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九章 廉价的仁慈

第八十九章 廉价的仁慈

酒店二十七层的私人酒廊中。

一名白发的外国老者,正眺望着外边的夜色,与此同时,一名青年从门外快步走来。

“Boss,发现南小楠了,她又回到了原来的公寓。”

白发老者从胸前的衣袋中取出手帕,捂住了嘴唇轻咳嗽了两声之后,似要站起身来,青年连忙走前扶着。

“这几天你们一直找不到她,可是等到她回到了公寓才知道。”白发老者淡然地看着身边的年轻人:“Jimmy,我是不是应该对你的工作能力开始表示怀疑。”

青年……Jimmy低着头,不太敢说话——其实有两件事情他直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第一件事情就是派出去暗杀南小楠的杀手7号,最后发现是死在自己狙击枪的子弹手上,而狙击枪也只是开了一枪,派去收拾的人甚至找不到有人闯入7号埋伏地方的痕迹。

而且7号死前应该双手并没有放开狙击枪,从他到底的情况下来,他中弹的瞬间,应该是正伏在窗台处,准备狙杀。

Jimmy记得,在确认射击之前,7甚至还与自己进行了通话。

另外一件事情则是追踪南小楠的人说,这几天无论如何都看不见南小楠,但她却明明有上班……

“为什么不说话。”白发老者声音提高了一些。

Jimmy正色道:“我已经让4号和5号出动,24小时监视着她。如果秦真的还没有死的话,一定会暴露,然后我会抓住他,亲自带到boss的面前。”

“我等你的好消息。”白发老者缓缓吁了口气。

就在此时,一名西装男子恭敬地走了进来,“豪斯先生,外面有一位宋小姐,说想要见您……这是她让我交给您的东西。”

Jimmy把男子手上的一封信封取来,拆开之后发现里面是一张卡纸。

他没有打开卡纸看,只是递到了白发老者……豪斯先生的面前。

豪斯先生打开看了眼,眉头皱了皱,又看着走进来的男子,“这位宋小姐还带了什么人来?”

男子道:“有一个像是助手的,另外还有几个看样子应该是保镖。”

“嗯……”豪斯先生沉吟了片刻,才点了点头道:“安排一下,见一见吧。”

“知道了。”男子连忙转身离开。

Jimmy此时不解道:“boss,这位宋小姐是什么人?”

豪斯先生摇了摇头,却举起了手上的纸卡,“这位宋小姐是谁,我暂时还不知道,不过这种纸卡的主人是谁,我是知道的……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是谁?”

“华国南方商圈的龙头,那位张家的老太太。”豪斯先生把纸卡收好,“你陪我去见一见吧。这位老太太不会轻易给人介绍信的,既然能请得动这老太太,应该有些本事。”

“知道了。”Jimmy点了点头。

……

会客室中。

“对了,你刚说的大猪蹄子…是什么意思?”

在会客室内等待中的宋樱,身子坐得十分的端正,只是这会儿想到了车上还没有说完的话题,便微微侧了侧身子,问向了身边的助理。

“是…是华国的网络用词,最近在看网剧,弹幕看到的,大概的意思就是说男人什么都好,就是粗心大意和迟钝。”

“哦……”宋樱恍然,点了点头。

洛邱粗心大意吗……没感觉有啊?

迟钝倒是……

此时。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樱小姐的胡思乱想,只见一名白发老者拿着拐杖缓缓走进,身后还跟着一名英俊的年轻男子。

所谓的青年才俊,作为执掌了宋皇朝一年多时间的总裁,宋樱见过不少——不过像这青年般锋芒毕露的,还属于少见。

但她更多的关注都放在了这位豪斯先生的身上,同时脑中开始读过关于对方的资料。

这老人已经九十的高龄,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曾经担任过某国的上尉,战前就已经是一名倒卖药品的走私商,起家的手段无非是在战时借助军衔走私稀缺药品。

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已经是欧洲地区中十分有名的药材生产商人,慈善家,到了九十年代后期,还得到丹麦王室的册封,拥有了爵位。

十年前开始拓展海外市场,第一时间就瞄准了华国。

最近两年,大量的时间都留在华国当中,对外界说是因为喜欢上了华国的京剧文化……

“豪斯先生,你好。”

无论是出于对老人的尊重,还是作为寻求合作的一方,主动打招呼这种事情,还是要做……宋樱向豪斯先生伸出手来,泛着微笑。

“宋小姐。”

豪斯先生只是伸手与之轻握了一下,“我看到了你的拜帖,你是张老太太介绍来的,不知道我有什么事情能帮得上你?”

