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七章 歌者

第十七章 歌者

“Attention,please!Attention,please!因为轨道故障的关系,从现在开始的欧洲之星将会暂停运行,请已经购票的旅客前往……”

“Attention,please……”

他们忽然乱了,哄闹成了一团——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当中。

怎么会这样?

兽人少女诧异地看着手机翻译软件上,关于站务信息的更新翻译——正准备以‘额外’的方式登录欧洲之星的她,不禁皱起眉头。

“姐姐,发生了什么事情?”

兽人少女没有说话,只是给奥加带上了兜帽,然后拉着他快步走到了无人的地方,并且一边解释着发生的事情。

“故障?”得知原因的奥加相当的惊讶——英文他几乎看不懂,但却能够看得见到处存在的电子钟上的时间,“那我们……”

“我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路线,别担心,会有办法的。”兽人少女轻声安慰着,“大不了就等维修好了,这条路线不会一直不开的,或许明天就好了。”

虽说是这样,但是面对着追捕的人,又在这种异国他乡,多一天她都感觉相当的危险……别的路线?除了这条横跨海洋的海底隧道之外,哪里还有别的路走?

坐船吗……她已经不想要坐船了。

不仅仅是因为被兽人贩子抓来之后,一直留在船舱内有了阴影,还有本能地对大海感觉到恐惧——她是一个不会游泳,怕水的兽人。

至于飞机……显然上飞机并没有偷渡火车来的方便。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想着,兽人少女便拉着奥加,趁着旅客混乱的时候,离开了火车站。

……

……

女王陛下剧院,女王陛下的席间。

“……好,我知道了。”把电话放了下来,兰斯洛特便来到了女王陛下的身边,看着这位此时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女王陛下说道:“普金斯先生来电,各地的骑士机关已经成功把从雷德口中套出的攻击名单上的所有‘末日神话’的成员抓捕。并且因为是提前部署的关系,这次行动只有一名重伤,四名轻伤。”

“噢…真好。”虽然心不在焉,但女王陛下显然已经接收到了这个信息,她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微笑着道:“感谢你们,又一次拯救了我们的国家。”

对于这位女王陛下来说,虽说如今的政体不允许她拥有君主应该拥有的权力,但显然,她也不希望成为一个被人要挟,最后分裂了国土的君主,从而留下污名。

“我应该嘉奖那位成功抓住了雷德的人的,兰斯洛特,你说对吗。”女王陛下心情似乎好了不少,连带笑容也多了起来。

“这或许您与普金斯先生商谈会比较合适。”兰斯洛缓缓说道,“这次虽然逮捕了几乎所有在我国境内活动的‘末日神话’成员,但是根据情报看来,这个组织的首领,以及另外几名主要骨干并未现身,所以这件事情,或许还没有结束。”

女王陛下似乎忆起了往事,缓缓地梳理着宠物毛发的同时,缓缓说道,“我这一生,见过了许多的所谓的革命党,地下组织……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她看了一眼脸色表情都无甚变化的兰斯洛特,笑了笑道:“那就是,他们都十分重视自己的同伴。如果普金斯先生以及其他的骑士机关的负责人聪明的话,或许可以尝试公开处决已经抓捕回来的这些暴徒……”

兰斯洛特微微张口……她贴身保护着对方,也就近这两年的事情。

大多时候,这位女王都是亲和的形象……国人所需要的形象。

即便是她,接触这么长时间以来,女王也大多都是不愠不火,好像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也已经不想去理会的贵妇人。

但毕竟是经历过战火洗礼,并且还是当前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女王吗……

“哎呀,表演终于开始了。”女王陛下此时忽然高兴地拿起了手持眼镜,“总算是等到了。”

