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九章 地表最强的男人

第九十九章 地表最强的男人

与我试试剑——!

气吐破浪,老匹夫一声呼出,排山倒海的雄浑武修无上真力瞬时席卷而来——但此等庞大的无上真力,却丝毫无损伤这天坛广场上的一砖一瓦。

他巍峨不动,身上自由一股气血狼烟,挡住了老匹夫那仿佛蕴含风雷之声的吐气息。

是否高手,一试便知……如老匹夫这等一人就压住众多道门的武者,眼界之高在整个神州大地上,绝对可以列入前十之列。

老匹夫眼中爆射一道摄人的精光,“出去那人皇传承的轩辕宫外,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等武功之人!阁下,我要认真了!”

他轻哼一声,曾为一朝天子,何曾让人在自己面前如此聒噪过?只是眼前这武道强人,提到了轩辕宫……莫非与那人皇传承有什么牵连?

只是作为一世天子,当初他也是得到了轩辕宫的传承,得到了轩辕宫的扶住,才平定了天下……

思量只是瞬间,眼前自称老匹夫的武道强者,一身功力雄浑,比自己也不遑多让……他负后的手掌顿时一翻而出,以不变应万变。

就在此时,火云邪神老匹夫哈哈一笑,极静到极动,便如一步就咫尺天涯般,踏步间直接跨过了这十来米的距离,一拳轰击而来。

这一拳直白,简单,却又挟大势而来……他目光一亮,此等拳势可谓是生平少见,即使是公孙无我死前,似也未曾达到这种境界,尤要略输半筹。

只不过,他却冷哼了一声……

他手掌拍出,竟是轻易地拍在了老匹夫的拳头之上。拳头与手掌触碰,两股截然不同却又恐怖的武道真力直接进入了最粗暴的对决!

“居然是太祖长拳。”他忽然幽幽叹了一声。

老匹夫眉头一挑,“大道至简,最简单也是最有用的功夫,可不要看不起这套太祖长拳。”

他却摇了摇头,掌力顿时二重吐出,老匹夫暗自一惊,不料对方此时却掌势骤变,手掌化作长拳轰出,竟是那与自己使出一样的太祖长拳!

拳势铺天盖地,竟是瞬间就摧毁了火云邪神所酝酿出来的拳意……老匹夫在这套长拳之上曾浸淫了数十年,自问已经悟出这套简单拳法的真理。

但此时!

这一拳,结结实实地轰击在了老匹夫的胸膛之上……这一拳轰击下来,就像是巨锤敲击在铜钟之上。

那金石交鸣的声,震耳欲聋!

“金刚不坏吗……”他收拳回身,看着那在拳力之下,滑行倒退了数米的老匹夫,“昔年达摩祖师传下来的金刚不坏体,还真有人能练成啊。”

老匹夫随手揉了揉胸膛,嘴角一扬,“可能把这套长拳练到这种程度,你可称得上当世第一了。”

他暗自一叹……太祖长拳,这是他昔年所创的拳法,这天下论对它的体会,自然没人能够别的上他这原创之人。

他摇了摇头,“你身负金刚不坏,此战就不比继续了,否则这天坛毁掉,引来这京城大地之下的大阵反扑,并非……我所愿。”

老匹夫这当年可是从长白山东一路杀到南海,整整三年的绝世凶人,出去了那轩辕宫之外,还是首次碰见这种程度的武道强人,哪里能这么轻易就罢手?

“这里不能打,那就出海打!”火云邪神朗声道:“以你我的脚力,去那海边,也不过时半晚上的事情。”

他还是摇了摇头,他一身武道之力强绝是不错,但本质上他从来都没有以武者自居,也无普遍武者那种见武心喜的想法,也从未想过要争这武功天下第一——开玩笑,天下曾经都纳入他的掌中,自然不在意这武人的第一。

可这种武痴一类的家伙最是难缠……他来到京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并不愿意横生枝节。

“老匹夫是吧。”他沉思间,缓缓说道:“我这有一式剑招……我也只出这一剑,如何?”

“你使剑?”火云邪神大感意外,此人在拳法的造诣甚至要超过他,但这说辞看来,莫非剑法还要更胜一些?

他什么话也没有多说,手指一捏,随意摆出,轻吟道:“龙游穹苍……摘星斗。”

天地间,星光仿佛徒然一暗……火云心脏猛然一跳,那体内蕴含的魔兵,竟是隐约有咆哮之姿。

“人皇……天子剑法?!”

