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七章 罗生门(3)

第七十七章 罗生门(3)

马SIR此时目光疲倦地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不知道是不是心情的关系,又或者是盯着看得太久的原因,总是感觉这灯光似乎慢慢便暗气来。

“马SIR,咖啡。”林峰敲门走了进来。

下午之后,无法在现场找到凶手半点痕迹的众人,垂头丧气,心有不甘地回到了办公的地方。

见林峰进来,马厚德揉了揉眉心,闭着眼问道:“老周呢?”

林峰低声道:“周队长把明明一直送到了停尸房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

马SIR叹了口气,“让他自己静一下吧。”

“我知道了。”林峰点头道:“周队二队的伙计,这会儿都知道,都不敢去打扰他。”

马SIR又道:“老周妻子那边,通知了吗?”

“没有。”林峰摇摇头道:“周队不让现在通知。”

“按他的意思去做吧。”马SIR吁了口气,忽然猛一下拍打着桌面,“麻辣个巴子!!!这畜生,别让我呆到这个人!!!”

林峰坐了下来,苦着脸道:“目前,我们没有在现场找到任何有用的痕迹。刚才小宝去了一趟,没有找到任何的又用的指纹……那地方后面就是空地,也没有藏人的地方,我们甚至连脚印也找不到。这个‘空白君’到底是怎么消失不见的。”

马厚德揉着额头道:“交警那边了,公路上的监控呢,有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

林峰道:“路过的车辆很多,但是进入厂房的入口处是没有的,所以我们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什么车子开进去的,甚至到底是不是车都不知道。”

“玛的……又是什么线索都断开。”马厚德此时无奈道:“这货,是鬼不成?”

“不管是人还是鬼,只要不是死了就行。”

冷不丁的,门外出来了一道充满了寒气的声音。

“老周,你怎么……”马厚德站起身来,见周玉笙此时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口处,见他那几乎充血般的眼,欲言又止。

“我让南法医去进行检查了,放心……我没有这么脆弱。”周玉笙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要脆弱,也只会等抓到凶手之后……现在,什么情况?”

林峰叹了口气道:“毫无头绪。”

周玉笙点了点头,脸上也不见失望之色,转身就走,“我再去一次现场。”

马厚德怕周玉笙会出事,便道:“行,我开车陪你去,你车上休息一下。”

正出门的时候,一名同事急忙忙地跑到二人的面前,脸上带着一丝喜色:“马队,周队,我们找到‘空白君’的身份了!”

“是谁!”周玉笙直接喝出声来。

这同事连忙说道:“我们终于联系到了那个论坛的持有人。他听合作的,马上就让我调查了后台数据,我们找到了‘空白君’注册的那个电话号码,经过核实绑定身份证之后,找到了这个人。我们紧接着寻找这个人信息,但是发现这个人在两年前就失踪了,是他家人报的案。”

“失踪?”周玉笙皱了皱眉,直接把资料抓到了手上。

只见那资料上,此时出现了一个名字:朱坚强。

“朱坚强……”周玉笙把文件直接抓紧了起来,咬着牙道:“天涯海角……我一定会亲手抓到你!!”

……

南小楠是被一通电话叫回来的。

她自然是不愿意的……但残存的正义感,还是让她听到了命令之后,直接赶了回来。

事情的准备功夫,小宝已经做好了,她穿戴整齐之后,就走入了验尸房当中,小宝则是拿起了纸笔,准备记录起来。

南小楠看了一眼这躺在验尸台上的年轻尸体……报告上写这是一名殉职的警员,说是在围捕这次碎尸案的凶手现场被射杀的。

嗯……局里有这个人吗?

尽管心中疑惑,但南小楠也不敢保证这里全部人她都见过,便开始取来手术刀,准备先把尸体头中的子弹取出。

但双手才碰到尸体额头的瞬间,南小楠便一下子呼吸微微急速起来……感觉到了,那种规则的力量!