她似乎不愿意继续之前的话题,兴趣已然被缓缓升起的帷幕所吸引了过去。

兰斯洛特循着女王的目光,看向下方舞台的同时,下意识扫了一眼别的地方,却没有看见那对神秘男女的踪影。

在女王陛下的身后,兰斯洛特掏出了那朵金属玫瑰,若有所思。

此时四周俱静,舞台上,昏暗的光线下,伴随着帷幕的上升,低沉的序章旁白之声,缓缓响起:

“香国公主图兰朵,艳若桃花,冷若冰霜。王孙公子凤求凰,观之如醉,爱美若狂。独身女子铁心肠,三道难题考驸马,一把屠刀闪寒光……”

……

与舞台上铜管,人声以及交响乐团的演奏所交汇的故事之声不同,舞台后方则是显得要凌乱得多。

不管是准备上台的演员,还是刚下台来来忙着更换衣服的演员,或者是负责道具的员工,后台的指挥……大家都在一种迫切又紧张的气氛当中。

伴随着剧情的发展,需要顾及到的地方显然越来越多了。

“凯撒!凯撒?谁能告诉我,凯撒在什么地方!马上就到他上场了!谁能够告诉我,有失踪了的男主角的吗?”

剧团的经历这会儿着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要说是平时,这种临上场时找不到演员的时候都会让他暴跳如雷了,更何况这还是最重要的男主角角色?更何况,今日不列颠的女王陛下甚至亲临……这要是出了乱子的话,他这个经理也不用做了。

“没看见?还不快给我去把人找回来!!”暴跳如雷的剧团经理怒道:“三分钟!我只给三分钟的时间,如果找不回来,就让他不要回来了!!派斯图,你准备一下,三分钟内凯撒不出现的话,你就代替他!今晚你就是男主角!”

临时换人,而且还是剧内最重要的男主角,这恐怕只比搞砸了这场表演仅仅好上了一些……剧团的经理,相当不雅地一脚踢在了道具服装的衣架上,“还不快去找!!!”

……

失败。

失败。

团灭。

失败……

手机的屏幕上,是一条条刷屏而来的信息……发件人,都是同一个名字:多巴斯。

男人至始至终都是沉默的——他身上穿着的是一套西方元素很浓的华国古代的戏服。

凯撒……图兰朵剧团的男主角卡夫拉的扮演者。

这里不只有他,还有另外一名穿着相同戏服的老者——作为剧中卡拉夫王子父亲的演员。

“凯撒,多巴斯的情报不会出错的……这次的行动我们真的全盘失败了。”老者的脸色是沉重的,“果然,骑士机关已经撬开了雷德的嘴巴!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一切!他们到底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撬开雷德的嘴巴!那可是就算死,也会守住秘密的家伙!”

亚麻色头发的他……凯撒却是缓缓地把戏帽戴上,他甚至对着镜子准备着自己的妆容,“准备上次吧,表现还是要继续的。”

“凯撒!我们大部分的同伴都已经被骑士机关抓住!他们未必都会守口如瓶……你看就连雷德都被撬开了嘴巴!我们的行踪可能已经泄露……撤退吧,凯撒!我们还可以积累力量,等待下一次的机会。”

他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妆容,站了起来,“裘达斯,你…知道为什么,今天女王会突然来到这个剧院吗。”

“你…你做了后手?”

在老者诧异的目光下,凯撒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

舞台侧,三分钟的时间已经过去,甚至还在剧团经理的愤怒之下,硬生生地拖延了又一分钟的时间。

“没办法了!派斯图,你给我上场吧!不要把演出搞砸了,不然我一定会用木棍把的你屁股捅爆!”

青年……替代者此时脸色犹如盐粉榨水之后的苦瓜——他甚至是被剧团经理在背后用力推着走的。

“等下……凯撒出现了!噢!天啊,他上场了!”

这并非大都会版本的图兰朵,所以并没有动用‘人海’这种战术……但是舞台上的各类演员其实也并不少。

灯光,移动到了舞台的中央,一名俊美的男子,此时从舞台搭建起来的台阶上,缓缓走下……他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音乐,在指挥敲动的指挥棒下,开始奏响——这是卡拉夫王子出场的第一幕,讲述的是卡拉夫王子,在王城中与老父亲意外重逢的一幕。

闪耀的灯光下,王子殿下此时以低沉然后渐入高亢的声音,缓缓唱道:

——消失吧,黑夜!