火云邪神的眼中,此刻万千剑气组成了一道巨大的剑龙,冲天而起,又化作了漫天的星光……星光闪烁,那剑光从星光当中射向大地而来。

火云邪神咆哮了一声,手臂顿时灌入了无上真力,巨大的刀光自手臂射出……那是捅破穹苍的魔刀之型态!

嘭——!!!

星光黯淡,剑光与刀光在刹那间的对碰之后,一起有回归到了平静……天坛的广场上,二人迎风而立。

火云邪神缓缓吁了口气,再看眼前这神秘青年的事情,目光多少有些复杂——他们并没有真刀真枪地对碰这一招。

一切都只是在一种称之为武意的精神世界当中发生……这是意识的战斗。

“好剑法,我输了。”火云邪神摇了摇头。

他却道:“只是平手。”

同时看着火云邪神也不禁再高看许多,他是使用的剑法传自轩辕宫,为当代被选定的天子才有资格修炼,可此人的刀芒却能破去天子剑法……尽管当日传他人皇天子剑的轩辕宫来人曾说过,这条剑法如果没有天子剑的话,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但这套剑法,本质上已经不是凡间的学武。

那奇特的刀芒,隐约间似乎有大恐怖……

火云邪神却道:“输了就是输了,破你剑法的,不是我本身的武道,只能算是外力,靠外力赢了不算赢了,更何况只是平手……阁下可姓公孙?”

“我与公孙一族,有些渊源,但并非公孙氏族之人。”他淡然说道:“也不受轩辕宫管辖。”

火云邪神沉吟片刻,“阁下可知道管理局?神州两界协议,可曾熟读?”

他摇了摇头。

火云邪神点了点头,随后道:“此乃京师之地,一国之重……希望阁下行事能有所收敛。”

“这是自然。”他点了点头,身体后退,眨眼间就藏入了夜色当中。

火云邪神举起酒瓶小抿了一口,嘀咕道:“打得真不痛快……”

……

不一会儿,一行七人,快步朝火云邪神走来,为首的人赫然是燕小西。

“师傅?”燕小西走到跟前,却看着四周,“大阵识别出危险等级接近最高等的力量侵入京城……”

“我和他交过手了。”火云邪神摇了摇头,“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武道强人,而且未必弱于我。”

燕小西猛然一惊!

“但此人有些奇怪。”火云邪神皱眉头:“虽然气血狼烟,精力无穷,但交手之时却未能掩盖他的本质……此人很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

火云邪神一脸古怪道:“简单来说,就是一脸的短命相。武者道为师此等境界,能知天命……这家伙,好像活不过两年。”

“京城不能允许这种来历不明的力量。”燕小西凝重道,“如有必要,请师傅务必配合大阵,把危险直接轰杀。”

火云邪神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他坐镇京城,没有太大的事情轻易不会离开,只因为当初盲先生布置京城大地的时候,唯有他才拥有足够的力量催动整个大阵的最强力量。

配合京城大阵的火云邪神,哪怕是神州真龙,也能周旋一番……

当然,大部分时间,火云邪神都在潜修当中,作为管理局真正拥有的最强站立,自然是作为震摄的作用更大一些,平日也是难得一见。

“师傅。”燕小西作为学生,也是难得一见,此时连忙说道:“这次我们从全国挑选的精英,已经召集完毕了。”

“知道了。”火云邪神点了点头,“把他们送到我哪儿去吧。”

一直以来,管理局对于探员们的训练,都有好几种的模式,一种是在管理局内部训练,学习的是武道,另外的则是分别送往道门以及各大妖族,一方面为了了解道门与妖族的动向,另一方面是为了糅合道门与妖族的力量。

但这次泰山事件之后,道门妖族与管理局离心……这一大批的精英数量,也远超从前,自然不能再次送往道门与各大妖族。

“我知道了。”燕小西点了点头,“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是关于赵家的。”

火云邪神一听,似乎有些不喜,淡然道:“这些权贵世家,又闹什么了?”

燕小西道:“赵家似乎在暗中下手,私下与这一批新的学员接触,目前能够确定的,有三名学员恐怕已经成为赵家的探子。”

火云邪神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想想这四大世家的老人,是何等的人物,为国家抛头颅撒热血,怎么到了他们的后辈就这般的不堪!小西,这件事情你处理就行,我懒得理会这些孽障……我回去喝酒了。”

“等下,师傅,还有一件事情。”燕小西再次拉着,“龙顾问来了一方邮件,说她短期内要出国一次。”

火云邪神皱眉道:“她到境外去做什么?”

