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四章 埋葬

第四十四章 埋葬

说是不能够离开此地,然而传来的震荡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的猛烈起来,那些被大量石柱所支撑着的上层,如今也开始落下碎石!

张角忽然之间开始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他那干枯的身体,此时像是被强酸泼过一般,竟是开始融化起来!而且融化的速度极快!

只不过是转眼之间,干枯的尸体已经变成了一堆白骨,最后只剩下一团灰蒙蒙的雾气从白骨之中飘出,放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看来他本身也没有支持太长的时间。”优夜看了一眼后道:“那块神石虽然无时无刻都想要吞噬他的魂,但他其实也没有办法离开神石,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洛邱点了点头,感受着那震荡的强烈,还有一下子开始裂开的地面,连忙道:“把教授还有高锐的尸体先带上。”

优夜点点头,便快速地朝着教授留着的地方而去。洛邱看了一眼今天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受到惊吓的张大小姐,便挥了挥手,让她的身体悬浮起来。

“我带你出去,别怕。”

“嗯。”

说着,洛邱也朝着原来的方向走去,路过巨大石棺的时候,他停了一下,朝着那棺材望了进去,然后飞快伸手一探,似乎是从石棺之中抓出来了什么东西。

张罄蕊并没有看清楚,也不敢多问什么。

洛邱接着加快了速度,与优夜汇合。这时候优夜已经一手一具抓起了教授和高锐的身体,做出了随时撤离的姿态。

洛邱回头看了一眼这三层地宫的深处,忽然抬手让此地散落的,原本属于蔡文姬的那副骸骨收拢了起来。

……

……

即使整个地下墓宫都在摇动,也无法阻止蔡文姬找寻卫仲道幕室的决意。作为阵眼的神石已经脱离,那些自这个阵法之中诞生的光狼自是不再出现。

没有了光狼的阻止,她要达到卫仲道的墓室并不艰难。

冰冷的墓室之中没有原本没有光。但是神石自身却带来的幽幽的青光。蔡文姬在一副小型的石棺面前停了下来。

从雾气般的状态恢复回来了人型的魂状态,恢复到了那份古韵美丽之中,不再是吓人的女鬼。

怎么可以,用那满是狰狞,披头散发的丑陋相,去见自己的夫君?

蔡文姬低头欲泣,怔怔地看着这尘封了千年的石棺。张角的说话已经远去,不管真或者假。

此刻,她已经到来了。

“夫君,让文姬见你一面可好?”蔡文姬在棺前喃喃自语,她双手捧出那多来的神石,放在了石棺之上。

幽冷的青光并没有过多的变化——它的变化最多只是,由始至终都释放着对蔡文姬的拉扯。

这神石对她来说宛如烈焰,如同寒冰撞上岩浆,无时无刻都在削弱着她的魂。她如飞蛾扑火般,宁愿相信千年前的谎言,也就不顾这东西对她来说是可以让她灰飞烟灭的东西。

“夫君,你……还是不愿意见妾身吗?”

蔡文姬趴在石棺之上,悲泣落泪,像是千年之前,为了不归汉地,苦跪在墓宫之外三天三夜般。

“要你何用!”

带着悲愤,带着绝望,带着千年以来所苦守的,所等待的……一切一切,蔡文姬挥手把石棺上的神石扫落地下。

滚动,停顿,被捡起。

滚落的神石,最终撞到了什么——撞到了洛邱的脚下。

他把捡起的神石顺手地交到了优夜的手中。然后,他的手指一点,那些一直在背后悬浮着追随而来的骨块,便缓缓地飘动到石棺之前。

蔡文姬听到动静,抬起脸,泪眼婆娑。

洛邱也没有说话,仅仅只是让石棺的棺盖移开,把这些骨块送入了石棺之中。

“你们现在可以一起了。”洛邱觉得自己不太会说这种场面的说话,所以简单一些:“另一个方面来说。”

既然生死相隔已经是千年前的事情,那么至少在千年后能够做到死后同穴。

做完这些,看着一动不动的蔡文姬,洛邱选择了转身离开——这地宫一下子的摇动已经十分猛烈。

他倒是不怕被活埋,只是活埋之后要弄出来教授高锐二人的尸体和张罄蕊,终究还是麻烦事情。

“谢谢洛公子……”

这是洛老板最后所听到的,这位古代女子的声音。

她或许也已经走入了那棺材之中,静静地睡去了吧?

……

……

轰隆隆隆——!!!!