——星星沉落下去,星星沉落下去!

——黎明时我将获胜!

——我将获胜!

——我将获胜!

琴管停下了,指挥的指挥棒此时也定格在了空气当中,仿佛难以挥舞下去……整个乐团的演奏,也因此停了下来。

在观众们诧异的目光之下,只有那舞台灯光下的俊美男子的独唱声。

……

“……这是‘今夜无人入睡’的最后一段?凯撒疯了吗!”剧团经理仿佛被雷劈打过后,整个人都呆立当场!

这个家伙,没有按照剧本来,反而唱起了最后几场的曲目!

他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此时的他,已经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应付这种突发危机,“噢,天啊,派斯图,用你的木棍把我敲晕吧!”

“我…哪来的木棍??”

……

“兰斯洛特,告诉我,我错过了前面的篇章了吗?如果我没有老糊涂的话,这应该是后面的曲目了。”

席间,惊讶的女王陛下放下了手持眼镜,有些茫然地回头过来——却见自己的这位守护骑士,并没有很专心地倾听这场演出。

她只是沉默地看着手上的金属玫瑰,好像是走神了。

……

该怎么说呢。

与众多观众短暂的迷惘不同,剧院大众座位的某个角落上,洛老板眼睛眨了眨,然后扭头看着自家的女仆小姐,冷不丁问道:“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出来走动啊。”

女仆小姐几乎是没多大表情的,只是望着舞台处,目光微动。

可就在此时,舞台的四周,忽然冒出大量的烟雾……这并非是特效的烟雾,而是一种吸入了之后,会让人瞬间昏迷的物质!

前排的观众,在不经意间已经吸入的气体,纷纷倒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这时候,人们才开始变得惊恐起来。

他们惊恐地起身,人推人惊恐地大叫了起来——可是,不仅仅只是舞台下方,就连四周的通风管道口处,此时也一同冒出了之中致人昏迷的气雾。

观众一一倒下……而舞台上,演员们已经早先了一步昏倒,自然也包裹舞台两侧的人们。

而此时,唯有卡拉夫王子的扮演者,以及作为王子父亲的扮演者的那名老者,还如常地站在了众多倒下的人中。

他依然引吭高歌:

——命运,像月亮般变化无常,盈虚交替;

——可恶的生活把苦难和幸福交织;

——无论贫贱与富贵都如冰雪版融化消亡。

——可怕而虚无的命运之轮,你无情地转动,你恶毒凶残,捣毁所有的幸福和美好的期盼,阴影笼罩迷离莫辩,你也把我击倒;

——灾难降临,我赤裸的背脊被你无情地碾压。

——命运摧残着我的健康与意志,无情地打击,残暴地逼压,使我众生受到奴役。

——在此刻,切莫有一丝迟疑;

——为那已被命运击垮,最无谓的勇士,让琴弦拨响,一同与我悲歌泣号啊!

停。

……

声音在剧院中回荡,侵染的浓雾也缓缓下沉,下沉然后稀释在空气中,渐渐散去……凯撒缓缓吁了口气。

忽然,一阵清晰的掌声,在这此时显得死静的剧场中响了起来。

本应该所有人都昏厥了才对……掌声响起的瞬间,不管是凯撒还是他身边的老者裘达斯,此时都诧异地循着掌声望去。

一级级得阶梯座位上,一拍拍倒下的人群中,他们却能够看见还有两个人,此时坐在座位上,清醒……

那掌声,便是从其中一名清醒的年轻男子……洛邱的双手击打而出的。

并非单纯只是以掌声来吸引舞台上那位歌唱者的目光……洛老板的掌声好一会子才停了下来。

“请问,接下来,还有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