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章 年轻的骑士

第二章 年轻的骑士

“什么,没去入住?!”

卫星的视屏通信……屏幕上,陈彼得冷汗涔涔地不敢正视……按理说他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自然不会害怕才二十出头的女孩。

但他面前正在视屏通信的这位,可是会一言不和就敢把雾都分公司总裁直接炒鱿鱼的魔女,实在是不到他不小心翼翼起来。

“樱小姐,正确来说,只是您说的那位小姐没有去我们安排的房间,而是留在了邱少爷的套房……”

“什么!你们还能让她去到酒店了?我不是说发生了‘堵车’先的吗!!”

陈彼得手帕擦汗,“小姐……那位女士是和邱少爷一起上车的,我们堵不了啊……”

“办事不力!”

“对不起,对不起!”陈彼得心中更慌,怕不是这个营运部经历的位置也坐到头了。

不料地球另一边的樱小姐这会儿却吁了口气,摆了摆手道:“算了,今天你也辛苦了,下周补回来半天假,算是你今天的补偿吧。”

陈彼得顿时傻眼,没想到事情搞砸了,还能有半天假补回来,当场就大喜:“多谢樱小姐!”

“哼,本来事情能办好的话,我打算批给你一周带薪假期的,现在没了,以后也没这个机会了。”

“谢……谢、樱小姐。”他顿时哭笑不得——当然,脸色是苦多点儿。

视频通信一关,地球另一边的樱小姐就一下子向后靠了过去,椅子压得像是快要断掉了般,嘀咕道:“看不出来啊……果然还是宋家的基因嘛。”

不管是那个贱人一样的舅舅宋昊然,还是她所敬爱的外公也好,其实从来都没有忌讳女色这种东西。她从小生长在这样一个完全是靠黑起家的家庭当中,对此更是司空见惯。

可外公除了已经过世的外婆之外,从来都没有把身边女人扶正的打算。至于宋昊然,也没有任何结婚的意图……

我想这些做什么???

……

……

雾都,这难得的晴天的午后,泰晤士河边上的一层五层老旧小楼前,缓缓停下了一辆保新度很高的甲壳虫。

这之后,两名西装革履,举止优雅的男士从车上走下。其中一名年纪大些,有三十五岁左右,干练。

而另外一名则是明显年轻的得多,二十岁刚出头的小伙子模样,金发,稚嫩而又活力充沛,手上拿着一根棕布包裹的长条物体。

几级的阶梯上,小楼的门前,此时已经有一名穿着黑色风衣,左眼带着眼罩的黑人男子等着。

那年纪较大的绅士男子微微一笑,向这位独眼的黑人男子打了声招呼,“尼克,你应该换一换眼罩的款色了。”

独眼的黑人……尼克显然是以为不苟言笑的人,此时那剩下的眼睛目不斜视,淡然说道:“加雷斯,这家的男主人和女主人目前已经外出,你有最多半小时的时间,给这家主人的女人驱除身上的邪灵。”

“只有半小时?”中年绅士旁边的精神小伙子愣了愣。

黑人尼克缓缓说道:“因为我至少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来善后,另外我并不能确保这家的男女主人是否会提前回来。”

“OK。”加雷斯轻轻拍了拍尼克的肩膀,“放轻松点,朋友。我会在时间到来之前结束的……你真的不考虑换一款新的眼罩吗?我总感觉你和像是电影里头的那位啊。”

尼克很直接地把身后的门打开。

加雷斯耸耸肩,便笑着带着跟随而来的年轻人,走入了屋内……直到两人走进,尼克才把门关上。

圆桌骑士机关,不列颠大地上传承最久远的组织之一,自成立之初,就一直守卫着这片大地的安宁……从昔年的战争,到如今的除灵。

时至今日,它甚至已经淡出了人类的视线,只剩下极少数的人能知道你这个机关依然存在,并且运作着。

“十二骑士的加雷斯这次居然带新人出来任务……看来,是又到了空缺席位的试练时间了。”

