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章 姐弟

第七章 姐弟

“让房务部准备一点食物,另外还有一些合适的衣物吧。”

房间内,小兽人裹着浴巾,坐在了地上。

虽说她手上捧着热茶,但她依然警惕地看着眼前这轻松就把自己制服了的家伙……好像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听的明白,他们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用她家乡的语言开始对话了。

女仆小姐曾有过世界顶级神秘服装设计师的兼职身份,对于尺寸的把握自然驾轻就熟,闻言点头,几乎都不用去c测量——因为已经目测过了。

是对A。

于是女仆小姐就缓步来到了电话处,拨通了客房服务的号码——意外的是,接听的人居然是陈彼得。

还真是尽心尽力啊。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你们可以帮忙准备一下衣服吗?”

“当然……衣服?”一直都在房务部,时刻等待着这条套房的电话线的陈彼得此时微微一愣,听到了这邱少爷身边女人的声音,便好奇问道:“请问是什么样的衣服呢?”

“嗯,女式的水手服有吗?要尽量小号的,另外内衣也是……可以吗。”

“当然!很快就会送到您的房间。”陈彼得连忙答应了下来,而电话也在此时挂断了。

陈彼得连忙去吩咐人准备衣服去了。

不过路上他却禁不住奇怪起来,那位女士的身材比例很好啊,穿上小一号的貌似……情趣?

“难道这位邱少爷其实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吗……”

陈彼得嘀咕着,正在想着要不要把这条情报汇到半球另一边的樱小姐身边,兴许能够又一次升职加薪的机会?

……

食物让酒店准备很正常,至于衣服的话,其实可以不用——不过最近败家的次数有些多,本着能省一些就是一些的原则,洛老板自然就不贪图方便。

再说又不是在野外地图,而且酒店准备其实也相当的快速。

食物与衣服同时送来,用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洛邱走到了另外的房间回避,至于女仆小姐则是拿着食物与衣服,与这位小兽人进行沟通……同样很省心不是?

当优夜带着这位小兽人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这位小兽人好像已经放下了大半的戒心,而脸上更多的是一种忐忑不安。

洛老板好奇道:“你用了什么方法的?”

“只是帮她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顺便告诉她,我们或许可以帮到她呢。”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不过事后需要收取一些报酬……比起来历不明的善意,她其实更加相信有偿这种东西。”

果然。

对于生意,洛邱本来也没有抵触……他开始打量着这位小小兽人,看起来和人类十四五岁的女孩差不多的年纪。

不过穿上的衣服倒是有些奇怪……

短裙子的女式水手服以及红白相间的长袜子,实在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比较正确——或者说,准备衣服的人其实很懂?

“那位陈先生,好像有什么地方误会了呢……”女仆小姐目光盈盈。

就算是误会也不至于准备的是水手服吧……

洛老板只当作是没有发现这个奇怪的点……点了点头,他最终还是违背了自己的本意——给这位小兽人换上了另外的衣服。

当然这种更换只是一瞬之间,并不会存在诸如爆衣之类的情况。

简单的七分牛仔裤与短袖上衣,白色的平底鞋,然后是一件素色的外套……在衣着方面,洛老板从来都不怎么在行——但至少比刚才那件糟糕的水手服要好点不是?

“其实,刚才的衣服行动起来会更加方便。”小兽人忽然煞有介事地道——她尽量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自然,但其实无法掩盖内心的震撼,“你是……魔术师?我开始有点相信,你们或许可以帮到我。”

只有能够使用各种神奇魔术的魔术师,才有这种给人一键…一瞬间换装的能力吧?还有那禁锢自己的能力……

“你就当做是吧。”洛邱无视了这位小兽人的第一句话,微笑道:“我们应该怎么称呼你。”

“Lale。”她道。

“郁金香吗……”

洛邱微微点头道:“Lale小姐,我们确实是从事为客人有偿服务的活动……不知道,我们有什么是可以帮到你的。”

Lale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诚如对方所说的一样,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就算想要对她做什么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根本用不着转弯抹角。

“我想,你们能帮我找到我的弟弟,他的名字叫做奥加。”