南小楠并不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规则的力量。

更早的时候,她检查过的两具尸体,一个是海大贵,一个是常笑,他们的身上都藏有一丝这样的规则力量——而且,他们的体内都只是有枪孔,没有子弹。

“这次是抓捕碎尸案的凶手,怎么会和海大贵和常笑扯上关系的……”南小楠精神又开始加速起来。

“不对,昨晚上我打算向赵乐下手,却被洛先生阻止了……规则之力……难道说,这背后都是洛先生在推动的?他想要做什么!”

如果真的是洛先生在背后的话,那么到底要怎么办……

如实地检验出来吗,还是说……

体内燃烧的热量渐渐有些不支,南小楠此时冷汗涔涔,一边生怕自己又倒霉地会触怒对方,一边又生怕自己不按正常检出子弹不存在这件事情,也是会触怒对方,简直如同在生死线上来回摆动。

终于,南小楠实在支持不住,一下子跌倒般,双手按在了手术台上。

“南法医,你怎么了?”小宝顿时一惊。

南小楠摇摇头道:“没事,我有点儿贫血……这样吧,你去我的包包拿点巧克力过来,我休息一下继续吧。”

“好!我马上去!”小宝点了点头,快步走出。

南小楠此时咬了咬牙,然后快步走出这里……时间十分的迫切,最终她赶在了小宝回来之前,找到了一颗已经射出过的子弹,然后从尸体上染了些血迹。

“希望没做错吧……”南小楠咽了口口水,既然洛先生不想自己出手让赵乐说出真相,那么似乎有那么点想要隐瞒的意思,她就赌这隐瞒这一边了。

嘀哆——!

当小宝进门的时候,只见子弹头从镊子上落下,落在了盘子之上……嗯,果然是工作狂,小宝摇了摇头,“南法医,你的巧克力。”

……

……

嘀哆——!

相同的声音,以绝对还原的状态,此时在俱乐部的大堂处响起。

女仆小姐此时拿着喝的东西走来,先是在洛邱的身边放下,然后才把另外一杯,放在了陈明明的面前。

确实是陈明明——但仅仅只是灵魂状态下的具现化,在俱乐部力量的加持之下,他此时处于一种魂体,却又能触摸实体的状态之下。

看到验尸间内的这一幕,陈明明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颇为无奈道:“我还是计算漏了这一步……原来子弹射出之后,会消失。正如你所说的,还是情报不足的关系……我或许应该,对于手枪做进一步的研究。”

洛邱不置可否,笑了笑道:“我们的产品怎样?”

“很好。”陈明明深呼吸一口气:“连子弹也会自动消失,甚至无视距离……这样凶手除非自己说出,不然谁也无法知道。”

洛邱道:“既然这样,为什么最后要做出这样的安排?就算你不知道子弹会消失好了,无视空间杀人其实也已经足够。你其实可以选择直接射杀赵乐。”

陈明明淡然道:“我杀了他的好处是什么。”

洛邱道:“赵乐如果死了,等于说他身上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了。虽然案件并没有侦破,但是你考核的时间也过了,虽然考核失败,但是对你来说,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你在今晚离开这个国家,然后正式拥有它国的公民身份。哪怕最后你还是警方找到了,可你也已经在国外了……不是吗。”

陈明明苦笑道:“这就等于用赵乐的生命来换我的自由……我还没有这么下作。再说,这种选择,比我第一种的选择还要好一些。我原来布置这一切,只是为了让我父亲还有我母亲会继续找我,然后自己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就这样死去。等我真的失踪了,我也只会以儿子还有嫌疑人的身份,一直活着。他们会伤心的,但起码不会是另外一种伤心。”

洛邱点了点头,伸手翻开,掌上多出来了一份文件……洛邱打开文件,低声道:“脊髓小脑变性症,只会给家人带来无尽痛苦的不治之症……你很坚强,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

陈明明苦笑道:“我还是考虑得不周到……你其实已经给过我机会,但我错过了。”