尼克靠在了门前,默默地想到,每五年的时间,都会有一批优秀的年轻人,从全国各地而来,去为了获得那十二骑士之一,一直悬空至今的【Ector】之名的传承。

……

“克莱因,你知道邪灵诞生的原因吗。”

木质的楼道上,本名已经放弃,如今继承了加雷斯【Gareth】之名的男人,忽然回头过来问道。

名为克莱因的年轻人连忙说道:“一切的憎恶,嫉妒,邪念,在人死亡之后,如果得不到安息的话,都会以恶念的形态保留下来,通过不断吞噬其它的邪恶意念壮大,最终就会变成邪灵。另外,邪灵如果放任不管,会一直吞噬人类的生命,最终成为可怕的恶灵。”

“说得挺好,书背得不错。”加雷斯微微一笑,“不过还有一些,是书本上没有传授的。”

“是什么?”年轻的克莱因连忙问道。

加雷斯看着楼道的尽头,随意说道:“如果人类自甘堕落的话,也能够成为邪灵的……嗯,有了。”

只见加雷斯在楼道尽头的扶手处停了下来,目光所看之处,就是这扶手的柱子,“显魔粉带了吗,克莱因。”

“带了!”

克莱因连忙取出了一个镜盒大小的盒子来,然后十分小心地打开,接着在柱子上撒上了一些青色的粉尘。

只见一个血红色的,仿佛还在滴血般,邪异的,以五芒星作为基础刻画出来的园阵,一点点地浮现而出。

克莱因颇为惊讶,“加雷斯先生……这是魔法阵?”

“正确来说,是巫术仪式的一种,并且是爱情海女巫的一种分支常用的结构。”加雷斯像是教学般,十分仔细地说道,“这个分支的女巫,比较擅长使用药物和精神类的巫术,另外也是女巫中少数不禁止与人类接触的类型。”

“难道,这家男主人的女人,是一名爱情海女巫的分支?”

加雷斯道:“未必,也有可能只是无意中得到他们流落在外边的巫术手抄本,因为错误和不当的学习,而走上了企图……这一支女巫的巫术,基本上应有在治疗方面,不像是这个,充满了邪能。”

“噢……加雷斯先生,您真的博学多才。”克莱因恭敬地说道——他是加雷斯的骑士仆从——即使是这样的位置,也要经过重重的考核才能够赢来。显然,他是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并且还有幸得到加雷斯的推荐,参加不久之后的【Ector】的传承试练。

加雷斯却摇摇头,微笑道:“哪里是我博学多才,只不过从前吃的苦头足够多而已。关于爱情海女巫的事情,还是我的一位前辈告诉我的。”

“能成为加雷斯先生的前辈,一定是一位正直善良而又强大的伟大骑士。”克莱因心驰神往。

“强大倒是真的强大,或许也是善良的……但是正直就未必了。”加雷斯摇了摇头,“这位前辈,二十年前就已经被剥夺了骑士之名。”

“怎么会!”克莱因顿时大惊,比发现柱子上的巫术还要更为的震惊——被机关剥夺了骑士之名,这到底是犯下了多大的罪名?

“如果,你也有一位与吸血鬼相恋的女儿的话……”加雷斯缓缓叹了口气,他似欲说些什么,可目光忽然变得锐利,如同鹰眼般的犀利。

克莱因一瞬间察觉到了加雷斯的变化,但来不及反应——只见加雷斯手臂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挥动着……那超越人体极限般的速度。

有什么,被加雷斯这一下的挥动切开,落在了地板之上……是如同污泥般,如同粘性生物的东西——它被切开落在地上之后,直接失去了活性,并且瞬间变成了一堆黑色的粉末。

“克莱因。”加雷斯此时忽然让开了身子,冷不丁道:“这次的任务交给你吧,今日的剑术课,还没有检查你的进度呢。”

知道这是加雷斯先生对自己的考验,克莱因在心中犹豫了瞬间之后,便毅然点了点头……解开了手上长条物体上的棕宗布。

是一把单手的十字长剑。

克莱因深呼吸一口气,一点点地沿着楼道尽头这走廊的前方而去——他其实已经经历过几次的实战,但都是在一旁打下手,像这样独自应付还是第一次——当然,这样的实战,迟早都会到来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一定不能让加雷斯先生失望……克莱因坚定着自己的信念。

“克莱因加油!克莱因好棒!克莱因加油!!”

