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章 暗淡的命灯

第一百章 暗淡的命灯

深夜,快要到天亮之前,奥斯通制药名下的私人医药中。

‘唐天麟’正在一家经过布置的办公室内坐着……他以‘唐天麟’的身份出现,拥有许多便利的地方。

但归根究底,自然是因为豪斯对于真正的唐天麟的放权——豪斯先生早早就已经是一个半只脚踏入了棺材的老人,他必然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打理名下的资产。

豪斯没有后代,身边也没有值得信任的人。但他可以重用唐天麟这个人,因为唐天麟说到底可以说是豪斯先生的复制体。

他对唐天麟的情感,自然与别的外人不一样——对于一个迟早都会作为自己后备器官供给的个体,他没有理由不善待。

唐天麟,甚至在集团资金的调度上,拥有与豪斯本人一样的权力……可以说,在豪斯本人不开口的前提下,唐天麟可以完全代表豪斯先生,使用整个集团内一切的资源——当然,这并不包括豪斯本人的私人资产。

只可惜真正的唐天麟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情——他还沉浸在自己作为奥斯通制药商业帝国高级管理层,大权在握的美梦当中。

豪斯一直默默地观察着,也放任唐天麟的成长——没有别的,仅仅只是因为,豪斯拥有直接掌控唐天麟的能力。

就像是他,能够通过特定的暗号,唤醒唐天麟的真正记忆一样,豪斯先生也掌握了这一套的暗号——只是时至今日,豪斯先生已经没有使用这套暗号的机会。

而他,自然也不会给豪斯这个机会。

数个小时之前,在奥斯通制药的工厂内,与真正的唐天麟接触,并且用暗号唤醒对方主人格,获得了豪斯先生的情报之后,他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医院里面,并且吩咐手下的人,准备着一些事情。

“唐助理,已经按你的吩咐,准备好了。”

此时,一名与唐天麟年纪差不多的青年快步走了进来——唐天麟作为豪斯先生身边的私人助理,仅此一人。但唐天麟本人却拥有足足四名的私人助理,可以说是唐天麟的心腹手下了。

“那就开始吧。”‘唐天麟’此时点了点头。

他被追杀,坠海失踪的这段时间,几乎都用来模仿与学习唐天麟的一切——这个并不困难,不管是唐天麟的外貌特征,还是唐天麟的性格,当初他都有份参与制作……只是整容手术之后,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期。

他一直都在寻找机会。

上次在私人会所当中,唐天麟单独出现,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还有事情吗。”‘唐天麟’看着自己的助理,似乎欲言又止的模样,便淡然看来。

“唐先生……”这位助理跟着唐天麟的时间也不短,多少也猜得出来唐天麟对于整个奥斯通制药的野心,如今想到眼前‘唐天麟’要做的事情,却还是有些迟疑,“豪斯先生他……”

‘唐天麟’道:“别的事情,你们不用管,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没有了豪斯,难道奥斯通制药,我就玩不转了吗。”

助理冷汗涔涔,心中想到的是……这人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吗:吞占奥斯通制药。

但在商场上,同类型的事件多不胜数,更何况豪斯先生是一个没有后代的人,难道真的等他死去,他的财产没有人继承,最后不知道被什么人收缴上去了?

自然该谋划的时候,就要谋划……

实在是,豪斯先生之前,给予了唐先生太多的权力了啊……助手心中暗叹了一声,想着奥斯通制药恐怕很快就要易主了吧。

……

病床上,唯有仪器的声音响起……豪斯缓缓睁开了眼睛。

虚弱,无力,就算只是维持清醒,仿佛都让心脏达到极限的负担状态……豪斯十分不甘——那人并不是Jimmy,尽管一模一样,但是并不是Jimmy!

Jimmy不会拥有那样的眼神……那是秦峥的目光。

什么时候秦峥代替了Jimmy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几个月前坠海失踪之后就开始了吗?