宋樱自信一笑,“豪斯先生,在开始谈事情之前,我有些东西想要让你看一看的。”

在宋樱目光的示意下,助手把早早准备好的文件,送了出来,“豪斯先生,这些都是我们公司的产品。”

“哦?”豪斯先生点了点头,坐了下来,翻开文件仔细看着。

宋樱也接着坐下,目不斜视……只是有些不喜豪斯先生那年轻人的目光——她见过的青年才俊,大多都会向自己投来类似的目光,早已习以为常。

片刻。

“这些产品……”豪斯先生略微抬头,看了宋樱一眼。

宋樱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豪斯先生便耐着性子,又低头看了起来,只是神色也变得更为的专注。

好一会儿,豪斯先生才把文件合上,放到了桌子上,沉吟片刻后道:“宋小姐,你想要找我合作?”

“豪斯先生觉得这些产品如何?”

豪斯先生淡然道:“数据看起来很不错。你这里列举的三种产品,如果能生产的话,会是许多患者的福音,尤其是里面提到的这款抗癌药,比当前的主流药物还好……说实话,我很好奇,这种药物为何从来没有报道。”

助理此时从容笑道:“因为这些药物自从研发出来之后,就从来没有拿出过来。不过这两天,我们已经完成了专利的申请……豪斯先生,这是专业证书。”

助手把另一份的文件也放了出来,摆在桌子上。

但是豪斯先生这次却没有看,反而是问道:“宋小姐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宋樱开门见山道:“我希望能与豪斯先生签订生产与海外销售合同。这三款药品,我打算将海外的销售权签给你。”

豪斯先生微笑着道:“宋小姐,你的公司能够开发出这些药物,想来并不缺乏资金……我很好奇,在医药界,为何从未听说过宋小姐你的消息。”

“家里人比较低调嘛。”宋樱保持着微笑道:“这次我们家族是为了大展拳脚,所以才打算使用这些产品。”

豪斯先生愉快地道:“那我就先祝贺宋小姐成功。这三种药品如果能投入市场,最后能达到怎样的高度,我也难以想象……这份海外经销商的合同,老实说,我是很乐意签下。当然,前提是,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们有大量的临场试验数据。”宋樱正色道:“我能来拜访豪斯先生,当然已经准备好。选择和豪斯先生合作,也是因为贵公司的条件十分成熟。”

豪斯先生哈哈一笑:“宋小姐,不知道为什么不把国内的销售权也一同签给我?”

宋樱却道:“国内这一块,我们公司准备自己来做。”

豪斯先生笑了笑,没说答应也没说拒绝,只是一脸歉意道:“宋小姐,我最近身体有点不舒服,我想先回去休息……关于合作的事情,有机会我们再聊吧。这位是Jimmy,等我考虑清楚了,我会让他联系你的。”

“当然。”宋樱含笑点头。

……

助理给Jimmy留下了己方的联系方式,这之后Jimmy取了那份文件之后,便扶着豪斯先生离开了会客室。

不一会儿之后,一名酒廊的服务员拿着一瓶红酒走来,说是豪斯先生送的。

助理开了红酒,给宋樱斟了杯,“这豪斯先生,感觉好像兴趣不大的样子……应该不是装出来的。”

宋樱拿着红酒杯嘀咕道:“这些药都是盲先生主导开发出来的,一直都是村子的特供药,我敢保证这绝对是高于市场上任何一种同类型的产品,这老头不应该不心动啊……”