洛邱拿着杯子喝了口清水。

“你早就知道的,所以才让我和你对赌。”陈明明看了对方一眼,“你两次让我和你对赌,第二次甚至拿出50年的寿命……但我还是错过了。”

洛邱道:“其实你不自导这一幕死亡,依然可以选择从容离开,这和你当初的设想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陈明明深呼吸一口气道:“我以为自己能做到的……我真得觉得自己可以做到的。但是这五天时间,你给了我一个身份,甚至让我的家庭达到一种我无法想象的完美状态。你成功了,成功地让我感受到那种痛不欲生的留恋。自从知道自己有这个病以来,我的世界从来都不存在色彩。我家庭不和睦,甚至想着,自然一个人默默死去,或许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我也有过疯狂发泄的时候,也有过万念俱灰的时候……人的思想很奇怪,无时无刻都在发生变化。原本的这个计划,我是抱着一种反正自己也会死,那么帮帮赵乐也没有关系的想法。但是后来吧……”

陈明明缓缓吁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双手道:“出国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反而越来越不舍……一切的平静之下,原来才是那个最真实的自我。我并没有怎么坚强。直到最后一刻,我才明白过来,所谓的哭泣,并不是对生活美好的不舍,而是……”

陈明明看着洛邱,“我自己对自己生命的不舍,我所有的彷徨和无助,我那想要对亲人喊出来的话……所以我在赌,这是我自己发起的赌局,我甚至不清楚你会不会下场参与,所以从开始就是在赌,赌这一份渺茫的机会。”

陈明明深呼吸一口气,“我只能去赌,赌这个方案能够达到破局的程度,我也只能赌,你不会这么容易让我真正的死亡,至少会存在一个让我自述的机会,那么只是和我说说这次考核的情况也好。”

“然后呢。”洛邱目无表情问道。

陈明明道:“有这样一个机会,我就会去争……争把这五天的美好,一直维持下去的机会!”

“想知道考核的结果?”

陈明明点了点头。

洛邱笑了笑,看着优夜吩咐道:“你来吧……我离开一下。”

看着洛邱离开,陈明明忽然有一丝紧张起来……他不知道对方离去的举动,是否因为已经放弃了自己。

女仆小姐看了陈明明一眼,随后双手翻开,也有一份文件出现在她的双手之上。

“陈先生,你这次考核的内容是,破案,已经学会哭泣。”女仆小姐缓缓念道:“案件不算破掉,警方并没有真的抓到凶手。所以第一个题目,不合格。”

陈明明并没有太过意外,安静地听着。

女仆小姐接着又道:“不过第二个题目,合格。”

一题不合格,一题合格……结果如何,陈明明此时呼吸微微急速了些。

女仆小姐此时却忽然说道:“你应该学会更多的保持冷静……这一点,你可比主人差了很多。”

陈明明苦笑了一声,“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能和你的主人比。”

“主人当初,和你的条件差不多。”女仆小姐淡然说道。

陈明明皱了皱眉头,女仆小姐已经再一次读着手上的东西。

“在这次考验当中,你被剥夺了自己作为空白君身份的记忆,同时也剥夺了你患病的内容。”女仆小姐此时顿了顿,没看文件,只是看着陈明明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这次考核不公平。”

“我能说是吗。”陈明明苦笑道。

女仆小姐淡然道:“可你有没有想过,主人完全可以不让你有这五天的幸福,仅仅只是让你获得一个警察的身份?”