地表,巨大的土坑之内,此时就像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流沙圈一般,自中央开始,便疯狂地开始下陷起来。

那些用来采挖的重型器材,那些盗宝人的尸体,地宫的一层,二层,三层,三层的无数白骨,蔡文姬和卫仲道,张角……甚至教授的过往,都通通埋藏了下去。

此时已是日出,草原上展现出来了无限的风光。

大风起扬,开始扫去那坑中的尘埃,洛邱站在了大坑的边缘,静静地看着旭日身上来的样子。

原来已经不知不会度过了一夜。

“他们……以后会不会再被人打扰?”

张大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在洛邱的旁边,大概隔着三步的距离,也是看着那坑内的下沉。

洛邱知道她口中的他们指的是谁,“谁知道,要挖的话,还是能够挖下去。”

张罄蕊苦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些盗宝的人,就算不是被那位……”

张罄蕊说到这里,悄悄地回头看了一眼,看着那位正在收拾着牧马人,还有安置教授和高锐尸体的女孩,“……他们就算进得去地宫里头,恐怕也只是白白送命。”

洛邱微笑了一下,这会儿没有说话。

张罄蕊忽然咬了咬牙道:“洛邱……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你……能不能不把我的记忆消除?你和那位小姐……我知道你们可以做到。”

“为什么?”

张罄蕊深深地呼吸着,吸着草原上新一天的空气。她在草原大风之下捋着头发,目光灼灼地看着洛邱:“我不想忘记教授的故事,也不想忘记这个地宫发生的事情,还有这些盗宝的人……这几天的时间。”

她看着那个沉落的大坑,“我的人生没有什么波澜……不怕你笑话我,这两天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紧张刺激。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这几天虽然危险,甚至一顿落入会丢掉性命的地步,但是头一次,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如此的快,第一次,我呼吸到了往日不同的空气,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活着是这样的美好……我怕自己不记得了,忘记了,就再也没有这种感觉。”

深深地由吸了口气,张罄蕊闭着眼睛,迎接着旭日的初生,微笑道:“或许我以后都不会在碰到这样的事情……我只是希望以后,能够有一些值得回忆的事情。”

她突然之间张开了手,在这大坑的边缘,草原大风吹来,似乎下一刻,她就会乘风而飞一般。

许久许久,张罄蕊才吁了口气,看着洛邱道:“好像请你做事情需要给点什么……我应该给你点什么?”

“会改动一些,我把自己和优夜消去,可以?”洛邱忽然道:“你要是连我们也记得的话,我这边会觉得有些别扭。”

“这样更好。毕竟要是连带你们的东西也记得的话,我想我是不敢再和你交朋友的。”张罄蕊也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这正是她想要的。于是她带着期待道:“代价高不高?”

“你给过我了。”洛邱笑了笑道。

张罄蕊一愣,露出了不解的脸色。

洛邱淡然道:“就当作是你在地宫里头,请我吃东西的报答吧。”

“只不过是一小块的饼而已……”张罄蕊张了张口。

“对你来或许无关重要……其实对我来说也无关重要。”洛邱也学着张罄蕊的样子,在边缘张开了自己的双手,感觉这大风似乎随时都能够把身体托起的感觉,“重要的是,你分出来了。”

……

……

“我……接下来应该要做什么?”

洛邱走到了牧马人上,取出了一个旅行袋,从袋子之中掏出了一些用报纸包着的东西,“首先打个电话回家吧。”

“这……”

“教授大概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会离开。”洛邱淡然道:“所以把你的身份证件钱包之类的东西,都带着。”

张罄蕊接过了东西,电话开机,却马上又关掉,“我可以不可,送教授最后一程?我想,多一个人送他的话,他不会那么寂寞。”

洛邱点了点头,并不差那么一两天的记忆更改时间。

“最后一个问题。”

张罄蕊眨了眨眼睛,“那块神石既然可以吸取人的灵魂,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只有蔡文姬的魂是好好的?”

“这是在张角的石棺找到的。“洛邱这时候伸手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些什么,然后在张罄蕊的面前摊开——是一把梳子。

“这……”张罄蕊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不敢肯定。

洛邱道:“应该是……女人用的梳子吧。”

¥¥¥¥¥¥¥¥¥¥

PS:书评区出现的‘苏柠浅灬’无脑黑,你说你是不是傻,我要是删过书评的话,早就不轮到你来喷了,傻(哔——)。你们要是有空并且无聊的话,就去打死吧,我准备吊起来三日。顺,‘苏柠浅灬’你也不要说冤枉,作者截图技能MAX,点开你的破空间看看就知道一切了,傻(哔——)。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回应不?因为你弱智到人格丧失来辱骂我家人,这是底线!(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