燕小西摇头道:“没有说,只是告知这件事情而已。”

“我知道了。”火云邪神点了点头,“随便她吧……”

事情是……管理局根本管不了这位神州的真龙。

……

是夜,京城机场,一辆私家车缓缓驶入。

轻装出行,钟落月只是提着了一个小巧的行旅箱,带上了墨镜,甚至连随行的人都没有,身边只有伊丽莎白一个。

甚至为了引来不必要的目光,伊丽莎白的白发白眉,都让钟落月动手进行了染色,染成了金色。

“阿月,你真的不用却见你爷爷一面吗?”

钟落月摇了摇头,她对家族的感情,多数是来源这位爷爷……有些感情就算是她也很难控制得住。

再见这位老人的时候,她甚至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把自己的情况说出来。

这次着急着离开,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能够在境外,更好地进行她的第一次脱变——伊丽莎白已经不止一次提醒她,第一次蜕变对于吸血鬼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另一方面,也有着散散心的想法。

伊丽莎白此时忽然说道:“听说你爷爷的身体不是很好?”

钟落月随意道:“年前生了一场大病,医生都出手无策。后来我的二哥不顾家人的反对,带着爷爷外出求医,倒是把爷爷救回来了。不过爷爷也这个年纪了,生老病死很正常。”

伊丽莎白低声道:“阿月,其实你不舍得的话,可以对你爷爷……”

钟落月一怔,下意识看向了伊丽莎白……她是吸血鬼,一直以来都是吸血鬼的世界观……对于吸血鬼来说,想要让重要的人一直陪伴自己,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将对方也变成同类。

这在伊丽莎白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大概也是吸血鬼们的普世观点,并没有什么好忌讳的。

将爷爷变成吸血鬼吗……不仅仅是爷爷,也可以是她其他的亲人。

这个想法她从来没有想过,只是此时伊丽莎白随口提起之后,这个想法却像是滋生的病毒般,疯狂地在她的脑海中涌现,一发不可收拾……

“啊月,啊月!”

“啊……怎么啦?”钟落月顿时一怔。

伊丽莎白此时低声道:“你牙齿露出来啦,是肚子饿了吗?”

钟落月猛然一惊,惊出了一身冷汗,便飞快把心中的念头抛开,低着头道:“可能吧……时候不早了,过安检吧。”

……

……

七彩的蝶翼轻扬,柔柔地扇动着,只穿着一件薄薄衣服的洛翩跹此时在走廊上浮空移动着,脸上是呼啊呼啊的舒服表情。

头发还没有干透,身上还有这热水淋浴过后的水煮残留,棉质的衣服很好地吸收了水分,紧贴在了胸脯的肌肤上……而衣服,也仅仅只是遮盖到了她的臀部位置。

她像是一朵在微风下吹送的云朵般,飘入了客厅当中,手上还捧着一瓶特仑苏,用力地吮着吸管。

“能不能把裤子穿上?”

正躺在沙发上,撑起头来,一手还拿着薯片,看着垃圾搞笑节目的龙夕若横了一眼过来……神州的真龙就差没有露出挠屁股这种大叔属性的行为了。

“我等会再穿哦,现在下面凉飕飕的,好舒服哦!”小蝶妖飘到了地板上一块大大的坐垫上坐下,双腿张开,薄衣刚好只能盖到腿根的地方。

衣服还是湿着的,皮肤隐约可见……头发也是湿漉漉,神州的真龙实在是受不了这色气的模样,给谁看呢这是?

她翻了翻白眼之后,吹了一口出来,瞬间把洛翩跹身上的水迹吹干。

“哇!”洛翩跹开心地哇了一身。

龙夕若摇了摇头,坐了起来,随手把电视关上,看着洛翩跹说道:“丫头,你等会去收拾几件衣服,明天陪我出一趟门。”

“去哪?”洛翩跹好奇问道。

龙夕若随口道:“出诊,看看你弄出来的东西有没有效果,说好了给那家伙治病,有上百年时间了。”

“嗯?”洛翩跹眼睛眨了眨,“我弄出来的东西?”

龙夕若暗自骂了一声:骚货!

“马上给我去收拾东西啊!!”

真龙咆哮。

小蝴蝶抱着头,眼中含泪,踉踉跄跄地飞了出去……被凶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