Lale咬了咬牙,说出了自己的来历,“本来,我和弟弟被一群该死的兽人贩子给抓住了。他们打算把我们运送去拍卖的……但是经过这里的时候,船只突然遭到了攻击,有一群奇怪的人闯进来了,和那些该死的兽人贩子打了起来。趁着混乱,不少的兽人都开始逃离……我和我的弟弟,就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走散的。本来,我可以按照气味找到我弟弟的,但是突然下了一场雨,把气味都冲散了……我,我找不到了。”

她变得懊恼起来。

这位兽人小姑娘并不容易,被兽人贩子抓到了遥远的国度,面对陌生的城市,甚至语言不通,以为逃出了生天,但却与自己的亲人失散。

“你弟弟的名字叫做奥加对吗。”洛邱向着Lale确认了一下。

她点了点头。

洛邱便伸手出来,在Lale惊异的目光之下,自空气中抓出来了一卷羊皮卷轴,随后打开了看了一眼,便道:“我想,已经找到你弟弟在什么地方了。”

“真的?!”

她激动得瞬间冲上了前来……几乎要扑到洛邱的身上,但与此同时一股柔和的力度却把她的身体挡住,“你?”

“放心,你弟弟暂时很安全。”洛邱把手中的羊皮卷卷好,看着这位小兽人,似在思考着什么。

“报酬?”Lale意识到了什么,试探性地问道。

洛邱点了点头。

情报买来需要支付一定的代价,有支出自然需要有所进项:俱乐部的最基本交易原则一直存在,纵然有了自由开启与关闭随时触碰交易的权限,但当形式上已经接近交易过程的时候,还是会被默认为交易已经开始。

当然,这笔交易到底是以营利为目的,或者是本质上已经亏损,老板可以较为自由地支配。

“那就…一个月的时间吧。”洛邱思考了片刻,才缓缓说道:“Lale小姐,我需要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Lale听罢,先是一惊,她已经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但听到一个月的时间,还是下意识动了动嘴唇。

她咬了咬牙,毅然点了点头,“好!只要你真的能帮我找到我弟弟,我…我就陪你一个月的时间!但……但我不接受太过变/态的要求!而且,你…你一定要避孕的措施!”

这个时候,洛老板庆幸自己没有做着喝茶之类的动作。

印象中,类似的事情好像是曾经发生过?

在南美洲,碰见那位拥有维度观察者能力的女士的时候……洛邱看了一眼女仆小姐,意外地发现她脸上并没有出现上次的那种和善的微笑。

隐约间,似乎还有种偷乐的神色?

好像是一件好事情呢……

洛邱向Lale摆了摆手,正色道:“Lale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这份情报,价值的是您一个月的生命……也就是说,在你找到你的弟弟之后,我会收取你一个月的生命作为报酬。你不用陪我一个月的时间,而我……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爱好。”

“我的…生命?”Lale疑惑地张开了口。

生命怎么给出?并且还是具体到一个月的时间?

洛邱道:“这样解释吧……你找到你弟弟需要时间,而我们则是帮你节省了这部分的时间,让你极短的时间内就能找到。但当时相对地,在你用正常的手段去寻找你弟弟的时候,你弟弟或许会碰到危险,而你也有可能会来不及救援。我们的服务,则是能够让你规避这样的风险,所以自然会多一些酬劳。而目前来说,时间等于报酬,应该是对你来说最划算的一种支付方式……毕竟只是找个到你弟弟的位置而已。”

Lale摇了摇头,她并不懂,甚至不知道这一个月的支出到底划算在什么地方。

她郑重:“你说一个月就一个月吧,反正不用我陪你就行。”

忽略掉后面的一句,洛邱向对方做最后的确认,“Lale小姐,您是否愿意,以支付一个月生命作为代价,向我们购买这份关于您弟弟所在位置的情报?你现在很年轻,对于生命的长短或许没有真正的重视起来,但是到了你生命尽头的时候,你或许会为了这一个月而感到后悔。”

“废话少说!”Lale皱起眉头。

生命支取,毕竟太过让人难以相信……她更倾向于对方比较好心,只是以这种玩笑的方式来让自己能够更舒服地接受帮助。

但……人类的魔术师都不是好人。

“那就签订契约吧。”洛邱挥了挥手,一张契约的羊皮卷就在她的面前张开。

她迟疑了片刻,终究还是迫切胜过了理智,咬牙把手印了上去。

神奇的是,她虽然看不懂这份契约上的内容,但它的意思却在这瞬间直接印入了她的意识当中。

生命支付……难道真的存在?

