说着,‘空白君’一步步后退,最终消失在窗台前。

“老周你疯了!”马厚德一把扯住了周玉笙。

周玉笙却直接撞开了对方,一步跨出,想也不想就从侧边的楼梯冲了上去。

只是,他才冲上一半,那办公室内却传来了‘嘭’的一声。

像是敲击的声音,又像是枪的声音。

“明明……”周玉笙脚步一顿,瞬间踩空,整个人直接从楼道上一路摔滑了下来。

“明明……”他爬起身来,磕到的额头血流不止,扭到了脚却只能踉踉跄跄地再次爬上,“明明……”

嘭——!

周玉笙疯狂撞开了办公室的门。

“明明——!!!!”

周玉笙连滚带爬,爬到了陈明明的面前,此刻的陈明明倒在了地上,一个小小的血洞出现在了他的额头处。

周玉笙颤抖着翻开儿子的身体,看着这双悄然闭起的双眼,看着那尤为清晰的泪痕,“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

……

周玉笙没有动。

只是抱紧了怀抱中那渐渐冷却的身体。

此时马厚德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睛通红,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楼下的车间处,冷冷问道:“人呢?人呢!!!”

“马SIR,找不到……根本找不到!”

马厚德狠狠踢了地上一根钢管,“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你们告诉我,一个大活人就从眼皮子下消失不见了!!!”

“我们……”众人噤若寒蝉。

“找!!挖地三尺给我找!!!”马SIR撕裂喉咙吼道:“我不信他能直接消失不见!!找警犬过来!!!”

……

……

“开门吧。”

林峰深呼吸一口气,让羁押室的同事打开了门,然后一路走入,来到了赵乐牢房之前。

赵乐此时默不作声,眼镜也索性脱下,看着那口小小的气窗。

“林警官……”

林峰沉默了片刻,才叹了口气,“对你来说,有一个好消息。”

赵乐嘴唇微微一抖。

林峰此时却目无表情道:“‘空白君’在现场已经亲口承认了他杀死了王亮,接下来你的案件会送去检察机关,凶手不是你,随意你的罪名不会太重。”

赵乐却直接冲到了铁闸前,“林警官,他……空白呢,空白呢!!!!”

“他把我们的同事杀了,然后消失了。”林峰冷冷地看着赵乐,“不过我们一定会把他抓住……出来之后,你好好做人吧。”

林峰说罢,不再去看赵乐一眼,转身就快步走出了羁押室。

赵乐狠狠一拳打在了铁闸上,继而疯狂地撞击着铁栏,最后倒在了地上痛哭失声。

“空白…你为什么不信我……啊哈……”

¥¥¥¥¥¥¥

PS:(10/29)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