“难道是因为定价的问题?”助理想着道。

宋樱摇摇头:“两种定价,海外定价的利润很大,谁都会心动。而海外销售也才是我们的利润来源。但外公的意思是,国内这一块必须自己来做,而且要做到最便宜。这是一种态度,让政府知道我们宋家的态度,也可以是一种回馈。外公想要在国内站稳,宋家要落叶归根,就不能再做从前的生意,我们能拿出手与政府交好的,目前就只有药品生意……本土的药品如果能够打击进口药,解决患者用药贵,用不起药的情况,这就是宋家给上面交的答卷。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得到扶持,省去时间,也算是投名状吧。”

助理道:“万一这个豪斯先生,不打算放弃国内销售权的话……”

宋樱摇摇头道:“那就继续和他磨吧,海外销售的利润足够打动任何一个商人。这老头不会不清楚当中的利润,他不直接回答,也只是摆摆姿态。这几日,我们就不主动联系他了,他会忍不住的。再说……我们确实并非不用豪斯就不行,而是我们宋家必须要用这个豪斯。”

“小姐,老爹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用意?”

宋樱看了这位助理一眼——如果她只是宋皇朝集团的人,宋樱并不打算说,只是她是村子选派出来的。

“豪斯,只是我们用来靠近京城赵家的第一步。”

“京城的赵家?”

宋樱点了点头,正色道:“你是村子出来的,应该知道,我们宋家的历史吧……当年外公,到底是为什么家破人亡,又为什么流亡国外的?”

“小姐,你是说……赵家?”

宋樱把酒杯放了下来,一口没喝,淡然道:“一点蛛丝马迹……不过,已经足够。”

助理连忙道:“假如真的是这个赵家的话,那么……”

宋樱摇摇头,目露厉色:“这里不同南美,赵家在国内又是根深蒂固。不过……论到用资本打垮,我宋樱从来没有怕过谁。”

“小姐威武八七!”助理大拍马匹。

宋樱翻了翻白眼,“以后少看点脑残剧,重点放在工作上,未来一年对新公司很重要。”

“好。”助理点了点头,然后心中暗自松了口气,颇为庆幸樱小姐没有看电视剧的习惯。

宋樱的娱乐项目可谓极少,平日里唯一释放压力的方式就是飚车,只是国内不比南美那边,堵路拥堵不说,红绿灯还以上之多,连五档都没挂起来就要停下。

“小姐,我们现在是要回去休息了吗。”

宋樱想了会,摇摇头道:“不了,去一趟新公司吧,我想看看装修得怎样。你回头再给我整理一下宋皇朝上周的工作报告,那边时间应该还很早,我晚点再开一个视频会议。”

助理心中大吐苦水,却不敢多言,点头称是。

……

“Boss,这位宋小姐已经走了。”

豪斯先生低着头,手指在额头上缓缓揉着,没有说话。

Jimmy道:“Boss,你是在考虑这次合作的事情?”

豪斯先生却摇摇头,“这些新药的利润是很大,放在以前我可能会毫不犹豫就签下来。但现在,我没有心情。”

Jimmy点了点头。

豪斯先生又开始咳嗽起来,Jimmy连忙拿出了一些药来,让豪斯先生服下,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缓过气来,但却满脸衰败之色。

他叹了口气,忽然看了眼此时年轻而英俊的Jimmy,“再给我十倍的身家,都比不上你。”

Jimmy低头不语,他十分清楚这个老人害怕些什么。

豪斯先生顿时意兴阑珊,摆了摆手道:“我要休息了,你出去吧……这份合作交给你来办,过两日你就去和这位宋小姐再谈谈吧。”

“好。”

……

……

隔着四面的玻璃幕墙,钟落尘正与24一同看着玻璃房子内的人。

这玻璃房子内坐着的却是一名浑身邋遢,头发结成了块状,满脸污垢的男子——甚至,他的目光散乱,嘴上也是不是露出傻傻的笑容。

看着里面这痴痴傻傻的男子,24道:“这个不行,年纪太大,又是疯子。最好是年纪小,并且心思纯净的,成功率会更大。”

钟落尘却淡然道:“这样的孩子价值远比这个傻汉要大,等先生什么时候能够确保成功率,再用好的素材也不迟。”

“真是廉价的仁慈。”24不置可否,诡笑着便走入了玻璃房间当中,随后降下了幕帘。

不久之后,惨叫的声音便从里面传来。

钟落尘神色没有变化,目光没有变化,只是听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