她最终从洛邱的手上,获得了那份自己弟弟目前所在情报的羊皮卷——羊皮卷上,似乎是一份地图。

地图上存在两个标记,一个是红色的,另一个是蓝色的……蓝色的标记是一个箭头。Lale疑惑地抬起头来。

洛邱=道:“蓝色的箭头是你的位置,红色的标记是你弟弟的位置……你可以很容易找到你的弟弟,而且并不远。”

Lale点了点头,再没有说些什么,而是直接打开了窗户,从这里翻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那夜色当中。

……

女仆小姐走到窗前,把窗户关好,才转身轻笑道:“看来是急性子呢。”

洛邱似笑非笑道:“说起来,陈彼得为什么会准备这样的衣服啊。”

女仆小姐眨了眨眼,“主人…想看吗。”

洛邱好笑道:“你呀,越来越有点百变魔女的味道了。”

女仆小姐缓步走来,在洛邱的身边缓缓蹲下,捧起了他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脸上,仰起头来,轻声问道:“主人…会愿意成为我的魔王吗。”

他低头吻去。

这次是唇。

……

……

晚上。

社工中心已经下班了,但是威尔还是留了下来。

如果言语不通的话,音乐会是一种很好的沟通方式——威尔一直都是这样人为的,如果能够用心去演绎的话,就一定能够向对方传达到信息。

这孩子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尽管清秀得好像是是女孩,但确实是一位BOY……他的两位同事兼乐队成员,说什么为免取向受到挑战,所以早早就打卡下班离开了。

威尔总的来说,是一个没有办法看着别人受难而不伸出手的人——他只好加班留下来,同时临时地充当心理辅导员的角色。

没有很好的办法能够消除这孩子的不安,威尔想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抱着木吉他来到了这个孩子的面前。

当然不可能是朋克摇滚这类型的音乐,威尔选择的是柔和的乡村音乐。

这孩子自从吃过东西之后,就一直蜷缩在房间的角落,似乎害怕着一切的人和事……当威尔抱着吉他走进来的时候,他甚至微微哆嗦起来。

威尔后来看过这个孩子背后的瘀伤。

有些瘀伤已经老旧,但一些还是猩红触目,显然是一直都受到了暴力的对待……威尔很难想象,到底是怎么残暴的人,才会对这样清秀的孩子下得了手去。

“我没有恶意的,只是希望你能够平静下来。”威尔用自己最柔和的声线缓缓说道:“这里很安全,没有人会伤害你。请你要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帮助你的……虽然你好像是听不懂。”

孩子面对着威尔的靠近,只是哆嗦得更加的厉害。

威尔只好带着微笑,直接坐到了这孩子的面前,略微把吉他的琴弦调整了一下之后,便开始进行了他的指弹演奏。

【故乡的原风景】

即使是他酷爱那朋克摇滚,也在听到这首遥远国度传来的曲子之后,一瞬间就喜欢上。

“放轻松点,这是一位从东方来进修音乐的朋友,教会我的曲子。”

说着的同时,威尔已经开始拨动琴弦。

声音扬起,像是原野上的风声,低沉而悠扬。

渐渐地,清秀的男孩变得不再那么的害怕,他甚至停下了身上的哆嗦,目光更多地看着威尔的双手。

他似是被这声音吸引,不知不觉变得安静了下来,同时眼睛也变得湿润起来……他下意识伸手摸向自己的脸庞,才发现了流泪。

威尔看了一眼,并没有停下,而是坚持把曲子弹奏完毕,才取来纸巾,送到了这男孩的面前。

他犹豫着,但还是怯弱地接过,低声说了些什么。

威尔听不出来这是哪个国家的语言,但并不妨碍他此时双方间的交流……大概是谢谢之类的话语。

威尔笑了笑,扬了扬手上的吉他,“你要试一试吗?”

他似乎看懂了威尔的意思,迟疑着……点了点头。

威尔把吉他交到了这孩子的手上,并且开始摆弄着他的姿势——让他以正确的姿势,抱起了这把玫瑰木做的吉他。

“这个叫做品,这个叫做品柱,从这里开始是第一品……”

虽然不知道对方能否听得明白,可威尔还是耐心地教导了起来。

¥¥¥¥¥¥¥¥

PS:(5/27)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