身后,风度翩翩得加雷斯骑士忽然间带上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的假鼻子,双手叉腰,提着腿跳起来了啦啦舞气来。

“加雷斯先生,您是圆桌十二骑士之一,伟大的【Gareth】!请停止你这种不雅的行为啊!!你打扰到我了!”

“啊,难得我找到了新款色的假鼻子……”加雷斯失落地叹了口气,随后很小声很小声地道:“克莱因加油……克莱因,加油~~”

克莱因重重叹了口气,毫无疑问,他是打从心中敬重自己的这位骑士大人的……如果不是这种时不时就会脱线的真实性格的话,兴许就更加完美了。

收拾心情,年轻的实习骑士再次靠近那走廊尽头的房间……他只感觉到一股阴冷的寒意,开始一点点地侵袭他的身体,但是多年以来锻炼的强大体魄,尚能够把这股寒意抵挡下来。

终于,这走廊尽头的房间大门猛一下地打来,一股更为阴冷的气流从房间内吹出……竟是一股不弱的强风。

与此同时,一阵阵恐怖尖锐的笑声也在此时出现。

克莱因逆风而行,以通过古老方式锻炼出来的剑力注入了手中钢剑之上……这柄细长的十字剑,忽然间发出了微弱的青色光芒,破开了这股强风。

克莱因大喝了一声,高举手中的十字剑,猛然冲入了房间当中——只听见房间内顿时传来一阵打砸的声音。

片刻之后,一道人影从房间内滚了出来,只见克莱因的左眼已经变得红肿了起来。

他很快就有站了起来,再次举起十字架,大喝着再次冲入……滚出,站起,举剑,再次冲入……滚出,站起,举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加雷斯手上多出来了一杯咖啡——对了,他还发现了走廊上放置了一台老式的黑胶唱机。

“噢,这家主人的品味真不错,我喜欢。”

他拎出了黑胶碟,放入了唱机当中,然后拨动唱针……是舞曲,蓝色多瑙河。

“喝!!”、“哈!!”,“呀!!!”

那勤奋不屈,战意高昂的呼喊声与舞曲的音符,在走廊上奇妙地交织着……加雷斯坐了下来,开始翻看这今日的报纸。

“噢,勇敢的克莱因,请务必坚持到我这篇文章阅读完毕之后。”

“我会努力的!!!!哈!!!”

“Good-boy。”

……

……

“殷桃?”

没有吃用酒店送来的下午茶,女仆小姐给自己的主人准备好了口味清淡的果盘。

“是呢,这家酒店还不错,在下面还有一间室内的有机农田,我就去摘了一些回来了。”优夜柔声说道。

樱桃的梗甚至已经全部拔出,像是一颗颗晶莹的红宝石。

这间酒店上层的套房可谓是因有尽有,在外边的露台出,还配备了一个不小的露天泳池——洛老板这会儿就在露台的沙滩椅上,闲来无事看着一本英文读本。

他从盘子上拿了一颗殷桃放入口中品尝着,忽然好奇道:“对了,刚上来的时候,我好像没有看见第十三层……都这样的吗。”

“西方这边,对13这个数字比较忌讳呢。”女仆小姐坐在旁边,轻声说道:“比较老派的建筑,不少也会取消13这一层的,不过现代已经很少。”

洛老板看着外边的泰晤士河,笑了笑道:“消失的13层啊,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主人想要有的话,自然就会有的。”女仆小姐真相了。

洛邱怔了怔,随后摇头苦笑,“我还想清静两天。”

说着,他挑起了一颗殷桃,送到了女仆唇边,进行了投食活动。

只见女仆小姐撩起发丝,低头轻启嘴唇,缓缓咬下。

“好吃吗。”

“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