豪斯先生自从被送入医院之后,就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极难有保持清醒的事情。

每次醒来甚至不超过十分钟的时间,他清楚,这肯定是秦峥在背后指使的……指使着医生对自己使用控制的药物。

这是他的报复……难得清醒过后,豪斯却越发的感觉到恐惧——但他不想就这样坐以待毙。

应该是快要到天亮的时候了……监护室內只有他自己一个,外边的观测室中,也只有一名护士,但已经趴在了桌子上睡着。

他从来身边都有着数名医生与护士的看护,时刻关注他的身体状况……如今身边一个信任的人都没有,困在这冰冷冷的监护室內,一种悲凉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不会就这样放弃……”

对于生的希望,仿佛给予他类似回光返照的力量……豪斯先生用力地撑起身来,拔掉了身上的针管,同时把氧气筒给拆了出来。

他要逃离这个地方……奥斯通制药还是他,即便Jimmy拥有不亚于自己的权力,可他只要出现,自然就能够收回!

他行动慢极了,没走一步差不多都要停下来休息,喘着气……即使是氧气筒供给的氧气,仿佛都不足够支撑他此时的身体。

豪斯小心翼翼地把门推开一丝……外边还有一名保镖的人站着,豪斯不敢发出声音,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保镖是不是已经叛变,在这里是为了监视——甚至整间医院。

他无法确定,秦臻扮演了Jimmy的角色有多久,有多少人已经完全成为了他的人——举步维艰,说得就是他现在的情况。

豪斯先生紧张地观察着,生怕被人发现,同时也害怕那位偷懒睡着的护士突然醒来……他只有这个机会了。

似乎,幸运女神并没有彻底咆哮他……门外看守的保镖,忽然之间取出电话来,然后走开了!

豪斯先生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夺门而出,穿着病服,赤脚就走在了走廊上……他没能走出太远,身体实在是吃不消。

但他找到了可以躲藏的地方,一间医生的办公室!

电话!

太好了!

他几乎要呼唤出来!

豪斯先生扑到了办公桌上,哆嗦着手,提起了座机电话……奥斯通制药没有值得信的人,就算有,豪斯先生此时也不敢确信对方有没有变节。

中层的员工?对不起,他还真是不知道这些中层员工的联系方式……大宅家中的管家吗……会不会也被秦峥收买了?

报警!

豪斯先生飞快地拨打了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XXX派出所,请问有什么事情?”

“我…我是豪斯先生……我,我是奥斯通集团的董事长……我…我被人囚禁了,快…快来救我……快……”

“你说你是奥斯通集团的董事长?我还天王老子呢……我警告你,耍啊SIR很严重的!”

“喂……喂喂……我真的是……SHIT!”豪斯先生咬了咬牙,再一次把电话打了过去。

可让他悲愤莫名的是,对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他的说话……太不正常了!就算是头猪,自己三番四次打过去,难道都听不出来有古怪的地方?

可就在此时,门外走廊似乎传来了阵阵急速的脚步声,“他应该走不远的!找,一间间房间都给我找清楚了!唐助理说了,把人找到了就赏一百万!”

豪斯先生听得心中着急,他不知道外边的人什么时候会闯进这间房间,或许下一刻……他咬了咬牙,心中已经有了决然。

这可能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了……

他再次提起电话,这次他所拨打的,却是国际的长途电话。

仿佛漫长的等待……豪斯先生已经满头大汗,庆幸的是,电话果真是已经接通了。

一把低沉却有富有磁性,是年轻人的声音响起的瞬间,豪斯先生却有种听见福音的感觉。

“你最好在十秒内说出我认识的名字,还有解释清楚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私人号码。”

“噢……亲爱瓦利,我的老朋友,你一定不会忘记我……我是豪斯!!”

“豪斯?哪个豪斯?”

“奥斯通制药……亲爱的朋友,你一定不要忘记我!”

“想起来了……奥斯,我的老朋友,你终于想通了吗?”

豪斯先生咬牙道:“瓦利,我的手下…背叛了我,把我软禁了起来……他想要夺走我的一切,你一定要帮我!帮…帮我!”