陈明明张了张口,最后沉默了下来。

女仆小姐这才继续读道:“……考核之前,我们已经给出了赵乐这个提示。所以后来你引诱赵乐去了一趟凶案现场,并不算是加分的表现。但是你后来还是找到了蛛丝马迹,这过程当中虽然发生了几次不可控的事情,不过你最后还是自导了一场自我死亡。你最后选择破局的方式十分激进,不能说是好,但你使用了手枪,预设了时间,凝聚出了杀死自己的子弹,一步步下来,证明你的勇敢与狠辣,也证明了你的才能……这部分,良好。”

陈明明心中哭叹……这位老板的评价要求,可真的高。

女仆小姐轻声续念:“你在知道赵乐出卖你的前提下,最终依然选择为他开脱,让赵乐的人生不会得到最坏的结果,这一部分……十分优秀。”

陈明明张了张口,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女仆小姐脸上划出一抹弧度,“在信息情报的获取方面,你的表现是……差。”

陈明明不禁皱着眉头。

女仆小姐淡然道:“你和赵乐早早认识,甚至在去年一同考入了政法大学,成为同学之后,你认出了他就‘乐天派’,你有十分充裕的时间去了解这个人。不管是作为‘乐天派’还是赵乐,你对他的了解并没有达到很高的程度。你能正视自己的内心,却无法知道赵乐的内心。你拥有足够的时间观察赵乐,但你却没有从他的身上,获得足够多的情报。”

“我不明白。”陈明明皱了皱眉头。

女仆小姐道:“你是不是认为,赵乐供出你来,是正确的选择……但其实你内心,还是对这件事情仅仅于怀?”

陈明明叹了口气,不否认,也不肯定。

女仆小姐伸手一划,陈明明的面前出现了一份资料,“这是赵乐交给警方的,那个网站论坛与帐号的资料。”

陈明明低头一看,看了一眼,随后猛然抬起头来,“怎么会……”

女仆小姐淡然道:“你拥有大量的时间,这些时间存在于这次考核之前。但你却始终没有认识到赵乐的本质,还有他心思的缜密,甚至不知道他对待朋友的感情。在你的眼中,赵乐或许只是一个弱者,是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可你从来没有想过,赵乐他,比任何人都要坚强。”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你或许不知道,从你们在网上认识没多久的时间,赵乐就感觉到你的状态并不好。但是他生活压抑,平日也很难找到一个真正的好朋友。而你的出现,让他有了一种找到了灵魂知己的感觉。你自从知道自己得病以来,一直处于消极的状态。平日里和他在网络上的交谈,也多是一些阴暗偏激的事情。他对你,做过了多次的劝导,却没有作用。赵乐他生怕你或许那一天,真的会去实行你们制定的那些犯罪计划,所以他做了一件看起来十分多余,甚至可笑的事情。”

陈明明张了张口。

女仆小姐轻声道:“这个孩子,在一年半之前,先是自己在另外一个论坛上注册了‘乐天派’这个账号,然后隔了一段时间,又买来了一张新的电话卡,然后接着注册‘空白君’的账号。他一次又一次地把你们在‘零点罪恶’论坛上的内容,复制到了交给警方的这个网站地址之上。他本来并没有想着真的能够用得上,只是想着万一哪天你真的出事了,或许能够帮到你……直到警察最终找到了他。”

陈明明嘴唇动了动,最后释然一笑,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女仆小姐缓缓道:“综合上述所有,陈先生你这次的考核,不合格。不过,你可以得到一个见习候补的机会。”

……

……

已经到了熄灯的时间。

解押室处,唯有外边传来昏暗的光,与气窗外的月华重叠……赵乐抱着膝盖,坐在了床上。

忽然之间,一道人影闯入了他的视线当中……赵乐瞬间感觉到了惊恐,想要呼叫出声来。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单纯只是想要和你说些事情……按照你的选择,我过后会选择是否抹去这段记忆。”

那昏暗的光处,赵乐看见的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

浑身散发着神秘与静谧的气息……他似乎能够让人安心下来,赵乐只是看了一眼,此时就处于一种安宁的状态。

“你是?”

洛邱先是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一些信息便在此时涌入了赵乐的脑海当中。

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了解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以及他背后店铺的内容。

“赵乐先生。”洛邱微笑道:“你想不想在我的手下做事情,成为一名黑魂使者……当然,只要你点头同意的话,我会给你姐姐一个幸福的人生。”

¥¥¥¥¥¥¥¥¥¥

PS:(11/29)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