“噢,老朋友,你现在的情况好像真的不太好。但是我之前的条件是不会变的……老朋友,希望你能够赢得我的友谊。”

豪斯先生急忙道:“瓦利,我愿意向你们的家族贡献出我所有的,所有的财富,成为你们的仆人……”

“嘿伙计,我们的财富足够我们用到下一个世纪,你的财富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可有可无。你现在是在华国吧?这对于我们来说,是禁止进入的地方,为了你这些财富,并不知道我们冒险进入……当然,你可以出来。”

“我要是能出来的话,我根本不用……”豪斯先生本想怒骂,但此刻却是不敢,“瓦利,我清楚你们想要什么……我可以交给你们!前提是,是你们必须把我救出来,并且…并且治愈我!”

“好朋友,你果然是想通了。我等你这句话真的是等得太久了……六十年还是七十年?相信我,你以后一定会发现你的这个决定是如何的明智。豪斯,你还不告诉我,你把东西藏在什么地方了吗?”

“你们必须承诺给我的东西……等我痊愈了之后,我才会交给你们!”

“这事情不难办。我们虽然不能亲自进入华国,不过我们的仆人实在太多……最多两天,就能够重新感受到自由的空气。”

当通信切断的时候,豪斯先生如释重负般地累倒了在地上……两天,再等两天!

嘭——!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踢开,两名男子此时走入,同时打开了灯光,看见了瘫倒在地上的豪斯先生,便连忙用对讲机传递,“报告,已经找到了!”

说着的同时,两人走到了豪斯的身边,粗暴地把人给提了起来。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豪斯……我才是你们的老板……我才是……放开我!!放……开……”

这两人根本不听,一路把豪斯先生带回了监护室中,把他按在了病床上,同时有医生走来,手中拿着注射器。

“你们……你们会后悔了……你们……!!!”

呼叫声中,豪斯先生的眼皮渐渐闭上……

……

‘唐天麟’缓缓把带着的耳机给摘了下来。

看着监控屏幕上,在病床上挣扎着,后渐渐睡去的豪斯,目光淡然。

他并不打算对豪斯进行任何的逼问,这个老头不会配合也不会屈服,但他必然不会绝望——所以只要给他一点儿希望就可以了。

“两天之内。”‘唐天麟’不禁沉思起来:“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看情况应该和当年抓走老师的,似乎不是同一伙人……”

……

……

棋盘上。

黑色的皇后把面前白色的士兵吃掉……到了这里之后,洛邱很痛快地表示了投降。

自从被默认了能够自由关闭与开启交易触发之后,洛老板在南美一行之后,就又愉快地进入了‘休息’的状态。

在离开之前,他并不打算再吸引什么顾客……至少在出国之前。

反正也没剩下几天的时间,权当休息充电了。

他的生命可以变得比漫长更加漫长,也从刚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成为一架只会完成交易的机器。

这就颇有一种要不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意思。

下西洋棋只是闲暇时间的一种休息——主要是优夜最近都在制作‘主神’游戏的新区域,洛老板觉得劳逸集合比埋头苦干要好些,所以就把OL优夜给捞了出来,陪自己下棋,顺便度过一个晚上的时间。

这已经是第五盘了。

“好有挫败感啊,已经连输五盘了。”洛邱露出了微笑来。

他觉得自己连生活上都被照顾的无微不至,脑子这种东西再不动一下的话,可能是会生锈的……然并卵。

在不作弊的前提下,洛老板很容易就让女仆小姐的智慧碾压。

“主人,我这一盘去掉皇后吧。”女仆小姐轻声说着,伸手就去重新摆弄着棋盘。

可就在此时,旁边的地板上,一抹暗淡的微光响起,接着一个巨大的黑色柜子——俱乐部的约柜便缓缓浮出。

约柜的门猛然打开。

一盏约柜中灯,忽然亮了一下。

洛邱诧异地看了一眼——里面只有几盏是洛邱认识的——因为那些是经由他手转化的黑魂的灯。

余下的,都是上任所留下,后来统一归优夜管理。

这盏灯原本是亮着的——代表的是正在活动,而非休假或者沉睡的黑魂。

“这是……九号的灯。”女仆小姐轻轻皱了皱眉头。

那灯光原本应该是明亮的,此时却显得十分的暗淡——暗淡代表黑魂正处于虚弱,可能会‘死亡’的状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